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姜墨漓:剧本我给改了

第129章 姜墨漓:剧本我给改了

        那丑陋的虚影,此刻相当生气。

        原本它以为,十来个境界低下的悟道者罢了,用幻境让他们变得如虞清雪一般,心甘情愿地将一切献祭给自己,正好就能填补自己觉醒所需的道力差额。

        甚至为了避免变故,它还专门编了一个一心为公的萧道,惨遭上司迫害,而被镇压此处的动人故事,更好地洗白自己。

        哪知这群人里面出了两个怪胎,令它功亏一篑。

        这男的,竟说自己写的故事用力过猛、不够专业?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更可恨的是,这男的竟把它幻化的丹药拿去检测。

        别人通通都被骗过了,深信不疑,怎么到你这画风就变了?

        至于这么谨慎么?

        而那女的,则让虚影完全看不透。

        明明是境界能力最低的一个,但自己所造的幻境,在她面前就如春雪遇骄阳,触之即溃!

        什么鬼?

        “老子就不信了!”

        虚影不甘心。

        将这些小蝼蚁捏爆,夺取他们的力量,它认为是轻而易举的。

        但这样做,绝大多数的大道之力都会流失,这就有点暴殄天物了。

        想要如虞清雪那样,完完全全地将自己的大道之力交出来,就需要他们的内心,对自己完全的信任。

        本来它制造的幻境,已经将其他大部分人都骗过,就差最后一步了。

        哪知这两人一打岔,将它的节奏完全打乱,弄得不上不下,如鲠在喉。

        “伪域!”

        虚影低吟,它铁了心要把这两人拿下。

        瞬间,以它为中心,四周的空间如涟漪般扭曲扩散开来。

        方浩神情凝重,他无法躲避这种无法闪躲的幻境侵蚀,虽然他有信心能挣脱幻境,但这么落入对手的节奏中,终归有些不踏实。

        “嘭!”

        姜墨漓踏上几步,抬起小小粉拳,拧腰,踏步,挥击!

        幻境涟漪,轰然消散。

        虚影:……

        方浩:……

        “师兄,由我守护!”

        姜墨漓擎出玉笛,横身挡在方浩身前,劲风吹来,秀发飞扬,翠衣猎猎,颇有飒爽之意!

        ‘守护个屁啊?你装鸡毛装啊!’

        看到姜墨漓这番表现,意识深处的黑化墨漓,张牙舞爪地咆哮着。

        这丫头悟道的关隘是打通了,怎么撩兄这块却是这般惨不忍睹?

        ‘呃?这样自立自强的人设,不是应该更讨师兄欢心么?’

        ‘你想啥了咧?臭师兄什么本事,需要你自立自强嘛?做好你的娇弱的小师妹就行啊!’

        ‘可是……’

        ‘可是什么?我告诉你,这幻境能引出潜藏在心灵深处的真实,你就不想了解一下师兄的真正的想法么?’

        ‘真的吗?那我现在该怎么补救?’

        ‘倒下去呀……’

        ‘哦……’

        只见姜墨漓立时表露出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连连后退到方浩身前,摇摇欲坠。

        后者不得已轻轻扶着她的双肩。

        “师兄……对不起,它太强了,这样的攻击再来一次,我……我一定顶不了……”

        姜墨漓侧头,轻轻喘着。

        虚影:……

        方浩:……

        妹子,你这演技,太假了吧?

        虚影的额上,肉眼可见的起了十字筋。

        这丫头,什么来路?

        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

        虚影深吸一口气,那有些虚幻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

        “十二成功力,伪域!”

        比刚才还要凝实几分的空间涟漪,再度扩散开来。

        这次,姜墨漓没有阻拦,还带着期待闭上了眼睛……

        狂风大作,飘飘荡荡,不知所至……

        “浩哥!浩哥!”

        “唔?”

        方浩睁开迷朦的双眼,眼前的是一张青涩却又纯真的少女脸庞。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牛都到处乱跑了!”

        衣着朴素的纯真少女,指了指远处四散的牛,鼓起双腮,一脸地不满。

        哦,是了,我是方浩,一个乡下的放牛郎。

        少女叫小漓,我的青梅竹马。

        “回去吧!方姨今天邀我一起吃饭哦!好久没尝到方姨的手艺了!”

        小漓迎着夕阳,跑在前头,回眸一笑,纯净清澈。

        方浩看得心头微微一动。

        俯身,在萋萋芳草里,摘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追上小漓。

        “小漓……”

        “呃?”

        “别动……”

        方浩抬手,将小花轻轻别在她的额头侧旁。

        “啊咧?”

        少女眼中,水雾弥漫,纯黑的瞳孔中恍若有着无尽的星辰。

        她扶着额旁的小花,匆匆跑到不远的小溪旁,对着潺潺流水,探首凝视。

        “我觉得它,和你很配。”

        方浩缓缓来到少女身后。

        “嗯!”

        出神地盯着手中的道影,少女含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携手,踏上的返家之路。

        方浩忽然想,这回家的路,能再长一些,就好了。

        方浩家中。

        “咳……咳……咳……”

        持续不断的咳嗽声响起。

        “怎么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加快脚步。

        开门,却见一位妇人,愁容满面地给一个中年人轻拍着他的后背。

        中年人身前,是一方染了血的手帕。

        “娘!”

        方浩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

        “是啖血症……”妇人的言语里,透着绝望,“唯有,村里的黃家,才有医治这病的药,可他们……”

        “我去!我一定会把药,给爹带回来!”

        方浩眼神坚决地说道。

        一定要把药拿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村里拥有最多土地的大地主,黄家。

        等了半天,方浩终于被见着了黄家少爷。

        黃茅,人如其名,头上长了一撮黄色的毛发。

        他看向方浩的眼神,充满着戏谑。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你父亲得了啖血症对吧?”

        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黃茅冷冷地开口。

        方浩不语,他知道,下面这黄茅,该提条件了。

        “听说你有一个和你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的女孩,叫小漓?”

        黄茅嘴角扯起,缓缓低下了头。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在他脸上投下阴沉的影子。

        方浩顿时感觉,心跳咚咚咚地加快。

        “你把她……”

        说到这里,黃茅像是宕机般顿了片刻,接着才开口继续说道:

        “你把她娶了,我就给你药。”

        “啊?”

        这违和的话语一出,令方浩一愣。

        随后,却如醍醐灌顶一般,眼中精芒乍闪,气质徒变。

        “墨漓,是你在搞鬼么?”

        他有些无奈地开口。

        四周的人和物,通通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静止不动。

        “什么嘛?师兄你怎么就醒过来了?”

        身旁,空间被打开一道缝隙,身着村姑朴素服饰的少女,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

        她一脸不满地撅起小嘴:

        “它的剧本太气人了,下一幕竟然是这黃茅用你父亲的性命胁迫,想让你把我交出来。

        我讨厌这段,就把剧本给改了。”

        方浩扶额,就知道是这样。

        不过,没想到这外道意志,竟是牛头人爱好者?

        留不得!

        “师兄~~你就不能晚一点再醒嘛?”

        之前和方浩两小无猜互动,可让姜墨漓甜如心里了。

        “别闹,你的师兄师姐们还等着我们去救呢!赶紧带我离开这!”

        “哦,好吧……”

        小丫头有些闷闷不乐。

        举拳,往前,砸!

        咚!

        幻境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