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5章 班门弄斧

第115章 班门弄斧

        谷外总控室。

        沈颠发狂的一幕,自然也落入各位大佬眼中。

        虽然云镜只有图像无声音,但沈颠刚才大吼大叫承认自己的罪行时,不少人已从其唇型读出了他的话语。

        “徐乘松!果然如此!你竟把杀人犯给招进九霄仙宗里!”

        柳翩跹怒不可遏,周身道力涌动,抬手就是一道虚空荆刺,径朝徐乘松面门而去!

        后者也给惹出真火,同样地轻抬右手,电芒如龙,和那虚空荆刺轰然对撞!

        “轰!”

        两股道力凌空对撞,激起庞巨的冲击波,立马就要将总控室给炸个稀巴烂!

        “住手!”

        姬安在疲惫的嗓音传来,随后他伸手轻挥,罡风迅速凝成一个球状空间,把两人的道技都包裹在内。

        紧接着,那本该向四周扩散的毁灭之力,却乖乖地呆在姬安在招出的罡风球里,慢慢地缩小、湮灭……

        法则之力,恐怖如斯!

        这就是为何缔道境高手能彻底凌驾于驭道境之上的缘故。

        那其中的鸿沟,用数量是根本就填不满的。

        “够了,糟心事已经够多了,至少在现在你们不要再闹了!”

        姬安在颇为不满地开口说道。

        “姬安在,把杀人犯招进九霄仙宗这等大事,你都不管吗?

        现在面对这杀人犯的,可是我的弟子啊!”

        对姬安在的表现,柳翩跹既愤怒又失望。

        越是强悍的悟道者,越讲究心思的善良纯粹,因为若是其心存恶念,越是掌握了强大的力量,对世人的危害也就越大。

        是以各正派宗门选拔弟子时,都要考察弟子的心思品性。

        心术不正、居心叵测之辈,是绝对不会被招进宗门里来的。

        “柳翩跹,不要一副清高的样子,这沈颠若摆在你跟前,你也会将他招进宗门的!”

        徐乘松语出惊人,众皆哗然。

        “峰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不是邪派魔宗,怎能这般选拔弟子?”

        萧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萧长老,你麾下有楚清影这般天才,自然可这般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没在我的位置,哪知我平时承受的压力!”

        徐乘松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

        “我的运气可不如你,一直都没遇上什么天资突出的弟子,直到那天,沈家将沈颠带到我的面前……”

        说着,徐乘松的目光,投向云镜,画面里正是周身电芒,满脸痴狂的沈颠。

        “你们知道吗?他可是拥有‘双道’的人!”

        众人先是沉寂片刻,随后立刻炸开了!

        “徐乘松,你别胡说八道!”

        “就是,别为自己招来杀人犯找借口!”

        “哼哼,双道?在玄灵域怎么可能有这等存在!”

        大家第一反应,都是认为徐乘松信口开河。

        “那么,入门是的道影检测怎么说?见过他当时道影的,都来说说,是如今的雷疯獒吗?”

        徐乘松这番话出口,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几位紫霆峰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时候,沈颠的道影好像是六品道影的渊沉鳄?”

        “测影石不会有误的,那究竟是……”

        “我都说了,他是双道,只不过……”徐乘松神秘地笑笑,“他的体内有两个灵魂!”

        “一体双魂?”

        “这到底怎么回事?”

        ……

        总控台登时热闹起来。

        不过,徐乘松没有再说,而是有些遗憾地看向云镜,轻叹:

        “双道又如何?八品道影又如何?这回,只怕尽数命丧在道源谷中!”

        ……

        欺近身的沈颠,让姜墨漓产生一丝慌乱。

        不由地微退一步。

        “哈!”

        见姜墨漓略有惧意,沈颠更加猖狂了。

        一双毛茸茸的大手,带着殛魂电芒,猝然探至!

        “叮!”

        冰冷的感觉。

        沈颠愕然。

        一双纤细的小手,和他那双丑陋大手,手指交叉地紧握在一块。

        凉飕飕的。

        自然,不是姜墨漓的。

        而是,她的那具由天磁木打造而成的傀儡。

        沈颠的铜铃大眼,骤然眯了起来。

        为何,他那神鬼皆惧的电芒,对这傀儡一点效果都没有?

        “意外吧?”

        傀儡身后,是一脸狡黠的姜墨漓。

        假装胆怯,将沈颠骗至身前,再用不惧雷电的傀儡,硬生生锁住对方。

        “摔!”

        傀儡突然就动了起来,身子一低一扭,瞬间就切入到沈颠的身下,接着双臂骤然发力!

        “呼!”

