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6章 挑衅

第116章 挑衅

        徐乘松的脸色,一片煞白。

        他所寄予厚望的,所谓的双道天才,竟如此不堪一击?

        “这……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狰狞地咆哮着。

        他可以接受宗门的各种惩罚,但无法接受当前的这个结果。

        这可是赤裸裸对他眼光的嘲笑啊!

        不光是他,其余的宗门大佬们,也都被云镜中的景象,深深地震撼。

        那黑衣少女,懒懒地将长柄镰刀斜靠在怀里,闲庭信步地走着。

        如新月般的锋利镰刃上,最后一滴血珠顺着刃尖,滑落在地。

        在少女的身后,则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景象。

        沈颠的首级,被随意地抛弃在地,面目朝上,比铜铃还大的双眼,无神地盯着天空,即便已经凝滞了,可依旧能看出其中的恐惧与不可思议。

        另外,双手双脚都与躯干分离,而身体,被切成三块。

        “这下,数目就够了。”

        少女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真·大卸八块。

        最诡异的是,那长柄镰划过沈颠的身体时,并无鲜血喷出,直到少女远远走开,他浑身的血液才如潮水般从切口喷薄而出!

        仿佛是那些鲜血,怕玷污了这神秘的少女一般。

        “嘶~~~”

        其他目睹这番景象的宗门弟子们,无一不双腿打颤,惊怖莫名。

        看到黑衣少女走近,通通都退开几步,让出老大一片空间。

        有的弟子更是捂起嘴巴,死命地压抑着胃部的翻腾汹涌。

        比起沈颠的暴虐,这黑衣少女刚才所做的,要风轻云淡地多。

        仅仅只是轻轻挥舞镰刀罢了。

        但不知为何,大家的心底,都会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恐惧。

        就像是动物遇上天敌般,从血脉深处涌起的无声颤栗。

        “姜……姜师姐?”

        殷晴大着胆子,沙哑着嗓音,轻声道。

        近似的情形,她看过。

        那是在叠翠峰的演武台上,姜墨漓也是这般,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对周灵毫不留情地虐打。

        但那时的姜墨漓,好歹还有点烟火气息。

        哪像现在这般,彻底化身为恐惧。

        曾经的当事人周灵,此刻却是在一旁瑟瑟发抖。

        要不是两位同门扶着她,怕是已经瘫倒在地。

        心里多次想着要复仇,但真对上正主了,却又吓得手脚发软,动弹不得。

        黑衣少女没有搭理殷晴,径直地穿过不断给她让位的人群,冷冷地抛下一句:

        “还不走?”

        走?走去哪?

        “你们忘了原本后祭的环节,会有同峰的人进来么?

        发生这么大事情,宗门定是早早让他们进来,还不去与他们汇合,留下来等死?”

        大家面面相觑,迟疑数息后,却是叠翠峰弟子最先反应过来,迅速跟上。

        接着是被她们救治过的受伤弟子等,也挣扎着身体,缓缓跟随。

        “卢师兄,怎么办?”

        有弟子对卢宇问道。

        “跟上吧,也许这就是我们唯一的生机。”

        就在大家刚拢聚在一起时,地面突然就震颤起来。

        如同魔方切割一般,一块块的地表被切割分离,进入玄奇的空间,重新组合。

        等到大家回过神时,却发现自己这块草原地表,周围拼接着沼泽、沙漠、岩浆池……

        无比怪异。

        “哗!”

        在他们还没弄懂怎么回事的时候,岩浆池突然就喷薄开来。

        几具身影从滚烫的熔岩里,一跃而出。

        “滋滋滋!”

        站上草原地表后,身上滴落的岩浆,把地面烫出袅袅青烟。

        又是祭道傀。

        但与之前的不同,这些祭道傀的眼眶里,燃起的是血红的鬼火,周身散发出来的,是一阵浓烈的死气!

        “迎敌!”

        ……

        谷内,另一处拼接地。

        轰鸣炸响不时地传了出来。

        伴随着的,还有夏泽轩的咆哮:

        “方浩,你就只会躲只会逃吗?你不是男人!你就是怂货、软蛋、太监……”

        “那是你吧?夏真虚小王爷!”

