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91章 楚家往事

第191章 楚家往事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正文第191章楚家往事在苟中天的脚下,那口大钟钟体上的裂纹,越来越多。

        轰鸣的钟声,已不如原先清澈洪亮。

        而每位百姓身后连着的血色丝线,却越来越粗壮,这使得钟声压抑他们疯癫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

        “混蛋狗剩!”

        一声怒骂从天边传来,眨眼间声音的主人却已经近前。

        “来了呀!”

        巨钟顶上的苟中天,见到来人后,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口气。

        方浩怒气冲冲地凑近身来,正想要继续怼几句时,却是看到东云城那千千万万被呓语污染的百姓。

        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看到了吗?当初苟家村,也就是你长大的方家村的过去,也是这个惨状,而且,还要更甚!”

        一向嬉皮笑脸的苟中天,此刻脸色却凝重无比,双眸里更是透出浓郁的杀意。

        方浩不语,他看着满目苍夷的东云城,递上装有夔牛之心的玉瓮:

        “拿去吧!”

        “谢了,顺带帮我护法。”苟中天接过,直接盘腿坐在大钟顶上,玉瓮炸开,依旧跳动不止的夔牛之心,缓缓悬浮在他眼前。

        “喂,弄坏我的玉瓮,记得赔啊!”

        方浩嗤笑一声,掏出一块浮空毯,在离苟中天不远处盘坐下来,同时神识扩大,将四周的一草一木都窥探清楚。

        下一刻,一道炫目至极的雷光,自九霄直劈而下!

        ……

        东云城边界。

        一团金光疾驰而至,在城墙外才堪堪停下。

        光芒缓缓散去,二十余人有些懵懂地游目四顾。

        “这是东云城郊,我们出来了?”

        人群里的卫甲,诧异不已。

        自外道入侵开始,整个东云城就被结界封锁,里头的人就如瓮中之鳖,只有等死的份。

        但方浩竟这么轻而易举地将他们这么多人无声无息地送了出来?

        “这是用无渊杀阵的力量,抵消了锁城结界,这叫方浩的年轻人,对这阵道的精通,让人害怕啊!”

        楚天南却是想通了原因,同时他也微微一愣,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你们……有没察觉身体有什么不妥吗?”

        楚天南有些不可思议地对身边的族人问道。

        大家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老爷,我现在感觉很好!”

        “我也是,能逃出来真是太好了!”

        “是啊,我还以为我们都要把命丢在庄里呢。”

        ……

        “老爷,你这是……”

        知晓内情的楚清影娘亲,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楚天南胸口。

        楚天南微微闭眼,连连喘了好几口气。

        “娘,怎么了?”楚清影见娘亲情绪激动,赶忙过来搀扶着。

        “孩子!我们没事,我们没事!”楚清影的娘亲,有些失控地抓紧女儿的双手,突然眼泪就哗啦啦掉了下来,“老爷的夔牛之心取出来的那一刻,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

        “娘,你在说什么呀?你不是好好的么?”

        楚清影对自己娘亲一番话语感到莫名其妙。

        “夔牛之心,可不是仅仅简单地存在于我的体内。”思绪平复下来的楚天南,缓缓开口,“要想获得它的力量,就必须付出代价,而对于我们楚家来说,这个代价就是整一族的性命。”

        “除了你,我的孩子。”

        当楚天南定定看着楚清影,说出上述一番话时,大家都惊呆了。

        “爹!”

        仿佛明白了许多东西,楚清影终于在泪水涟涟中,喊出了这憋了许久的称谓。

        “原来如此。”一旁的夏庆思索了一会,恍然大悟,“难怪楚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崛起,但却鲜有高手离开东云城,这都是因为这夔牛之心么?”

        “大皇子目光如炬。”楚天南声音中透出丝丝疲惫,“我族自我起,所出皆为天资愚钝之辈,除了小影,本想倾全族之力栽培她,但在一次机缘之下我侥幸获得夔牛之心,误以为全族逆命的时机到来,在对其并未知悉透彻的情况下,就向其借取力量,最终酿下苦果。”

        “夔牛之心寄生在我体内,给予令我痴迷的力量的同时,也将我的性命死死把控,除此之外,楚家庄所有与我有血脉及姻亲关联之人,通通被其掌控,只要离开东云城,就会被其隔空吸干精气而亡。”

        听闻此言,楚家其他幸存的族人这才惊得冷汗透体。

        原来之前家主严令我们不得离开东云城,实际是在保我们的命?

        “可……可我为何……”

        楚清影听到这里,自然是感到迷茫的。

        作为楚家唯一一位远赴九霄仙宗修行之人,她却未受夔牛之心的影响。

        “这当然是一命换一命。”楚清影娘亲接着道,眼里此时却是无边的恨意,“你还记得你那大娘吗?”

        “大娘?记得呀,她不是在我小时候就因病离世的吗?”

        楚清影心头浮起一道模糊的身影,那正是楚天南的正妻,楚雄的生身母亲。

        “哼。”妇人冷哼一句,正要继续说时,却被楚天南打断:

        “这等事由我来说罢。”

        说完,他转向楚清影,正色道:

        “当初我手中有一替命法宝,可斩断族内一人与夔牛之心的关联,让其脱离影响,真正获得自由,我原本是定下对你使用,让你远走高飞,追求自己的幸福。”

        “但你大娘却不依不饶,对我死缠烂打,非得要我将此宝用在楚雄身上。虽说楚雄天资尚可,但心性不佳,且打小骄纵,脱离了楚家庄的庇护,他定难成大事,是以我拒绝了你大娘。”

        “没想她以为是你娘亲对我进谗言,才致使楚雄失去这个机会,竟趁我不注意时毁掉那件宝物,更栽赃陷害你娘亲,在庄里闹出很大风波。”

        “我一怒之下,动手取了其性命,并用另一秘宝将夔牛之心对你的性命汲取挪移到她的身上,总算解开了你的诅咒,然后就让九霄仙宗的仙师找到你,并将你带离雷鸣谷,为我楚家庄留得血脉。”

        听了楚天南此言,楚清影内心汹涌澎湃,无法平静。

        原来自小对自己冷淡的父亲,却是最疼爱自己的,为了自己更是不惜用正妻之命来换取自己的自由,这实在……

        “对了,楚庄主,你刚才感到惊讶的,是夔牛之心离体后的变化吗?”

        夏庆对他们的家庭伦理剧倒没啥兴趣,勾心斗角这事,对他们皇族成员来说,就如家常便饭一般,让他好奇的,是夔牛之心离体后,楚天南依旧生存之事。

        按理说来,夔牛之心离体后,他们整族人应该就会受到反噬,通通嗝屁,但现在却都活得好好的。

        “大皇子,你看。”

        楚天南也不隐瞒,他当着众人,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衫。

        大家的目光也纷纷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