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76章 一言点醒疯癫人

第76章 一言点醒疯癫人

        喊话的,自然是方浩。

        他见这曲钟裘状态癫狂,知道他的执念太深,走进了死胡同,若能引导他走出来,倒是有很大可能恢复。

        其实曲钟裘的这种想法,方浩在学习了衍术后,也曾冒出过。

        道天大陆的衍术,不同于蓝星的算命、玄学啥的虚无缥缈,是一门通过各种已知信息,推衍出下一步发展的精妙神通!

        当初方浩掌握了衍术后,心情也是激动的,觉得万事皆在掌控,看透只在一念之间。

        但很快,现实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他也遇上推衍不出之事。

        但与曲钟裘不同,方浩迅速调整心态,用来自蓝星的理念,化解了可能出现的心魔,并未让道心崩溃。

        现在,是时候把这经验用在曲钟裘身上了,也好借机了解之间的因果。

        “你……你说什么?”

        方浩的话语,让曲钟裘的思维,短暂出现了清明。

        计天机见曲钟裘清醒了些,也将傀儡撤回。

        “小子,你行不行?”

        “我试试。”

        “好,多加小心。”

        计天机不放心,还是紧紧跟在方浩身后。

        后者却是一脸淡然,缓步朝曲钟裘走去。

        刚才还疯疯癫癫胡乱召来石柱的天衍堂主,此时却是把眼瞪得铜铃一般,看着方浩慢慢走近身来。

        “曲堂主,”方浩先是做了一个后辈的道揖,再掏出一枚一面刻字一面刻图的铜钱,“您说,我将这铜钱抛起,落地后哪面朝上?”

        围观的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你这是什么傻逼问题?

        曲钟裘是被雷劈傻了,你也不能这么逗他呀!

        而曲钟裘一看到这铜钱,却如同见着毒蛇一般,满脸的肌肉都抽搐起来。

        “它应该,要么是字面朝上,要么是图面朝上……”

        曲钟裘有些艰难地把话说出来。

        因为,这例外他见得多了,都成了他的心魔了。

        方浩笑笑,轻轻将铜钱抛起。

        “叮!”

        一声轻响,铜钱落地,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曲钟裘盯着,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半晌,旋转止歇。

        “咦?”

        围观的众人,都惊讶地喊了起来。

        铜钱既不是字面也不是图面,而是好巧不巧地立了起来!

        曲钟裘双手死死抓着头发,已在崩溃的边缘。

        之前就是这幅画面,将他赖以为傲的衍术,击得粉碎。

        “前辈!”

        方浩一声断喝。

        “方才我是用了巧劲,才让这铜钱立了起来,而这,就是人遁的一!”

        “你说什么?”

        一丝模糊的东西在曲钟裘脑中浮现,让他再次怔愣起来。

        “万事万物有其形,辗转挪移皆留踪,若想窥得个中意,人之念意不可丢。”

        方浩故作高深地说道。

        曲钟裘却是双目大亮。

        “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方才还是疯癫不已的老头突然仰天大笑,眼里的狂躁之意,却是消散了大半。

        那失控的道韵渐渐消失,一股看破红尘的淡然气息却随之散发开来。

        众人惊呆。

        这,治好了?

        “小子,你说的啥?老曲到底怎么了?”

        计天机听得一头雾水。

        方浩却是淡淡一笑,开口道:

        “曲堂主果然天资卓绝,他已走出了自己的执念了,个中缘由这让曲堂主来说吧。”

        大家纷纷将目光老向曲钟裘。

        后者恢复了那仙风道骨的样子,轻轻捋了捋胡子,满意地看了看方浩,这才缓缓开口:

        “老夫先前陷入癫狂,皆因推衍失败,认为是衍术有缺,故而道心崩坏。

        但经这小兄弟提醒,方知并不是衍术有缺,而是我们都算漏了一样东西。”

        大家都静心聆听。

        “那就是人心。”曲钟裘叹道,“衍术并不是凭空就能衍算万物,需要收集各种与推衍对象有关的信息,方能窥得真相。”

        “但我们历来,都只是把那物的属性状态纳入推衍,却从未考虑人在其中发挥的影响。”

        “刚才这小兄弟,用了巧劲,改变了铜钱分此即彼的结果,硬是造出第三种结果来,这就是人心的力量。”

        “师尊……”曲钟裘的一位弟子,不由地开声打断道,“那我们把人心这一块,加入其中,不就可以推衍出真相吗?”

        “人心,可衍算吗?”

        曲钟裘直勾勾地看着那位弟子,随手指向场中一人。

        “他心中的所思所想,你能衍算出来吗?

        即便他亲口告诉你,你又知道其中有几成真几成假?”

        那弟子哑口无言。

        “所以,衍术并不是完美的,它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只有认知到了这一点,才能将衍术推至更好的境界。

        这小兄弟方才说的好,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正视和承认这个‘一’,才能得到那另外的‘四九’啊!”

        话毕,曲钟裘身上光芒大亮,众人耳钟仿佛听见梵音妙语,对大道的感悟节节拔升。

        “师尊……师尊悟了?他……他要迈入地衍之境吗?”

        有曲钟裘的弟子,热泪盈眶的喊道。

        众人哗然。

        地衍之境,那可是传说中的掌弄乾坤,决胜千里的大智者。

        整个大夏国域已数百年未出现地衍大师了,今天要在九霄仙宗诞生了?

        “苦参数载,一无所获,没想在这将疯未疯之际,能迈出这步,唉……”

        当事人曲钟裘却没有得意忘形,反而神色平淡,感慨万分。

        “小兄弟,这可多亏了你,不知你师承哪峰?等老夫闭关巩固境界后,必将登门拜谢!”

        堂堂的天衍堂堂主,此刻却如末学后辈一般,对方浩深深一礼。

        众人尽皆侧目。

        “不敢当!在下叠翠峰方浩,刚才都是弟子胡说,没耽误到前辈您已是万幸,拜谢什么的,着实不敢当!”

        方浩慌忙回礼。

        心里却想,还好不是拿出概率那套说辞,不然这曲钟裘别说顿悟了,怕是会彻底疯了。

        不过,凭借对人心的理解,能顿悟至地衍,也算这曲钟裘有点本事,如此一来,因果应该解了吧?

        “前辈,不知现在您还会不会想要去推衍那怨灵核?”

        方浩小心地试探道。

        “呵呵,那是人遁去的一,老夫不会再去触霉头啦!”

        曲钟裘爽朗地大笑,随后伸手入怀,摸出那玄金龟甲,递给方浩:

        “小兄弟你于我有再造之恩,老夫年老气衰,以后怕也催动不了这玄金龟甲了,就送给小兄弟留个纪念吧。”

        方浩正想推辞,曲钟裘却是将之硬塞进方浩手里,转身大笑而去。

        “收着吧,用不上也能卖个大价钱。”

        计天机提议。

        方浩无奈,只得收下。

        擎天峰某处山洞。

        曲钟裘缓缓走入洞里,四下张望,确定没人后,悄然拿出龟甲和几枚铜钱。

        “唉,不推衍一番,总归心痒难耐……”

        这老头想了想,又把关于怨灵核的各种信息加入衍算中,轻揺龟甲。

        “当啷啷……”

        “叮铃铃!”

        这回,铜钱顺利地在地面排布开来。

        曲钟裘神色激动,立刻解读其中的衍算结果。

        “说了……不算,出尔……反尔,讨打?”

        曲钟裘:!!!

        下一瞬,龟甲毫无征兆地……

        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