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24 不可触碰

第24 不可触碰

        灵玉连接上网络以后,下载了阳间的软件。

        比如说大火一时的王者农药,灵玉下载了之后,注册账号,进入了游戏。

        人机局把把0—15,这就有点难搞了。

        白泽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始教起来。

        教会以后,轮到了黑白无常。

        将黑白无常教会以后,四个人开黑,随机匹配路人局。

        进入游戏,队友看着这操作,直接开喷了。

        “会不会玩啊,有手就行的游戏,你们难道是老弱病残?

        去你mmd.,滚回家吃奶去吧,挂机了。”

        队友见势不妙,开启了挂机模式。

        白泽也是无奈,只能边玩边指挥,这才算是把差距拉了回来。

        在局势逆风的情况下,打的很艰难,主要是对方已经被喂了起来。

        这把输了以后,继续进行练手局。

        这一局,居然又匹配到了上一把打野挂机的。

        “我靠,你们是魔鬼吧?

        怎么又匹配到了你们几个垃圾玩意儿。

        人机局都打不过去的玩意儿,还有脸在这里玩匹配,赶紧滚回去吃奶去。”

        灵玉生气了,刚开始接触游戏,小萌新一个,你丫的属狗的吧?

        咿呀乱叫,谁还没经历过这个时段。

        白泽也是无语,怎么又匹配到了心态崩了的这个家伙。

        得了,局面不好的情况下,偏偏遇到了四打五,这还能怎么办?

        只能从一开始就指挥了,这一次,似乎灵玉找到了感觉,不在打不过硬刚。学会了猥琐发育。

        喷子一看有机会,立马选择了加入进去。

        在不懈努力之下,这把总算是赢了。

        三只飘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把把三黑。

        白泽翻个白眼,得,让他们玩吧,到营业的时间了。

        人间客络绎不绝,走一波来一波,直到特定时间。

        白泽坐在柜台,看着一脸激动的三只飘,无奈点点头。

        就在三只飘已经进行了不知道几局游戏的时候,进来了一个脸上坑坑洼洼,身子骨瘦弱的年轻人。

        步履蹒跚,走路晃晃悠悠的,仔细看去,额头位置还有一个小洞。

        这个小洞,白泽在电视剧里看到过,那是枪伤。

        “老板来碗面,吃完了好办事情。”男子单手拄着脑袋,看向远方,随后更是一言不发。

        面做好以后,男子随意扒拉了口,吃下去以后,直接狼吞虎咽起来,这面条味道不错。

        吃完以后,男子想要离开小酒馆却发现不知何时出现了光幕,就这样被弹了回来。

        男子疑惑的回过头,看向白泽。

        “哎,喝下这杯酒,你就会懂得自己的处境。”白泽坐在椅子上倒满一杯迷魂酒。

        男子闻到迷魂酒的味道,走不动道了,这酒似乎对他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坐在椅子上,男子端起酒杯闻了一下,更加不可自拔了。

        “你有故事,我有酒,喝下这杯酒,人生路不好走。”

        男子一饮而尽,往昔一切浮现在脑海。

        喝下这杯酒,才明白,原来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不过是一只阿飘罢了。

        任务没有完成,还是有遗憾啊!

        “酒也喝了,说出你的故事吧!”

        男子看了一眼白泽,随后目视前方,陷入了追忆中。

        男子名为秦书,高中的时候学习成绩不好,既然成绩不好,那就摆烂了。

        在学校的时候,拉帮结派,欺负欺负同学,那是不亦乐乎,不过呢也不会欺负太狠,最多收个保护费。

        关厕所扒掉裤子这种事,他是不屑去做的。

        高中毕业之后,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想找个工作,可是学历太低都不要。

        无奈之下只能去了酒吧,做了一段时间倒也挺好的,来喝酒的社会人挺多,其中不乏社会人士。

        社会人士看中秦书的义气,有了想法。

        一日,社会人士来喝酒,秦书连忙递烟,一包35的黑利,也可以叫他软阳光。

        社会人士摆摆手,从怀里掏出来一盒和天下,给秦书发了过去。

        “抽这个,这个比较带劲。”社会人士嘴角带笑。

        秦书一看暗道一声好家伙,大哥就是大哥,抽烟都抽一百的。

        一百块钱一根的烟没抽过,给社会人士点燃,自己也点燃。

        抽了一口,只感觉飘飘欲仙,耳聪目明,这价格贵的烟抽起来就是不一样。

        往后几天,社会人士经常来,还给他带了几包和天下。

        秦书受宠若惊,推诿着拒绝。

        社会人士黑着脸,意思在说,不给面子?

        秦书看到社会人士黑着脸,慌忙收下。

        社会人士这才有了好脸色,有说有笑的走了进去。

        往后几天,社会人士没有再来。

        社会人士给的烟抽完了,第二天浑身难受,身体上感觉有虫子在爬。

        只认为是烟瘾犯了,去楼下买了一包软阳光,怎么抽怎么不得劲。

        喝了口水,只认为是烟抽多,嘴里变了味。

        漱漱口,继续抽,还是不得劲。

        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了狂躁,焦虑,过度兴奋,情绪恶劣,坐立不安等等症状。

        脸色潮红,心跳加速,出汗流鼻涕流眼泪,秦书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打电话给社会人士,社会人士说,去台球厅找他。

