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32章 嗡嗡嗡

第32章 嗡嗡嗡

        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暴戾事件支离破碎,这是无法磨灭的痛。

        白无常准备带走三妹,白泽问起了是否有遗憾。

        三妹抽泣着说出了遗憾:“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孩子过得更好。”

        说完话,三妹就被带走了。

        白泽也是无可奈何,既然是已故之人的愿望,那总要让她死得瞑目。

        来到三妹儿女所在的地方,看着他们在新的家庭过得很幸福,会心一笑。

        至于王凯旋的下场,无非就是在监狱度过余生,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失去抚养权。

        孩子先被送去了孤儿院,在刚送过去,就被一对家境不错的老夫妻收为养子。

        三妹也算是死可瞑目了,至于王凯旋的经历,在老邻居口耳相传中也有了些眉目。

        王凯旋出生富贵,小的时候就喜欢打架。

        那时候还有父母健在,可以压制一下,长大以后父母压制不住,也就让他去了。

        大了以后,稍微收敛了一下,勉强读完医科大学。

        大学毕业后,父母先后而去,顺理成章继承了家产。

        不说大富大贵,小富即安还是可以的。

        王凯旋继承家业之后,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寻找珍贵药材。

        越偏僻的地方,他越是喜欢,靠着这几年积累的眼力,总是能发现一些上了年份的中药。

        比如一百年的何首乌,二百年的野生当归。

        要知道,在人工培育中药材的现如今,遇到上年份的中药那是多么的可遇不可求。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经过这么多年采药人的努力,能留下一些已经不错了。

        靠着上了年份的药材,积累下一大笔财产。

        这就让竞争对手眼红,多年布局,这才有了名仁堂假药事件。

        假药事件之后生意一落千丈,被勒令整改,本来以为随着时间淡忘,生意可以慢慢恢复过来,谁能想到跟随他多年的心腹居然被收买,透漏了很多机密。

        王凯旋很生气,纠结了一帮子人,打算讨个说法。

        却没想到,一步一步进入提前布置好的陷阱。

        心情随之暴戾,如同火药桶,一点就炸。

        在王凯旋到来的时候,竞争对手李老板尽量拖延时间。

        拖延的方式无非就是骂骂咧咧的,企图激发怒火。

        果然,王凯旋被拿捏得死死的,立刻冲了上去,一场肉搏在所难免。

        李老板被动挨打,就连王凯旋都奇怪,这家伙怎么不还手,此刻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管不了那么多了。

        随着巡捕的人过来,王凯旋才知道被人耍了,设计了。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明了了。

        白泽听完坐在自家椅子上大爷大妈绘声绘色的描述,记在了心里。

        返回小酒馆的时候,灵玉与瑶妹儿早就等候在这里。

        “你们两个不打游戏,这是在干嘛?”白泽想不明白,好端端的,这个点不应该打游戏吗,莫非转性子了?

        “我们不打游戏,自然是来客人了呗,这还用问,真是笨唉,小哥哥。”灵玉嘴角带笑,说话都带着肢体动作。

        白泽打个寒噤,四下观望,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里来的客人?

        “姑奶奶,你在逗我吗?这空荡荡的,哪里有客人。”

        白泽看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见到半个鬼影子。

        灵玉翻个白眼,白了一眼,上楼去了。

        瑶妹儿紧随其后,同样翻个白眼,一样上楼去。

        白泽被整得莫名其妙,看向黑无常。

        黑无常努努嘴,示意白泽仔细看。

        白泽一头雾水,难不成来的客人还是一个隐形人不成。

        看来看去依旧没有,倒是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这个季节出现这种声音,不太正常啊,三月份哪里来的蚊子?

        定睛一看,仔细一想,这蚊子声从一进门就开始嗡嗡嗡。

        起初不以为意,蚊子嘛,太正常不过了。

        现在想来,这客户不会就是它吧?

