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95章 保命方案

第95章 保命方案

        “柳峰主,你这弟子倒也机灵,竟能想法子把高阶阵盘给带进去,不过……”

        谷外,大佬云集的石台,徐乘松看着云镜中战况,一边摇头一边叹息。

        “她倒了大霉,遇上了那个沈颠。”

        “沈颠?”

        柳翩跹盯着那魁梧的身材,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是他?徐乘松,你们紫霆峰竟然把这种人都招进来?”

        言语间,这叠翠峰主颇为激动。

        “峰主,这人怎么了?”

        她身旁一位长老,悄声问道。

        “一年多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焦尸案’,你听过吗?”

        柳翩跹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焦尸案’?十三位少女惨遭杀害,最后尸体皆被雷电殛成焦尸的那个案子?”那位长老说到这里,声音都颤了起来,“难道说,这个叫沈颠的……”

        柳翩跹点点头,神情严肃:“极有可能!”

        “这么说,他们紫霆峰竟然把一个杀人凶手招了进来?”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变了脸色。

        “柳峰主,你不要妄加揣测!”看到引起了骚动,徐乘松也很是不满,“这些案子自有王朝的巡捕来下结论,这沈颠可是东云沈家的独子,家教颇严,虽说脾气有点暴躁,但突破底线之事,还是不会做的。”

        “哼!这沈颠可是曾被巡捕押回天牢的,要不是沈家势大,硬是将他捞了出来,那‘焦尸案’早就大白于天下了!徐乘松,你为什么不说,你的妹妹嫁入的,正是东云沈家,将沈颠招入紫霆峰,你敢说一点猫腻都没有?”

        柳翩跹得理不饶人,步步紧逼。

        徐乘松额上青筋暴突。

        “翩跹,这沈颠的事,我也知晓。

        徐峰主和沈家都向我保证过,沈颠并不是那杀人犯,巡捕是误抓了,我当时也明确地告诉他们,若这沈颠真有过残害弱小之事,九霄仙宗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在他入了紫霆峰后,我私下也安排人对其严加看管,并未有什么出格行为,而在这道源谷里,大家都是被护体玉佩保护着的,你不必担心。”

        眼看场面有点失控,宗主姬安在也不得不出声安抚。

        “你……你知道他有前科,竟还同意他加入九霄仙宗?你疯了吗?是不是沈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才同意的?”

        这姬安在不说还好,一说这事,登时让柳翩跹炸了。

        “翩跹,我……”

        看到柳翩跹眼神里的那浓浓的愤怒与失望,身为一宗之主的姬安在竟然说不出话来。

        “柳翩跹,注意你的言辞,那是宗主,你这是质疑宗主的为人了?”

        金卓阴恻恻地插上一嘴。

        “金卓,你闭嘴!”

        柳翩跹正在气头上,当下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好了,都别吵了!”

        发现自己出声,令场面更混乱了,姬安在后悔不迭。

        “沈颠的事,等道源祭结束了再说吧。”

        “宗主,你可知道,那十三具焦尸,死前遭受过何等虐待?”柳翩跹不依不饶,带着凌人的气势逼视着姬安在,“护体玉佩只保致命伤害,对一般的伤害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对吧?”

        “是这样没错。”姬安在有些心虚地回道。

        “若一会那沈颠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我要求立马将我徒儿传送出来。”

        柳翩跹斩钉截铁地说道。

        “呵呵呵!”金卓又凑了过来,“柳峰主你可真威风啊,这道源祭举行过这么多回,可没听说过有长辈插手的!宗主,这可不能破例,一旦开了坏头,以后就队伍就不好带了!”

