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7章 让人无可奈何的飘

第7章 让人无可奈何的飘

        再说白泽这边,起床喝个水的功夫,室内气温突然下降。

        走过去摸了摸暖气,奇了怪了,虽然已经春天,暖气还没到停的时候,怎么会这么冷。

        打个哆嗦,搬了个凳子,坐在暖气边。

        这才驱散一丝丝寒意,白泽面靠暖气,后背发凉,脖子梗感觉到一丝丝冷,

        这种寒冷让白泽感觉到要打哆嗦。

        沉默一会儿,反应了过来,家里这是进东西了。

        摸了摸胸口,为什么阎罗令不发出预警?

        就在思考胸口的阎罗令的时候,灯光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

        一闪一闪之后,灯光闪灭,就算平时灯光熄灭,也不会有这种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黑,不是一般的,那是漆墨如黑一般的黑。

        依靠记忆,大致方向看向窗外,同样的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凌晨四点半,这就不对了。

        刚才灯光幻灭也是凌晨四点半。

        “小弟弟,欢迎来到姐姐的领域。”

        白泽浑身一僵,这声音是灵玉。

        想要逃跑可是无能为力,动不了了。

        灵玉从白泽身后转到面前,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

        “哎呦呦,不错不错,肉质一定很紧实。”

        灵玉捂嘴轻笑,风情万种。

        白泽脑门滴落冷汗,一滴接一滴。

        “咯咯咯,小弟弟看把你给吓的,姐姐跟你开玩笑的。”灵玉打了个响指。

        白泽惊喜发现可以动了,灯光亮了,时间恢复正常了。

        这恢复正常第一件事儿,那自然是溜之大吉。

        转身就跑,却发现,只能原地奔跑。

        这是鬼拉脚的手段,无奈,十分的无奈,

        “这个,妹子啊,不至于这样吧?”白泽勉强的扭过头去,姿势非常的奇怪。

        “小弟弟,姐姐就是来找你聊聊天,不要刻意逃跑,那样姐姐不喜欢。”灵玉前半句还是温柔可人,后半句露出了本相,充满烧伤的一张脸,越发狰狞。

        “那个,那个……那个……”支支吾吾半天,白泽愣是一句话都没有。

        灵玉飘坐在桌子上,脚底落地。

        白泽这才注意到,这灵玉身材高挑,妥妥的大长腿,就是可惜是个飘。

        灵玉看着白泽对其述说往事。

        比黑白无常述说的详细多了,毕竟是亲身经历者。

        在灵玉讲述的故事中,刘温与灵玉你侬我侬,我侬你侬,好生让人羡慕。

        二人感情升温,刘温想着,既然郎情妾意,那就去提亲吧!

        某一日刘温只身一人来拜访。

        作为大户人家,谢仁不缺钱,唯独缺少权势。

        就让刘温,若想娶他女儿,也不是不可以,那就是金榜题名。

        刘温陷入沉思中,金榜题名哪有那么容易。

        思索再三决定试一试,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告辞。

        谢仁赠与进京赶考的银两,抚摸着胡须。

        (说句题外话,康玄宗时期科举更为艰难,曾经有过进士科一个都没高中的。)

        刘温摸着口袋里的银两,背起行囊进京赶考。

        进京赶考的时候,刘温邂逅了一个姑娘。

        男人嘛,见异思迁跟正常,这女子倾国倾城,让刘温魂牵梦绕。

        而这女子对于刘温也是同样的感觉。

        一来二去,感情升温,刘温这才知道,原来这女子居然是万安公主。

        灯红酒绿迷人眼,终究是忘了承诺。

        不仅如此,刘温的心变黑了,为了避免暴露,特意安排了杀手,潜逃进者宅,暗杀灵玉母子。

        刘温坐在椅子上心思沉重,不能让任何事情阻挡前进的脚步,女人也不行。

        等待着消息,听到灵玉母子已经离开人世长出一口气。

        询问杀手,有没有留下手脚。

        听完细节,刘温长出一口气,做得很好,伪装成意外,就算报官也不会查出什么。

        刘温满面笑容,将雇佣金交给杀手。

        杀手满意的转身离去,刘温相送,就在走到门前的时候,一把刀穿过心脏。

        刘温清理好现场,展望未来,虽然这个公主不受吾皇待见,但是怎么说也是一位公主。

        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刘温死相凄惨。

        白泽耐心的听着,对于这种渣男,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你是不是好奇,为何每一次刘温的转世,姐姐都会出现?”

        灵玉转换了一下双腿,翘起二郎腿。

        白泽眼珠子转来转去,点点头。

        “既然好奇呢,姐姐偏偏不告诉你!咯咯咯!!!”

        灵玉娇笑,那叫一个巧笑嫣然,嫣然倩兮。

        白泽被灵玉笑的直打哆嗦,祈祷着快来人解救一下。

        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麻烦来解救一下,带走这个怪里怪气的女飘。

        祈祷有用了,黑白无常出现,看到这情况,摆开架势如临大敌一般。

        “你们两个省省吧,五百年前,你们两个捆起来都奈何不了小女子。

        如今五百年过去了,你们两个进展速度缓慢,收了手吧。”

        灵玉完全没把黑白无常看在眼里,黑无常一个人的话还真有点顾及。

        毕竟黑无常不要命的打法,让她头疼,若是多了白无常,这两个家伙,打来打去一定会起争执。

        “妖女,你来干啥?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发布天罗地网通缉令,你就自己送上门了。”白无常开口。

        灵玉翻个白眼:“奴家见小弟弟仪表堂堂,心生爱慕也不成啊?”

        黑白无常打量了一眼,好家伙居然是本身亲至,那就有点难缠了。

        对视一眼,叹息一声,分身打起来不过是五五开。

        如今本尊来临,怕是难搞了。

        灵玉走到白泽身边,挑起他的下巴,微笑着说道:“小弟弟,从现在开始,姐姐就住在这里了。”

        白泽心底里一惊,这么一个大女鬼,赶又不能赶,打又打不过,这可就难办了。

        “怎么?小弟弟你不愿意?嗯?”灵玉眉头微撇,舌头伸出来舔舔嘴唇。

        看这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样子。

        白泽冷汗淋漓,都这样说了,都明着威胁了,还能怎么办?

        “同意,怎么可能不同意。”白泽发现自己能动了,伸出手背擦一擦冷汗。

        灵玉咯咯咯的笑着,随后坐在沙发上。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两者同时摊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两只飘来到门外,黑无常开口问道:“这女人怎么会对小兄弟起了兴趣?”

        “哎,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白无常白了一眼黑无常。

        你问我,我问鬼去呀?

        “依现如今的情况来看,这妖女应该没什么恶意,我们静观其变。”黑无常看着屋里。

        “不用你说,咱也知道。”白无常继续翻白眼。

        白泽这边哆哆嗦嗦,如坐针毡,思绪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