        白泽盯着蚊子询问:“既然到了小酒馆,吃面条不符合你这种生物,等我一下。”

        蚊子嗡嗡嗡表示赞同,落在桌子客位上。

        翅膀不再挥动,等待着属于他的美食。

        食材嘛,要因物而异,翻遍了冰箱,终于找到合适的东西。

        切下一小块放在瓶盖上,带着一毫升特制红色迷魂酒来到了蚊子面前。

        蚊子一闻到味儿,顿时显得格外的激动。

        落在瓶盖上疯狂的吸吮着来自于猪血的精髓。

        心满意足后,白泽将一毫升迷魂酒推到蚊子面前。

        “你有故事,我有酒,喝下这碗酒,你把故事一说,我把故事一听,你的人生路就不算白走。”

        白泽盯着蚊子说出了这番话。

        蚊子被迷魂酒吸引,品尝了一口,嗯,是它喜欢的味道,带着一丝丝o型血的味道。

        喝了一口,悲惨而痛苦的一生浮现开来。

        身形变化,蚊子变化城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灵魂。

        第一句话就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小蚊子出生在一个偏僻的森林,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

        每天靠着吸食过往动物的血液生活。

        这样的日子本来也挺美滋滋的,可是一伙人的到来打破了宁静。

        来的人全副武装,身上还带着一些蚊子看不懂的东西。

        来了人,顿时让蚊子群兴奋了,是人血,在蚊子传承记忆中最美妙存在的人血。

        蚊子群一窝蜂冲了过去,而小蚊子落后了一步,只能看着兄弟姐妹们冲锋。

        来人见这么一大片蚊子,丝毫没有慌张,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铁瓶瓶。

        喷雾弥漫在几人周围,蚊子群一靠近,集体趴窝在地下。

        动作整齐划一,两腿一蹬,归西而去。

        这让白泽想起来一个传说。

        传说古代某县令有个年轻貌美的女儿,嫌贫爱富,后来患了重病,变得极其丑陋,无法医治,被家人抛弃,一位心地善良的穷秀才把她救回了家。

        秀才受到神仙的指点,喂了千金小姐三滴指尖血,千金小姐恢复了原来的容貌,病也好了,就嫁给了秀才。

        可是后来一个有钱的商人,来勾搭千金小姐。

        千金小姐嫌弃秀才穷,就跟商人跑了,秀才苦劝无果,就让千金小姐还他三滴血。

        千金咬破指尖,还了秀才三滴血,转身就走,可是没走几步,瞬间旧病复发,倒地身亡。

        千金死后,尸体灰飞烟灭,变成了许多吸血飞虫。

        后来这种飞虫被称为蚊子,蚊子由于前生的所作所为,寿命很短,很少有机会成精,很少不代表没有。

        要说最有名的当属蚊道人。

        一伙人中,胖子眼睛尖,带着残忍开口说道:“哎呦喂,那边还有一只呢,要不要赶尽杀绝?”

        瘦子翻个白眼:“胖子别闹了,正事要紧。”

        胖子扭头看向蚊子,坏笑一声跟随着离开了。

        小蚊子被看的有些毛骨悚然,但骨子里的吸引让它无法自拔。

        去跟着这群人可能会走向死亡,可是不去的话,不能让美食白白溜走。

        生存还是毁灭,这让小蚊子很踌躇。

        嗡嗡两声,不吸食人血始终过意不去,在后面远远跟随。

        一伙人走到一具白骨前停了下来,聚精会神的看着,而小蚊子找到了机会,在胖子脖子上来了一口,便快速逃离。

        胖子哎呀一声,小东西咬的真疼。

        “怎么啦?”瘦子见胖子鬼叫。

        “没事儿,你看这骸骨口袋。”胖子先把仇记下,疑惑的看着骸骨。

        瘦子一看口袋,也发现了诧异,带上手套,从怀里慢慢往外掏。

        一块上世纪的怀表,早就坏的动不了。

        一本发黄字体模糊的笔记本,还有一根钢笔。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蚊子趁着胖子愣神,正准备再咬一口,却发现,胖子回过头来,四处看去。

        小蚊子连忙隐藏身体,不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