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96章 途中遇事

第96章 途中遇事

        “哎,夫妻两离婚后,裴子儒她妈备受打击,没多久就疯了,现在在苏山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余罪叹息声不断。

        好端端一个家,硬生生被拍花子搞得支离破碎。

        死的死,疯的疯,原本这也是幸福美满的一家啊!

        白泽叹息一声,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吃完早餐,秦同与余罪告辞,他们还有一大堆事情要解决。

        白泽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走到客运中心,坐上前往苏城的班车。

        上车之后坐到最后的五连座。

        坐在旁边的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戴着耳机,单手托腮,目光茫然的看向窗外。

        乘客陆陆续续上车,一个年轻靓丽,这个天气穿着时尚,白色吊带小背心,黑色小皮裙,染着抹茶绿的一头长直发,黑色带字母薄黑丝套在腿上,一双黑色红底高跟鞋,使其更增加几分美感。

        嘴里嚼着口香糖,戴着耳机,似乎周围的一切与他无关。

        两个带耳机的年轻人一男一女坐在白泽旁边。

        字母黑丝女孩,一坐下,就摆弄着手机。

        看样子是在选择感兴趣的歌曲。

        通过耳机播放,可以清晰的听到男孩听的是:可能我总不会忘,爱来爱去哭一场!

        白泽左看一眼,右看一眼,两个兴趣爱好相同的人不期而遇,这还真是有意思。

        闭上眼睛,耳朵一左一右听着两个年轻人同步播放这首歌,两个人同时选择单曲循环。

        兴许是单手托腮累了,男孩回过头来,朝着白泽这边看过去,斜着脑袋掏耳朵。

        女孩摘下耳机,同样朝着白泽这边掏掏耳朵。

        “你也去苏城?”男孩开口说道。

        “乐乐,是你吗?”女孩显得格外惊讶。

        “是我,思思,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有三年了吧?再也没见过,没想到会在这里不期而遇。”乐乐嘴角露出微笑。

        “是啊,三年没见,你越发成熟。”思思同样带着微笑。

        两个年轻人隔着白泽叙旧,谈起高中时光,时不时还会相视一笑。

        “你去苏城工作?”思思嘴角带笑。

        “不是,去苏城玩一下,听说寒山寺挺好玩的。”乐乐眼神目视前方,眼眸深处一股失落一闪而过。

        “这么巧,你也去?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听说寒山寺求姻缘挺灵的,你不会……”思思想到自己的目的,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整。

        乐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得,被猜出来了:“是的,一段失败的感情结束,希望可以遇到合适的。”

        思思沉默不语,在高中的时候,暗恋耿乐三年,一直没有表白。

        高中毕业那天,正准备给这段暗恋画上一个句号,却没想到,耿乐因病缺席毕业典礼。

        后来听说耿乐去了江南烟雨大学。

        这一别就是三年,而她高考落榜,趁着短视频平台兴起的这几年,做起了探险直播。

        虽然人气不高,粉丝不多,但也能够勉强维持日常生活。

        “既然遇到,那就一起去吧!”耿乐回过头来,带着微笑对陈思思开口说道。

        陈思思点点头,她也正有此意,高中未完成的事情,就在这一次相遇画上句号吧!

        白泽闭着眼睛,无意吃瓜,这两个年轻人挺有意思的。

        没多久,苏城到来,白泽改变目的地,决定跟着两个年轻人。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耿乐……

        二人走走停停,边走边回忆往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更不知疲惫。

        就这样一路步行来到寒山寺。

        二人到了这个地方,感觉格外的宁静。

        “乐乐,到了这个地方,你有没有一种心境放空,啥也不用想的感觉?”陈思思扭过头来看着耿乐。

        耿乐扭过头去,与陈思思对视,随后低下头看向前方:“有,远离都市喧嚣,在这一刻生活节奏似乎都停下来。”

        陈思思与耿乐来的时候,游客已经来来往往。

        二人来到大雄宝殿,献上一束百合花。

        恭敬行礼,双手合十各自许愿。

        二人许愿完,又继续在寒山寺逛到下午五六点。

        到了饭点,陈思思提议到市区石家饭店去。

        “咦,你居然也听说过,攻略没白做啊!”耿乐抬起头,他们想去石家饭店。

        “既然出来玩,那就要提前做好准备,要不然岂不是白跑了。”陈思思拦停一辆出租车。

        二人坐上车,白泽看着二人远去,既然已经听到石家饭店,那就有了目的地,何必急于一时。

        打车来到石家饭店,白泽静静等候。

        夜晚九点多的时候,二人从饭店出来,依旧有说有笑。

        “对了,你有住的地方没?”陈思思开口提问,其实提问是带有目的的。

        “半夏微凉,来之前就已经网上定好了房间!”耿乐淡淡的回答。

        “啊?不会这么巧吧?我住302!”陈思思,目瞪口呆,这默契度咋就这么高呢?

