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72章 奇怪的车

第72章 奇怪的车

        路虎闻声,向后面看过去,看起来像是平民百姓,也没啥稀奇的。

        秦明指着位置挨个介绍。

        “左边数第一排,华夏在逃通缉犯,去了面北,没想到在那边依旧死性不改,反而风声水起。

        依靠自己独特优势,成为网红,吸引年轻人去向那个罪恶之地。

        非法进行一些活动,让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你再看那一个……那一个……那一个……”秦明每指出一个人,就会说出他们的犯罪事例,对于这方面如数家珍。

        路虎阴沉着脸,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

        “报告!”

        “讲!”路虎拿着望远镜,看着这群恶魔,心里非常不好受。

        “即将突破边境线,是否发动攻击!”

        “打个屁,让他们进来。”路虎已经注意到,这些人现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会有威胁。

        白泽小心翼翼的走入国内,不明白这边境为何来了这么多兵哥哥。

        直到秦明走过来,白泽这才注意到与他一起并排行走的风云人物。

        这两毛四似乎是华南狼牙特战旅的头头,经常出现在军事板块。

        再一看兵哥哥的服装,臂章一颗面目狰狞的狼头,好家伙,还真是。

        “咦,你咋过来了?”白泽心生好奇,也没多想。

        “听说老朋友在这边搞拉练,特意过来看看老朋友。”秦明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的本来目的。

        路虎心知肚明,此时此刻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些人怎么回事儿?”秦明有些激动,这两大毒瘤落网,华夏百姓之福啊!

        “他们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旅游一下,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白泽打着哈哈,有外人在也不好明说。

        路虎嘴巴微张,看口型似乎在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还死皮赖脸的跟着,真当老路是三岁孩童?

        “老哥哥,这些人就交给你们处置。”白泽对着秦明说道。

        秦明点点头,见白泽有离开的意思,开口说道:“不吃顿便饭,喝点小酒再走?”

        白泽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的酒,怕是你们喝不惯!”

        说完便转身离开,路虎不明所以,而秦明若有所思。

        “这小子什么意思,他的酒怎么了,难不成还是什么灵丹妙药?”路虎有些不乐意,这小子咋就这么没有礼数。

        “额,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玉露琼浆,但他的身份不一般,若是以后有机会,老头子我再和你聊一聊!”秦明打哑谜。

        这让路虎很是憋屈,这一老一少,没一个痛快人,说话都不说明白,卖关子,哼!!!

        “他不喝,咱们两个喝!”路虎可是有喝酒目的的,并不是无的放矢。

        “现在喝,你们这可是快速反应部队,喝酒合适吗?”秦明翻个白眼。

        “合适,非常的合适!”路虎嘴馋酒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是一直没有寻找到合适的机会。

        如今老战友重逢,老领导就算知道,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明哪能不明白老家伙的心思,心里和明镜似得。

        “你去喝吧,老头子年纪大了,各种毛病找上门,这个酒啊,还是少喝为妙。”秦明故意逗一逗老战友。

        “呀嘿,你个秦黑子,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区区一斤百花酿,怎么可能让你身体有毛病,再说了……”路虎有话没说完,就看秦明的反应。

        秦明一听事百花酿,那个眼睛直冒光:“哎,虽然医生说的对,但是老战友重逢,怎么能少的了酒的衬托。

        酒不重要,战友情情比天高!”秦明说的没毛病。

        “你呀你,走,我让炊事班炒两个好菜。”路虎哪能不知道秦明心里在想什么。

        对于此间事,白泽不知道,这个时候已经坐上前往春明的大巴。

        一路上白泽都处于假寐状态,就在快睡着的时候,乘客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车怎么停了?”

        “不知道,刚才轰隆一声巨响!”

        “这雨下了三天三夜,也没见停,不会是……”

        “别瞎说,坏的不灵好的灵,快呸呸呸……”

        “呸呸呸!”

        白泽睁开眼睛,听到乘客的议论声,看向窗外,这个地方下着雨,不算大雨,可也不算小。

        这种恶劣环境下,其实不适宜在山间道路开车,危险难以预料。

        看这情形,雨点是不会停的。

        车门打开,乘务员返回来面色不好看的开口说道:“很遗憾的通知大家,前方道路遭遇塌方,随时都有可能有泥石流的发生。

        为了大家的安全找想,我们将会在此地逗留到雨停,不愿意的可以提出来,我们将会退还车票钱。”

        乘客们互相看看,反正家里也没啥事,不着急回去。

        就算退还车票钱,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要是遭遇危险,哭都没地方哭。

        也有要钱不要命的,说退还退还车票钱。

        退还车票的分别是,一对老人,一对夫妻带一个孩子,彪形大汉,贼眉鼠眼。

        七个人下了车,彪形大汉以及夫妻各自拿起雨具,刚准备打伞,却发现,这雨为什么这么奇怪?

