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20章 种子萌芽

第120章 种子萌芽

        在方浩离开夏泽轩的葬身之地后,他就开始根据手中的定位仪器,搜寻起各位叠翠峰补给一脉的弟子。

        沿途,见到多起惨况。

        不少的残躯断肢,散落四周,方浩见到了,都只能长叹一声,就近挖了土坑将其掩埋,算是尽了同门一份心意。

        能留下残躯,还算好的,那是被之前尚未魔化的祭道傀所杀。

        等到外道意志彻底与祭道傀相连,被其斩杀后都会被血焰烧灼,化作飞灰,自身的力量则化为外道意志的食粮,成为其苏醒的垫脚石。

        让方浩稍感欣慰的是,残躯里并无叠翠峰补给一脉弟子的,看来自己之前对她们的辛苦特训,还是取得一定的效果。

        训练多流汗,战场少流血。

        “前面,有峰里弟子的踪迹。”

        根据手中仪器的指引,前方不远处就该有三位叠翠峰弟子……

        “锵!”

        金铁交击声传来。

        “噢!哇!”

        紧随其后的,是惨呼及吐血之声。

        “走吧……别管我们了……”

        “不行!”

        “叮叮锵锵……”

        战斗碰撞之声,接连响起。

        方浩眉头紧皱,步履加快,往声音来源处冲去。

        绕过一片乱岩之地,跨过一汪清澈湖泊,方浩终于见到了同门弟子。

        只见三位叠翠峰补给一脉的女弟子,浑身浴血,泪流满面,操控着各自的傀儡,正拼命地阻挡着一尊祭道傀。

        她们的身后,还有五位别峰弟子,尽皆身受重伤,委顿在地,口中却是一个劲地催她们三人离开。

        而与三位弟子对战的祭道傀,右臂挥舞着半柄断刀,左手骨臂自肘部以下消失不见,身后近百米处,却是一撮又一撮的骨灰……

        方浩可以想像得到,这具祭道傀一路砍杀,众弟子皆被其斩灭进而献祭的情形。

        但同时,这些弟子在频死前的一刻,也各尽所能地进行了反击!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祭道傀的一臂以及那柄断折的长刀!

        也正是这不对等的交换,换来了三位女弟子的死死支撑,换来了方浩的到来。

        “魅影!”

        方浩低喝,脚下的影子震动起来,一具人形机甲飞驰而起,双臂化做两柄锋利无匹的长刃,在与那祭道傀身形交错时,一划而过!

        “嗡!”

        祭道傀呆住了,随后眼眶中的血红鬼火黯然熄灭,整个头颅骨随之坠落下来。

        接着,身躯骨架也开始崩碎,最后如同一堆被打散的积木,毫无规则地散落一地。

        一招击杀!

        “是谁?”

        三位杀红了眼的女弟子,嘶哑着嗓子喊道。

        等到她们看清是方浩时,情绪都同时奔溃了!

        “方师兄!他……他们……”

        有位女弟子指着那如道路一般的骨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识得这位师妹姓骆,向来与同峰弟子保持距离的方浩,此刻却张开了双臂,接纳这位骆师妹的恸哭。

        其余两位女弟子则较为收敛一些,但此刻也都一跤坐倒在地,捂嘴抽噎起来。

        而那五位别峰弟子,见状都长吁一口气,噗通数响,已是坚持不住,一个个都晕了过去。

        “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怀里的少女略微宁定下来后,方浩柔声开口问道。

        合理的倾诉往往能舒缓心里的悲戚。

        骆师妹点点头,轻叹一口气,把自己的经历缓缓道来:

        “我和韩师妹,李师妹传入了道源谷后,离得不远,凭借位置法宝,我们很快就汇合到一块,正准备一起行动,寻找大部队时,却遇上了他们……”

        说到这里,骆师妹指了指那昏过去的五人。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他们一共十余人吧,各峰的弟子都有。

        其中有两位锵鸣峰的弟子,一看到我们就出手了,但他们却没想到,我们的傀儡那么阴……呃,不可捉摸,被我们打得鼻青脸肿。

        哼,若不是那时我们的配合还不够默契,就直接淘汰他们两个了,哪会给他们逃了!

