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1章 阿珍与阿强

第11章 阿珍与阿强

        尽管小心翼翼,还是遇到了不测。

        一个黑麻袋从天而降,将她从头套到尾。

        先是一顿毒打,接下来就是小刀刮刮乐,对着这张动过手术的脸就开始操作。

        欣欣想大声呼救,可是没办法,人在太激动的情况下,会出现失声。

        失声之下,被打的岔了气,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这样飘荡着。

        死亡以后,欣欣不自知,依旧对着李凯死缠烂打。

        直到小酒馆开通阴间业务,这才懵懵懂懂来到了这里。

        白泽翻个白眼,怪不得没脸没皮,就做出来的这档子事儿不做评价。

        “喝下第二杯酒,黑白无常带你走!”白泽起身示意黑无常。

        白无常去送喜奶奶还没回来,这个不要脸的飘,就只能黑无常去送了。

        黑无常与欣欣消失,白泽瞬间后悔了,等老白回来也不差这点时间啊!

        现在小酒馆只剩下白泽与灵玉,这就有点尴尬了。

        灵玉咯咯咯笑着,白泽不敢回头,只因为这个女鬼太过于妖精。

        “小哥哥,你怎么不回头看奴家?

        奴家有这么可怕吗?”灵玉继续挑逗,这样子似乎可以为鬼生增添一点乐趣。

        “不不不,姐姐倾国倾城,是弟弟不懂得欣赏。”白泽依旧不回头。

        灵玉闪身过来,出现在白泽面前。

        白泽打个哆嗦,这样不打招呼突然出现在面前,鬼吓人会吓死人的。

        灵玉挑起白泽的下巴,白泽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小哥哥,你好好看看奴家,奴家美吗?”灵玉舔舔嘴唇。

        白泽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着这般姿色,情不自禁的点点头:“美不美,看大腿,姐姐很美。”

        灵玉咯咯咯笑着,放开白泽的下巴。

        白泽长出一口气,老天啊,作为一个单身老狗,这样子真的好吗?

        黑白无常回来,看着房间内的情况,长出一口气,这女人啥时候这么安分了?

        原本以为别有目的,现在看来似乎就是简单寄居一下。

        “小哥哥,人家饿了!”灵玉开口,眼神示意白泽。

        白泽立马去准备,三根香放在香炉上,还郑重其事的拜了拜,三拜,一拜不多,一拜不少。

        灵玉惊呆了,伸出手指对着白泽就是一个脑瓜崩:“你这是做啥子?”

        白泽也是无奈了,不是说饿了吗?

        阿飘不是都这样吃饱的嘛?

        “姐姐啊,祖宗,你说你饿了,小的上香,这不很正常嘛?”白泽哭丧着脸。

        “你这呆瓜,到了姐姐这个修为,香烛元宝已经不顶用了。

        姐姐说饿了,你就做一碗清汤面就可以了。”灵玉翻个白眼,这人属实有点意思啊!

        白泽反应过来,忙活了一阵子,原来是要吃这个,早说嘛!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清汤面做好,灵玉吃了一筷子,果然这个面条不一般。

        人变成鬼以后,吃东西都是没味道的,吃不到实体,只能闻闻味儿。

        而清汤面就不一样了,不仅能闻到味儿,而且还能吃到嘴里,吃到嘴里会化作一丝丝阴气,让鬼感觉格外的舒服。

        心满意足的吃完,灵玉伸个懒腰:“姐姐有些乏了,去休息一下,不要打扰,要不然有你好看呦!”

        白泽看着灵玉到了楼上,霸占了他的床,只能心底里默默流泪,这个祖宗惹不起啊!

        时间到了打烊的时候,白泽一直记得自己的计划。

        天亮了,走出房门,却发现,一步之遥,居然已经到了首都。

        喜奶奶去世之后,尸体被火化,就葬在了八宝山。

        来到八宝山,找到喜奶奶的坟墓,白泽很虔诚的拜了拜。

        而陈腾与刘佳带着他们的儿子来看喜奶奶。

        “咦,你怎么会在我母亲的坟前?你是谁?”陈腾疑惑着开口。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喜奶奶很爱这个孙子,以后有机会多带孩子来看看。”白泽祭拜完以后,离开了这里。

        陈腾不明所以,不明白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路。

        “老公,其实人家说的没错,妈生前最喜欢小数了,多带着孩子来看看也不无道理。”刘佳劝说着。

        陈腾听妻子这么一说,点点头,说的有点道理。

        白泽在八王坟溜达着,可溜达着溜达着,发现了不对劲。

        一个年轻人在一座坟墓前,自说自话,说完话还清理杂草。

        白泽向墓碑看去,眉头一挑,明白了过来。

        这年轻人是坟中女孩子的男朋友,男朋友放心不下,经常会来看看女友,

        而她的女友记挂着年轻人,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坟墓前等候。

        从墓碑可以得知,女孩子叫阿珍。

        说完话拔完草,男孩子陷入了沉默,一言不发,呆愣愣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阿珍身形闪现,不要问大白天怎么会有飘,这里本来就阴气重,藏匿一个不入轮回的小飘那是很容易的事,这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阿强,你又来了,等等,星期一就请假,哎呦,活着的时候记不住纪念日。

        祭日这玩意儿又不浪漫,迟一点早一点又没啥关系的。

        不在了反倒记得清楚,再说了你只是一个普通员工。

        老是请假,说不准哪天就被老板开了,到时候你就买不起这么好吃的零食了。”

        “虽然吃不到,但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些,很好吃的。

        你也真是的,最近老是登我的微信给自己发信息,学的还一点都不像。”

        “本姑娘会说这么腻歪的话嘛,什么老公啊,天气凉了,记得多穿一点哈。

        哼,要是换成我啊,绝对会说,天气这么冷,还嘚瑟,冻不死你。

        哎,在这边挺好的,偶尔和几个鬼友打打麻将,也是很有趣的。”

        阿强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你要走啊,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吼。”

        阿强走后,阿珍也消失了。

        白泽跟上阿强,不急不缓的跟着。

        出了八宝山,阿强回过头来:“你跟了一路,有事情?”

        “相逢即是缘,我想跟你说,有个女孩一直牵挂着你,不愿意进入轮回。”白泽站定,看着阿强。

        “拜托,轮回不轮回的,这事情很玄哎。

        建国这么多年,你怎么还信这个?”阿强嗤之以鼻转身就走。

        “天气凉了,你还嘚瑟,冻不死你哦。”白泽说出了阿珍的话。

        转身就走的阿强,刚抬起脚愣住了。

        这口气,这语言很像是阿珍说的。

        转过身来,阿强说道:“你怎么会知道?”

        “阿珍说的,其实刚才就一直对着你说话,只不过你看不到。”白泽实事求是的说。

        阿强哽咽了,原本以为阿珍不会知道自己来看望她,却没想到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