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合阵之法

第182章 合阵之法

        “保护殿下!”

        家主居所的变故,让卫甲等三人大为紧张。

        他们迅速结成品字型阵势,将夏庆保护起来。

        毕竟刚才这无渊杀阵调动的傀儡们,给他们留下太深的印象了,一点风吹草动就让他们如临大敌。

        “不用紧张,这是方道友的杰作。”夏庆却是一脸淡定,微笑着看向方浩,“对吧?”

        方浩不语,双眼定定地看着楚清影。

        这番操作他也只是在理论上推衍过,还没在实战中尝试。

        嘛,失败了也没事,反正还有后手,后后手,后后后手……

        “唔……”

        楚清影秀眉微蹙,隐隐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什么藏着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并和身周的环境产生奇妙的共鸣。

        “嗡!”

        又是一波震动,整个家主居所这才平静下来。

        楚清影脸现迷茫,伸出一双白皙的柔荑,愣愣地看着。

        “啧啧啧……”

        一直在看戏的关薪,啧啧连声。

        “你啧啧啥啊?”

        身边同样在看戏的韩胜,有些呐呐地开口。

        “你不觉得紫电仙子变了吗?原本是清冷,现在又多了股凌厉的气质……呃,反正是变得更有魅力了。”

        韩胜闻言,瞪大眼睛盯了楚清影好一会,片刻后才哦了一声。

        “我没说错吧?”关薪说道。

        “没啊,楚仙子还是那样漂亮,没啥变啊。”

        关薪:……

        算了,不和憨子计较。

        另一边,怔愣了许久的楚清影这才抬起头,有些不确定地对方浩说道:

        “方师兄,难道我……”

        方浩点头道:“不错。”

        “可这……怎么可能……”

        “结果就是这样……恭喜了!”

        听着两人打哑迷一般的对话,一帮观众满头雾水。

        “老大,你知道他们在聊啥么?”

        卫乙忍不住,轻扯卫甲一下,开口道。

        后者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我服了……”

        这回轮到卫丙吐槽:“老大啊,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不爽利啊?”

        “阵势……消失了。”夏庆凝神打量了四周片刻,有些不可思议地接着道,“那个可以困住你们的无渊杀阵,消失了……并且……”

        夏庆指了指气质徒变的楚清影:“这阵势和这女孩,合为一体了。”

        卫乙和卫丙闻言,脸色大变。

        “难道是那传说中的‘合阵’之法?这……这……在大夏域内可是闻所未闻啊!”

        通常的启动阵势之法,是在一片区域的相应地方布下阵旗,再到大阵枢纽处启动。

        方才无渊杀阵的启动,就是借傀儡福伯之手。

        而合阵之法,则是将大阵与血肉之躯相融,随时随地发挥出阵势的威力!

        当然,这有诸多限制,比如说必须是拥有最好权限的人才可发动,而且发挥阵势的威力只能比发动人高一个境界。

        现在楚清影是行道境,也就说她最多能屏此阵势抗衡证道境中人。

        另外还有诸多限制,最关键的是成功率极低,一旦失败还会对阵势发动人带来不可逆的伤害。

        最关键的是,合阵之法在大夏几乎失传,大多人都是只闻此法,少有人亲眼目睹。

        今天这九霄仙宗的弟子,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让楚清影合阵了?

        知晓合阵之法难度的卫甲,终于脸如死灰,彻底服气。

        此子定非池中物。

        “有意思!方道友,本宫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夏庆目中精芒闪烁。

        这等人才若能收入麾下,何愁皇位不稳?

        然后,太子殿下这话却听得方浩直起鸡皮疙瘩:“殿下,我可不是gay…”

        “什么给?”

        夏庆有些茫然。

        “算了,我们别浪费时间了,快去楚家祠堂吧!我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

        方浩及时打断。

        夏庆点点头,一行人迅速朝楚家祠堂奔去。

        ……

        东云城内。

        “娘亲,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玩啊?”

        某户人家的院落里,一位小孩儿百无聊赖地问道。

        他们因为禁令,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虽说家里的食物备得充足,吃穿不愁,但天性好动的小孩却因为没法和小伙伴一起玩而烦闷不已。

        “快了,宝儿再乖乖地忍几天哈。”

        小孩身旁,一位美妇人轻轻抚摸着自己孩子的小脑袋,幽幽叹了口气。

        这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嘛,什么地脉之气泄露,什么东西嘛。

        不光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不明就里,就连自己那在官服府当差的丈夫也一头雾水。

        这不,还被安排了几天假期回家呆着,弄得丈夫怕得要死,以为得罪了谁,被边缘化了。

        “娘亲,你有听到什么吗?”

        忽然,小孩儿侧耳,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啊?娘亲什么也没听到啊。”

        美妇人一脸疑惑。

        突然,一道红芒从美妇人眼中闪过,随后根根青筋自她那姣好的脸庞上浮现。

        “明明是有声音啊,娘亲你再……嗬……”

        童稚的声音被猝然打断,美妇人一双白皙的手掌,牢牢掐住自己爱儿的脖子。

        “娘……娘亲……”

        小孩儿眼中满是不解与恐惧。

        随后,红芒也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哈……”

        小孩儿的脖子诡异地伸长,嘴巴自一个不可能的角度狠狠地咬在美妇人的手背上。

        血花淋漓,但美妇人此时像是失去疼觉一般,不仅没有松手,反而加大力度。

        方才还母慈子孝的两人,此刻却如生死仇敌一般厮杀起来。

        终究还是美妇人体力占优,小孩儿最后被她掐得双眼暴突,舌头长长地伸出,死状可怖。

        美妇人却像扔垃圾一般,将小孩儿的尸体随手一拋,转身就要往屋里走去。

        刚迈进屋里,眼前却闪过一阵刀光,美妇人随即发现眼前的一切颠倒了过来。

        “噗……”

        她的头颅,带着一溜的血迹,咕噜噜地在地上滚动着。

        杀死她的人,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无头尸体前。

        正是她心爱的丈夫。

        ……

        殛魂堡。

        烟雾缓缓散去,方才苟中天所站之处,碎石遍地,狼狈不堪。

        却是没有这位游龙使的丝毫踪影。

        “雷遁?呵呵,苟中天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地擅长逃命啊!”

        秦龙眼神微眯。

        “不过,血狱大阵已启动,你还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