        沈颠只觉天地反转,整个人就“咚”地一声,被傀儡来了一个过肩摔!

        “她娘的!”

        这一下彻底激怒了沈颠。

        但姜墨漓则是趁势打落水狗,双手一抹,阵盘、符箓齐出,纤细一挥,各种道技如百花齐放。

        傀儡依旧紧紧锁住了沈颠。

        “轰!轰!轰!嘭!嘭!嘭!”

        阵法轰,符箓炸,道技砸……

        短短几个呼吸间,姜墨漓就使出了好几个手段,将沈颠真真实实地摁在地上摩擦!

        “厉害!”

        正想提醒她多注意的卢宇,也不得不竖起了大拇指。

        从诱敌到困敌再到伤敌,一连串手法使得炉火纯青,就像呼吸一般自然。

        不过,卢宇不知道的是,背后可有着某师兄默默的付出……

        弥漫烟尘的边缘,姜墨漓一脸警惕地站着。

        方浩曾对此千叮万嘱:没有亲眼看到敌人倒下,并确定其实实在在地失去战力前,一刻都不能放松。

        小丫头在吃过几次亏后,才算把这话牢牢记住。

        “风来!”

        她祭起一道风源符箓,召来大风,瞬间将尘埃吹散。

        只见被炸得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空无一人。

        “嗯?”

        对这番景象,姜墨漓也感到意外。

        刚才她的出手看似凶狠,但其实也掌握好了力度,应是控制在失去行动力,但又没有丧命的程度。

        但,消失了,是咋个回事?

        “哗啦!”

        就在姜墨漓有些分神的时候,一只手掌在她脚下破土而出,牢牢地扣住她的脚腕!

        “什么?”

        猝不及防的姜墨漓心下一惊,被那手一扯,整个人也失去重心,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在这电光火石间,身在半空的姜墨漓浑身闪过湛蓝之光,整个人似乎变得滑不溜秋,柔若无骨……

        那原本扣着她脚腕的大手,也不由地一松,被她挣脱开来!

        姜墨漓随即伸手在地上一按,娇躯凌空旋转一百八十度,双脚稳稳落地!

        “你……”

        刚站稳的她,一双大眼却是水雾氤氲,慌忙拿出一条干净的帕子,对着被那手掌抓握之处,擦了又擦。

        “哗啦!”

        手掌之下的地方,碎石飞溅,沈颠整个人从土里跳将出来。

        然而,此刻的他,却是褪去了之前的癫狂,脸上反倒多了积分憨傻的味道。

        身上的皮肤,呈现棕灰之色,看着就觉得刀剑难入。

        “咦?”

        不远处,一直在观战的卢宇,见到沈颠出来后,却是感到时分奇怪。

        为何整个人的气机,都变了?

        他再度动用查探道技,眼眸里的精芒闪了又闪。

        很快,他就倒吸一口凉气,大声提醒:

        “姜师妹小心!这沈颠并不简单,他……他是一体双魂!”

        话音刚落,沈颠转头望来,那些令人恐惧的痴癫笑容,再度在脸上浮现。

        “哈哈哈哈!再来啊!再来啊!”

        电芒萦体,境界攀升的沈颠,向仍在死命擦着脚踝的姜墨漓,缓缓走近。

        “师姐!小心啊!”

        其他的叠翠峰弟子见大敌当前,姜墨漓还在擦个不停,不由都出声提醒。

        “一体双魂?”

        冷如寒霜的声线,自姜墨漓口中传出,她十分嫌弃地丢开手中的帕子,缓缓站起。

        “不过是魂体被人为割裂,硬塞了不同的道影罢了,在我面前玩这套?鲁班门前弄大斧!”

        苍茫草原的冷风吹过,带起姜墨漓的裙摆,猎猎飞扬。

        一抹比夜空还要暗沉的黑色,从领口开始蔓延,很快就浸染了她整套翠衫。

        玄衣黑发雪肤,令她的美是那么的触目惊心,憾人心魄。

        “还是这色调看着舒服。”

        姜墨漓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在身上的储物袋摸了摸,纤手一伸,一柄长柄长刃的巨大镰刀,就被她擎在手中。

        “武器嘛,这个看起来比较够逼格。”

        “好了……”这众人无比惊诧地黑衣少女,抬起幽寒无比的双眸,视线凝在沈颠身上,“除了师兄,你是第一个碰到我的臭男人,你……”

        樱唇掀动,惊心动魄。

        “想怎么个死法?”

        一直都痴狂地笑着的沈颠,脸上的笑渐渐凝固了。

        他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女孩,极为可怕。

        而下一瞬,那些围观的宗门弟子,看到了令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