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嫡长子楚雄

第183章 嫡长子楚雄

        楚家祠堂坐落于楚家庄后方的小山上,一条狭长蜿蜒的小路将之与山庄连接起来。

        众人站在小路前,隐隐可望见祠堂的门楼,以及门楼下模糊的身影。

        “就是这里了吗?”

        方浩停下步子,明光目闪烁不定。

        其他人也跟着停下,默默等待,包括之前一直和方浩唱反调的卫甲,此刻也是不再言语。

        “没发现异常。”

        很快,方浩做出判断。

        众人正要迈步,却又被他拦住:

        “以防万一,我给大家挂点增益。”

        话音刚落,方浩双手迅速结出几个繁复的手印,道道光芒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散落在众人身上。

        “嘶……”

        光芒及体,众人顿觉神智清爽,疲劳尽消,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尽数痊愈。

        亲身体验后,卫甲等三人更是彻底服气了。

        这是大佬,得罪不起啊。

        太子夏庆则是嘴角微翘,不知在想些什么。

        “由我打头,卫乙、卫丙殿后,一切小心。”

        由于小路狭小,基本只能排成一字长蛇阵,卫甲他们三人将最危险的几个位置给包了。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来到小山山顶,祠堂的门楼下,顿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数十口棺材,整整齐齐地码在门口之下,一道身穿华服的身影,正站在这堆棺材的中央,背对众人,浑身颤抖着。

        “呵呵呵……哈哈哈……”

        身影忽然单手抚额,诡异地大笑起来。

        “楚雄大哥?是楚雄大哥吗?你怎么在这里?庄里其他人怎么样了?”

        认出这身穿华服之人正是楚家的嫡长子楚雄,楚清影就想走上前询问族人状况。

        方浩自然将她拦了下来。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能窃取到楚家庄无渊杀阵操控权的,一定是有内鬼里应外合……”

        楚清影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

        “难道……难道是……不,这不可能,楚雄大哥早早就是楚家庄定下的继承人,雷鸣谷的一切将来都是他的,他……他根本没这个必要啊……”

        “哈哈哈哈……”

        没等方浩回答,一声尖锐高亢的笑声,突兀地插了进来。

        “我的好妹妹啊,你还是那么天真,那么单纯,那么……愚蠢!”

        楚雄缓缓转过身来,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青筋,一双眼睛被腥红彻底晕染。

        “楚雄大哥,你……”

        “别叫我大哥,你这个贱人!”楚雄腥红的双眼中,散发出实质的杀意,“就像你那个婊/子母亲一样,只会在背后用卑劣的手段窃取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你……你骂我可以,不准你骂我娘亲!”

        听得楚雄这般言语,楚清影也来了脾气。

        “你那婊/子母亲,装得和父亲平淡如水的样子,却不知用了什么花言巧语,竟让父亲将决定楚家庄命运的那东西交给她保管!

        而你,借外出修行为由,偷偷窃取了无渊杀阵的最高操控权限!

        无法掌控杀阵,这楚家庄的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都是虚假的!”

        看到楚雄咆哮地说出上述话语,楚清影也有点懵:

        “我……我也不知道父亲会把无渊杀阵的最高操控权限给了我,也就是在刚才我才发现这事。”

        “哼!你就装吧!不过幸好,你们毒,我也不傻。

        在庄里,我是胳膊拧不过大腿,那我只好去外边找新的大腿了。”

        楚雄阴森地大笑道,配合上满脸的青筋及腥红的眼球,显得格外可怖。

        “原来……内鬼真的是你!”楚清影气得大口地喘着气,浑身电芒流动,“娘亲和其他族人到底在哪里?”

        “他们?嘿嘿,他们靠着那被我侵蚀后不完整的无渊杀阵,龟缩在祠堂里,不过嘛……”

        此刻,楚雄的眼里闪过一丝癫狂。

        “很快,在东云城蝼蚁的滋养下,我将获得无上的力量,这乌龟壳还不是一击就碎?

        到时候,楚家庄的一切,包括那件影响家族族运的物事,都将归我所有!哈哈哈哈……”

        在楚雄疯狂的笑声中,他身后升起一块淡淡的血幕,其中映照出的,正是东云城目前的惨状。

        那些凡人如同被洗脑了一般,双目通红,一言不发,对身边每一个活物下死手。

        不管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是垂髫稚幼的孩童,通通都着了魔一般,只会杀杀杀!

        而诡异的是,哪怕他们在厮杀过程中,受了多可怕的伤势,全都一声不吭,直至断气为止。

        所以,满城里只闻各种钝器敲肉、利器划骨的嘈杂,却不闻一声惨呼。

        而每一具倒下的尸体中,都会有一道淡淡的红光从中飞出,疾往雷鸣谷而来。

        “疯了!疯了!你真的是个疯子!”血幕上的惨状,看得夏庆捏得手指指节发白。

        这可是大夏的国土,这些都是他的子民啊,如今竟然被人如此地戮杀?

        “太子殿下,你说的不错,我就是一个疯子,但不疯魔不成活,我做的这一切,都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拿下!”

        随着夏庆一声令下,卫甲等三人如离弦之箭般朝楚雄扑出。

        他们三人暗地里观察了许久,这楚雄现在不过是证道境,比起他们还差一个大境界,三人联手,定能手到擒来。

        然而,楚雄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抬起手来,随后疾往下压,仿佛敲下一个按钮似的。

        “嗡!”

        熟悉的声响,熟悉的震颤,卫甲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这不就是在家主居所门前,无渊杀阵启动的征兆吗?

        浓烈的心理阴影让三人齐齐停下脚步,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回到夏庆身边,将他牢牢保护起来。

        而随着大阵的启动,围绕在楚雄身边的数十具棺材则开始震动起来。

        “哗!”

        很快,其中一具棺材被一只苍白的手掌自里相外洞穿。

        “哗!”

        “哗!”

        “哗!”

        ……

        棺材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双又一双的手掌从棺材中伸出,撕扯。

        那厚实的棺材盖此刻却如同纸片一般,被轻而易举地撕得粉碎!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从棺材中爬了起来。

        看到它们,楚清影的眼神里,溢散出难以言喻的悲凉与恐惧。

        “你们……”

        ……

        东云城。

        地狱般的景象依旧在持续。

        由于大家都被勒令呆在家中,故那阵呓语降临,引发厮杀后,基本都是至亲相残……

        站在高处,目睹这一切的夏宇,也有些不忍,默默地转过视线。

        “呵呵,二皇子,心疼你的子民了?”

        在他身旁,“翁洪”诡异般地显露出身形。

        没等夏宇回答,“翁洪”又自己回答了:

        “一城的子民,换来本不属于自己的皇位,依旧是一桩非常划算的生意,不是吗?”

        夏宇没有回答,冷哼一声,转身就想要离开。

        “噹!”

        忽然,极远处传来一阵钟鸣之声,如刺破乌云的阳光,令人压抑的心情都能为之一振。

        就连那些杀戮不休的东云城居民,都停了下来。

        “布下数个杀伐大阵,再加上镇守亲自出手,竟仍无法拦住他?”

        “翁洪”抬眼望向远方,眉头微皱。

        在那里,一个巨钟黑影,正急速地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