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团建

第111章 团建

        张子龙见狱巡出现在这里,并没有多大感想,只要是个人都会愤怒。

        白泽与白无常看着这一幕,而黑无常同样出现。

        “呦,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聚众斗殴,有失偏颇啊!”黑无常出现,搞不清楚状况,依靠本身认知说出想法。

        他的想法很简单,这就是一群闲着没事,宣泄一下心中压抑的人罢了。

        “如果你知道真相,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白泽扭过头对黑无常翻个白眼,将事情说出来。

        “奶奶个腿,往死里打,用力啊!”黑无常化身拉拉队,为囚犯加油助威。

        助威着,助威着,黑白无常同时看着一个地方。

        “老白,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黑无常看着广场一角,眉头一挑。

        “嗯,看到了……不如过去聊一聊?”白无常,看到这东西,还是有些惊讶的。

        黑白无常带着白泽来到看守所广场一个角落。

        白无常伸手一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半大点孩子。

        小孩子扭过头来,奶声奶气的说道:“黑白无常,你们可没权利抓我,哼……”

        “小朋友,我们可不是来抓你的,也不会抓你,分的清是非黑白,善恶廉耻,就是好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玉常带着疑惑的表情。

        “哦,很简单啊,这里很多的罪犯有一颗赤子之心啊!”小男孩眼睛瞪得大大的。

        黑白无常看向罪犯,这暴力的手段,哪里像拥有赤子之心的好儿郎?

        “呵呵,这就有点想当然了吧?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小男孩回过头来,看着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关于好人坏人的定义,勾魂这么多年,其实他们一直没有定论。

        有些好人的灵魂带着邪恶,有些坏人的灵魂带着善良。

        小男孩吸吸鼻子,目光盯着白泽:“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

        白泽无语,这也能躺枪!

        “你可以把你怀里的酒壶给我吗?”小男孩不管黑白无常的反应,目光盯着白泽的口袋。

        “小朋友,口袋里的是酒,未成年不能饮酒哦?”白泽半俯下身子,目光真诚的看着小男孩。

        “哼~别看我长得小,我可一点都不小。”小男孩双手叉腰,很有自己的风范。

        白泽也不知道怎么滴,看着小男孩的身影,突然高大起来,稀里糊涂就把酒壶递了过去。

        小男孩阴谋得逞的表情,拧开盖子咕咚两口。

        “迷魂泉添加人世间情感酿出来的酒,不错不错。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喜怒哀乐尽在一杯酒里。

        小娃娃,你有兴趣听故事吗?”小男孩忽闪着大眼睛。

        “故事与酒,道不出的愁,说不尽的往事,不堪回首的情。

        你说吧,我来安静做一个旁听者。”虽然被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小孩,叫小娃娃有些别扭,但是看在故事的份上原谅他了。

        小男孩名字为赤魂,是赤子之心的化身。

        之所以出现在四号看守所,那是因为,这里关押的有两部分人。

        一部分披着羊皮的狼,一部分披着狼皮的羊。

        赤魂指着张子龙开口说道:“这里的扛把子是张子龙,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白泽将目光看过去,五大三粗的黑汉子,看起来和张飞李逵的结合体似的,哪里看出来有意思的?

        赤魂继续述说,张子龙,出生不好,就喜欢看精忠报国的小说。

        岳飞传,杨家将,罗平扫北,通通在他的看单里。

        十八岁那年希望投身军营,报效国家,可是体检就没过去。

        张子龙并未气馁,有的是办法报效国家。

        一边打工,一边攒钱,很快搞到一笔出国的费用。

        早就看脚盆不爽,以至于内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有朝一日踏足岛国领地,搅他个天翻地覆。

        听说靖神策里面供奉着好多不要脸的玩意儿,就盯上这里。

        经过周密的计划,一把大火熊熊燃烧,看着这壮观场景,张子龙心中自豪万分。

        虽然这不足以持平,这些不要脸的玩意儿,曾经在华夏大地犯下的累累罪行,但是足可以做到全民热情似火。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立马撤离。

