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72章 谁是真的

第172章 谁是真的

        “嗬!嗬!嗬!”

        卫丁和卫戊,头颅下垂,通红着双眼,口水不住地滴落,在演武场上如无头苍蝇般地走着。

        咽喉中,响起不明其义的撕扯声音。

        “他们到底怎么了?”

        有阵法做遮掩,夏庆四人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卫丁和卫戊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虽然这有点残酷,但我也只能明白地告诉你,他们,没了!”翁洪看着在演武场晃荡的两人,补充道,“就如我的队友一般。”

        夏庆瞳孔皱缩。

        “没有恢复的可能吗?”

        翁洪摇了摇头。

        “你们进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了半晌,夏庆再度开口。

        这个楚家庄主院,太诡异了。

        夏庆此时后悔了,当初就应该听从方浩的建议,合兵一处,缓缓探索的。

        有他的护符,就不至于出现卫丁和卫戊这般的状况。

        翁洪闭眼,久久不语。

        夏庆也没有催他,静静地等待着。

        “我们刚进来后,那自称是管家的人,就消失了。”

        闻言,夏庆心头一颤。

        那福伯果然有问题。

        “虽然我们对他的消失感到奇怪,但全员驭道境的我们,都认为不过是一个老头而已,消失了就消失罢。”

        翁洪轻轻叹气。

        “这里很大,不清楚布局的我们决定兵分两路,约定好有发现就立刻放出信号。

        而我和其他四人,走演武场这一条路。

        踏入演武场后,我们细细地查看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任何发现。

        就在我们打算离开,往下一处探索时,队伍里有人异变了。”

        “异变?”

        听到翁洪说出这个词,夏庆不由地跟着念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想的,变成那样子,已经不是原本的模样了。”

        看了看还在不远处行尸走肉般晃悠的卫丁及卫戊,翁洪轻轻叹了一口气。

        “异变的人,会丧失神志,变得极富攻击性,而那时候,异变的那家伙,是一个火源大道的悟道者,猝不及防之下,我们都中招了。

        受伤,似乎会降低对那些呓语的抵抗力,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很快就变得如同疯魔一般,相互厮杀起来。”

        夏庆随后投以疑惑的目光。

        似乎知道夏庆想问什么,翁洪继续开口道:

        “为什么我不受影响?那呓语一样在我脑中作怪,只是我家族有一道古老的清心诀,对这类惑心的异样很有奇效,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成了最后一个保持理智的人。

        他们相互的厮杀,将此地的阵法都给轰出破绽来了,我窥准机会冲了进来,这才苟延残喘下来,一直到你们出现。”

        “你那四位异变了的队友呢?”

        很快就接受了翁洪异变的说法,夏庆继续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躲进来后,他们相互之间杀得遍体鳞伤,接着像听到什么东西似的,通通停手,离开了此地。”

        “另一组人马呢?你如何确定他们也完了?”

        “在我那四个队友离开后,我强行运起清心诀,想要逃离这里,但当我赶到门楼时,发现不管我怎么尝试,只要朝外迈出步子,最后就一定会回到这里来,我被极高明的困阵锁住了。

        而就在我想去寻找另一组队友时,我发现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有一道长廊,那里也发生了厮杀,参与的正是另一组队友。

        我知道,除了我之外,全军覆没了,而那个时候,我的清心诀也快支持不住了。

        我发现只有演武场的阵法,可以抵御呓语,所以没奈何之下,就只能再往这边跑了。”

        听翁洪说完,夏庆等四人都是神色凝重。

        接下来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一直被困在此地?

        “你们想出去是吧?我还得提醒一下你们……”

        翁洪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严肃。

        “在我还没赶回演武场时,清心诀就已经支持不住了,但我却并没有发疯,反而……从我身上诞生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个体!”

        话音刚落,夏庆四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来。

        一模一样的个体?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一定想问是怎么回事,对吧?

        但很遗憾,我自己也不清楚,那个体诞生后,朝我阴恻恻地笑了笑,就迅速地离开了。

        虽说我满心都是疑问,可我不敢拿命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赶回了这里的阵法空间,等待救援,总算把你们等来了!”

        听翁洪这么说,夏庆却是苦笑起来。

        你以为我们是来救你的?

        抱歉,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呢!

        “一模一样的个体?”

        夏庆细细咀嚼这番话。

        “万一被方浩他们遇上了,会怎样?”

        正堂。

        一处阵法空间里。

        “呼!呼!呼!”

        大家眼前这自称翁洪的悟道者,正虚弱地喘息着。

        好不容易把他进入主院后遭遇的种种,给一一说明白。

        但之前的伤势也发作了,弄得他喘个不止。

        方浩小心控制自己的道力,朝他丢出治疗道技。

        恰好地控制住伤势,但又没有将他彻底地治疗好。

        对眼前这人,方浩自然而然生出了高度的警惕。

        “和你同样的个体?”

        他在思考着翁洪所说的这句话。

        “呃,虽然不服气,但严格来说,它比我要强!”

        翁洪苦笑道,又咳了几下。

        “我这身伤势,就是拜他所赐。”

        “那我总结一下,你们分成两路探索楚家庄主院,你和另外四人一起走正堂这条路,在长廊那边,有人开始陷入癫狂,你们控制住他,来到正堂这里后,更多的人发疯了。

        你有宗门秘传的清心诀,所以可以短暂抵御那让人发疯的呓语,同时窥着他们相互厮杀,令此地阵法枢纽松动的机会,躲进阵中。

        而队友后来陆续离开,为了查看另一组队友的情况,你离开了正堂,但在穿过走廊时,清心诀抵挡不住呓语的侵袭,使得一个能力比你还强的、近乎与你一模一样的个体从你身体上衍生出来,还把你打伤了,所以你不得不回到此地的阵法里,等待救援。

        你进来后的经历,大致如上,对吗?”

        方浩将他说的一切,好好整理了一番。

        翁洪吃力地点了点头。

        “外头还有一个。”方浩闭眼思考着,“这趟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