        “还真是太巧了,我住你隔壁301!”耿乐同样惊讶,这难道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白泽微微摇头,叹息一声,狗屁命中注定的缘分。

        等到二人到了半夏微凉小猫家,找前台领了房卡,各自放下背包。

        二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想找对方聊聊天。

        陈思思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耿乐正准备出门。

        “你有事要出去啊?”陈思思开口提问。

        耿乐保持着开门的动作,见陈思思过来,让开身位开口说道:“找你有事情要问。”

        陈思思走进房间坐在椅子上,开口述说:“其实,我也有事情要问你!”

        “你先问吧!”耿乐坐在床边。

        “你来寒山寺,是不是脑海里凭空生出来的念头?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到不来心里总痒痒的地步?”陈思思问出疑惑。

        耿乐抬起头来注视:“原来你也是这样?”

        陈思思目光微变,一个人可以是偶然,若是两个人都是这样,那就有点不同寻常。

        “可是这是因为什么呢?”陈思思脑袋里全是疑问。

        “因为爱情啊!”白泽在门外开口。

        耿乐与陈思思同时向门口望去,门外什么时候站着一个旁听者?

        耿乐来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看去,门外站着一个车上的旅客,而且跟了一路。

        打开门,耿乐开口:“你这话什么意思?”

        “周倩你认识吧?”白泽站在门口,提出一个名字。

        耿乐明显的一愣,周倩是她的前女友,这次出来,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周倩提出分手,而导致心情低落,所以出来散散心。

        没想到出来后,就遇见陈思思这个老同学,想起这一路上,的确不太寻常。

        “啊?周倩是你女朋友?”陈思思眼睛瞪得大大的。

        耿乐疑惑的回过头:“啊?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陈思思取出来手机,翻看着相册。

        没多大一会儿,翻开一张相片,递到耿乐面前。

        耿乐看着手机里的相片,这就是周倩,他的女朋友周倩。

        “我们都认识同一个周倩,倩倩三个月前生病住院,都没和我们说。

        直到一个礼拜前,我们才得知消息,倩倩因为癌症离开人世。

        生前听倩倩提起过,有一个很爱他的男朋友,没想到居然就是你!”陈思思思索片刻,已经明白了。

        耿乐也不是笨人,经陈思思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一些东西。

        周倩自知即将离开人世,怕耿乐知道真相后,想不开,所以提前提出分手。

        再安排与陈思思的相遇,因为陈思思说过高中有一段暗恋。

        而无意中得知,暗恋的对象居然就是自己男朋友。

        一直把这个秘密隐藏在心里。

        在离开人世以后,想着,就算耿乐想不开,也有好闺蜜去接替自己的位置,让耿乐走出黑暗。

        陈思思开口,想说什么,却没说,做耿乐的女朋友,想想还是可以的,毕竟给高中三年画个句号。

        “倩倩,你啊你,有癌症为什么不说?”耿乐低着头,痛苦难过的情绪蔓延。

        二人是异地恋,在一次全国公益性质交流会上认识。

        二人一见如故,聊的很开。

        加上彼此小信,一来二去确定了感情。

        本来以为,如大多数异地恋一般,周倩是忍受不了长久异地恋才决定分手,没想到会是这样。

        二人经常打视频通话,联络着感情。

        周倩会收到来自耿乐点的外卖,而耿乐会收到来自周倩的礼物。

        这段感情持续了两年,爱的深沉,结束的迫切。

        “现在你们明白是最好的,耿乐,周倩很爱你,他希望你忘记她,从新开始。”白泽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女阿飘一眼,随后对耿乐开口说道。

