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42章 从校园开始的爱

第42章 从校园开始的爱

        在心烦意乱之下,人往往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找来了一瓶百草枯放在杯子里,直播间晃悠了一下,将瓶子放在一边。

        直播间的网友,非但不劝阻,反而跟着起哄。

        江山五天:主播又在作秀,如果真是农药,我倒立洗头,为了流量,完全没有下限。

        爱情那点事儿:喝吧,喝一喝看看。

        小雨爱洗澡:喝吧,快喝!

        其中不乏冰冷的语言,温朵声泪俱下,喝下了百草枯。

        百草枯进入肚子,胃烧的难受,脸色也变了。

        一个医学院的同学,见温朵这幅表情,立即通知了网警。

        网警出动,定位温朵的位置。

        拨打了救护车,救护车到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温朵抢救无效死亡。

        白泽抬头望天,以前只在网上听到过诸如此类的事情,没想到现实里真的遇见,心里会如此难受。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你们恶毒又愚蠢,你们胆小怕事,别人做什么,你们就跟着做什么,你们巴不得世上多死一个人。

        因为你们的日子真的无聊,因为你们觉得自己不会承担责任。

        ——《悲伤逆流成河》

        “你后悔吗?”白泽愣神了半天,只能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后悔,怎么能不后悔,如果当初可以抓紧的他的手,或许现在会很好。后悔又能如何,现在已经死了,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回。”温朵闭着双眼,回忆着之前的点点滴滴。

        “想问你,有没有什么遗憾?”白泽沉痛的开口,每一条灵魂都值得尊重,完成他们的遗憾,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遗憾?那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来我的葬礼,如果时间线没错的话,就在今天。”温朵睁开眼睛说道。

        白泽点点头,白无常带走温朵。

        收拾收拾出了门,温朵的葬礼并不是什么秘密。

        南山陵园播放着玫瑰花的葬礼,小安也在场。

        表情严肃,兴致不高,虽然这女人伤害了他,但是当初付出的可是真感情。

        伴随着玫瑰花的葬礼音乐尾声,小安转身离开。

        白泽也离开,这一对倒是挺有意思的。

        返回了小酒馆,白泽发现来客人了,这个客人浑身在颤抖,并且脸上还带着冰碴。

        “老板,好冷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白泽点点头,走进了厨房。

        黑无常跟着进来:“他已经死了,而且有一段时间。”

        白泽知道,看也看出来了。

        之所以黑无常进来,是保护白泽,这种阿飘危险性还是很大的。

        面条做好,男人并没有轻举妄动。

        黑无常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好飘。

        热气腾腾的面一上桌,男人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最重一直在夸赞,这碗面真不错。

        吃干抹净,男人并没有着急走。

        白泽拿着二两酒来到了男子面前。

        “你有故事,我有酒,喝下这杯酒,人生路不白走。”

        男人喝下酒,酒入愁肠愁更愁。

        闭上眼睛,男人开口:“从来没想到,我们会闹到这一步。”

        男人叫谢强,大学毕业就与相恋三年的女友李丽珍结婚。

        二人结婚后买车买房,日子虽然拮据了一点,但是还是很美妙的。

        不管两个人谁下班早,都会提前做好饭。

        家务活都是两个人共同承担,一个人累的时候,另外一个人补上。

        身边人都羡慕这一对,都说他们是从校园到婚姻的模范夫妻。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二人旅游的时候。

        李丽珍心仪的民宿客满,只能选择宾馆。

        李丽珍明显不悦,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谢强也看出来了,出言安慰,总算心情美丽了一些。

        两个人游玩了三天,从洱海到玉龙雪山,玩的很尽兴。

        返回的时候,没抢到高铁票,只能做普通列车。

        李丽珍不悦之情更加溢于言表,借着由头两个人吵了起来。

        随后一个礼拜,经常性的吵架。

        吵来吵去吵的来了火,谢强一个大逼兜就招呼了上去。

        李丽珍生气的转身离开,重重的关上了房间的门。

        谢强懵逼了,怎么会动手呢?

