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99章 如此情况

第99章 如此情况

        宏发只认为是,这把被针对,被对方给气的。

        可是随着逆风局时间拉满,已经接近一个小时,宏发发现双手似乎反应迟钝。

        脑袋也跟不上趟,双手颤抖,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处于这种状态。

        游戏失败的时候,宏发愣愣的看着手机,捂着胸口,这里很疼,呼吸……呼吸都很疼。

        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直愣愣的栽倒在床上,失去了心跳。

        朦朦胧胧只记得穿过一条带着全是绿色数字的通道,随后就来到了王者峡谷。

        在峡谷中惊奇的发现居然成了孙悟空,黑暗暴君,暗影主宰,红蓝爸爸居然联袂登场。

        宏发看见这送上门的buff,自然手痒痒。

        三下五除二解决之后,四个家伙哭哭啼啼的。

        “有没有天理了,一个礼拜死个二十亿次,全年无休,啊!”红爸爸怒吼出声。

        “我比你多点,我说啥了,打野法师打我就算了,射手辅助一看见刷新,也过来凑热闹,刚复活没几秒钟,又死翘翘。”蓝爸爸同样心情难过,带着眼泪怒吼出声。

        “我比你们好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周死了个球的几亿次,玩家不烦,我嫌烦啊!”黑暗暴君沮丧着脸。

        “要是我们能虐玩家就可以了!”暗影主宰看着蓝天白云说道。

        这样想着,暗影主宰惊奇的发现,他居然变成了女娲。

        其他三个见状,有样学样,也就聚集齐了五人众。

        由于悟空的能力比他们四个要高,反正四个加起来都打不过。

        于是四人以悟空为马首。

        队伍集结完毕,倒计时开始,20秒倒计时结束以后,他们发现进入了对局。

        刚开始没适应,一直连跪。

        后来,五个家伙聚集在一起,悟空提议,要想赢,可以先打玩家一个措手不及。

        音乐的力量是无可比拟的,既可以陶冶情操,更能吸引玩家的注意力,妙用无穷。

        悟空给出提议,一人一首定制曲。

        新开局,果然有效果,有些玩家一进来就骂神经病。

        进行到一半,时不时还会跟着附和几句。

        结束的时候一看战绩,5—21!

        宏发化身的悟空带领五人众大杀四方,暗影他们兴高采烈,玩家虐他们千百遍,他们要一一讨回来。

        虽然只能一局对一局进行游戏,但是看着玩家被打的找不着北,还是心里很开心的。

        “既然你的本命英雄是小卤蛋,为何不操控小卤蛋大杀四方,反而选择了悟空?”白泽想不明白这点。

        “小卤蛋虽然腿短,但是在我心中的形象是极其完美的,我不允许破坏小卤蛋在我心中英明伟岸的形象。”宏发似乎中毒颇深的说道。

        白泽摇摇头,这少年中毒不浅。

        白无常下来,张开大口将宏发吞进口里。

        “这事情还没完,峡谷之中还有很强烈的怨气,这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白无常收服宏发以后开口说道。

        白泽邹起眉头,这事情的确还没完,就连他也感觉到,一股很重的怨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灵玉出手,虚空一抓,抓出来一个小家伙。

        白泽定睛一看,这木偶形象,拿着把玩具枪,不是小卤蛋又能是谁?

        小卤蛋眼睛血红,目光不善的看着五位到来者。

        “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啊!”小卤蛋很不乐意,带着一肚子的火气。

        “你的出现,严重破坏公平竞技之本质,甚至于利用已死亡玩家灵魂,侵犯他们的利益,利用他们做不以为人道的东西,所以必须出手制止。”白泽看着小卤蛋开口说道。

        “那又如何,作为我小卤蛋的忠实粉丝,那就要有作为粉丝的觉悟。

        让他们祸乱游戏那又如何,想我卤蛋虽然腿短,但输出爆炸。

        可是就因为二招无意间抢龙,抢人头,那些狗日的玩家整出一句话。

        团战可以输,卤蛋必须死。

        甚至千方百计想出折磨卤蛋的一百种方法。

        火烧,油煎,冰冻……

        呵呵,就差把我小卤蛋吊起来打,我做错了什么,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啊?

