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大道被夺?

第117章 大道被夺?

        夏泽轩将一颗闪耀着暗金色泽的珠子,小心翼翼地捧出。

        霎时间,四周的空间都像是发生了扭曲,以金珠为中心缓缓塌陷。

        方浩眼神微眯。

        这东西,有点意思。

        似乎对自己一个研究了许久的问题,有点帮助。

        不知方浩心里所想的夏泽轩,则是痴痴地笑了起来。

        望向那金珠的表情,满满地都是陶醉。

        就像眼前的,是他无法舍割的爱侣一般。

        “这颗噬道金珠,足足吸纳了十七位水源大道女修的处子元阴,通过层层蕴养而成。”

        夏泽轩得意地说道,但其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

        “十八位才圆满对吧?而你恰好是因为我替你疗伤,所以整不了第十八位吧?”

        方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捅刀的机会。

        果然,夏泽轩的那骄傲的表情,立刻垮塌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忿闷与狂怒。

        “方浩!你还敢说!这份耻辱,我要你百倍、千倍的奉还!”夏泽轩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缓缓睁开眼眸,其中已是冰冷如霜。

        “你剥夺了我作为男人的一切,那我就剥夺你作为悟道者的一切,让你自觉醒大道以来的所有,通通化为乌有!”

        话毕,夏泽轩双臂一展,噬道金珠缓缓漂浮而起,在半空中滴溜溜地旋转起来。

        那股玄奇的吸引力,也越来越盛。

        “知道这东西宝贝在哪里么?”夏泽轩此时已将方浩视为俎上鱼肉,心中得意,话也多了起来。

        方浩也识趣地摇了摇头。

        “它可以吞噬大道!只要你未到缔道境,在它跟前,任你的大道如何凶狠强悍,都逃不了被剥夺的命运!”

        红晕涌上夏泽轩的脸庞,让他看起来异常的兴奋。

        “嘿嘿,即便是宗门的各峰峰主,在它跟前也如同蝼蚁一般,除了乖乖交出大道,并没有第二种选择。

        方浩,你要感到荣幸,我把这颗噬道金珠用在你身上,这都是你自找的,你就哭吧叫吧,哀求我吧!哈哈哈哈……”

        方浩不由地摇了摇头。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啊。

        “这不就是禁忌之法,噬道影嘛,你就换了颗珠子装罢了。”

        方浩见夏泽轩笑得快要岔气了,好意提醒他。

        对面顿时就哑了。

        “源自暗源大道的法门,本质是修有此法的暗源修士的一团精血,通过汲取其他修士的修为,蕴养此精血,将之催动,就可吞噬他人的大道。

        至于能吞噬多强的人,还得看吸纳了多少修为。

        要想吞噬一位驭道境巅峰,保守估计也得要吸纳近千位悟道者的修为。

        所以这招,颇为鸡肋,用来对付弱者,太浪费,而用来对付强者,代价太高。

        兼之它的炼制过程让人厌恶,所以早早就被悟道界定为禁忌之法,严禁悟道者修炼,你却像宝一般把它捡起来,还换了层皮。

        不过呢,把暗源精血成功融入金源容器中,这点倒是一个不错的点子,有借鉴的价值。”

        听方浩漫不经心地说了一通,夏泽轩越听越是害怕。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可是封存已久的秘法啊!”

        “读书啊,书里什么都有!”

        方浩模棱两可地应道。

        “对了,这等禁忌之法你还使出来,不怕被宗门看到么?万一能侥幸从道源谷出去,你不就完蛋了?”

        “哼哼,方浩,你以为我全无准备吗?从刚与你见面时,我就布下从虞清雪那拿来的屏障阵盘,现在这里的一切,外面可是一丁点都看不到的!”

        方浩抬头,细细查看,果然见远处的天穹上有一层微不可察的薄膜,如同一个大罩子一般,将两人笼罩在其下。

        ‘这样,倒也省事。’

        夏泽轩喘了喘气,盯着方浩半晌,突然又笑道:

        “你定是怕了!你知道这噬道金珠的本质,你怕你的大道被吞噬了,就说出刚才的话来诈我,你别想我会停下来,你的大道我要了!

