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0章 不要脸的人

第10章 不要脸的人

        “喜奶奶这一生并不痛苦,就是保留着遗憾罢了。”白泽心里想并未说出来。

        思考了一下,叹息一声,本来想打烊以后去给喜奶奶上两炷香,却发现今晚来的客户竟然还有一个。

        不多时进来一个……进来一个,额,咋说?

        用语言无法形容的阿飘,脸上看不清五官,非常像套了一层一层肉色丝袜。

        至于身材只能说太平了,分不清男女。

        至于穿着,那就更认不出来了,一身紧身西装。

        “老板,你们这里还做不做生意了?干嘛一脸惊讶的盯着人家看?”无脸阿飘见白泽的表情,顿时不乐意了。

        “做,怎么不做,想吃什么吃点什么吧!”白泽紧跟着回复。

        原来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平平的女人。

        “把你们店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看着上就行了。”女子漫不经心的开口。

        白泽照旧,一碗清汤面,二两白酒。

        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说出开场白,只因为刚坐下,这女子就把白泽赶走了。

        没有五官看不出表情,不过也能想象到,脸上挂着鄙视加鄙夷加嫌弃的表情。

        白泽与黑无常对视一眼,表示无奈。

        女子吃完饭心满意足的打电话,山珍海味吃惯了,这平平无奇的清汤面还挺有滋味的。

        “哈尼啊,人家想你了,你想人家了没?”

        白泽打个哆嗦,这夹子音真让人受不了。

        “欣欣,你别再缠着我了,你已经死了,死了这么多年,做鬼都不放过我的嘛?”男人接起电话,立马慌乱了,这大晚上接到去世之人来的电话,真的很慌。

        “啊,人家死了,这怎么可能,哈尼啊,你开玩笑的吧?”欣欣一脸不可置信,权当男人开玩笑,毕竟以前也有过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欣欣已经想好了,一身小倩装,来一个cosplay,男人嘛,不就那点乐趣。

        再想说话的时候,男人慌乱中已经挂断了电话,关了机。

        欣欣拨打好几次都是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你的确已经死了,而且已经很多年了。”白泽坐下,目不斜视,眼神看向前方。

        欣欣不乐意了:“你谁啊,你说人家死人家就死了,你当你阎罗王还是黑白无常?”

        “都不是,这里有一杯酒,你有故事,我有酒,喝下这杯酒,你的人生路不白走。”白泽将酒杯推过去。

        欣欣没有动作,继续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连看都不看酒杯一眼。

        白泽见对方如此作态,继续开口:“喝下这碗酒,该明白的你会明白的。”

        欣欣将信将疑,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这一喝,就明白了,她死了,真的死了。

        说句题外话,原先的酒只不过是散酒,现在的酒直接连通迷魂泉,一杯记起已死之事,吐露真心,二杯下了肚,去了阴曹地府,就会把做过的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你有故事,我有酒,现在你还舍不得说?”白泽淡然开口。

        欣欣抬起头,没有五官的脸开始实说。

        欣欣原本也算是漂亮的女孩,十八岁就出落的亭亭玉立。

        如果十分是满分,那么打六分正正好。

        可是她并不满足于现状,丑的女人想变美,美的女人想更美。

        为了赚点美容投资金,年纪轻轻误入了歧途,那就是去酒吧陪酒赚钱。

        报上了女模班,酒量又不错,一个月下来好几万。

        这第一笔资金自然是提升自身资本,以傲人的身姿重新出现在酒吧。

        陆陆续续向着脸上动刀,大大小小十个手术下来,人是越来越美了,有那么一点棒子女团的味道。

        点她的自然越来越多,食色性也,男人嘛,赚钱喝酒看漂亮娘们,就这么几个人生乐趣。

        而就在一次陪酒中,邂逅了大老板,不说有亿万身价,几千个还是有的。

        欣欣义无反顾陷落进去,结局可想而知。

        夜场没有爱情,这老板将欣欣包养以后,隔三差五就会来一下,乐此不疲。

        欣欣知道老板有家室,不过她不在乎,小三上位多的是。

        比如大名鼎鼎的你好骚艾莉,至于其他的那更是不胜枚举。

        欣欣越来越不要脸,经常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大老板的身边。

        依靠着不要脸的作风,居然打进了内部,与大老板的妻子有了交情。

        大老板如坐针毡,可是也没办法,一个是糟糠之妻,一个是小娇妻,手心手背都是肉,割舍不下。

        依靠自己成熟的技术,欣欣成功收获了老板的真心。

        欣欣故意漏出破绽,比如说脱下黑丝放置在老板家沙发缝里。

        好景果然不长,老板娘打扫房间,清理沙发缝,看着这巴黎世家,一下子愣住了。

        平时她也穿,可是不会穿这种的。

        刻意的安排下,暧昧的关系要是还被老板娘发现了端倪,那才有意思呢。

        老板娘约了欣欣交谈,交谈中两个女人寸土不让。

        老板娘很生气,她也不愿意离婚。

        欣欣更是不愿意离开摇钱树,一来是为钱,二来也有了感情。

        此后很长时间,都是一场拉锯战。

        正宫娘娘与后院嫔妃寸土不让。

        老板娘拿出银行卡:“这里有一百万,还请你离开李凯。”

        长期饭票与短期饭票,欣欣还是分得清的。

        “这里有一百万,离开也是你离开,人家年轻貌美,正是青春年纪。

        而你人老珠黄,只会惹来男人的厌倦。”欣欣一脸的高傲。

        老板娘牙咬嘴唇,她恨啊!

        欣欣见老板娘这样,提出一个荒唐的想法,那就是三个人一起生活。

        老板娘前急反笑,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真是头一次见,你当这是种马文,还想着大被同眠?

        欣欣见老板娘不同意,又继续循循善诱:“一三五归你,二四六归我,星期日放假。

        你看怎么样?

        谁也不干扰谁,这是很好的解决方案,考虑一下。”

        老板娘冷笑,已经被说的无语了,这样子的奇葩还真是头一次见。

        不知这第几次约谈不欢而散。

        欣欣逛街买买买,直到夜晚十点,这才哼着小曲儿出现在回家路上,哼着哼着不对劲了。

        这里灯光明亮,一般平时回家都是灯火通明的,怎么今天这么黑?

        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