        老夫妻抬头看天,晴空万里。

        “老头子,刚才那辆车,是不是编号444号长途大巴车?”

        “对,就是那辆多年前出事的车,遭了,还有一个小伙子没下车!”老头子听到老婆子的问话,刚才车上除了他们七个活人,还有一个外地小伙。

        彪形大汉一听444号大巴车,想起几年前的社会新闻。

        一辆搭载35名乘客的大巴车,冲下悬崖,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后来,也关注过这件事,调查结果据说是下大雨,道路泥泞,车胎打滑,转弯的时候一路漂移导致车身失衡,直接从悬崖跌落。

        “哎,车已经走远,那小伙子只能听天由命吧!”老婆子也是没办法。

        “哎,希望小伙子是个正直的人。”老头子由衷的希望,这个外乡人可以平安无事。

        “妈妈,444号大巴车,是啥呀?”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问。

        “是一辆有故事的车,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女人摸一摸自家儿子的头,一脸宠溺的说道。

        坊间传闻,444号大巴车,终点未知,凡是到达终点的人,没一个可以活下来的。

        七个人心思各异,看着大巴车离开的方向陷入各自的心思。

        现在才发现,这里不远处一公里外有一个服务区,男人提议他们就在这里将就一下,等下一辆车过来。

        大巴车行驶的途中,白泽竟然看到,依旧有人拦车。

        拦车的是五个青年,短夹克,漏出肚脐,胳膊上花花绿绿纹着不知道啥玩意儿,脚上小皮鞋。

        五个青年上了车,目光四处游走,看到这满车的乘客,舔舔嘴唇,各自找座位坐下。

        奇怪的是,年纪轻轻,五个青年竟然不间断的咳嗽。

        一个咳嗽完,就会下一个接力。

        一轮咳嗽完,青年闭上眼睛。

        这些小伎俩,白泽早就心知肚明,看着这满车的乘客,心思沉重。

        同一时间,五名青年在一声咳嗽下站起身。

        “客栈已经到达,请各位乘客有序下车。”乘务员出声提醒。

        五个青年对视一眼,这地方什么时候有客栈,而且客栈还建在村子里?

        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乱乱哄哄的,看来只能另外寻找合适的时机。

        领头青年咳嗽一声,其他青年暗自点点头。

        一车乘客下了车,来到客栈。

        客栈很古老,并非一栋楼一栋楼的。

        而是这一整个村子都是客栈,由村长统一经营。

        白泽和五名青年被安排在一墙之隔的地方。

        五名青年坐在一起,小声议论。

        “大哥,刚才怎么不动手?”张三开口询问。

        “你傻呀,刚才要是亮出家伙,引起村里人的注意,我们肯定脱身会很麻烦。”李四开口。

        “嗯,老四说的对,我们五个底子都不干净,哪一个身上不是背着案子。

        在车上我们还可以中途下车,天高海阔,任凭风浪起。

        要是在村子里被困住,再交给当地巡捕局,呵呵,等待我们的只有惩罚。”熊大开口,他就是这伙人的头。

        “嗯,大哥说的没错,只不过缅北还有多久才能到,听说那里是犯罪的天堂。

        我们几个去了,一定风生水起,大有作为。”王二麻子首先赞同熊大的说法,其次一直在计算距离天堂还有多久。

        “快啦,快啦!”李四回答王二麻子的问题。

        “大哥,这个村子不太寻常,一路走来,几乎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就连村长都是女的。”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刘五,提出关键性问题。

        其余四人,听到老五这么一说,陷入沉默。

        是啊,这一路走来,家家户户都是女子。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地方穷乡僻壤,赚不到钱。

        男丁外出打工,只留下女眷,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思考一会儿,熊大不以为意。

        “对呀,老五,你这神神叨叨的,吓哥哥们一跳。”张三瞪了一眼刘五。

        刘五自讨没趣,继续沉默,他本就沉默寡言。

        白泽听到他们的议论,暗自说道,你们心中的天堂不复存在。

        “大哥,这村子里的女人,不论年纪大小,个顶个的惊艳!”张三眼睛冒光。

        “是呀,大哥,一个个美得不像话,就和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王二麻子垂涎三尺,吞一下口水。

        “若是自愿,随你们而去,别做傻事,我们快要到天堂,不要中途出岔子。”熊大也是心里痒痒,有些事他能带头,有些事不能起这个头。

        果然,一根香烟一瓶酒,一提寡妇乐一宿。

        男人的话题无非是女人,女人的话题无非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