        到了台球厅,社会人士递给秦书一根和天下。

        秦书接过,狠吸了一口,舒服,总算活过来了,又是飘飘欲仙的感觉。

        “强哥,你这烟还有吗,给我来几盒。”秦书控制力差,受不了那种感觉。

        “有是有,不过呢,不能售卖,要是想要,帮我办件事儿。”强哥嘴角带笑。

        秦书听到了要求,就这事儿啊,简单。

        这事儿就是负责,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运送香烟。

        酬劳就是这个烟随便抽,要多少有多少。

        在巨大的诱惑之下加入了黑恶势力。

        每天从一个点到不同的点,将货交给指定的人,拿着箱子返回来,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就这样过了四年,不仅免费抽烟,还存下了好几十万。

        从小弟做起,直到成为社会人士强哥的心腹。

        接触的多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也明白了这和天下是特制的,里面大概率夹杂了吗啡成分。

        心里头很慌,担惊受怕的,也就有了急流勇退之心,钱再多,也得有命赚有命花,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中途退出,付出的代价那可是要接受三刀六洞的惩罚,想一想都觉得渗人,更不要说正要硬钢。

        有一次,巡捕局的人找到了他,他们早就盯上了这个集团,想要摧毁,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加入其中。

        秦书有一个上线,正是扫黑除恶的行动组组长。

        上线答应他一个条件,这个条件他无法拒绝。

        这黑恶势力无恶不作,打家劫舍,逼良为娼,这都是小买卖,要说来钱最快的要属毒品交易。

        这集团提供了三省十八市的全部毒品。

        对社会危害巨大,不铲除不行。

        毒品的危害,可以概括为“毁灭自己,祸及家庭,危害社会”十二个字。

        毒品会损伤人的神经系统、免疫系统,造成精神障碍,免疫力下降,容易感染各种疾病。

        秦书被策反以后,时刻留意着交易信息。

        将可能存在的问题全部进行汇总。

        这是一个很深的布局,所以秦书步步为营。

        因为他知道,一旦暴露,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更加卖力让的他备受器重,在黑恶势力头脑面前那是数一数二的红人。

        渐渐的,黑恶势力老大将秦书收为亲信。

        这样子,知道的秘密也就更多了。

        这样子的状态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招人妒是庸才,秦书的所作所为,其他人都看在眼里,自然眼红的要紧。

        黑恶势力老大手底下小弟坐在一块商量着应对之策。

        秦书的上位损害了他们的切身利益,苦思冥想之下有了应对之策。

        黑恶势力最讨厌的就是反骨仔,那就让秦书在老大脑海里成为反骨仔。

        手底下小弟故意使绊子,让交易失利。

        就在老大有怒火的时候,吹一吹耳边风。

        “这秦书不会是探子吧?接连几次交易都出现同样的问题,这就很尴尬了。”

        “是啊,接连几次交易,都出现不明来历的条子,我怀疑就是这小子搞得鬼。”

        老大看着他们一唱一和,自然有自己的思量。

        最近集团内部,很多不安定的因素,杀鸡儆猴也是不错的。

        打定主意,叫来了秦书。

        “老大,你叫我?”

        “嗯,来了就坐下吧,关于最近几次交易失败的事情,我不怪你,毕竟风声挺紧。”老大慈眉善目,完全不会让人察觉到异样。

        秦书摸不着头脑,他也没和上线汇报情况,怎么突然间会出现身穿制服的民警?

        一次是巧合,三五次那就事出突然了。

        平常也不会和上限联系,所以也就没有发问。

        “虽然不怪你,但是惩罚还是需要的。”老大换了一副面孔。

        其他小弟都被惊着了,老大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但是江湖上有个外号,老虎一笑,阎王驾到。

        掏出来家伙什,顶在秦书的脑门上。

        这是一把左轮,据说是勇者的玩具。

        秦书汗如雨下,好端端的怎么掏枪了?

        “你赌一下,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老大笑的越发变态,怪让人瘆得慌。

        “老大,我真的不知道条子是怎么回事儿。”秦书急忙开口解释,他不想死,自然也不会把洗白的事情说出来,那样死得更快。

        “问你枪里有没有子弹,老实回答就行了。”老大依旧在笑,还是依旧变态。

        “老……大,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秦书斜着眼睛看着脑门上的枪口。

        “不错,够胆量,枪里的确没有子弹。”老大说完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秦书倒在沙发上,失去了生命特征。

        老大略微诧异,奇怪了,明明枪里没子弹,怎么会?

        随后一想,明白了,可能太久没把宝贝拿出来,出现了记忆错觉。

        虽然出现了失误,戏还得继续演下去。

        回过身来,老大开口:“你们说他有问题,解决了他,如果再出问题,你们一个个都难逃干系。

        都出去吧,别打扰老子吃饭。”

        小弟们如蒙大赦,抓紧离开办公室。

        秦书到死都不相信,就这样死翘翘了。

        听完秦书的一生,白泽叹息一声,问出了问题:“你可有什么遗憾?”

        秦书缓缓开口:“遗憾谈不上,既然是答应好的事儿,那总要有始有终,在出租房的密码箱里有东西,密码与电话号码是……拿到后打通电话,就说老地方见。”

        秦书说完站起身来,人生虽有遗憾,讲述出来,也不算白走一趟。

        白无常带走秦书,一个闪身消失不见。让白无常抓紧带走。

        秦书一走,灵玉溜达过来,无非就是网瘾少女初期症状罢了。

        连续开了十多把,白泽憋着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