        反应过来立马赔礼道歉,可是门迟迟没开。

        只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半夜的时候,李丽珍从床上起来,拿着水果刀,小心翼翼来到了沙发边。

        对着心脏就是一刀,谢强睁开眼睛,想要呼喊,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嘴被厚厚的毛巾堵住。

        亲身经历生命的流逝,谢强死不瞑目。

        李丽珍看着没了气息的谢强,很冷静,将谢强藏身于大冰柜。

        这个冰柜是谢强准备的,平常用来储存钓鱼钓到的收获。

        李丽珍将谢强放在冰柜里,开始清理案发现场。

        该丢的通通装进汽车后备箱,准备拉到荒郊野地一把火烧个干净。

        处理完,躺在床上,沉沉的睡过去。

        谢强工作的地方,李丽珍早就做好了准备,一封辞职信递交。

        关于谢强的钓友,李丽珍通通以:母老虎在家,最近不让出去为由,通通拒绝。

        一次两次也就不说什么了,更多次都没叫出来,钓友们也就不再执着于此。

        就这样过了两年,谢强的家里虽然不满两年都未曾回过家,但是没办法,谁让孩子翅膀硬了。

        平常也不说给家里来个电话,早就习惯了。

        谢强的朋友圈不定期更新,无非就是生活琐事。

        这就造成了谢强还在世的假象。

        谢强说完,眼睛里满是泪花,低着头一言不发。

        婚姻不是过家家,而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从爱情到婚姻,无疑是让别人羡慕的。

        从爱情到婚姻,经受的住考验,那是幸福的,经受不住,无疑给人生安排几出大戏。

        “你变成鬼逃出来,就没想过冤有头债有主?”白泽很疑惑,一般的鬼魂,都会心心念念报仇雪恨,这谢强几个意思?

        “有想过,但是有法律在,等待她的自然有合适的法律。”谢强说完,走向了黑无常。

        黑无常带着谢强闪身离开。

        白泽坐着发呆,发呆了有一会儿,灵玉下来放松一下,这才把神游天外的他拉了回来。

        “小哥哥,你如此入迷,被人偷了东西都不知道。”灵玉捂嘴轻笑,坐在白泽旁边。

        白泽本能的往旁边移了移,掏出手机。

        灵玉冷哼一声,吐出一句:“哼,不解风情的家伙。”

        白泽编辑信息发送给了秦明。

        秦明收到信息,立马着手安排乖孙调查。

        秦同经过调查,果然发现谢强的行动轨迹出现在两年前,随后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

        只能在网络上找寻到他的足记。

        经过对比,从语气习到行为举止,虽然越来越接近本人,但是明显存在诧异。

        巡捕局找了个由头,来到谢强家里。

        李丽珍打开房门,还有些疑惑,为什么巡捕会来?

        秦同的两个同事对视一眼,以女性安全为主,说起了这个小区最近频频发生的内衣失窃案。

        李丽珍长出一口气,原来是为这个啊!

        走访着,一位巡捕突然出声:“你家里怎么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

        李丽珍闻了闻,没闻到,最近有点小感冒,鼻子不通。

        另外一位巡捕,闻着味来到冰柜面前。

        李丽珍唰呢一下站起来:“那边不能去,有我一些贴身的内内。”

        巡捕才不管这些,上手就要打开冰柜。

        李丽珍急了,想要上前阻止。

        一位巡捕按住李丽珍不让她轻举妄动。

        另外一位巡捕打开冰柜门,对同事点点头。

        一位巡捕掏出手铐,干净利落的为李丽珍带上银手镯。

        李丽珍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一刹那时间,闻到了一股味道,虽然很淡。

        冰柜停电了,要不是鼻子失灵,估计还能解决,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被带上巡捕车的时候,李丽珍一言不发,等待的只有惩罚,只有法律的审判。

        秦同审问犯罪嫌疑人,而李丽珍对罪行供认不讳。

        秦同给爷爷发去了信息。

        而秦明发信息给白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