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1章 清雪之殇

第111章 清雪之殇

        “但我是一个孤儿,是师尊把我带回九霄仙宗的……”

        听到这里,柳翩跹嘴角轻轻上扬。

        和方浩那小子很像嘛。

        不过,自己的徒弟,倒是让人省心不少。

        呃,除开那常常嚷着满血的怪癖外。

        另一头,虞清雪缓缓地,继续述说着自己的过往。

        “师尊是漪澜峰一个资质平平的弟子,多年过去了,境界一直卡在筑道境,让他很是郁郁寡欢。

        没人的时候,他常常在唉声叹气。

        不过,他在面对我时,却总是微微笑着,问我吃的饱不饱,穿的暖不暖。

        我那时就想,得让他高兴起来才行。

        后来,我的大道觉醒了,六品的道影,还不错。

        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

        我加倍努力地感悟大道,磨砺意志,也积极地学习自身大道以外的东西。

        我希望,师尊能因为我过得好一些,多些欣慰,多谢快乐!

        而我的付出,也有了回报,在门内的各种竞道中,我一直名列前茅,各种褒奖、赞美接踵而来。

        但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师尊开开心心,那就够了。

        结果,这个小小的愿望,老天都不能帮我实现。

        师尊竟然在一次很平常的外出任务中,遇上强大的凶兽,身死道消了……”

        说到这里,声音微顿了片刻。

        众人却也能从中,听出讲述者心中的悲戚。

        “我不信,直到他们带我到了师尊的遗体前,我才发现,师尊……真的离开我了……

        他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朵冰清花,那是我最喜欢的灵植。

        和师尊一起出任务的前辈们说,本来任务已经完成了,师尊看到山崖上有冰清花,非得去采,这才被潜藏的凶兽偷袭的……

        那时我哭了好久好久,觉得是我害了师尊,如果我不告诉他,我喜欢什么冰清花,师尊哪会因此丧命呢?

        和师尊一起出任务的前辈都来安慰我,甚至峰主都亲自来看望我,这对于一个刚失去亲人的女孩来说,可是无比地感动。

        他们说,我资质很好,不要耽误了悟道修行,安排我去秦枫长老门下,说在那里,我能获得更多更好的悟道资源。

        我同意了。

        在秦长老门下,我确实得到比以前多得多的资源,境界也是突飞猛进,仅仅几年时间,就超越了师尊。

        然后,有一天,峰主来找我,说要给我一份大机缘。

        我问是什么,她说这机缘很多人日盼夜盼都盼不来,接着笑眯眯地告诉我,替我找了一个好归宿,要帮我牵一段好姻缘!

        我当时就呆了……”

        话音再度停顿了,众人也纷纷看向冷韵,眼里不乏鄙夷与愤怒。

        给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弟子牵红线?

        再傻的人都知道心怀不轨啦!

        冷韵脸色煞白,也不敢吭声,只能忐忑地等待着审判的到来。

        “我说,我不嫁,这一辈子就奉献给大道了。

        峰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后来我哭着给她磕头,她依旧一言不发。

        再接着,我感到意识模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后,浑身刺痛,衣衫不整,身旁,是夏泽轩那恶心的嘴脸。

        那一刻,我真想立时死去,是夏泽轩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打消死志。

        他说,你原来的师尊,不是被凶兽杀死的。”

        这话一出,犹如奇峰突起,一直在静静聆听的众人,都哗然一片。

        冷韵更是直接脸如死灰,连嘴唇都变得苍白无比。

        “唔……”

        一道强悍无匹的气机将她完全锁死,却是姬安在调用缔道法则,将之牢牢困住。

        大家都预感到,即将有惊骇无比的大事发生。

        “我急忙问他,真相是什么?

        他笑笑,反倒问我,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我的答复是,一切。

        他点点头,问我能不能忍受疼痛,而且不能晕过去。

        我说可以,话刚说出口,腹中就传来一阵剧烈无比的疼痛!