        哪怕你的大道再垃圾再废物,我也要剥夺了它,让你感受一下,辛辛苦苦修炼的大道,一瞬成空的感觉!”

        “唉,何必呢?现在此地外道意识即将苏醒,为什么不齐心协力,一同去万道台解决危机再说?”

        方浩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齐心协力?解决危机?这鬼话也就你们相信!

        我们这些人去再多也是白送,即便外道意识还未彻底苏醒,也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

        让我们都去万道台,根本就是送死!

        想活,就得先把你给灭了!”

        越说,夏泽轩的神情就越是狰狞。

        方浩却是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

        这夏泽轩为了干掉自己,连禁忌之法都用出来了,在这需要大家协力的时候,他还如此,那说明……

        “外道魔器!那才是脱离此地的关键!”

        方浩脱口而出。

        “你一直追着我不放,其实是为了它吧?”

        方浩从层层封印的储物袋里,取出了那柄从靖疆王府供奉贺超处夺来的古怪短刃。

        当初贺超用命换来那斩断一切的惊天一击,方浩记忆犹新。

        要不是准备好了换伤木偶,方浩可能在那时就翻船了。

        在知道这是来自外道的魔器后,方浩也花了不少时间对其深入研究,对外道力量的运转,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但这东西竟是从道源谷离开的关键,却是方浩没有预料到的。

        他本以为凭自己一身的底牌,即便打不过那外道意志,但带着叠翠峰众弟子跑路,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从夏泽轩的话里来看,这似乎没那么简单。

        “把它给我!或许,我能网开一面!”

        见方浩掏出外道魔器,夏泽轩脸色再次变了。

        套出话了,方浩哪还会管他?

        其他细节,把你融了,搜魂就行!

        方浩随即将外道魔器收起,一脸大义凛然:

        “既然这关系入谷弟子的命运,我是不会把它交给你的。”

        “那你就等着大道成空吧!”

        夏泽轩彻底失去耐心,那颗在他头顶酝酿了半天的噬魂金珠,也被他丢了出去!

        倏忽间,金珠就来到方浩头上,两者就像磁铁的南北极一般,立刻就相互吸引起来。

        “唔?”

        方浩的道影,被强行具现了出来。

        一棵散发着丝丝神圣气息的娑罗树虚影,在他身后缓缓浮现。

        “哼,五品道影,有够垃圾的,看来噬道金珠吞噬了你的道影后,还有余力。”

        夏泽轩嘴现讥笑。

        在噬道金珠的影响下,那娑罗树的虚影开始如像素般,被解构成一颗颗小粒子,接着纷纷涌入珠子里。

        “哈哈哈!怎么样?失去大道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后悔惹我了?啊?”

        看到噬道金珠不费吹灰之力就吞噬了方浩的道影,夏泽轩心情大畅。

        “我不会让你就这样死的,我还要好好折磨你,你的惨叫,你的鲜血,才是抚慰我这颗受伤的心最好的良药!”

        一边说着,夏泽轩一边朝方浩走去。

        此刻,这个叠翠峰男弟子,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大道的普通人罢了。

        “就这样?”

        突然,方浩抬起头来,眼眸里精光乍闪,丝毫没有大道被夺的痛苦与悲哀。

        “你……你……”

        夏泽轩也是惊疑不定。

        “你那珠子,还能再吸吧?”

        方浩说完,打了一个响指,又是一株树影在他身后浮现。

        这回,是一棵菩提树。

        夏泽轩把眼都看直了。

        “嗖!”

        菩提树虚影也如同娑罗树一般,被噬道金珠化为小粒子吸收了。

        只是过程已经缓慢了许多。

        就像一个人吃饭吃撑了一般。

        见自己第二个道影也被吸了,方浩却是丝毫不慌。

        “还有呢。”

        响指声再起,又是一棵树影显露。

        扶桑树。

        这回,噬道金珠晃了晃,却没有将扶桑树变为小颗粒。

        反而自己像醉汉一般,在半空晃晃悠悠兜了几个圈子后,径直掉落。

        方浩手一手,轻轻松松捏在手里。

        “你……你……你的道影是……是怎么回事?”

        夏泽轩手脚冰凉,指着方浩瑟瑟发抖。

        “啊,你说这个啊……”方浩指了指身后的虚影,“这样的东西,我造了九十九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