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77章 拦路的人

第77章 拦路的人

        夫妻两个走进小酒馆,司机挠挠头,有些不明所以,随后开口说道:“奇了怪了,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不知道为啥,拒绝不了!”

        “老公,我也想着咱们是做好事,要拒绝小兄弟的一番好意,可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好。”女人同样不明所以。

        白泽笑而不语,虽然早就看出来两口子有问题,但是不好打破,毕竟这么恩爱的两口子,不知道下辈子……

        “大哥大嫂,既来之则安之,坐下吃完清汤面,再来几个小菜,酒的话随意,就算喝多,楼上也有房间。”白泽说着内心话。

        “好,就听小兄弟的!”司机一想,连续开车这么长时间,都有点到疲劳驾驶临界点,再开车也是不合适。

        女人一算,果然差三分钟到达疲劳驾驶。

        夫妻两个坐下,静静等待着。

        白泽来到后厨,依旧是一碗清汤面,一碟麻辣牛肉,若干鸭头,再来一碟老醋花生米。

        酒菜上桌,夫妻俩个,你喂我,我喂你。

        白泽猝不及防之下,吃到满满的狗粮。

        心中思绪万千,静静等待着。

        白泽倒满酒,这一次并非是迷魂酒,而是以前遗留下来的老白汾。

        “这酒不瞒兄弟你说,以前还真没喝过,不过口感不错。

        再加上兄弟独一无二的手艺,虽然不是山珍海味。

        但别有一番韵味,我和你嫂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见过有你这般手艺的年轻人。”司机说着由衷的话。

        “你大哥说的不错,小兄弟,按理来说,你这手艺,应聘五星级大酒店后厨,应该是错错有余,为何独守小酒馆?”女人也是好奇,进来这么长时间,只有他们这一桌,想必平常生意也不好。

        “既然大嫂这样问,那就不瞒二位,一般人进来不了,进来的人……进来的人都已经离开人世。”白泽低下头,有些不敢面对这夫妻两个。

        “啥?”司机诧异!

        “啥?小兄弟真会开玩笑!”女人捂嘴笑着。

        白泽叹息一声,取出四两迷魂酒,一人倒一杯。

        “喝下眼前的酒,往事浮心头。

        过眼云烟般消散,人生路不白走。”

        白泽颇有感慨的说出开场白。

        闻到杯中酒的味道,夫妻两个被吸引,对视一眼,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夫妻两个闭上眼睛,果然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

        “哎,本以为,小兄弟在开玩笑,没想到我们夫妻两个都已经死去。”司机摇头苦笑。

        “我们的死,或许真的是意外吧!”女人同样摇头苦笑。

        司机名叫胡英俊,前面已经说过,是一位心理医生,而且还是一名二级心理咨询师。

        而女人名叫张美丽,人如其名,非常的美丽,职业是一名芭蕾舞老师。

        夫妻两个的日常已经知道,虽然时常拌嘴,但是很快会和好。

        两人同样爱好旅游,祖国的大江南北,多处名胜古迹,都去过,最喜欢去人迹罕至未被开发的地方,他们觉得,一到五一国庆,人山人海,那样子感受不出古人的思想,古人的真才实学。

        一切的转机出现在一位病人的到来。

        胡英俊依照往常惯例坐在心理咨询室。

        现在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心里毛病,这也并不是难以启齿的问题,只是看病情的严重罢了。

        而今天来的第一位患者,是一个二十不到的女孩子。

        女孩子很惊恐,刚进门,来不及坐下,就冲到胡英俊面前,慌乱的说道:“医生……救救我……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女孩说话断断续续。

        胡英俊邹起眉头,莫非是癌症?这怕不是走错地方了吧?

        “姑娘,这里是心里咨询科,疑难杂症请到中医科!”胡英俊指着门牌说道。

        “不……我心里有病……心里有病,您……救救我……只有您才能救我,呜呜呜……!”女孩子都急哭了。

        胡英俊叹息一声,大吼一声:“姑娘你别急,坐下说。你这样我无法判断病情”

        女孩子果然被吓一跳,坐下以后,开口说道:“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你咋还不去死,你咋还不去死,一直重复,一直重复……”

        女孩精神状态很不好,显然是被这声音折磨的不轻。

        胡英俊心想,莫非是幻听?

        “这种症状持续多久了?”问出病症才能对症下药。

        “已经一个星期!”女孩子双手抱头,很明显现在依旧被这声音折磨。

        “怎么出现的?刘雨桐,我希望不是一问一答,而是原原本本的说出。”胡英俊看着挂号单叫着女孩的名字,表情严肃。

        刘雨桐点点头,说出了病症的由来。

        她今年刚刚上高三,学习压力大,听朋友说有一个神奇的小信群,只要加进去,学习压力立马减轻。

        经朋友介绍,加入群聊,果然学习压力瞬间有了显著降低!