        我小卤蛋这么可爱,原先深受玩家喜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到现在这个人人喊打的地步,都是狗日的玩家见异思迁。”小卤蛋那个火气啊,源源不绝,滔滔不断。

        白泽已经无话可说,一个游戏人物,居然可以自我诞生意识,想必都是怨气搞的鬼。

        “小兄弟,多说无益,这个小卤蛋不同寻常,直接动手吧!”白无常看出来这家伙已经被怨气迷心,而且……

        白无常正想动手,灵玉已经从墙上下来,缓慢走到小卤蛋面前。

        “你会变成现在现在这样,是因为你被操控着,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被喜爱角色的觉悟。

        至于被谁操控着,是自己说,还是奴家让你说?”灵玉同样看出来小卤蛋的不寻常,似乎背后还有一道熟悉的气息。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小卤蛋双手抱胸,表现出无所畏惧的样子。

        灵玉冷哼一声,就开始动手。

        白泽没去看,而是在想,怎么还能牵扯出幕后黑手,这事情有点复杂。

        宏发被小卤蛋操控,小卤蛋又被幕后黑手操控,一件游戏失去平衡的事件,牵连出这么一件背后的背后的事,还真是猝不及防。

        回过神再看过去,小卤蛋已经跪地求饶,可是依旧不肯说出幕后黑手是谁。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有幕后黑手。

        灵玉见如此,将小卤蛋的怨气团成一个球。

        小卤蛋消失在这片区域中,再出现又是蹦蹦跳跳了说着鲁班大师智商二百五的小可爱。

        “姐姐,莫非你对小卤蛋背后的人感兴趣?”白泽看出一点不寻常,依靠这魔女的尿性,今天看见小卤蛋的表情有些微妙啊!

        “感兴趣?哼,那倒未必,对他只有恨,别让老娘抓住他,要不然……”灵玉放着狠话。

        白无常眉毛一挑,能让灵玉无可奈何的魔物,似乎只有桃夭夭。

        “额!”白泽错愕一下,似乎这不是感兴趣,这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关于背后的事情虽然很感兴趣,但是现在不是时机。

        “我们回去吧!”白无常提议,并扫视一圈。

        灵玉飞到峡谷上方,目光如炬,扫视每一寸地方,扫视一遍又一遍,依旧没有收获,叹息一声,回到了地面,示意白无常带他们离开。

        白无常大手一挥,众人从新出现在小酒馆。

        白泽活动一下筋骨,灵魂出窍以后,回归身体,总感觉不是那么的协调,身体跟不上脑子的节奏。

        适应了一会儿,契合度这才回来,从新掌控身体。

        灵玉回来后也没玩游戏,自顾自来到二楼,漂浮在床上,陷入深深的回忆。

        白无常送宏发去地府报道。

        陈美嘉跟着瑶妹儿去了厨房。

        这偌大的前厅就剩下白泽,看着门外,属实有些无聊啊!

        没多会,手机响起,是一条垃圾短信,对方自称秦始皇,说有大批钱财在秦陵,需要一笔开采费,现在就差2000,事成以后封侯拜相。

        白泽删掉短信,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诈骗钱财的手段,真的是老套。

        删掉短信,刷刷短视频,这刷短视频的时间过得就是快,拿起手机下午一点半,放下手机已天黑。

        看着外面黑下来的天空,白泽又一次听到短信提示音。

        拿起手机一看,又是那个自称秦始皇的家伙,这丫的还挺执着。

        继续将短信删除,而删除以后,门口踉踉跄跄进来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面色苍白,看不清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衬衫,看起来像红的,却又带着一点黑色,似乎还带着白。

        走进来以后坐在椅子上,抬起头目视白泽:“老板,来碗面。”

        说完话后,男子拄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不知想到了什么,那个表情格外的愉悦,嘴角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白泽做好清汤面端上桌,放在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端起面条,嗦螺两口,抬起头看了一眼小酒馆,这么好吃的面,为什么之前一直没遇见过?

