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6章 前尘往事

第6章 前尘往事

        “这有什么好猜的,就那谢灵玉的气息,接触这么多年了,早就记在心里了。”白无常翻个白眼。

        白泽按耐住心中的好奇,带着两个无常回到了家里。

        到了二楼,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只听白泽问到:“这个谢灵玉到底是何许人也?”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可以说出口。

        黑无常示意白无常将往事说出来。

        这谢灵玉是开元元年生人,十四五岁的时候已经出落成当地赫赫有名的大美人。

        家境出身都不错,其父乃是当地威震八方的大富豪。

        灵玉十四五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古代嘛,那个时候都很早熟,这个年纪结婚的比比皆是。)。

        灵玉女扮男装偷偷溜出了家门,毕竟这一天可是上元灯会(也就是现在的元宵节)。

        古代女子,尤其是大家闺秀,可不是电视剧演的那样,随随便便就能出去的。

        谢家家风很严,更是让小灵玉中元节都不能出去,可想而知门风是有多么的严厉。

        别人家的闺女,虽然待字闺中,最起码上元节这些特殊节日,可以去外面放放风,而小灵玉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出家门。

        这一出门,就如同脱离牢笼的鸟,那可真是,海阔天空哪里都去得。

        上元节灯会上,看着花灯,小灵玉暗自感慨。

        这就是上元灯会啊?这花灯好好哦!

        看着街边的各种未曾吃过的小零食,正准备去买,可是这才想起来,出门走的急,没带钱出来。

        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这东西应该能值几个钱。

        看着娇嫩欲滴的糖葫芦,咽一咽口水,听小丫鬟说,这糖葫芦酸甜可口十分的好吃。

        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要是吃不到,那将是遗憾。

        “哎,听说了嘛,中秋诗会开始了,这一次的奖金很有希望,刘公子会夺得头筹。”

        “听说了,而且吧,这一次的奖励据说是以往的一倍还多。”

        两个路人交谈着走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灵玉听到立马起了心思,这诗会听起来很不错嘛。

        跟着两个人来到了诗会,这里人山人海。

        规则很简单,就是各自展示自己才华,不能用前人写过的。

        各显神通,能赢的众人喝彩,这奖励就是他的。

        讲解完规则,一个摇着折扇的青年才俊走上了台。

        “一片一片黑茫茫,好似猛龙过大江。客船渔夫猛看见,吓的门窗紧锁闭。

        炉火冒烟很温暖,咕咚咕咚火烧水。若问茶壶深几许,不过三盏大酒碗。”

        这人朗诵完,立马迎得满堂倒喝彩。

        “下去吧,下去吧!”

        “下去吧!”

        “下去吧!”

        翩翩公子叹息一声,退下了台。

        不要问李白在干嘛,李白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远没有展现才华。

        陆陆续续又上去了几人,大多都是哗众取宠的,也有真才实学的,不过达不到满堂喝彩的地步。

        就在这时,重头戏刘公子上台了,刚一开口,朗诵了两句,观众立马沸腾了。

        念完以后,掌声雷动,满堂彩,这刘公子还挺有实力。

        刘公子上台以后,观众本以为这诗会必定落下帷幕,谁能想到小灵玉会上台。

        小灵玉慢慢开口,观众为之动容,虽然小家子气一点,但水平竟然比刘公子还略微高一筹。

        刘公子暗自佩服,将冠军拱手相让。

        虽然描写的是情情爱爱,但是表达了待字闺中女子对爱情的向往。

        这小兄弟,有两把刷子啊,想必是大户人家,有个姐姐待字闺中,耳融目染之下,有如此感慨,也在所难免。

        灵玉有了钱,第一件事就是心心念念的糖葫芦。

        蹦蹦跳跳上台阶的时候,一个没踩稳,差点掉下台阶。

        要不是刘公子出现,那可就摔倒了。

        “小兄弟,你没事吧?”刘公子说话温柔似水。

        灵玉愣神了一会儿,心头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

        刘公子又重复了一下,灵玉这才反应过来。

        与刘公子拉开距离,小脸红彤彤的。

        “小兄弟,你没事吧?”刘公子十分疑惑,这富人家的伙食不错,娇生惯养的,躯干都格外的柔软。

        “多谢刘公子挂念,小生并无大碍。”灵玉恢复正常,低声说道。

        刘公子与灵玉互相介绍。

        “小生刘温,胡关人士。”

        “小生林玉,本地人士。”

        刘温提议,二人赏赏花灯,交流一下文学,论一论诗词歌赋。

        灵玉欣然应允,出来一下总得玩开心。

        就这样二人赏花赏月赏花灯。

        临了的时候,灵玉不慎暴露了身份。

        刘温暗生情愫,原来林公子该叫林姑娘。

        二人郎有情妾有意,约定好了时间。

        灵玉悄摸回家,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

        悄悄摸摸中,两个人的感情升温,私定终生。

        放放风筝,一起骑马。

        感情升温下,很快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灵玉的肚子越来越大,这才瞒不住。

        而谢父知道,满面悲愤,千躲万防还是没防住。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谢父到处打听刘温的消息,却发现,这家伙感情史很丰富。

        如今早就不见了踪影,很明显桃之夭夭了。

        谢父叹息着,决定将灵玉彻底关起来,只留一个可以送饭的口。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灵玉所在的房间不知为何失了火。

        孤儿寡母被活生生烧死,黑白无常去指引,却发现只剩下孤儿残留的魂魄。

        灵玉消失的无影无踪,黑白无常叹息一声。

        来到了刘温所在的地方,果然刘温已经遭遇不测。

        死相很惨,这里不描述也罢,因为实在倒胃口。

        刘温不管轮回多少次,都会在特定时间死于稀奇古怪的死法。

        这一世,白无常查了一下,果然这叶华就是刘温的今生。

        灵玉谈脱,若是不想现身,恐怕只有下一世的轮回了。

        白泽暗自惊讶,没想到这厉鬼居然还有这一段渊源。

        深仇大恨啊,被渣男所伤,可是这么多世轮回,该出的气都已经出了吧?

        摇摇头,哎,不能用现代人的目光去审视古代人。

        生活方式,行为习惯不同,古代人的方式猜不透啊!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在我们没回来之前不要出门。”

        黑白无常原地消失,出现在地府中。

        白泽感觉莫名其妙的,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突然离开,神色匆匆,莫非地府出了事?

        阎不归气息微弱,看着黑白无常出现,开口说道:“地府空虚,老头子又受了伤,你们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黑白无常点点头,聆听着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