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71章 边境风云

第71章 边境风云

        看守闻风而来,看到一个穿着奇怪的女人,不由得奇怪,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女人?

        “哼,想要逃跑,不可能的,乖乖束手就擒吧!”看守头目顾不得心里疑问,履行自己的职责。

        “嘿嘿嘿!”

        灵玉猛回头,惨白的脸上不夹杂任何表情。

        看守头目惊骇欲绝,这个女人的身体没动,头却转了过来,那就说明是……说明是……

        “啊,鬼啊!”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灵玉的声音幽怨而诡异,朝着看守一步一步靠近。

        看守头目想要跑,却发现跑不了,身体不能动,看手下小弟的模样,他们似乎也是这个情况。

        一动不动之后,看守头目失去意识,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外走去。

        诈骗团伙的大小头目,听到动静,纷纷出来,看到看守齐刷刷的向外走,面对这奇怪的一幕,不由大喊一声:“你们想干什么,造反不成?”

        看守队伍自然不会回答问题。

        直到大小头目看到后面的身影。

        瞬间立在原地,亏心事做多,难道真的遇见……真的遇见……

        “啊,鬼啊!”

        大小头目看着女人把头提在手里,一边走一边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这绝非特效,只因为,这女人居然是用飘的。

        没多久,这些人的下场都与看守团队一样。

        路过一个昏暗的地方,似乎达成某种共鸣。

        许许多多的灵魂不由自主加入队伍,他们的生前的一切一一浮现。

        白无常惊讶一声,居然引起百鬼朝拜,这灵玉还真是深藏不露……

        白泽看着他们生前的一幕,不由得痛心,不给饭吃活生生饿死的。

        被殴打致死,更有甚者,不堪受其辱,自杀而亡的。

        在殴打之后,被关进水牢,伤口腐烂溃败感染病菌而死的。

        此类种种层出不穷,只有想不到,没有胸做不出来的,毕竟华夏禁止的一切,在这里似乎成为家常便饭一般简单。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腰子被嘎的大军。

        整整齐齐,单手扶腰,面色惨白。

        在面北游行的队伍引人注目,而随着队伍的前进,不断有浩浩荡荡的冤魂加入其中。

        这些冤魂,寻常百姓看不见,只有不法分子才能原原本本看到。

        灵玉带领百鬼,夜闯上百个窝点。

        这里肮脏数不清道不尽。

        如此大规模的行动,自然惊动了人间炼狱的保护神。

        黄赌毒是支柱产业,最近不景气,最大蛋糕那边严打的厉害,而诈骗更是能一本万利,如热能不重视。

        保护神被手下叫醒,原本想大发雷霆,听道汇报,马不停蹄带着队伍来到现场。

        “你们吃饱了没事干,在大街上瞎溜达?”阿翔大发雷霆,正做美梦非要整幺蛾子。

        跟在阿翔身边的是一个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的年轻人。

        白泽看着这人,莫名觉得熟悉,翻遍脑海,回忆起一个人来。

        在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风靡一时的自弹自唱小伙,叫什么高来着。

        原来身份真的不简单,不仅能落后阿翔半步身位,面目还带着魔鬼一般笑容,哪里是阳光开朗大男孩。

        “啊?你们哑巴了,回答我啊!”阿翔的怒火越来越大。

        “你看他们的样子,像是能回答你问题的人吗?”

        白无常从黑暗中走出,还是经典的高帽子长舌头形象。

        “啊?白……白……白无常!”什么高说话声音哆嗦。

        “嗯?白无常,什么鬼?

        小高你在说什么?”阿翔并不太了解华夏文化,所以对于白无常毫无映像。

        小高在阿翔耳朵边解释。

        阿翔听后不屑一顾:“装神弄鬼的玩意儿,再厉害还能有枪炮火药厉害?”

        阿翔很狂,毕竟能控制这么大一个地方,连面店主流都不敢插手,如何能不狂。

        咻……碰……啪声不绝于耳。

        当地百姓在很远的地方听到响声,关紧门窗,默默祈祷,不要殃及池鱼。

        白无常安然无恙,大手一挥,人间炼狱场景在每一个阿翔手下呈现。

        阿翔的手下放下武器,目光呆愣愣的。

        “特奈奈的,给老子继续打!”阿翔继续发命令。

        一会儿后见毫无动静,回过头来:“你们干什么,造反不成?”

        见手下放下武器,不由得勃然大怒,反了天了。

        “呵呵,你还真是搞不清楚状况,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灵玉现身,依旧提着自己的脑袋。

        阿翔回过身来,看到这一幕,属实被吓一跳。

        拿起旁边手下的阿卡斯奇,开始一阵点射。

        弹夹空以后,阿翔才知道害怕。

        而小高早就在白无常出现的时候,趁乱逃跑。

        逃跑过程中,遇见了白泽。

        白泽拦住小高,伸出手臂阻拦。

        小高手拿武器,武器指着白泽,非常凶恨的开口:“不想死赶紧让开!”

        “哎,我也想走,可是有几个老朋友想找你叙叙旧。”白泽让开身后,漏出了后面的一幕。

        小高看到白泽身后的女孩子,惊骇欲绝,怎么会是她们?

