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21章 休整,再出发

第121章 休整,再出发

        看骆师妹三人走路都打晃,方浩自然没让她们再耗费道力治疗。

        他掏出一堆补给丹药,丢给她们,让她们好好调养。

        治疗的活计也接了过来。

        几个疗伤道技下去,那几位弟子顿时就生龙活虎起来。

        “谢谢这位师兄!”

        他们对方浩行礼后,又转向骆师妹等三人,颇为愤慨地开口:

        “我们让你们走,你们为什么不走?”

        “你们让我们走,我们就得走吗?”

        “留着命,去救别的同门。”

        “你们就是同门。”

        “可我们快死了。”

        “不也没死成吗?”

        “你们不该留下来的。”

        “可我们留下来了。”

        ……

        “停停停!”

        方浩头都大了。

        古龙体都冒出来了,看来他们的同门之谊进展得不错嘛。

        “都满血复活了吧?那就走吧。”

        “方师兄,我们去哪?”

        大家都有些茫然。

        此刻的道源谷,已经和地狱没什么两样了。

        十步一杀,没准刚走出两步,就身首异处了。

        “自然是,找回你们的师姐师妹,一起离开这里。

        试炼,结束了!”

        “我们……我们可以离开?”

        这喜讯让他们都呆住了。

        自己还能活下去?

        “当然,别磨叽了,动起来!”

        “吼啦啦……”

        绝处逢生,几人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就这样,方浩带着他们,顺着定位仪器一路找了过去。

        情况都很相似,叠翠峰补给一脉的女弟子,凭借傀儡和治疗道技,拯救了不少同门。

        她们纷纷从原来人见人嫌的“弃儿”,变为个个争着跪舔的“女神”。

        于是乎,方浩的拉起的队伍,越来越大……

        直到,和姜墨漓遇上了。

        “原来是这样……”

        听方浩简单说了一遍经过,殷晴总算直到她们待遇反转的原因了。

        其实在她们这边,不少的弟子也频频示好,只是她们这一路战斗下来,无暇顾及罢了。

        “现在,先把那些怪物搞定吧……”

        那四尊祭道傀,还在被叠翠峰弟子的围殴中。

        双方正好达成一个微妙的平衡。

        祭道傀冲不出来,而那些傀儡也干不掉它们。

        方浩动了。

        准确地说,是他的影子动了。

        魅影那极速的身躯,带着残影,突入战场!

        “唰!唰!唰!唰!”

        手臂化作长刃,连挥四下。

        瞬间就湮灭了这四尊祭道傀眼中的血红之芒。

        头颅骨落地,骨架四散!

        “太……太厉害了……”

        “这就是真正的傀儡术吗?”

        “如果出去了,我……我也要学……”

        ……

        干脆利落地干掉对手,方浩自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啪嗒!”

        魅影悄无声息地回到他身边,再缓缓融入影子的帅气场景,方浩更是按下慢播键。

        一幕一幕慢慢地显露出来,看得这些年轻的弟子如痴如醉。

        就连叠翠峰补给一脉的女弟子们,都啧啧称赞。

        同样是召唤傀儡,自己怎么就平平无奇,方师兄你的却像加了特效?

        方浩冷着脸,仿佛刚才所做的,只是如吃饭喝水一般。

        他做出这等违背本心骚操作,无非就是想吸纳更多的弟子去学傀儡术,灌制源核。

        毕竟,能这般打广告的机会,并不多见。

        而这都是为了从计天机那里拿多些培训费分成,还有贩卖源核的收入。

        创业维艰。

        生活不易,浩浩叹气。

        “唔……师兄?你来了?”

        殷晴怀里,姜墨漓动了动,眼眸惺忪,一副刚醒来的样子。

        在她和黑化版在意识深处吵闹不休时,方浩就把她交给殷晴照顾,眼看占不了师兄便宜了,她也只得不再装睡。

        “大家,原地休整!

        叠翠峰众弟子,治伤救人!”

        方浩开口。

        他带着大家这一路走来,砍祭道傀,灭各凶兽,在这批弟子心目中,他的形象已变得越来越高大。

        指令一下,众人轰然应诺。

        接着,他转向装作刚醒来的姜墨漓。

        “醒了?这次,你们做得不错。”

        “嘻嘻……”

        “但还是有很多做得不够的地方……”

        接着方浩就从她入谷后的一连串动作,吹毛求疵地挑起毛病来。

        姜墨漓:(*     ̄ー ̄)

        师兄真无趣,就表扬了一句。

        人家可是拿命去拼的呀!

