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66章 错过的春宵一刻

第66章 错过的春宵一刻

        转身告辞,临走前还不忘冷哼一声提醒四位女生。

        “你们四个,是回宿舍,还是继续在这里玩一玩?”玩一玩三个字咬字很重,白泽目光看向四个女生。

        “不玩了,不玩了,天色已晚,该回去睡了。我们先撤了”罗薇开口,拉着其余二人告辞,临走前不忘给白泽一个我们都懂的表情。

        白泽无奈扶额,懂个锤子钉子板子布!

        “今晚月色不错啊!”只留下二人,王语嫣极其尴尬,暗骂室友是三个没良心的。

        “嗯,挺美的!

        不如出去走走?”白泽说完,停顿了一下,继续补充。

        “好啊!”王语嫣点点头。

        来到寝室楼外,二人一言不发,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不觉到了宿舍楼下,王语嫣开头:“宿舍到了,我先回去了。”

        白泽点点头,目送王语嫣离开。

        到了宿舍,敲响寝室门,罗薇打开房门,眼睛瞪大大大的。

        往外面看看,开口说道:“如此难得的机会,咋就不好好把握,春宵一刻值千金。”

        王语嫣翻个白眼,走进寝室。

        罗薇叹息一声,有那么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木若清也是无语,谎称夜色太晚,宿舍门已经关闭,去外面,还不是一桩美事?这咋就这么直啊?

        一个直也就罢了,钢铁直女遇上钢铁直男,绝配啊!

        “老黑,今晚到底咋回事?”白泽见王语嫣上楼,转过身向老黑询问。

        “什么怎么回事儿?本来有一桩美事等着你,可是你却白白错过,没见过你这样子的。”黑无常翻个白眼。

        “不是这件事儿,是李国林的事情。”白泽见黑无常理解错意思,立马补充说道。

        黑无常目光不善:“哼,居然有人暗地里抢地府的生意。

        那个金莲不是个好玩意儿,或者从一开始,目的就是逼死李国林。”

        黑无常说出自己的猜测,李国林被牵扯的时候,对方见大事不妙,悄悄地溜走。

        导致,黑无常也没看见罪魁祸首长啥样。

        白泽沉默不语,而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拿出手机,信息显示,是秦同发过来的消息。

        “睡了没?”(期待的表情包)

        “没!”(打哈欠的表情包!)

        “来总局!”(激动的表情包!)

        “好!”(淡定的表情包!)

        让黑无常一个闪现带到总局,黑无常送李国林去地府,而白泽走进秦同的办公室。

        “巡捕同志真忙啊,大半夜不睡觉,还在兢兢业业!”白泽见秦同夜晚十一点半还在岗位上,不由得开口说道?

        “哎,别提了,本来都准备下班,可是遇到案子了。

        这个案子是一个自杀者!”秦同解释案情。

        “自杀者,似乎不归你们管吧?”白泽想着总局刑侦支队,什么时候开始管这类案子的?

        “不,起初也以为如此,毕竟没什么压力,家庭和睦,工作顺心,幸福美满。

        这个人活在别人的羡慕中,怎么会好端端自杀。

        直到看了五个小时的监控,才发现端倪,你看这里!”秦同指着水上公园的监控开口说道。

        白泽看了一下,起初就看到自杀者跳入人工湖。

        秦同再一次回放,慢慢放慢速度。

        白泽这才看出来,正常投湖,头往前,借助地心引力,重心不稳,栽入湖中。

        而这自杀者,自由落水,就和往井里丢一块石子似的。

        就像是有人从后面在自杀者腰部位置将他抱起,扔入湖中。

        仔细看监控,背后空无一人,那就只能是……

        秦同解释不了,总不可能自杀者是无实物表演佼佼者,用违背科学的姿态,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脑壳子都想破,依旧毫无收获,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这种事秦同并非专业。

        谁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认识中诡异青年白先生无疑是首选。

        “呵呵,他逃不掉,敢在眼皮子底下搞事情!”白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已经可以不依靠任何手段,发现可疑之处。

        比如说这自杀者在落进湖里的时候,他的背后显现出一个用力往前推姿态的小人。

        这画面,秦同看不到,依靠监控摄像头也拍不到,显然利用了某种手段。

        此时此刻已经不能称之为自杀者,而是应该称呼为被害人。

        “他的尸体在哪?”白泽开口提问?

        “额,就在停尸间,原本需要解刨,看一下是否有其他无法治疗的疾病。

        正在等待家属的同意。”秦同说出了位置,以及原本的打算。

        “带我去一下。”白泽倒要看看,这总局停尸间到底有何面目?

        秦同点点头,带着白泽来到停尸间。

        一排排冰柜,摆放整齐,一来到停尸间,瞬间感觉温度骤变。

        阴冷阴冷的,在这里工作的法医胆子真大,不过想一想他们的工作特质,也能明白,胸怀正义,死去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活着的人!