        根据刘雨桐的介绍,刚加入进去,就被要求做任务。

        第一关任务无非就是捏死一只蚂蚁蚯蚓之类的。

        做完之后,心理果然舒服了不少。

        后来任务难度越来越大,虐猫虐狗,甚至于让参与者做出自残的行为。

        而刘雨桐幡然醒悟,这分明是死亡游戏,这个群是死亡群。

        醒悟过来退出群聊,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万事大吉,没想到,才一天的时间,脑海里就浮现出,你去死吧的声音。

        胡英俊听完,立刻联想到前几年非常流行的死亡游戏。

        这是一种让人一步步对生命漠视,甚至于对自己生命漠视的程度。

        若是人对生命有敬畏之心,那么就会渴望活着,反之就会选择自我了结。

        这个问题很严重,胡英俊思虑再三,认为刘雨桐的病不能拖,立马得安排催眠。

        打电话推掉今天的其他咨询。

        胡英俊立刻安排催眠治疗。

        手拿怀表,胡英俊对着刘雨桐开口说道:“看着这只表,跟随他的节奏看来看去。”

        刘雨桐看过去,顿时感觉注意力被吸引。

        “脑袋有想法就让他来来去去不要管,全身上下,放松到每一个手指头脚趾头都放松。”胡英俊循循善诱,再搭配上舒缓的音乐。

        刘雨桐上下眼皮打架,昏睡过去。

        胡英俊进行心里疏通,直接将这段记忆隐藏,套上枷锁。

        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要想彻底根除,还需要耗费一番功夫。

        大汗淋漓,以前这种病人从来没遇到过。

        这是很大一项挑战,功夫不负有心人,李雨桐的病总算有了完美结局。

        李雨桐治疗好后,其他的病患慕名而来。

        胡英俊发现,这病患,无一例外都是如同李雨桐一般的症状。

        好在第一个有难度,后面的得心应手。

        陆陆续续治疗好七八个以后,身心有些乏累,请假外出散心。

        早就说着去版纳去看一看,一直没机会,如今得空,自然首选版纳。

        与张美丽约好,一起自驾游,从杭城出发,途径大理,丽江,最后一站西双版纳。

        本来一切安然无恙,可是从西双版纳返回的途中,天色很黑,也不知道为什么预报的是大晴天,却看不到一点月光。

        就在行车的途中,胡英俊与张美丽,发现路边有一个拦车的。

        夫妻两个为此还闹过口角。

        “这大晚上的,遇到陌生女子打车,不太合适吧?”胡英俊有些犹豫。

        “你有没有同情心,这可是女孩子,大晚上一个人,要是发生个什么事,一辈子可就毁了。”张美丽瞪过去。

        “就算是女孩子,这大晚上的无缘无故出现在路边,怎么想怎么奇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为什么来这里?”胡英俊还是有些不放心。

        “姓胡的,当初嫁给你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的铁石心肠?

        我看错你了……哼!”张美丽有点生气,作为女人最明白女人。

        “好吧,好吧,搭就搭她一程,提前说好,见势不对,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胡英俊提前打预防针。

        “神神叨叨的,别说又是你那神秘的心理医生第六感,一眼就看出来,这女孩子不是好人。”张美丽嘴巴翘起来,一脸我不开心的表情。

        胡英俊不再说话,停下车,招呼拦路女上车。

        “大哥,谢谢你啊,等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辆车。”拦路女由衷说着感激的话。

        张美丽瞪了一眼胡英俊,这么有礼貌的女孩子,还说是什么坏人。

        “姑娘,这么晚,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张美丽瞪完胡英俊,立马换上笑容,询问女孩。

        “今天公司出来旅游,就临时尿急,去了一下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车已经开走,手机钱包全在车上,一直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可是好长时间,他们都没回来。”女孩说着说着,竟然有些委屈。

        胡英俊面露狐疑,莫非真的是感觉错了?

        这女孩温柔美丽,也不像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啊,这附近倒是真的有适合公司团建的好地方。

        打消疑虑,胡英俊回过头看了一眼。

        只见女孩嘴角挂着善意的笑容。

        胡英俊回过头,这个笑容如跗骨之蛆一般,时不时出现在脑海。

        将笑容驱逐出脑海,专心致志开车。

        开了有好大段距离,哈欠连天,困意十足,想要停下车,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刹车居然失灵。

        扭过头看过去,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妻子,低着头已经陷入梦乡。

        “哈哈哈,鬼话你也信?”女孩子猖狂的笑着!

        胡英俊用尽全身力气看过去,却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女孩子,分明是一具惨白的骷髅。

        急促的闭上眼睛,后来发生了什么,已经从记忆里消失。

        继续开着车出发,直到在通往春明国道路边发现行走的白泽。

        白泽眉头皱起,这事情不简单,背后还有一团迷雾没有理清。

        张美丽回忆起死亡前的真相,心里在想,如果当时那个女孩没上车,会不会活下来?

        “其实,这个女孩已经认定了你们,就算不让她上车,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共赴黄泉。”白泽不得不说出真相。

        夫妻两个对视,不明白生平从未个谁有如此大的仇恨,竟然引来报复。

        “大哥大嫂,你们可还有未了的心愿?”白泽照旧问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