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44章 神秘人

第144章 神秘人

        缔道强者的威慑,从这位刑查使身上,爆发开来。

        这种威慑,源自法则,不同于劲风扑面、衣袂纷飞这样的物理表现,这种震慑无声无息,但却直击大道,撼动人心。

        “唔……”

        柳翩跹脸现痛苦的神色。

        此时她的大道,正被这刑查使运用法则之力,如同万针攒刺一般,扎得千疮百孔。

        但她却使劲地咬咬牙,一双明眸毫不畏惧地对上刑查使的视线,没有丝毫的畏惧。

        这让那刑查使微微一愣。

        他本就擅长逼供,即便同为缔道境的悟道者,落在他手里,怕也挨不过一时三刻就得开口求饶。

        所以,他觉得对柳翩跹这位驭道境,这等威慑足够了。

        没想对方不但没有屈服,还反瞪了他一眼。

        这让他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好,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两位刑查使眉头同时一皱。

        他们在道盟的地位超然,尤其是在处理类似的事件时,更是有着极高的权利,审讯犯人时,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打扰。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起身开门。

        门外的,正是这回带着大队道盟人手来大夏国的头头。

        “放人吧。”

        “孙总督,可这人和秦巡查使……”

        “我说放人,听不懂吗?”

        两位刑查使再度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不可思议。

        带队的总督亲自来审讯室,还开口让他们放人。

        这柳翩跹的背后,到底有什么能量?

        既然是头领发话,刑查使也不好坚持,很快就放柳翩跹离开。

        在她迈出审讯室大门时,那孙总督更时满脸堆笑:

        “柳道友,这里面有些误会,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还递上几瓶高级丹药。

        此刻,柳翩跹的眼里,也满是疑惑。

        但既然有机会离开,这多嘴一问怕是会生出变数,干脆装到底好了。

        于是,她也没接丹药,保持着一脸高冷的样子,轻哼一声,与孙总督擦身而过。

        后者却不恼怒,依旧一脸微笑地看着她离开。

        直到柳翩跹的身影消失,这孙总督才如释重负,整个人都松垮了下来。

        “孙总督,这到底……”

        那两个刑查使,自然是满肚子疑问。

        “你们呀……”孙总督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回抓了不该抓的人。”

        “什么?”

        刑查使很惊讶。

        不该抓?

        还有什么人是他们道盟不能动的吗?

        “偷偷告诉你们吧,这次来大夏的,除了秦沃的父亲,玄灵域镇守秦龙外,他的对头,也来了!”

        “嘶……”

        两位刑查使一听,不约而同地大吸凉气。

        与道盟在玄灵域的最高权利者,这一域数十国宗门都得仰其鼻息的男人,秦龙镇守,明着做对的大人物。

        “难道说……”

        “是的,这柳翩跹,就是那一位特别交待过,不能碰的人!”

        刑查使寂然无声。

        刚才对柳翩跹施展威慑的那位,额上更是留下豆大的汗珠。

        这回,不会芭比q吧?

        ……

        一路上皆无人阻拦,柳翩跹很顺利地离开了道盟驻地。

        就在她提起道力,想要御空离开时,刚才被刑查使威慑而有所受损的大道,忽然就震动了起来。

        一股难以抵御地痛感,由内而外地传递开来。

        “呃哼……”

        她顿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娇躯一歪,就要栽倒。

        “翠花!小心!”

        声随人至,眨眼间,一道身影就出现在柳翩跹身旁,轻轻托着她的香肩,稳住她的身子。

        被陌生人触碰到自己的柳翩跹,先是浑身一颤,下意识就想要挣开。

        但那声呼喝,却让她立刻怔愣住了。

        喊自己这乳名的,就只有他了吧?

        急急地扭头,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是你!你……你回来了?”

        “咳……是的,好久不见……”

        ……

        炽焱峰,地下宫殿。

        关薪正对着方浩,大发脾气。

        “你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只是给他一个小教训吗?怎么现在他就尸骨无存了呢?”

        “这就是你的小教训吗?那若是大教训,是不是要端了别人全家啊?”

        “他再怎么纨绔,再怎么不堪,也是道盟在大夏的巡查使啊,你再不想进道盟,也不至于如此对道盟中人吧?”

        “是不是哪一天,我也是这个下场?”

        ……

        关薪似乎要把自认识方浩以来的怨气,通通发泄出来。

        各种抱怨就没停过,足足吼了近一刻钟。

        方浩也没有反驳,一直都在默默地听着。

        最后,等到关薪吼累了,想要休息一会时,方浩才接一句:

        “放心,我手尾很干净的,他们绝对发现不了,即便是缔道境高手,也一样。”

        关薪那稍稍发泄出去的火气,立刻又升腾起来了。

        合着到了现在,你还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吗?

        还在纠结别人会不会发现?

        “你知道,除了这些明面上的道盟中人,还来了谁吗?”

        方浩摇摇头。

        “道盟在玄灵域的最高负责人,镇守秦龙,也就是秦沃的父亲,也来了!

        他,可是缔道之上的高手,而且据传,他离道之九境的终境——破道境,仅仅是一步之遥!”

        关薪强压火气,满脸严肃,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秦沃虽然不成器,但再怎么说也是他秦龙的儿子,你有把握在一个缔道之上的高手眼里,一丝破绽都不留下吗?”

        方浩无言。

        破道境,这可是在玄灵域数百年都未见过的境界,据说有破碎空间,逆转时空的能耐。

        自己所做的一切,能不能瞒过这等高手,方浩还真没把握。

        “咚咚!”

        地下宫殿的墙上,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

        关薪走近,一张信笺就从墙上的孔洞,无声无息地飘了出来。

        “咦?”

        关薪脸现讶色。

        “受到消息,柳峰主已经从道盟驻地离开,现在已回到叠翠峰。”

        “啥?”

        方浩也是一愣。

        自己过来找关薪,就是看看他有没办法将柳翩跹捞出来。

        现在怎么她就自己回来了。

        叠翠峰。

        向来大大咧咧的柳翩跹,此时颇有些别扭。

        而她身后那人,似乎比她还要尴尬。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最终,还是柳翩跹开声打破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