        打开被害者的冰柜,只见眼睛凸起,嘴巴长大,皮肤惨白。

        张开的嘴巴,明显带有水渍,小腹微微隆起,看来里面还有湖水存留。

        白泽目光朝着停尸间看去,他的灵魂不在,看来是停留在什么地方。

        “走,去公园!”白泽见没啥可疑之处,发生道。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坐上车一路来到公园。

        在被害者被推下去的地方,白泽依旧没有发现被害人的灵魂。

        白泽陷入沉思,既然灵魂不在肉体,亦不在陨落之地,那会在何处?

        而秦同开口询问:“白先生,到底看出来什么了?”

        “这事情很诡异。”白泽回答问题,这个回答很玄妙。

        秦同自然知道这事情诡异。

        “灵魂不在,说明,有人跟地府抢生意。”白无常在白泽身后出现。

        “哦?也就是说,故意制造自杀的假象,就是为了让这灵魂……”白泽也不是傻蛋,听白无常这么说,瞬间明白问题的关键。

        “没错,以被杀之人练鬼,这种被害之人死去以后,灵魂戾气很重。

        如果被邪魔外道利用,那将变成厉鬼,再用来危害人间,危害社会稳定,那将出现数之不尽的冤魂厉魄。”白无常说出利害关系。

        这番话让白泽后背感觉冷咻咻的。

        秦同看着白泽一动不动,只有嘴巴微张,似乎在自言自语,有些发怵。

        有能力的都有怪癖,这很容易理解。

        “绝不能让事态继续糟糕下去,老白你是否能追查出来,这家伙到底在何处?”白泽转头看向白无常。

        “这事情……”白无常正要说话,却发现又一人到来。

        “小哥哥,这事情不如交给奴家,毕竟闻到了一股美味灵魂的味道。”灵玉出现在白泽面前。

        原本灵玉在小酒馆打游戏,也不为何,居然一把都没赢。

        就算陈美嘉拿下五杀,获得全场mvp依旧输的离谱。

        心里烦闷,想出去走走,刚出小酒馆,内心一动,想过来逗弄一下白泽,换换心情,没想到居然遇到这种事情。

        现场遗留着灵魂的味道,而遗留灵魂的味道带着美味的感觉。

        白无常暗自叹息,得,又来一个抢生意的。

        灵玉单手掐法诀,随后目标看向一处,随后开口说到:“小哥哥,很紧奴家!”

        白无常抓着白泽,向灵玉奋起直追。

        秦同不明所以,这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秦同,这事情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围,早点回家睡吧,有结果通知你。”

        听到耳边低语,秦同抬头看月色,月光色,女子香,得,回家睡大觉。

        想的很清楚,既然说超出了能力范围,那就是说,依靠人力无法匹敌。

        灵玉在一处别墅落定,来时悄无声息,并未让屋主人察觉。

        “该死的,到底是哪路插手?

        道家佛家?不可能啊,这两家早就销声匿迹。

        除了一些挂羊头卖狗肉,没本事的招摇撞骗,世间再无此类人才对啊!

        啊,可恶啊,可恶!

        布局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到了收网的时候,却被破坏。

        别被老娘调查出来,要不然……”

        别墅内一个绝美女人,正在自言自语,越想越气,起初也只是摔摔东西,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拿鬼奴泄愤。

        “不用调查,我们已经来了!”白无常出声。

        绝美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声响下了一跳,什么时候来的?

        来的又是什么人?抬眼一看,呵呵,一个弱不禁风的小毛孩,一个看起来就骚里骚气的女鬼。

        至于最后一个,女人盯着看了很久,起初觉得很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至于这最后一个,病殃殃的样子,一看就是肾虚男。

        “呵,你说理工城市学院,那个叫李国林的老鬼,是你们带走的,别开玩笑了。

        就你们这三个垃圾玩意儿,何德何能。

        把你们的老大叫出来吧!”女人很明显不信,就这么三个玩意儿,怎么可能把鬼奴吓跑。

        “你再看看!”白无常身形变化。

        西装退去,白无常露出本来面目。

        “白……白……白无常?”女人大惊失色,没想到这肾虚男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

        前辈指教,遇见这一类鬼差,能跑多快跑多快。

        女人转身就跑,可是灵玉拦住其逃跑方向。

        “咦,这女人好强大的气场!”女人暗自感叹。

        “金莲,不要妄想逃跑,这两位,任何一个,都会让你无路可跑!”白泽出声。

        “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会知道老娘的名字?”金莲有些出乎意料,放弃这个身份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提起。

        “李国林说过你的长相,果然和描述的一样。”白泽淡定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