        方浩反击道。

        在确定没有其他人听见的情况下,他很乐意毒舌一番。

        “你特么的!”

        轻轻松松的“真虚”二字,让夏泽轩彻底破防。

        当初,下人汇报说,贺超带着“擎天玄阳散”的方子及宝材失踪后,他差点就崩溃了。

        那味天王韭,可是发动了王府所有的力量,想尽了千方百计才找来的。

        短期内,都找不出第二株了。

        而且夏泽轩感到,再不进补,他就会错过时机,过后吃再多补药都无用。

        现在你告诉我,人失踪了?

        那段时间,夏泽轩疯了一般,把能调动的人都派出去找寻贺超的下落,但依旧一无所获。

        拖着拖着,他发现,自己没戏了。

        不管怎么刺激,都起不来了。

        王府的多位名医,诊治后也都叹息不已,王府这是要绝后了呀!

        这可把靖疆王爷都给惊动了,亲自过问此事。

        然后,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一番问询过后,这老王爷说,此事定与当初给夏泽轩疗伤的人有关。

        直接就把夏泽轩听愣了。

        然后,老王爷还告知夏泽轩,在靖疆王府极少人知晓的至高机密。

        贺超持有外道魔器,那是王府运作,特意漏给他的,目的是借其温养魔器。

        府里自然也有追踪这外道魔器的秘法。

        最后这秘法一用,显示外道魔器就在九霄仙宗叠翠峰。

        夏泽轩当场就裂开了。

        他立时就想冲出去找方浩拼命。

        却被老王爷喝止了。

        “你傻了吗?你当外道魔器和你炼的那些歪门邪道一般,可以大白于天下?”

        老王爷神色不善。

        “父王,我……我……”

        夏泽轩很是尴尬。

        自己偷偷摸摸,假借王府名头及资源,炼制那“噬道金珠”之事,还是给父王知道了。

        “你的那些小打小闹,我没兴趣管。”老王爷似乎对夏泽轩做过的破事,一点也不在意,“我只在乎外道魔器,你既然与取了魔器之人有仇,那就由你去将魔器取回来,但务必给我记住,隐蔽行事,不可泄露丝毫消息,    否则……”

        老王爷没有说下去,但夏泽轩却分明感到一阵直透心底的寒意。

        他只能唯唯诺诺地答应。

        “是,父王。可那家伙害得孩儿这样,那是绝了王府的……”

        “呵呵。”老王爷轻声一笑,看向夏泽轩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温度,“你真以为,我靖疆王府,就只有你一个世子?”

        夏泽轩呆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做好你的事,其余的,不归你管。”

        老王爷摆摆手,将失魂落魄的夏泽轩打发走了。

        一连串的变故,让夏泽轩心性大变,也因此将所有的怨怼怒火,都归咎给了方浩。

        但因为老王爷的严令,他也不敢声张,只能威胁具有掌控道源谷进出权限的虞清雪,助他行事。

        哪知这虞清雪更是个狠人,直接就和道源谷的外道意志搭上了,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诓进这必死之地。

        这找谁说理去?

        现在你这罪魁祸首方浩,还特么说我真虚?

        老子和你拼了!

        看到怒气值逐渐蓄满的夏泽轩,方浩并不是很满意。

        他又是躲又是藏的,无非就是想套出夏泽轩压箱底的道技,充实充实自己的道技库藏。

        结果见夏泽轩使出几个高阶道技,要么就是早已经知晓的,要么就是威力太次,不值一学。

        这所谓的锵鸣峰天才,是个水货么?

        还是自己给他的压力,仍然不够?

        方浩想了想,从储物袋里一阵摸索,将那株用了一半的天王韭掏了出来,对着夏泽轩扬了扬:

        “你来追我呗,追到了就把这天王韭还你,让你能嘿嘿嘿……”

        此情此语,彻底引爆了夏泽轩的怒火。

        “方~浩~我要你后悔,你自己是一个悟道者!”

        脸孔已经扭曲的夏泽轩,祭出了他私下炼制了许久,却不敢拿出来的阴毒之物。

        噬道金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