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88章 生肖使擒蛇

第188章 生肖使擒蛇

        离众人身前十丈的地面,被啃食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一大片的地面,像是薄饼一般,被不可名状之物咀嚼、吞噬。

        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就在这诡异的吞咽声中,缓缓出现。

        紧接着,“翁洪”似乎站在一个看不见的升降梯上,一点一点地从洞窟深处上浮。

        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笑。

        “是你!咳……咳……咳……”

        看到“翁洪”出现,楚天南怒意勃发,但刚怒喝了一句后,马上被接连不断的咳嗽声打断。

        “咳!呼!咳!你死心吧,你别想得到夔牛之心。”

        楚天南摇摇晃晃地挡在方浩身前。

        “翁洪”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楚天南,一改方才的张狂诡异,缓慢地开口道:

        “楚庄主,我们没有必要如此死斗,你看看……”翁洪轻轻抬了抬下巴,示意楚天南看向身后,“原本你楚家庄可是多么人丁兴旺,现在呢?”

        楚天南身后稀稀拉拉的十数道人影,此刻皆用愤怒及恐惧的眼神盯着“翁洪”,有的女眷甚至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楚天南的眼中,则流露出浓浓的悲哀。

        那一条条生命,也许能够保住的。

        如果之前他妥协的话。

        “不!”

        楚天南突然如惊醒一般,用力地摇了摇头。

        “你骗我!即使我交出夔牛之心,你也不会放过我们楚家上下,我们楚家庄,只是你们收割东云城人命的开胃菜。”

        “翁洪”微微一愣。

        脱离了夔牛之心的保护,自己对楚天南施展的惑心之术为何会这么快失效?

        他并没有看到,楚天南身后贴着的一张醒神符,正如被文火灼烧一般,缓缓地卷曲消失。

        正是方浩的杰作。

        “罢了!蝼蚁终归无法感受到吾主之伟大。”

        像是放弃一般,“翁洪”轻吁一口气,原本脸上的温和之色即刻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渗人的冷漠及阴狠。

        “夔牛之心,你们没资格拥有。”

        “翁洪”轻抬右手,朝着楚天南的方向,微微一握。

        霎时间,楚天南只觉的自己胸膛像被异物穿过一般,钻心地疼,顿时令他脸色发白,冷汗直冒。

        要知道,他虽然从身体取出了夔牛之心,但无渊杀阵依旧被维系着,而之前他们就是凭借这阵法抵御“翁洪”的外道侵蚀,虽说依旧无可避免的有门人弟子受伤身死,但基本上都是被外道缓慢侵蚀,渐渐地发疯而死。

        但现在,“翁洪”却凭借看似不经意的一击,直接将实力最强的自己杀死?

        “凝神!这只是幻觉,他真正的目标是我手中的夔牛之心!”

        一声轻喝自耳边响起,同时一阵清凉之意从头顶灌输而下,让楚天南立时清醒过来,胸口的贯穿疼痛也消失无踪。

        “小友,你……”

        楚天南惊讶地回头,是方浩破解了这诡异至极的幻觉?

        “叮!”

        与此同时,一阵清脆的碰撞声从方浩手中响起,让不远处的“翁洪”愕然不已。

        “怎么可能?”

        他眉头紧皱,死死盯着方浩。

        准确的说,是他手中那个装有夔牛之心的玉瓮。

        只见原本晶莹剔透的玉瓮,此刻如蜜蜂归巢般,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个又一个高品质的净化护符,那散发出来的圣洁光芒,就如同一个小太阳般,灼人双目。

        方浩却是带着一副墨镜般的饰物,好整以暇地在把一道又一道高品质净化符箓,贴满了那被净化护符包围的玉瓮……

        此刻人头大的玉瓮,已经被方浩用护符、符箓裹成如同水缸大小了……

        这一幕,把周围的观众看得眼角肌直抽抽。

        道友啊,你当这些高品质的护符、符箓是厕所的草纸么?这般挥霍!

        不过,这般的保护也有它的奇效。

        它抵挡住了“翁洪”那势在必得的隔空取物。

        别小看这技法,这是“翁洪”的压箱底之技,只因它取的,不仅仅是死活物,连活人身上的心脏、脑子等“活物”,只要“翁洪”愿意,都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由此可见,这不是一种随意就可挥霍使用的外道技法,以“翁洪”之能,使用后得足足等上七天,才可再次使用。

        这般长的“冷却时间”,注定这技法只能用在关键时刻。

        “翁洪”眼看东云城中的血狱大阵成型在即,打算尽快抹除掉夔牛之心这个唯一的变数,就毫不犹豫地使出这招本应百发百中的隔空取物。

        但,竟然被挡下来了。

        而且,用的还是这种原始又愚笨的办法。

        诚然,高品质的净化护符、符箓会对他这个外道技法施展,产生轻微的影响。

        但那影响可是微乎其微,就如螳臂当车一般。

        可眼前这个男人,却找来了如同小山一般多的螳螂,然后把它们压了又压,最终形成了一个高密度的“螳螂石”,硬是把他这辆“车”给挡了下来。

        然而,这个男人方浩,此刻的背后却是冒出了冷汗。

        ‘尼玛!这一下直接用了我带来的净化护符、符箓的三分之一!差点就资源枯竭而死了!果然,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于是,方浩和“翁洪”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心里都在暗暗地骂着对方。

        最终,还是“翁洪”先打破沉默。

        “看来,之前在楚家庄,你能识破我的伪装,还真不是靠运气。”

        “翁洪”的脸色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你应该感到荣幸,能让我拿出真正的实力!”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脸旁一抹。

        一直顶着的“翁洪”脸孔,消失不见了,取代之的是一张长着络腮胡子,面容沧桑的中年男子的脸庞。

        “这张脸也用腻了,还是用回自己的脸吧。”

        “你是……”

        看到中年男子的脸庞后,楚天南先是脸现疑惑,随后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你是玄灵域的前镇守,俞斌!”

        此言一出,众人都纷纷变了脸色。

        前镇守?

        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现在的镇守秦龙,可是缔道之上的高手,大夏前五的仙宗宗主联手,面对他也是有败无胜。

        作为前镇守的俞斌,也拥有着这般逆天的战力?

        实力,可永远是决定某人地位的第一要素。

        “我记得,你是在清剿外道秘境时,身死道消的,为何会……”

        楚天南的声音,有些发颤。

        “呵呵!俞斌,令人怀念的名字啊!”中年男子微微苦笑,随即狂热之色充斥他的双眼,“不过呢,这已是回不去的过去,如今的我,可是生肖使——擒蛇!”

        “全能的主啊,就让这些蝼蚁的鲜血,染红道路,作为您降临于世的红毯吧!”

        无有边际的侵蚀恶意,从擒蛇身上,潮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