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200章 血脉诅咒

第200章 血脉诅咒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正文第200章血脉诅咒“欻!欻!欻!欻!欻!欻!欻!欻!”

        八根巨木绽放出耀眼的光放,整齐地排成一圈,从血河的某处突刺而出。

        树与树之间,道道雷芒联结缠绕,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牢狱一般。

        “雷乔狱?又是秘传古阵法,擅困锁对手,你……”

        夏庆正要询问方浩从何处习得该古阵时,很聪明的闭嘴了。

        罢了,皇室秘传的万木坚城他都会,就别再多管闲事了。

        “不过,皇弟不是在这里么?为什么把雷乔狱放在空无一人的地方?”

        夏庆有些奇怪地指了指空空如也的巨木牢笼。

        方浩轻笑,抬手打了个响指。

        牢笼的电芒马上变得剧烈起来,不断地炙烤着中间被围起来的那一滩血泊。

        “啊!啊!啊!”

        忽然,在巨木牢笼外,那一直在打着嘴仗的夏宇,突然抱头怒吼起来。

        紧接着身躯头脸缓缓地融化,最后变为一滩血水,彻底汇入脚下的血河里。

        “可恶!可恶!可恶!”

        巨木牢笼里头的血水里,一道身影缓缓地站了起来,骂骂咧咧地对方浩怒目而视。

        “原来外面的才是替身?”

        夏庆张口结舌。

        他之前也通过法宝暗暗观察过,刚才和他一直斗嘴的就是二皇弟夏宇无疑,这才暗地里传声让方浩动手。

        没想方浩看似落空的出手,才是真正抓住夏宇的真身,这多少让夏庆有些尴尬。

        不过他马上就将情绪调整了过来,彻底清理掉弟弟这个潜在威胁,可比自己的面子重要得多。

        此时,牢笼内外,原本已渐趋平静的血河突然骚动起来,无风起浪,一波又一波地对着雷乔狱不断地冲击。

        “殿下,该你了。”

        方浩提醒道,他倒也想看看,这太子殿下的所谓八成把握究竟是啥。

        夏庆神情冷肃,迅速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物,双手紧握,喃喃细语。

        方浩眼尖,一下子就看清了那是什么。

        一个稻草人。

        ‘诅咒?这太子殿下也是个狠人啊。’

        皇室子弟,作为大夏最顶端的那一小撮悟道者,自然能享受得天独厚的资源。

        这是优势,某些层面上却也是枷锁。

        因为他们拥有决定大夏凡人生死的权力,也受到无数目光的注视与监管。

        某些看起来非正义、邪恶的东西,他们可不能碰触。

        比如诅咒。

        从方浩的角度来看,面对敌人,手段可没有什么对与错,能把对方干掉的,都是好手段。

        诅咒也是。

        但对夏庆而言,却不然。

        他是大夏的储君,将来登上皇位的悟道者,必须代表正义,必须光明正大。

        收集对手物事,用恶毒的手段诅咒之,可不是他能用的手段。

        被人发现了,足以让他丢掉太子的位子。

        但夏庆却依然做了。

        可见他的野心。

        随着夏庆低语的结束,雷乔狱中挣扎着的夏宇,也发现了自身的异样。

        乏力,疼痛,力量不住地流失。

        “夏庆!你竟敢诅咒我?”

        很快他就发现了原因,充满血丝的双眸,死死盯着自己的皇兄。

        “呵呵呵呵……你说我勾结外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竟敢对我使用诅咒!被父皇知道的话,你一定要完!”

        夏庆脸色不变,他直直地回应:

        “胜者为王,败者寇!皇弟你可以歇歇了。”

        “区区诅咒,也想吞下我?”

        夏宇冷笑,身上的血芒大盛,似乎在驱逐那诅咒的力量。

        “没用的,为了这一刻,本宫准备了许久。”夏庆神情冰冷,眼神里却藏着丝丝的兴奋,“本宫通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一共收集了你七件贴身物事,这才发动‘怨咒’,只要一样物事就能让你万劫不复,现在足足有七样,你凭什么和本宫斗?”

        “哇!”

        夏宇忽然惨叫一声,浑身的血芒被打断,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同时另外六窍也不住地流淌着血液。

        “基于血脉的诅咒?夏庆啊夏庆,你果然够狠!”

        夏宇浑身鲜血淋漓,模样异常可怖,但却依旧直起身体,看向夏庆的眼神带着丝丝戏谑。

        “不过,狠的不光你一个。”

        夏庆心里莫名咯噔一下:“皇弟莫要嘴硬了,这‘怨咒’以血脉为媒,从根源消弥你的生机,纵使你借了外道之力,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血脉,血脉……夏庆啊夏庆,告诉你,有舍方有得,你这般,皇位可是坐不牢的……”

        “殿下小心!”方浩急声提醒。

        “轰!”

        只见本已孱弱不堪,摇摇欲坠的夏宇突然就挺直了腰杆,同时一阵酷烈的能量波动以他为中心炸裂开来!

        刚才还牢不可破的雷乔狱也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

        “万木坚城!”

        方浩抬手就招出一道巨木之壁,同时拉着夏庆往后飞退。

        那道坚墙持续了三息,也是化作飞灰。

        不过这已经给了方浩足够的时间,他一边连使防御道技,一边拉着夏庆极速飞退,总算在消耗了七道道技,退出千米后,冲击波才算止歇。

        本已开始贫瘠的血河,不知为何得到增强,本该如同滔天巨浪扫涤一切,却又被无形之力困束在夏宇身周,变为一个高高耸立的血色水龙卷。

        此时夏宇立于水龙卷顶端,身上的皇家服饰布满鲜血,但他却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尤其是那双眼眸,透出诡异的猩红之芒。

        “噗!”

        夏庆手中的稻草人,突然就烧了起来,他本人也仿佛中了某种反噬,弯腰大口大口地呕起血来。

        “你……你怎么……”

        好一会后,夏庆才止歇住呕血,抬起苍白无比的脸庞,看着如神魔般的夏宇,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嘿嘿,区区‘怨咒’而已,只要肯下决心,自然是有破解之法。”

        “不……不可能!它锁定的是你的血脉,我们的血脉皆源自父皇,本宫自耗精血,更是加固了这道血脉枷锁,你……你是如何打破的?”

        “哈哈哈哈!这不是很简单吗?”夏宇仰天大笑,越发地癫狂,“如果被这狗屁的血脉绊住,放弃掉不就行吗?”

        夏庆有些不明所以。

        水龙卷上,夏宇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这个狼狈的哥哥,嗤笑起来:

        “我这身肮脏的血脉,刚才早已流尽了,如今我体内流淌的,是伟大的主赐予的圣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