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92章 小师妹大危机

第92章 小师妹大危机

        “啊!!!”

        无法视物的双眼,眼球的灼热疼感,让林渊快要疯了。

        这两个小娘皮,竟用撒石灰这等卑鄙龌蹉之法来对付他!

        在天骄众多锵鸣峰,他林渊,依旧是耀眼的存在。

        修为早早就攀上了八星闻道,离突破就差一层纸了。

        自己的突出表现,连峰主都注意到了,更邀自己促膝长谈,许下不少资源倾斜的承诺。

        更赠了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鼓励自己在道源祭大放光彩。

        本来,他才是那高高在上的猎人,戏谑地看着这两个猎物,因恐惧和无力四散奔逃才对。

        可如今……

        竟让两个小丫头给阴了?!

        咦,怎么这么安静?

        两个小丫头躲哪去了?

        自己的声带怎么这么紧,紧到话都说不出来。

        可恶,都是你们,将小爷我的首秀弄得如此狼狈,我定要拉着你们同归于尽!

        ……

        相互搀扶着的商茜及许铃铃,正一脸警惕地盯着,那张嘴无声嘶号、挥剑乱舞的林渊。

        这家伙,中了灭识粉还如此生猛?

        “许师妹,这粉我扔出就好,你怎么也撒出一把来呢?”

        商茜连连摇头,颇为可惜地说道。

        “这家伙太快了,我一急,就……”

        “唉,方师兄只给我们每人配了三捧,这才开始我们就都撒了一把出去,后面得注意点了。”

        “嗯!现在,还是先把这家伙送走再说。”

        也亏林渊五识尽丧,不然听见这两个自己看不起的小娘皮,将自己视作瓮中之鳖,怕是老血都要吐三升!

        “嗬……嗬……”

        林渊仍然如疯魔般自顾自地舞着利剑,让两女无法近身。

        她们只得把两具傀儡招过来,朝林渊扑去。

        “咚!”

        被拖倒的林渊,虽说五识全无,但本能却感受到了危险,当即如一条蛆般,死命地蜷动挣扎起来。

        两女操控着傀儡斗了许久,也是颇为疲惫,这傀儡的动作也慢了不少,自然顾不上击打要害了。

        “噗!噗!噗!”

        但至少能拳拳命中。

        直把一个英俊潇洒的林渊,揍成猪头一般。

        “呼!呼!商师姐,我让傀儡压着他,你给他来狠的!”

        许铃铃咬牙道,让傀儡直接骑在林渊身上,限制住他的行动。

        而商茜则让傀儡举起砂锅大小的拳头,照着他的脑门就是一顿乱砸。

        “咚!咚!咚!”

        “嗡!”

        终于,在即将砸出脑花子前,林渊的护体玉佩启动,将他护着送出道源谷。

        “赢了……”

        看着半死的林渊被光膜送走,商茜和许铃铃两人,这才背靠背坐倒,大口地喘着气。

        她们做到了!

        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两人的眼里,都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许师妹,我占了点便宜,那家伙境界较高,基础分也多,下回遇上别的高境界,优先留给你。”

        商茜看了看自己的护体玉佩,上面有一个闪亮的数字。

        九十。

        根据大家的境界高低,宗门在护体玉佩上设置了一个基础分。

        四星十分,五星二十,六星三十……

        如此类推。

        商茜最后干掉了林渊,拿了他的五十基础分,比许铃铃多一些。

        “商师姐,你拿也好,我拿也罢,总归是叠翠峰的。

        这回,我们要让别峰知道,叠翠峰弟子可不不是只会躲起来的窝囊废,小看我们必将付出代价!”

        “嗯……你肩膀还流血呢!赶紧过来,我替你治疗一下,接着该我们去找大部队了。”

        “好……”

        ……

        “嗡~~”

        在专门划出来的淘汰者接纳区,光芒闪烁。

        浑身是伤的林渊“咚”的一声,一头栽在地上,彻底晕了过去。

        “林渊!”

        一位锵鸣峰长老急忙过去查看情况。

        他正是林渊的师尊。

        本以为招了个天资不错的弟子,哪知道源祭才刚开始,就这么狼狈地被涮了出来。

        还是被低过自己两星,公认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叠翠峰弟子打败。

        这就有些丢人了。

        “这……这……”

        看清林渊的状况后,这位长老多少被吓着了。

        满脸白灰,气息奄奄,整张脸完全变形了,肿包鼓得老高,轻轻一摸,可以感受到头骨都是裂纹。

        这得是下多狠的手啊!

        “唉唉,我那帮弟子下手不知轻重,让你的弟子受这么重的伤,对此我感到很遗憾,请何长老宽恕则个。”

        柳翩跹款款走来,那低沉地嗓音,似是对林渊的重伤感到愧疚。

        但你嘴角翘起来是什么意思?

        那何长老正要发作,柳翩跹却是纤手轻摆,一道浓郁的生命气息绽放在林渊身上。

        令他的伤势快速地复原。

        “为表歉意,接下来锵鸣峰弟子若是被我叠翠峰弟子打伤的,我将进行免费的治疗。”

        柳翩跹大声宣布,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金卓听得眼角狠命地抽。

        你特么还真够损的。

        打一棒,给颗糖,当我们傻子么?

        “柳翩跹,你别这么得意!

        个别落单弟子的表现,代表不了什么。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弟子将会拢聚在一起,你叠翠峰补给一脉,孤家寡人的,就等着被我们一个个踢出道源谷吧!”

        “呵呵,金卓,你没听过吗?

        猛兽都是独行,只有牛羊才是成群结队!”

        柳翩跹本意是想损锵鸣峰的,但这话一出口,倒是让别峰的大佬们都觉得不爽了。

        除了你叠翠峰补给一脉,我们好像都结盟了,这都是你口中的牛羊?

        “柳峰主。”却是紫霆峰主徐乘松先忍不住了,他指了指身前的云镜,说道,“你的猛兽,好像遇麻烦了。”

        柳翩跹美目一瞧,也是紧张起来。

        镜中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弟子姜墨漓。

        也不知今天叠翠峰弟子运气欠佳还是流年不利,这姜墨漓被随机传到一处荒漠之地,身边好巧不巧地,遇上了对头。

        紫霆峰弟子两人,煌阳峰弟子一人,叠翠峰攻伐一脉三人。

        原本紫霆和煌阳两峰,是与叠翠峰结盟的。

        但后来紫霆峰提出苛刻的资源分配条件,柳翩跹不接受,这合作自然谈不成了。

        但恶心的是,紫霆峰竟单独拉拢攻伐一脉结盟,彻底惹恼了柳翩跹。

        故这两峰一见,大打出手是大概率事件了。

        更何况,那叠翠峰攻伐一脉里,有对姜墨漓咬牙切齿的人。

        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