        怎么说呢,那种感觉,我实在不会形容,硬要说,就像是有一把钝刀,在肚子里不断地割、磨、捅,因为刀子很钝,同一个地方,它要腾挪几次,才会转移。

        我想大喊,但嗓子嗝住了,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夏泽轩,却像是在看一只蝼蚁般,轻笑地说,不能晕哦。

        为了知悉真相,我忍着,死命地抓挠胳膊、脖子、全身,只希望能弄出比它更痛的伤口,让我能保持清醒。

        但是,那该死的钝刀,越来越狠,越来越痛,我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快要支撑不住了。

        就在我即将昏过去时,一颗金珠从我口中冲了出来,夏泽轩见了,如获至宝地将它捧在手里。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金源秘法,金珠的主人将其凝成后,需要将其送出相生大道之人的体内,蕴养灵性。

        而拥有水源大道,修为不错,兼有处子之身的女子,最为合适。

        我,就是这样被峰里选中的。

        金珠需通过交合才能进入女子体内,而离体时,是非常痛苦的,而若那女子能坚持不晕倒,就能令金珠最大化的汲取到所需的能量,所以夏泽轩才要我忍着痛,而且不能晕倒。

        为此,他甚至愿用师尊之死的真相这等隐蔽之事来与我交换。

        他以为,像我这样的孤儿,知道真相也无所谓,毕竟我把真相说出去,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

        那还不如物尽其用,作为我忍痛不晕的奖励。

        拿到完美炼制的金珠后,夏泽轩告诉我,他早早就出了大价钱,向漪澜峰要适合他炼制金珠女子,但峰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直到我的出现。

        不过,峰里知道师尊是个老古板,一定不会同意把我交出去。

        所以,他们在师尊外出任务时,人为地制造了那场意外。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那出任务的地方,可太平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凶兽、冰清花。

        那冰清花,是峰里的人栽的。

        那凶兽,是峰里的人藏的。

        说那山崖有花,也是峰里的人告诉师尊的。

        最后,师尊在死之前,并没有摘到那朵冰清花。

        那花,是他们硬塞进师尊的手里,为的,就是让我相信,这是一场因为师尊自作主张而产生的意外!

        呵呵呵……可笑我还感动了一场,以为峰里有人情味,想着就在这里,付出自己的一生吧!

        愚蠢!愚蠢至极啊!

        哈哈哈哈……”

        虞清雪开始大笑起来,无尽的悲戚癫狂之意,倾泻而出!

        谷外的众人,看向冷韵等人的目光,已是无比地森冷。

        为财屠戮同门,贩卖弟子,这罪,大了去!

        而谷里头,那些初入悟道界新弟子们,则是惊骇欲绝,不少的女弟子,又是惧又是悲,纷纷抱头痛哭起来。

        方浩停下了奔跑的步伐,同情地望向天穹。

        是个可怜人啊!

        但是,她背负的这股怨念,想必已经被那复仇的火焰引燃,带来的燃尽一切的可怕后果!

        “夏泽轩夺了我的处子之身,吸了我的境界修为,但是,我还是感谢他的,至少,他使我知道了师尊之死的真相。

        后来,他给了我补偿的资源,还说可以收我为小妾,入王府安度一生。

        我拒绝了。

        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我活着只有一个目的。

        复仇。

        因为夏泽轩这事,峰里也对我倾泄资源,我照单全收。

        我需要力量,需要毁掉这丑陋的力量!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却越发绝望,夏泽轩的金珠断了我攀向更高境界的可能,证道境将是我的极限,而这样的我,是不可能复仇的。

        所以,我拼命压榨自己的潜能,又去学傀术、学阵法、希望能从这些非道之道里,找到突破。

        可惜的是,现实给我一连串的残酷打击,这些都无法帮我毁了九霄仙宗。

        直到,因为对傀术和阵法精通,我有机会接触道源谷的各种布置,甚至可以不时进入其中,让我遇上了属于我的救赎!

        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