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变故再起

第110章 变故再起

        一刻钟前。

        苍茫草原中的九霄仙宗弟子们,还在组团刷着祭道傀。

        有了姜墨漓提供的成功经验,在各峰弟子的通力协助下,他们已由被压制的一方变为压制的一方。

        祭道傀逐一地被敲碎后颈,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你这小徒弟,娇娇弱弱的,看不出还有这么一手啊。”

        萧沁有些紧张地看着云境中的景象,轻叹一口气。

        柳翩跹闻言,轻昂俏脸,心中满是欣慰。

        这个小徒弟能做到如此,少不了自己那个大徒弟的功劳,三个月的特训,不光是姜墨漓,整个叠翠峰的新弟子,都脱胎换骨了。

        对了,方浩那小子还好吧?

        谷内形势瞬息万变,以苍茫草原最为惨烈,所以大家的目光大多集中在这里。

        柳翩跹纤指轻摆,将显示方浩情形的云镜拉到身前。

        里头,是方浩头也不回逃跑的样子……

        见状,刚才还说想褒奖他几句的柳翩跹,无奈地扶着额头。

        别的领阵弟子,都是凭借各自丰富的经验,和祭道傀打得有来有往,你却把经验都点到逃跑上面去了……

        还真是不能夸。

        “呃,那小子其实表现还不错,至少现在还毫发无伤……”

        看到柳翩跹脸色发黑,萧沁只得随口憋个理由来缓和缓和。

        “你看其他峰的领阵弟子,几乎个个带伤,毕竟他们进去又不是拆祭道傀,而是去切断动力源,这保存实力也没错嘛!”

        萧沁一边说,一边把其他领阵弟子的云镜都拉到眼前。

        被锁境结界压制了境界,这些领阵弟子虽说战斗经验丰富,但对抗起已是三星显道境的祭道傀,还是会受一些小伤。

        当然,也有特例。

        比如实力超强的楚清影,浑身灵宝的关薪,还有那小王爷夏泽轩。

        “那夏泽轩拿的是什么宝贝?怎么祭道傀一靠近就通通不动了?”

        瞥了一眼轻松突进的小王爷,萧沁有些奇怪地问道。

        突然,一声急促的呼喊声传来:

        “快!快去谷外的总控台,出事了!”

        众人都一脸茫然,相互无语对视。

        “计长老,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问正在大喊大叫的计天机。

        “弄出这次事故的人……就在总控台!”

        他这句话一出口,众位大佬都是脸色大变。

        姬安在轻哼一声,身形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在计天机身前。

        “计长老,你把话说清楚点。”

        计天机张张嘴,正要说话时,一声刺耳的厉鸣,又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同时,谷外总控台方向出传来阵阵轰鸣爆炸声。

        “晚了……”

        计天机却是定定地看着那边,脸色煞白。

        “宗……宗主,总控台的一位执事,启动防御机关,把其他同门杀伤,并封锁了总控台!”

        有看守总控台的宗门执事,匆匆过来禀告。

        “什么?到底是谁?”

        “是漪澜峰的虞清雪。”计天机脸色黯淡,喃喃地开口。

        “清雪?怎么可能?”

        漪澜峰主冷韵寒着俏脸,冷冷地开口。

        “她是我漪澜峰的骨干执事,悟道奇才,对傀儡、阵法等也是精通,前程无量,她为什么要做出这等祸害宗门之事?”

        说到这,冷韵再也憋不住怒火,对计天机嗤笑道:

        “该不会是计长老你的祭道傀出了什么问题,怕被追究责任,就往我峰弟子身上推吧?”

        “放屁!若是老夫的责任,老夫绝不推脱,这明明就是虞清雪惹出来的事!”

        “我警告你,别再栽赃我漪澜峰,否则……”

        “好了,都别吵了!”

        姬安在怒声道,两人这才安静了下来,他转向那来汇报的执事,大声喝道:

        “到底是谁做的?汇报也不把话说清楚?”

        “是!是!”那弟子被吓得脸色发白,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哆哆嗦嗦地开口,“是漪澜峰的虞清雪执事。”

        冷韵:……

        “计长老,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计天机正准备把来龙去脉说清楚,立时又有声音从总控台传来。

        计天机:……

        合着今天就不想让我说话是不?

        和前次的刺耳厉鸣不同,这回响起的,是一道听来颇为悦耳的女声。

        “各位同门,我是漪澜峰的虞清雪。”

        大家一听竟是她本人,都静静不语,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就连那些在强攻总控台的执事、护法们,也都停下手,看她到底想说什么。

        哪知,过了好半晌,什么声音也没有。

        “清雪,到底怎么回事?”

        冷韵急道。

        “呵呵,耍了点小聪明而已!”

        那声音咯咯笑道。

        “外头对总控台的攻击太频繁了,消耗了太多能量,让我差点就联不上那家伙,只好先说句话,分散分散你们的注意力。

        现在嘛,成了!”

        姬安在听到这里,一直在尽力维持的波澜不惊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

        他身形一晃,恍如跨越的虚空一般,整个人就出现在总控台之上。

        “破!”

        抬手,一道蕴含法则之力的缔道气息,轰然砸落。

        普通的防御结界,在缔道强者的这等攻击面前,早就如纸糊一般,但此刻……

        “轰!”

        烟尘散去,总控台完好无损!

        那结界竟吃下了姬安在这缔道一击!

        诡异的道韵,从总控台散播开来。

        姬安在额上,青筋暴突:“虞清雪!你竟然把那外道之物放了出来?”

        “哈哈哈!是又如何?”

        悦耳的声音中,满是癫狂之意,听来无比诡异。

        “清雪,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最难受的人,莫过于冷韵了。

        “为什么?峰主,这就要问你了,当初我苦苦哀求你时,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声音中,都是满满的愤怒。

        大家的眼光,都唰唰地朝冷韵望了过来。

        后者俏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地开口:

        “清雪你是说夏泽轩那事吗?但那都是为了你好啊!”

        “为了我好?怕是为了你漪澜峰吧?也对,我一个小小的悟道者,即便有些小聪明,但在你们看来,不过就是可以随时牺牲的棋子!”

        “冷韵!到底怎么回事?”

        姬安在脸色不善。

        “宗主,我……我……”

        “呵呵,让我来说吧。”虞清雪的声音袅袅飘过,不仅仅是谷外的众人,就连谷内各峰弟子,也都能清晰地听见。

        而更奇怪的是,那些杀气腾腾的祭道傀,此刻通通呆立不动,像是被人按下了停止键。

        于是,各位弟子都懵懵懂懂地呆站着,不知所措地听虞清雪述说着。

        唯有两人例外。

        一是夏泽轩,此刻他脸色无比阴沉,疾如星火地向谷内操控台奔去。

        另一个,自然是方浩,别人的故事,他没有兴趣,现在祭道傀不来挡路,赶紧把正事办妥才是正经。

        “曾经的我,也算是门内天骄,人嘛,也算长得过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