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在线阅读 - 第203章 绝境中的夏宇

第203章 绝境中的夏宇

        我师兄明明满血却太过谨慎正文第203章绝境中的夏宇娑罗树,在木源大道里是一种常见的道影。

        形象通常是郁郁葱葱,带有一丝圣洁气息。

        而拥有这等道影的悟道者,往往较为擅长补给之术、辅助之法,其余的则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方浩此时显露的道影,却是异象连连。

        先是道影的树干发疯一般地往上猛窜,枝桠干叶爆炸似的地朝着四周扩散。

        主干在变高的同时也急剧地横向发展,变得越来越粗壮。

        颜色也开始从原先的褐色,逐渐变淡,慢慢地透出丝丝金光。

        然后一簇簇根须状物从四通八达的枝桠处往下垂落,深埋入土,并如蟒蛇一般向着周围游走开来。

        枝条上的叶子无一相同,奇形怪状,林林总总,竟是一枝长百叶,各式各样,争奇斗艳。

        最奇特的,要数那些圆实饱满、摇摇欲坠的果实,乍一看圆圆滚滚,如一个个柚子般,但个个都散出微光,恍若一个个悬于树枝间的灯笼,古怪中又透出一丝诡异。

        而令夏宇感到恐惧的,正是这些古怪的果实。

        因为他感到体内的大道,竟有破体而出,径直往果实奔去之意。

        这可是闻所未闻之事!

        一旦悟道者感悟大道,悟出独属于自己的道影,那就是独一份的机缘,哪怕被人打败抹灭,挫骨扬灰,这份感悟都是独属于自己的,拿不走,切不断。

        更何况夏宇此时得到外道力量的加持,自己对本身大道的感悟上升了好几个台阶,不然也不会因此连破关隘,踏入缔道境。

        但此时体内大道却颇有不受自己把控之感,这让夏宇怎能不慌?

        “你这是……什么道影?”

        夏宇沙哑着嗓子开口。

        自有悟道者诞生以来,记载有道影之名的书册就流传开来,至于到底是谁把如此庞大繁杂的道影汇总成册,千百年来却无一人得知。

        夏宇作为大夏皇子,自有不少机会接触到这类书册,是以对道影的辨别也是有一定的水平,识得很多陌生罕见的道影。

        但方浩这棵遮天覆地的巨树,他翻尽自身记忆,却没有一个能对应得上。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方浩没好气的反问。

        他这说的是真话。

        这道影除了他自己外,整个九霄仙宗就只有柳翩跹见过。

        当时这树还不如现在这般庞巨,也没有结出果实,但也是占地甚广,尤其是那各不相同的树叶,让柳翩跹震撼了好久。

        最终两人一致决定,把此事隐瞒下来,柳翩跹教会方浩道影变化之术,将之变为常见的娑罗树,然后这一瞒,就是到了现在。

        期间随着方浩修为的提升,巨树道影也不断发生变化,尤其是在他踏入缔道境后,巨树开始长出许多古怪的果实,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些果实竟似乎有吞噬别人大道之能。

        这可把方浩吓得半死。

        前世的他小说看过不少,那些能夺人修为、吸人力量的功法,大多都被看作邪派,一旦谁掌握了这等功法,必被别人群起而攻之,最后大多难逃凄惨身死的下场。

        以他那苟到极点的性子,肯定不会让这等惊人之事泄露出去,人心不古,万一被别人被当成是外道,怕是会被拉去切片,最后身死道消!

        因此,知道这事的,只能有三人:方浩,柳翩跹,还有……死人。

        上一个见过的人,就是生肖使擒蛇,已经灰都不剩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这大夏二皇子,外道污染者,夏宇了。

        方浩一步一步地朝夏宇走去,在巨树道影的威压之下,方才还气势逼人的水龙卷,登时就蔫了,哗啦一声散作漫天水珠,砸入血河当中。

        而一直都是汹涌澎湃的血河,此时也很有人性般地平和下来,收敛波涛,紧紧缩了起来,变得如同一汪怡人静谧的湖水,此时不该叫血河了,叫“血湖”还差不多。

        夏宇则是一脸茫然地自半空跌落,整个人都泡进了“血湖”里。

        “你……你……想干什么?”

        直到那形同实质的威压刺激得体表升腾,夏宇才回过神来。

        “二殿下莫慌,刚才你弄丢了我的实验素材,现在我只是想让二殿下以身代替而已……”

        “你……你说什么……”

        夏宇此刻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怪胎啊?

        怎么感觉比自己这个外道污染者还要外道?

        “实验素材?实验素材?啊!你是说沈陆是吗?”

        面临生死危机的夏宇,脑子突然变得灵光了,刚才自己为了更稳妥地踏入缔道境,把已经落败的沈陆吸收了。

        似乎这让方浩不爽?

        “我……我把他还给你,行吗?”

        夏宇卑微地开口,同时急急忙忙地将沈陆从血湖里捞了出来。

        只是刚才还勇猛精悍的沈陆,此时满头的头发已是变得雪白,脸上布满了如同沟壑一般的皱纹,双目紧闭,气息微弱,显然已是频死状态。

        毕竟夏宇可是毫不客气地将他的精血吸得一干二净。

        方浩眼神里无悲无喜,缓缓摇头:“他已经被你废了,一点的价值都没有了。”

        “混账!废物!”

        闻言,夏宇“哗”地将昏迷的沈陆丢回血湖里,任他再次被血浆淹没。

        “活着帮不了忙,死了也没点价值,纯纯的废物!废物!废物!”

        夏宇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用满是腥红的双目瞪着方浩:

        “你到底想我怎样?”

        似乎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夏宇抛开了方才的卑微,变回那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二皇子。

        “这才对嘛。”看到夏宇恢复了那股凶劲,方浩满意地点了点头,“用尽全力,向我开炮!”

        夏宇一愣,他不太明白“开炮”是什么意思。

        但却能听出方浩话语间的不屑。

        “呵呵呵,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我,可是大夏二皇子,夏宇!”

        为了夺取皇室至高权利,而投身外道的夏宇,此时身上散出前所未有的凶厉。

        就像是一头伤痕累累,被猎人逼到死角的老虎,不得不露出锋利的牙齿,奋力一搏!

        “啊啊啊啊!!!”

        他嘶吼了起来,脚下平静的血湖像是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跟着激荡起浪涛。

        接着,这些腥红巨浪,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夏宇身上,消失不见。

        随着夏宇身上的腥红越发浓重,那厚重的血湖也在一点一点地减少。

        直至干涸。

        “哈哈,小……小子,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

        夏宇极度压抑、断断续续地说出这段话后,仿佛释然地呼出一口气。

        “结束了……”

        压抑到极点的能量,顷刻爆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