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86章 夔牛之心

第186章 夔牛之心

        “不可能!这不可能!”

        被钉在门楼上的楚雄,在嘶声咆哮。

        身后的血幕愈发浓烈,很快就化作一股血雾,像有灵性一般,将楚雄包裹了起来。

        方浩赶忙示意大家往后退。

        “不!不要!我还没输!你们不可以……”

        楚雄惊恐的呼喊声嘎然而止。

        只见包裹着他的血雾渐渐散去,门楼石柱上,仅余一副可怖的骨架!

        “咯啦!”

        随着紫电之剑的消失,楚雄的骨架也瞬间散架,掉落一地。

        那股神秘的血雾也没再对方浩一行人发起攻击,而是径自升空,朝着东云城的方向飞去。

        “这……结束了?”

        卫甲瞪圆双眼,颇感不可思议。

        方才还魔性十足,似乎能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楚雄,就在这眨眼间,化为骸骨?

        念及同为楚家子弟,楚清影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后她看见那一具具倒卧在地,再无生息的众多楚家家仆尸体时,心肠顿时变得冷硬起来。

        楚雄不死,就会有更多人遭殃。

        包括如今藏在楚家祠堂的幸存者们。

        “方道友……”

        又想让方浩解释来龙去脉的夏庆,再度微笑着开口。

        “打住!现在当务之急是减少东云城的伤亡,殿下你也不想大夏治下的城市变成一座死城吧?”

        听方浩如此说,夏庆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楚师妹!快打开此地的禁制!”

        方浩提醒道,楚清影闻言也急忙朝祠堂门口奔去。

        “哗啦!”

        一阵清脆的破碎声响起,似乎打破了一层屏障,使得原本与周边环境隔绝的楚家祠堂,再度融入。

        屏障刚破,楚清影就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娘!你在吗?”

        祠堂沉寂了片刻后,一声女子的回应声响了起来:

        “是……是小影吗?”

        “娘!!!”

        听到这声熟悉的回答,楚清影瞬间泪湿眼眶。

        幸好,自己赶来了。

        祠堂禁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位颇具风韵的妇人从中奔出,朝着楚清影跑去。

        “小影!”

        “娘!”

        ……

        另一旁,关薪死死按住了方浩。

        “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但你要克制住自己啊!”

        “不行!这太不谨慎了,这会害了我们的!”

        “我像你保证,那妇人没问题,她一出来时我就用至少九件法宝测过了!”

        “不是我自己亲自检测,我不放心……”

        “喂喂喂,你好歹要看紫电仙子的面子啊!”

        ……

        看到两人在无故起了争执,除了韩胜外,夏庆等四人都一脸懵逼。

        “他们……在干嘛?”

        卫甲朝韩胜问道。

        后者憨憨地挠了挠头,咧嘴笑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感觉方小哥想拿东西砸那美妇人……”

        “啥?”

        闻言,夏庆等人皆是满头黑线。

        你这不是刚把人救出来了吗?怎么又想砸人?这么割裂吗?

        终于,在楚清影和美妇抱头痛苦了十息后,方浩用了三十八个远距离检测办法,勉勉强强验证了美妇的身份,这才消停下来。

        “娘,这是我在九霄仙宗的师兄弟,这回多得他们,我才能及时赶到,尤其是……”

        楚清影看向方浩,脸色微红。

        “情况紧急,楚夫人是吧?”方浩摆摆手,打断了楚清影的介绍,直奔主题,“您丈夫,也就是楚家家主,在里面吗?”

        “咳咳,小友,找我何事?”

        未等美妇回答,一声沧桑并略带痛苦之意的声响自祠堂里传来。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很快,一道佝偻着腰背的老者,在左右两人的搀扶下,缓缓从祠堂大门迈出。

        其后还陆陆续续跟随着十数道身影。

        “……父……父亲……”

        见到这老者,楚清影神色变得很是复杂,犹豫了一会,还是喊出了那声称呼。

        “呵呵,小影儿,看来你对我,还是很有意见嘛!咳咳咳……”

        老者无奈地摇头笑道,眼光却瞥见门楼下楚雄那散落的骸骨,眼中的痛色一闪而过。

        “关薪,这是楚仙子的父亲吗?怎么这样显老啊?”

        一旁看热闹的韩胜,用肘子碰了碰关薪,低声问道。

        “我哪知道?”关薪嘀咕着,随后细细看了老者片刻,发现其身上似乎有丝丝缕缕若有如无的丝线,与四周的虚空相连。

        “楚天南楚庄主,如今东云城正被外道屠戮,要想阻止,需要你的夔牛之心!”

        方浩直接把话挑明。

        而夔牛之心四字出口,除了楚天南外的楚家众幸存者,皆是脸色剧变。

        夏庆也是脸现惊讶之色。

        “哪来的野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什么夔牛之心?我们楚家哪有此物?”

        ……

        楚天南还没开口,其余的楚家人却七嘴八舌的骂开了。

        仿佛刚才方浩捅了马蜂窝一般。

        看到大家这般反应,楚清影也是火气上头,自己这些族人,知不知道自己正和救命恩人说话?

        正当她想要替方浩说话时,却被身旁的美妇一把拉住。

        “娘?”

        楚清影有些愕然地望来,却见美妇秀眉紧蹙,神色复杂。

        “娘,那夔牛之心,到底是什么?我们楚家有这东西吗?”

        反应过来的楚清影,一脸疑惑。

        她呆在楚家的这些年,可从未听过这件宝物。

        美妇不语,却将眼光投向楚天南。

        那些鼓噪的族人见家主一直都沉默不言,也渐渐止歇,同样牢牢盯着楚天南。

        似乎他的一举一动,就要决定楚家生死一般。

        又沉寂了好一会,楚天南才缓缓开口:

        “方浩小友对吧?可以告诉老夫,你是从何处得知我楚家有夔牛之心?”

        “这个嘛……”

        方浩神秘一笑,答曰:

        “秘密。”

        ……

        东云城。

        钟声如同落石入湖砸出的涟漪,迅速朝四周扩散。

        在癫狂中厮杀的民众,有了短暂的停歇,纷纷抬头朝向钟声来源,怔怔发愣。

        只见半空中,一口青铜巨钟悬空而来,钟顶还立有一道人影。

        人影稍稍低头,看着城中的惨状,微微叹息:

        “又是一座……那小子应该能成吧?弄不来夔牛之心,仅靠我这赝品东皇钟,可没办法彻底洗去他们心中的梦魇。”

        人影的衣襟随风起舞,望之颇有天外飞仙之姿。

        正是方才还在殛魂堡,镇守使秦龙启动杀阵围杀的苟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