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199章 坐地起价

第199章 坐地起价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正文第199章坐地起价“不可能……不可能……”

        当沈陆被方浩从坑里拎起来后,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方浩嘴角微翘,手掌贴住他的额头,“下辈子,别再傻傻地给外道卖命了。”

        “轰!”

        那原本渐渐消退的血河,突然沸腾了起来。

        无数地气泡从河里冒出,熏人的气味迅速弥散开来。

        而沈陆那原本迷茫的眼神,则彻底失去光泽,变为深不见底的死黑之瞳。

        “主啊!”

        他喃喃地开口了。

        “啧!”

        见状,方浩脸色一变,嫌弃般地将沈陆一丢,尽是惋惜的神色。

        “靠,被污染了,用不了,真浪费。”

        只见细如蚯蚓的肉芽,从沈陆的七窍中疯狂地钻了出来,越来越多,直到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小心!本宫感到皇弟的气息,他就要出来了。”

        躲在一旁观战许久的夏庆,终于飞身赶了过来。

        而面无表情的方浩,内心却已经骂开了。

        ‘什么玩意啊!这么大个雷源之力,说没就没了?老子这么多前期投入怎么算?外道我去年买了个表!’

        “方道友?方道友?”

        见方浩一直不言不语,夏庆不由地有些慌了。

        你不会也被污染了吧?

        “殿下!”方浩轻轻地吐了口气,扭头看着他,轻笑道,“情况不同了,得加钱。”

        夏庆懵了。

        啥意思?这正打得热火朝天的,你怎么就来个坐地起价?

        方浩不慌不忙地指着眼前异变的血河,从容地开口:

        “刚才殿下也看到了,为了打败被外道污染的殛魂堡主,我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说到此处,他顿了顿,捂着嘴巴轻轻咳了咳,“咳咳,也算幸不辱命,把沈陆重创,但没想到外道竟狡诈至极,在最后出手吞了沈陆,现在这情形,难啊……”

        夏庆听后,嘴角不可控制地抽动起来。

        你当我瞎么?整个过程你都是在吊打好不,什么九牛二虎之力……

        不过,作为本朝太子,心思深沉的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得如春风一般:

        “原来如此,方道友为了天下苍生,可真是辛苦了,不知除了那天青玉扳指外,还有什么进得了道友法眼?”

        方浩暗暗点头,这夏庆还真是能人,这般被坐地起价还能沉住气,有枭雄之姿啊!

        但是嘛,自己的损失还是得弥补的,反正你皇室资源丰厚无比,给我吃上那么几口也无伤大雅。

        “殿下果然大气,听闻大夏皇室有一件帮助悟道的奇宝‘瑰青叶’,不知此间事了后,殿下可否借该宝给在下参悟三月?”

        “瑰青玉?”

        夏庆恍然,皇室里确有这么一件针对木源大道感悟的宝物,也并非什么至宝,如果方浩要,送给他也无所谓。

        “区区瑰青叶而已,赠予道友也无妨。”

        “殿下客气了,只需借三月即可。”

        方浩回道,这瑰青叶真正的作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而且,这东西还真不能要,能借三个月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也罢,本宫允了。”

        见血河的异样越来越剧烈,夏庆也不敢再耽搁,赶忙就答应了。

        “接下来还是得请道友出手,注意皇弟啊!”

        “谢殿下!”

        条件谈妥,方浩又有了动力。

        另一头,那被恶心的肉芽包裹住的沈陆,并未向他们发起进攻,反而慢慢地沉入血河中。

        然后,一声戏谑的声音从血河中传出:

        “皇兄,什么时候你变得这般胆小,只会躲在别人身后啊?”

        话音刚落,一道由粘稠鲜血组成的人形,从血河里缓缓升起,慢慢地凝成那华丽的服侍和四肢肌肤。

        二皇子夏宇的模样,渐渐地显露出来。

        “皇弟!”

        看到夏宇终于现身了,夏庆也是一脸凝重,止住了本想躲开的步伐。

        “皇弟!你这般做,有想过父皇,有想过东云城的子民,有想过这天下苍生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夏庆先丢一顶帽子过去再说。

        “呵呵!皇兄,这里没啥人,你就别拿那套虚伪的东西出来了。”血河上的夏宇一脸鄙夷地看着夏庆,冷冷地开口,“从小你就是这样,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根本不去考虑别人的想法!告诉你,若你不是太子,你屁都不是!”

        夏庆眉头微皱。

        自己皇弟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不过有方浩在场,夏庆也没有和他辩驳,而是轻叹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劝导着:

        “皇弟,刚才本宫和方道友说过,你的才华能力,并不在本宫之下,为了大夏子民,这太子之位本宫其实并不稀罕,本宫信奉的是能者居之,你若堂堂正正和本宫比拼,并得到父皇的认可,太子之位让予你,本宫绝无二话!”

        夏宇只是嗤笑。

        “皇弟,莫笑!这番态度本宫一以贯之,你尽可问问父皇、母后,就可知道本宫并未说谎!”

        “笑话!”夏宇居高临下,一脸漠然,“去问父皇母后?我如今这般,还能回去吗?”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皇弟!只要你有那份心,本宫相信一定……”

        “闭嘴吧!”夏宇情绪开始波动起来,“夏庆!我最讨厌你的,就是这点,虚伪!对谁都是一样!嘿嘿,偏偏这样的人,才能得到皇位,讽刺吧!”

        ……

        听着这两位皇子在瞎扯,方浩有些想打哈欠。

        话说你们打不打啊?不打我就回去咯。

        ‘方道友!’

        忽然,一阵传音在他灵识里响起。

        ‘你能逮住皇弟的真身么?只能能困住他十息,本宫这有手段将他击败!’

        ‘哦?若真困住了,殿下有几成把握?’

        ‘八成!’

        方浩没有回应。

        靠,才八成?都不用四舍五入了,这一看就是个死啊!

        ‘方道友!如何?本宫在言语上拖不了太久了!’

        ‘尽力施为的话,应可堪堪达到十息。’

        ‘好!那困住皇弟真身的事就拜托了!一会以本宫喊出放肆二字为信号,道友听到后就可动手!’

        ‘没问题!’

        唉,你爱炫就炫吧,大不了给你擦屁股。

        方浩其实已摸透血河中夏宇的实力,已准备了二十四个方案对付他,夏庆插这一手,无关紧要。

        但甲方要表现表现,自己作为乙方也不好拒绝嘛!

        夏庆及夏宇继续吵了一会,借着夏宇一句冒犯的话,夏庆顺势发作:

        “放肆!”

        话音未落,八根散发着光芒的巨木,就从血河里突刺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