        这些女孩子都是他用短视频忽悠过来女孩子,第一步先释放自己的本色。

        第二步姿色不错的卖到男人的乐园,姿色稍微差一点的只能用来当工具。

        至于她们下场,就算小高知道,那又如何,这赚到的钱都是他自己的。

        看到这些女人,小高害怕了,双腿打哆嗦,就连拿武器的手都有些抖。

        恐惧之下,小高扣动扳机,一发发子弹呼啸而过,弹夹打空,这些女人扑过来对他进行撕咬。

        白泽继续躲在一边,一会儿后,身后传来声音。

        “小心你的腰子!”

        白泽瞬间麻木,腰部阵阵发凉。

        回过头,没好气的说道:“姐姐,你这样吓人,哪天死翘翘那都是被你吓的。”

        原来是灵玉开玩笑,白泽虚惊一场。

        偷偷冒出头,看着对阵的场面已经结束,白泽这才现身。

        “小兄弟,搭建引魂渡吧!”白无常飘过来。

        白泽点点头,已经在脑海里演练无数次,引魂渡早就烂熟于心。

        动作迅速,没多久引魂渡已经完成。

        百鬼呜呜呜呜的离开这里,场面极其壮观。

        百鬼夜行到此结束,而这些漫无目的犯罪团伙,白泽看着灵玉。

        “他们这些人罪有应得,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灵玉不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个态度,已经是默认的。

        这些人继续向前走,而白泽继续跟随着,直到天亮。

        东北大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色,暗道一声糟糕。

        起来迟是要受惩罚的,电棍电肉体,肉体的疼痛,光想想灵魂都感觉颤抖。

        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舍友,东北汉子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帮狗日的大发慈悲,允许睡个懒觉?

        呵,这是在想屁吃。

        挨个叫醒,准备接受惩罚。

        惩罚包括但不限于,老虎钳拔指甲,改锥钉后脑勺,辣椒水扑面而来等等!

        左等右等,也没动静,东北大汉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谁看见,昨天那个虎爷们儿?”

        “嗯?他哪里去了?”

        “不会想逃跑,正在进行二十对一的群殴吧?”

        “半夜醒来,发现他去厕所,哎,想起他昨天的话语,分明就是脚底抹油。哎,都怪我没拦住,这时候怕是凶多吉少。”东北大汉长吁短叹。

        “咦,你这里怎么会有一张字条?”山洞大汉眼尖,看到门口缝隙那边的字条。

        所有人闻声看过去,果然有一张。

        东北大汉拿起字条翻开一看,顿时大惊。

        字条上写着:

        陌生人,你好,看到字条的时候,说明你们已经醒来。

        既然醒来,回家吧,祖国母亲欢迎你们。

        家里的老婆孩子爸爸妈妈,都在等你们。

        字条到处为止,所有人听后呆愣愣的。

        脱离人间炼狱,可以回家了?

        他们不敢相信,有不信者推开房门,看守已经不在,整个竹楼空空荡荡的。

        将消息传回,这群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哪怕回去面对法律的制裁,他们也毫不畏惧,只因为这个地方每多待一秒,都感觉呼吸困难。

        浩浩荡荡的队伍抵达华夏边境。

        驻防士兵,看到这情况,立马向上级汇报。

        怪不得,总军区那边特战旅赶过来,原先还以为要搞军事演习,现在一看原来是小面子要蚂蚁撼树。

        秦明与一位肩扛两杠四星的军官有说有笑。

        “老战友,多年不见风采依旧!”秦明说着敞亮话。

        “少来,话说这人到底是谁,让你这么重视,莫非是你外面私生子?”

        “少来,这么多年还是管不住你那张嘴,怪不得现在两毛四,路虎啊路虎。”秦明面对老战友,自然毫不客气。

        “你就说是不是?能让你拿多年以前的人情,说动老领导,让老子一个特战旅来到这地方,不是你私生子,难不成还是你结拜兄弟?”路虎开口说道。

        “报告!”

        “进来!”

        秦明听到有报告声,停止话题。

        “中队长,边境有不明身份的武装力量靠近。”少尉脸上画着油彩。

        路虎听到这消息,也顾不上与秦明打趣,拿起望远镜观看。

        果然,看装束,像是面北地方武装。

        打头的那个,似乎是坤翔。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路虎看着少尉。

        少尉点头,敬个军礼离去。

        高音喇叭传出声音。

        “这里是华夏边境,请立即返回,请立即返回!”

        高音喇叭不停歇,而浩浩荡荡的队伍依旧毫无反应。

        鸣枪示警都没用,这让路虎很气愤。

        华夏以德服人,真当没有火气?

        什么阿猫阿狗都想过来撩拨两下。

        秦明看到队伍的不同寻常,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

        这一看之下,瞬间发现,白泽也在其中,走在最前面,双手背后。

        放下望远镜,心里在想,莫非被绑架。

        心有疑虑,又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似乎刚才没看错,心里一揪。

        白泽背着手,闲庭散步一般,背手时间太长,手有点发麻。

        甩一甩双手,抱在胸前。

        听到枪声被吓一跳,听声音似乎是祖国方向。

        四处看了一眼,这附近也没其他势力啊!

        “老路,你过来看一下!”秦明看到白泽的样子,有些不太确定。

        “干啥?年纪大眼神不好使?还不如我的呢!”路虎背着手龙行虎步接过望远镜。

        这一看之下,发现端倪。

        “咦,这小伙子什么来路?居然敢走在坤翔前面?”路虎接过望远镜,一脸震惊。

        刚才还以为,这年轻人双手背后,是被坤翔绑起来的人质,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我就说我再老,也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你再往后面看。”秦明指一下队伍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