        原本以为耿乐身边跟着一个女鬼,是来对耿乐不利的,没想到是来当红娘的。

        “你能看见倩倩?”耿乐突然意识到什么。

        白泽点点头,周倩就在他身边,二人看不见而已。

        “倩倩,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耿乐向着四周看去,寻找周倩可能存在的地方。

        “你说吧,她听得到!”白泽看着耿乐给出提醒。

        “倩倩,我会好好的,会好好的!”难以言明的情绪让耿乐哽咽着。

        “周倩走了,去她该去的地方。临走前她说,你们两个挺般配的。”白泽看了一眼二人,此时此刻不应该当电灯泡,要把空间留给二人,离开房间,顺带关上房门。

        陈思思明白周倩的自私,更明白周倩的用意,但不怪周倩。

        “乐乐,其实在高中的时候,我暗恋你三年,喜欢你在篮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时候的洒脱。

        喜欢你富有学识,还乐于帮助同学补习。

        你讲题比老师更有耐心,我也曾经被你补习过,就是从那时候心里有的你。

        你各项成绩优异,而我却是吊车尾。

        那时候知道我们不可能,但是还是想对你表白。

        毕竟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陈思思的话有点多,但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倩倩尸骨未寒,我想给彼此一点时间。”耿乐也曾对这个笨手笨脚的女孩动过心,可是遇到周倩,慢慢把感情藏起。

        “好了,我们走吧!”白泽在门外听到这里,对着旁边的空气开口。

        周倩点点头,跟在白泽身后。

        周倩黑色小吊带,白色过膝袜,从事美容方面的工作。

        “这样做,你心里不痛吗?”白泽问出口,以他一个感情经历几乎等于零的感情白痴,还想不通这个问题。

        “最好的感情就是,希望他过得好。”周倩目光深沉的开口。

        “或许吧!”白泽若有所思。

        “鬼差大人,你说他们两个会在一起吗?”周倩目光注视着前行中白泽的身影。

        白泽停下回过头来,开口说道:“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陈思思喜欢耿乐,耿乐又何尝没喜欢过陈思思。”

        虽然没怎么经历过感情,但从白天,耿乐时不时会看一眼陈思思来看,这个喜欢可能性为百分之一百,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偷偷摸摸看一眼。

        看一眼,嘴角不由自主挂起甜甜的微笑。

        “再说了,二人很有夫妻相!”白泽融进夜色,越走越远。

        周倩似乎已经得到答案,抓紧跟上。

        白泽走着走着,来到了苏城精神康复中心,他可没忘来这里的目的。

        “会障眼法吗?”白泽似乎明知故问。

        “会,鬼差来这里干什么?”周倩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有什么稀奇的。

        白泽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要是不会障眼法,如何能懵逼陈思思与耿乐的感官,让二人稀里糊涂上了一辆车。

        “施展障眼法,让值班故事看不见我人。”白泽开口说道,这个点已经错过探视时间,只能出此下策。

        “可以是可以,不过有时间限制,最长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要等一会儿。”周倩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白泽感慨,这周倩为了成全还在人世间的二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五分钟足够了,开始吧!”白泽认为,五分钟,只要速度够快,应该可以到地方。

        周倩对着白泽吹一口气,这样就不会出现在旁人的眼里。

        有准确的病房信息,白泽穿过过道,值班护士台,护士小姐姐正在刷手机打发无聊时间。

        莫名其妙感觉到一阵风,小姐姐抬起头来,看着掉落的纸张,莫名其妙打个哆嗦,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奇怪,过道怎么会突然来了一阵风呢?

        难不成是……

        见怪勿怪,啊呸,别自己吓自己!”

        小姐姐每当回事,可能是空调吹落纸张。

        白泽继续向前,来到104病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裴妈妈此刻没有睡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白泽显露出身形,裴妈妈看了一眼,并没有在意,继续盯着天花板。

        “裴子儒说,他不怪你们,他很庆幸成为你们的孩子。”白泽坐在另外一张空着的病床上。

        “子儒,子儒,你见过子儒,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在哪里?”裴妈妈听到子儒两个字,坐起身子。

        双手用力摇晃白泽。

        “子儒妈,你冷静,子儒他……”白泽有些难以开口,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打击。

        “子儒他怎么了?你倒是说啊,你说啊!”子儒妈歇斯底里,用双手掐着白泽的脖子。

        白泽感觉到呼吸困难,让周倩将迷魂酒灌进子儒妈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