        其他别峰弟子看我们有如脱胎换骨一般,把锵鸣峰弟子都赶跑了,都纷纷邀我们加入队伍,一起刷凶兽和祭道傀。

        过程中,因为有傀儡的帮助,很好地吸引了凶兽的注意力,所以我们的收获颇丰,他们也对我们赞不绝口……”

        方浩双眉一挑,这几个小丫头,不会被几句话给哄了吧?

        “再后来,之前逃跑的那两个锵鸣峰弟子,带着一帮师兄弟过来了,他们仗着人多势众,想要找我们麻烦,这时倒是其他峰的弟子替我们扛了下来。

        而就在两边纠缠不休时,祭道傀出现了,那些锵鸣峰弟子都不管我们了,个个都去争抢,结果……护体玉佩的效用消失了,他们死伤惨重……

        我们见这些祭道傀势不可挡,护体玉佩又失效了,都慌了,不敢继续对抗,纷纷撤离,而且……我们还用治疗道技,救了几位重伤的锵鸣峰弟子,并带着他们一起撤离。”

        “哦?”闻言,方浩有些好奇地问道,“锵鸣叠翠两峰在道源祭前,已有浓重的敌意,而且他们不久前还找你们的麻烦,你们怎就愿意救他们?”

        这骆师妹和两位两位女弟子相互看了看,都是一脸奇怪,异口同声地答道:

        “这是方师兄你教我们的呀!”

        “你们还记得?”

        “当然!方师兄你说,我们的价值,不在于打败多少对手,杀掉多少凶兽,而是挽救了多少条,本该活着的生命。

        锵鸣峰那些弟子虽然讨厌,但大家都份属同门,生死当前,见死不救,说不过去啊!”

        方浩暗暗点头。

        这从特训开始时,就不断灌输的自我认同教育,总算开始发挥效用。

        “后来,我们且战且退,那祭道傀很强,但幸好只有两具,我们用三具傀儡联合抵挡,再加上其他弟子的协助,还能勉强挡住。

        不过受伤的人也不少,我们三人不断地用治疗道技稳定伤势,在丹药快耗尽时,就……就听到那位漪澜峰的虞师叔说话……”

        骆师妹顿了顿,似乎还在惊讶事态的惊人变化。

        这些爆炸性的信息,对她们这些新弟子来说,太震撼了。

        “接着整个地形地貌都改变了,我们被丢到这附近,那具如魔鬼般的祭道傀出现了……它……它……太可怕了,身上会放出奇怪的气势,我们一碰上了就吐血不止,而且它只需轻轻一挥,就能将我们一刀两断……连尸体都没能留下来……”

        说道那魔化的祭道傀的可怖之处时,三位少女脸色都煞白了起来。

        “只是一个碰面,就失去了好几位同门,我们……连放治疗道技都赶不上……然后,那几位被我们救下的锵鸣峰弟子,说什么不欠娘们的人情,直接就冲了上去,自爆道躯!这才给了祭道傀一些伤害……再接着,就是方师兄您来了……”

        这骆师妹说完,却是先和两位师妹去照看那五位晕过去的同门。

        即便她们自身的道力快空了,还是咬牙强行提起,给那几位弟子治疗起来。

        “种子,开始萌芽了!”

        方浩见状,心里很欣慰。

        当前玄灵域执行的这种以攻伐为主,摈弃补给的团体战斗方式,让方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也不知到底是谁出的这馊主意。

        长此以往,不光那些擅长辅助治疗道技的悟道者,会渐渐失去生存发展空间,那些称得上攻伐天才的年轻修士,也会因为治疗不及时,丧命他战场。

        但大势如此,凭目前方浩的影响力,难以改变。

        所以,他就转为播种。

        从叠翠峰、九霄仙宗开始,把治疗补给的重要性如钟子般扎入大家心里。

        当小嫩芽长成参天大树时,所有人就会知道:

        打团哪能没有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