        “这个……”姬安在颇为纠结。

        “金~卓~”见金卓一而在再而三地来挑事,柳翩跹再也忍不住了。

        “翩跹,你先等等,你快看墨漓那边……”

        萧沁走上前来,一把摁住她,将她的注意力引回到云镜那头。

        “你这弟子,还真机灵……”

        道源谷中。

        那一处荒漠里。

        像是解开了什么限制器,这沈颠的气质徒然一变。

        方才还有些憨厚木讷的壮汉,此刻却变得如同恶鬼一般。

        抡起一脚,轻易就把姜墨漓的傀儡震飞。

        接着,整个人浑身都带着电芒,推土机一般朝姜墨漓冲去。

        阵盘衍生的藤蔓护主,齐齐朝沈颠卷去。

        但这沈颠似乎通体被一层电膜包裹着,藤蔓触及,尽数焦枯坠地。

        根本就阻拦不了他的冲刺。

        眨眼间,沈颠就冲破了这十米的阻隔,盯着姜墨漓,满脸狞笑。

        “真漂亮,以前我见的那些,和你根本就没法比!”

        大手如钳,疾往姜墨漓那白皙的脖颈捏去。

        在这电光火石间,方浩的谆谆教诲,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本该是十拿九稳的作战方案,遇上了难以预料的状况,而濒临失败时,头脑可能会一片空白,这是极为危险的时刻,因为这失去应对的短短瞬间,可能会让你直接坠入地狱】

        当初方浩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无比严肃。

        【所以,你心里头必须常备这么一个方案,专门用来应对这种突发的情况,姑且就将它命名为b方案】

        【啥……啥b方案?】

        【不是傻逼方案,是b方案……咳,算了,叫保命方案吧,能记住吧?】

        【嗯呐】

        【那么,接下来,就是保命方案的精髓所在……】

        姜墨漓的双眸,由慌张、迷茫,瞬间变为坚定。

        浑身道力奔腾,双脚用力一蹬!

        “嗖!”

        身形一晃,堪堪避开了沈颠这一抓。

        纤手轻动,两道符箓飞出,一冲沈颠面门,一撞其脚下土地。

        “嗡!”

        “嘭!”

        面门那道符箓,绽出极致的金光。

        脚下那道符箓,喷出浓浓的烟雾。

        “玛得……”

        猝不及防之下,沈颠只得闭上双目,停下前冲的步伐。

        姜墨漓没有恋战,召回傀儡,转身,大步地……

        逃了!

        “老沈,那小妞……跑了!”

        烟雾散尽,姜墨漓早已不知所踪。

        “呸!胆小鬼,垃圾!”

        周灵见状,破口大骂起来。

        “跑了?她竟然跑了?”

        沈颠似乎很是不满,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随即凶神恶煞地望向还在撕扯身上藤蔓的那三位攻伐一脉弟子。

        迈开步子,慢慢朝她们走近。

        “你……你想干嘛?喂,喂,喂,我们是一伙的好不?”

        对上沈颠那盈满凶光的眼眸,周灵忍不住打起了冷颤。

        “老沈,冷静点,她们是盟友,不能动!”

        一旁的郝师兄,连忙过来劝阻。

        “跑了?怎么能让她跑了,追!追!追!”

        沈颠闻言,硬是让自己停了下来,但他的精神状况,并不太好。

        这可把另外四人,都给吓着了。

        另一头,奔逃的姜墨漓,再度思考着方浩叮嘱她的话。

        【师兄,这不就是逃命嘛?】

        【什么逃命?这叫战略大转移!】

        【切!】

        【你别不服!逃命纯粹是保住性命,丝毫不考虑后续的反攻,而战略大转移,是边跑边思考,如何调用身边的一切,给敌人以麻烦,从而由撤转攻!】

        【说的好听,怎么做嘛?】

        【首先,必须对当地的情况有深入的了解,这里是道源谷各处环境详解,你给我背熟了,不然别想睡觉!】

        【啊~~】

        姜墨漓想到这里,四下张望。

        “咦?这里不就是黄沙荒漠?我记得那里记载着,这里可是有……”

        小丫头眼神一亮,辨明方向后,朝着某处继续疾驰。

        一刻钟后。

        沈颠总算从刚才的癫狂状态中恢复过来。

        又变回那有点憨厚的样子。

        只是其他四人,依旧有些担心。

        尤其是周灵三人,和沈颠保持着数米的距离。

        “走吧,我们去找大部队,那小妞再怎么跑,都在道源谷里,总会碰上的。”

        郝师兄提议道,大家都没反对。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动身时,一道身影却如鬼魅般地冲了过来。

        “受死!”

        赫然是姜墨漓。

        她竟去而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