        小丫头撅起嘴,神情恹恹地听着,偶尔有气无力地哦哦嗯嗯几声。

        其他弟子,则趁这个机会好好修整。

        尤其是姜墨漓带着的这批,连番苦战,道力及丹药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一放松下来,个个都瘫倒在地,再也不愿起来。

        “听殷晴说,和沈颠对战时,你差点被拖倒是吧?其实,你那时应该……”

        正在喋喋不休的方浩,暼了一眼姜墨漓。

        只见她素手支颐,妙目一眨一眨地盯着自己,嘴角泛起浅浅的微笑。

        “别走神!”

        方浩伸指曲翘,轻轻凿了一下小丫头白生生的脑门。

        “唔……”

        小丫头捂着头,大眼里水雾氤氲。

        “师兄,姐姐说,那疯子碰到我了,该杀,所以,她那时候就跑了出来……”

        顿了顿,见方浩神情淡然,姜墨漓微感失望。

        “师兄,你不会怪我……同门相残吧?”

        随后,她小心翼翼地开口。

        方浩摇摇头:“那种疯子,留多一刻,就会多一个人牺牲,杀了就杀了,没事!”

        “哦。”

        “对了,谨慎起见,脚腕给我看看?那沈颠的体质有些特殊,他的攻击可能会有后遗症。”

        姜墨漓俏脸顿时一红。

        师兄怎能这样,看女孩儿的脚这事……

        ‘你发什么呆啊?快给他看呀!’

        ‘可是……这太羞人了……’

        想到这里,姜墨漓的额头,开始微微冒白雾了。

        ‘咳!你个蒸汽姬!’

        见小师妹神色有异,方浩不由地有些担心起来。

        “怎么了?不舒服?那伤口不会真有问题吧?”

        方浩当下也不管那么多,伸手就捏住了姜墨漓的三寸金莲。

        “噫……”

        小丫头羞得伸手捂起了脸蛋。

        裤管被撩起,一截白皙如玉、泛着莹莹毫光的小腿当即映入眼帘。

        其中,靠近脚踝处,却是有五道乌黑的、触目惊心的指印!

        方浩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大手一挥,将她的鞋袜也褪了下来。

        一只白嫩嫩、俏生生的小脚丫,在方浩手中微微地颤抖着。

        “忍着!”

        大手凝出青翠的暖芒,轻轻覆在那手印之上。

        “嘶……疼疼疼……”

        小丫头龇牙咧嘴,眼里泪光莹莹。

        “是一种比较特殊的雷源道力,它能在体内凝聚,就如毒素一般,时间久了,甚至会蚀透皮肉,直透骨头。”

        说到这,他抬起头盯着姜墨漓,语气无比严肃:

        “到了那时,你这腿就废了!”

        “这么严重?”

        “我像开玩笑吗?有伤也不及时治,你这表现还好说自己是补给一脉的?”

        “哦……”

        小丫头低头,不再吭声。

        师兄大手抚在小脚的感觉,很奇特。

        温温的,暖暖的,有点麻,有点痒,接着又是有点冰冰凉凉,像是有清泉流淌,缓缓地洗去污垢。

        方浩摸了多久,她的脸就红了多久。

        “好了。”

        大手拿开,小脚丫粉嫩如初,手印已无影无踪。

        姜墨漓赶忙拿过鞋袜,手忙脚乱地穿了起来。

        气氛一时有些微妙。

        “咳,搞定了就继续出发罢,峰里还有二十多位师妹没见着。

        另外,和我一起入谷的那些领阵弟子,我这一路来,也是一个都没碰见。”

        方浩站起身来,淡淡地说道。

        “好!”

        姜墨漓低声应道。

        ‘傻瓜!’

        小丫头这回,并没去回应意识深处的声音。

        还在呆呆回味着刚才的一切……

        ……

        “楚师姐,还有丹药吗?”

        关薪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身上脸上血迹斑斑。

        楚清影摇了摇头,缓缓站起。

        “关师弟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关薪轻轻一叹,往储物袋的深处又探了探。

        他们,怎么就这么倒霉?

        外头,是一阵接一阵的怒吼声、厮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