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43章 道盟刑查使

第143章 道盟刑查使

        “翩跹……”

        姬安在追上飘在前头的柳翩跹。

        后者闻言,悬在半空,微微侧头,不咸不淡地开口:

        “宗主,我只是你属下的峰主罢了,你这么喊让人徒增误会,还是喊我柳峰主罢!”

        “你……”

        姬安在很是无奈。

        本来这两峰之间的赌约兑现,根本不需要他这一宗之主来出面协调,但在道源谷里,姬安在知道自己着实让柳翩跹寒心了,所以就想通过这事给自己拉回点好感。

        但看样子,没什么效果。

        “宗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峰里去了。”

        道源谷里姬安在的表现,确认让她相当不爽,要不是最后叠翠峰的弟子都没有大碍,她怕是会把九霄仙宗给闹个底朝天。

        “翩……呃,柳峰主,你也知道,大夏的道盟巡查使秦沃在凌霄镇出事了,因为这事道盟来了不少大人物,你之前与他有摩擦,可要多注意。”

        想了片刻,姬安在挤出了以上的话。

        “谢谢宗主提醒。但我与那秦沃素不相识,之前在道源谷不过是顶撞了他几句,这还是他有错在先,道盟虽然让人恶心,但还不至于如此蛮不讲理吧?”

        “唉,你也知道,道盟可是……”

        就在此刻,宗门的护山大阵,警戒声大作。

        “何人胆敢来犯我九霄仙宗?”

        姬安在脸色一变,运起法则之力,提气大喝。

        雄浑的声音远播千里。

        “姬宗主,吾等乃道盟刑查使,特来调查秦巡查使之事,希望尔等多多配合。”

        声音从宗外传来,话音刚落,两道人影却已经出现在姬安在眼前五丈处。

        身着道盟制服,但色泽却是厚重的黑色,让人一看就生出浓浓的威严感。

        缔道的气息道韵,如浪潮般四散开来。

        两人的境界,皆不在姬安在之下!

        九霄仙宗的护山大阵,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摆设。

        他们弄出动静,也只是提醒一下,告诉你,我们来了。

        “两位刑查使。”姬安在按照相关礼数,作了一个道揖,“不知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配合?”

        在他心中,已是隐隐地升起不安。

        与负责协调安排当地宗门发展的巡查使不同,刑查使出现的频率,并不高。

        一般只会在出现当地各宗门及道盟势力无法应对的恶性势力时,才会让刑查使出动。

        而他们的出现,往往就意味着即将发生剧烈的争斗。

        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等地步了吗?

        “其实很简单,”说话的刑查使,抬眼望向姬安在身后的柳翩跹,“这位是贵宗的柳翩跹峰主对吧?关于秦巡查使之事,需要请您回道盟驻地问话,请配合!”

        柳翩跹美眸微眯。

        说什么,就来什么了吗?

        “我和那秦沃可没打什么交道,没什么好问的。

        况且他当时在道源谷时,我宗里几乎所有的峰主、长老都在,为什么不找他们,偏偏找上战力偏低的我?”

        言语间,柳翩跹明确传达出“想带我走?没门”的意思。

        那刑查使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境界高过柳翩跹,又是职责在身,本来就该直接出手将她抓走。

        主要看在姬安在也在场,这么当着缔道高手的面,抓拿别人的下属,未免对人太不敬了,所以刚才他才好声好气地说话。

        但没想到,这区区的驭道境美女,如此不知好歹?

        “道盟办事,自有其道理,柳峰主,莫要耽搁时辰了。”

        另一位刑查使明显不耐烦了,他踏前一步,缔道气息轰然爆发。

        “两位大人!”姬安在赶忙作揖,“容我劝劝!”

        随后他转头对柳翩跹轻声说道:

        “翩跹,你别任性,我知道你与此事无关,但道盟连刑查使都派出来了,正面对撼并不明智,你……你先和他们过去罢,我……我后面一定会……”

        “行了!”

        柳翩跹面无表情,打断道。

        “你就一句话也不替下属分辨分辨?呵呵!”

        姬安在脸色骤变,低头呐呐地开口:

        “我……我……”

        “不必再说!我知道,你是九霄仙宗的一宗之主,所做所说的,并不能代表自己,而是整个九霄仙宗,对吧?”

        柳翩跹俏脸上的寒意,越来越浓。

        她与姬安在擦肩而过,再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走吧!”

        两位刑查使当即跟上,也没有对她使出什么禁锢手段。

        实际上,也根本不需要。

        三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唯独留下姬安在与半空中,仰头长叹。

        ……

        “师兄!师兄!不好啦!不好啦!”

        方浩的小竹屋外,姜墨漓焦急地拍着大门。

        自打操控小恋,将秦沃解决掉后,方浩回到峰里后,就一直躲在小竹屋里。

        就连气急败坏的关薪上门兴师问罪,他都让姜墨漓把他打发走。

        倒不是怕无法和关薪解释,而是耗费太多精神及道力了,可以说处在一个非满血的状态。

        按方浩的原则,这种状态下,是万万不可出现在他人跟前的。

        如今,经过几天的调养,状态再度回满,正要去安抚安抚一下关薪,哪知姜墨漓却噔噔噔地跑来拍门。

        “墨漓,怎么了?”

        “师兄!师尊……师尊她……她被道盟的人带走了!”

        方浩闻言,双眉一挑。

        终于来了么?

        “吱呀!”

        小竹屋的大门洞开,方浩缓步走出。

        “师兄!怎么办?”

        姜墨漓一脸着急。

        她也知道柳翩跹的暴脾气,真怕她在道盟里控制不住,得罪了什么大人物,那就麻烦了。

        “别慌!师尊什么事也没做,估计就是那天和秦沃顶了顶嘴,被道盟请去喝茶而已。”

        “可……可是……师尊会不会在道盟闹事的啊?”

        方浩也沉默了。

        柳翩跹那性子,有时连方浩都猜不透。

        在道盟那里拍桌子,泼茶水,甚至指着高手的鼻子骂这些事,柳翩跹还真做得出来。

        方浩按了按太阳穴,颇感头疼。

        “你留在峰里,别乱走动,我出去一下。”

        现在,只能去找关薪了。

        道盟驻地。

        “就这些?”

        刑查使看了看手里的留音石,脸上尽是不满。

        什么叫胖子盛气凌人,我就回怼他两句,他后来也不作声。

        你说得啥?

        而且,以秦沃那脾性,能忍得了你这脾气?

        柳翩跹说完后,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盯着眼前的两位刑查使。

        “看来,不吃点苦头,你是不愿说了。”

        其中一人,冷声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