        早知道十块钱就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面条,说什么也得天天来,挣钱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最起码省下来的钱可以用做其他用途……

        “老板,你这小酒馆中午和晚上都开门吗?”年轻人嗦螺一口面,抬起头来看着白泽。

        “开,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歇业,为什么问这个?”白泽看着男子,目光随之看过去。

        “因为啊,你这小酒馆是个好地方,我想以后天天来。”男人由衷的开口,他是真的希望天天来,最起码不用为温饱发愁,还能省下一大笔费用。

        “啊?”白泽愣住了,被这回答搞得错措手不及。

        “怎么了老板,你这里不会搞,第一次吃十块钱,后面会陆续涨价吧?”男人瞪起眼睛,这老板看着也不像黑心的人啊!

        “那倒不是,十块钱童叟无欺!”白泽摇头苦笑,天天来,你也得有那个机会才可以。

        “哦,那就好。”男人得到回答,继续享受这碗面条。

        吃完面条,男人用手擦擦嘴,起身就要付钱结账。

        “先别急!”白泽开口,示意男人不要急着站起来。

        站起身来,男人感觉头晕目眩,刚吃完饭,不至于低血糖吧?

        “老板说好了十块钱童叟无欺,不会坐地起价吧?”男人恢复过来后,眉头一挑,怒视白泽,这老板套路有点深啊!

        “说十块钱,就是十块钱,之所以让你等一会儿,是因为还有一个流程没走。”白泽将迷魂酒推到男人面前。

        “这是什么?怪香的!”男人闻着迷魂酒的香味,不自觉又坐下。

        “一碗人生百相的好酒,喝完再决定走不走!”白泽淡淡开口。

        “哈,老板,你真有意思,你这又不是温柔乡,还走不走,喝完立马就走。

        这酒多少钱一杯?”男人想起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酒这么诱人,一定很贵。

        “不要钱,你喝吧!”白泽摆摆手,示意男人把酒喝下。

        男人端起酒杯,闻着迷魂酒的香味,起初只是小酌一口,一口下肚,直接一饮而尽。

        美酒入喉,很舒服的感觉:“老板,还……”

        男人本想再要一杯,可是突如其来的回忆让他脸色百般变化。

        “你有故事,我有酒,故事与酒,道不尽的往事与哀愁,说出你的故事,道出你的喜怒哀乐,过往心酸,这人生路啊,不算白走。”白泽悠悠开口。

        男人想明白一些事,在说出天天来的时候,老板表情为什么那么古怪,作为一个死去的人,能天天来这里,那才有古怪。

        这里是死去灵魂到达的第一站,这是男人的认识。

        “老板,我死了?”男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还有大把的妞需要去泡。

        “如你所想,你已经死翘翘!”白泽双手抱胸,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男人满是不甘心,还有那么多的幸福一瞬间需要去实现,为什么会突然就这样离去。

        男人沉默一会儿,道出自己的故事。

        他叫袁化,是一位承包鱼塘的专家。

        小时候但是如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好说的。

        值得一提的是成年以后的世界。

        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这里说的承包鱼塘,并非表面的意思,用一句网络流行用语来说,这家伙是个海王,还是杭城第一炮手。

        小信刚流行那会,就被他当成猎艳工具,通过摇一摇,疯狂添加异性。

        把聊得来异性列出一张表格,大致就是几天之内拿下。

        这袁化说起来还是挺普通的,但是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说一个礼拜拿下,那绝对不会食言。

        手里没啥存款的时候,就到路边小旅馆开个房。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手里有了钱,买了车,这就让他鱼塘业务获得广阔发展。

        一年365天,伴侣不带重样的,正应了那句话,夜夜做新郎,全国各地都有丈母娘。

        袁化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很喜欢这种承包鱼塘的感觉。

        他认为,男人一生不应该只有一个女人,他要像古代皇帝一般,三宫六院七十嫔妃,后宫佳丽三千,任君挑选。

        虽然也有删除并拉黑他的,但是他并不介意,女孩子那么多,并不准备在一棵树上吊死,一个不行换下一个。

        乐此不疲,忙碌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