        因为事先早就制定好前进与逃跑路线,所以依照之前的计划躲到脚盆大山犄角旮旯,靠着河水与野味度日。

        在深山老林蛰伏一年,认为事态已经平息,才悄悄地冒出头。

        在脚盆很热市,行走在大街上继续寻找着目标。

        这一寻找就锁定小三子,这个小三子全名叫啥,张子龙不知道,但知道,这家伙作为脚盆头相,不是个好玩意儿。

        提前做好计划,在暗网购置一批东西。

        一步一步让小三子步入陷阱,先是在小三子每天回家路上故意制造车祸,让其不得不绕道而行。

        而这条道早已经被布置下天罗地网。

        站在大楼楼顶,用望远镜看着小三子的车经过,张子龙按下手中遥控器。

        小三子的车发生爆炸,看车被轰飞,燃起火焰,张子龙舒心的要死。

        目标达成,快速撤离。

        脚盆不宜久留,依靠现有身份回国,无异于自投罗网。

        出海是最好的选择,连夜逃跑,来到海边,看着家乡的方向一路向前。

        就在太阳升起,精疲力尽的时候,被一辆渔船在捕鱼岛附近打捞起来。

        “会连累你的,赶紧离开这个区域。”张子龙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告知渔民。

        “哥们儿,啥事儿啊?”渔民有些不明所以。

        郑子龙将自己的事情说出。

        渔民听的热血沸腾,昨天热点一直在持续报道此事,没想到这猛人,就是眼前这位。

        渔民知道事情紧急,立马回航。

        毕竟不要脸的玩意儿,老是来捕鱼岛瞎转悠。

        果然离开后没多久,脚盆驱逐舰来到。

        眼看着就要追到,渔民心急如焚。

        脚盆海上自卫队幕僚长酒劲归一心急如焚,这要是抓不回去,老脸没地方放啊…

        看着驱逐舰越来越近,渔民加大马力,可是老鹰如何跑得过飞机。

        “这里是华夏领海,你们已经侵犯华夏国土安全。”

        渔民瞪大眼睛,救星来了,当即长出一口气。

        真惊险刺激,一辈子都没遇到过这情况。

        张子龙听到这声音,知道哪怕是回国依旧不会有好日子。

        酒劲归一咬牙切齿,心里暗骂一声该死的,下令返航。

        依靠现有实力,不足以硬碰硬,硬碰硬那是傻逼的行为。

        军舰靠近,荷枪实弹的蓝迷军服士兵对张子龙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被关押在单独的房间,一个级别不低的海军官员走过来,先是立正敬礼,随后说道:“哥们儿,你挺猛啊,做到了我们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

        虽然不想承认,但你作为华夏公民,应该接受一定的惩罚。”

        张子龙点点头,虽然华脚关系不太友好,但是毕竟做错了事。

        回国后被巡捕局带走,没想到张子龙被关进了四号看守所。

        关押一辈子那种,张子龙知道,这是变相的保护。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赤魂依旧记忆犹新。

        白泽默默竖起大拇指,这张子龙还真是个猛人。

        那一年尤为记得,小三子挂了个球的那天,好多地方燃放烟花爆竹以示庆祝。

        火烧靖神策那天,敲锣打鼓,鞭炮齐鸣,一宿都不得安宁。

        赤魂又指了指四个人:“看到没,那三个进来一年了。”

        白泽看过去,这四个人其貌不扬,看起来很普通的,身材偏胖,一个个肚子贼大。

        赤魂继续讲述,四个人分别叫沈新,韩亮,孙福,周安。

        四个人是脚盆国语爱好者聚集群的群友。

        有一次闲聊中,沈新就表示现在的钱真难整。

        其他三个人表示同意,说工厂打螺丝,越来越严格,除了加班还是加班。

        沈新另外建立一个群,把三个人都拉了进来。

        周安发了一个问号,这意思是啥子意思哦?

        沈新打字:弟兄们,哥哥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其余三人来了兴趣,纷纷洗耳恭听的表情包。

        沈新打字飞快,立马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你们学习脚盆语是为了什么?

        别告诉我,是因为想弄懂岛国动作片,那都是虚头巴脑的。

        周安:起初不知道所作所为,纯属兴趣爱好,就想在看脚盆动漫的时候,不添加字幕也能听懂。

        韩亮:赞同楼上。

        孙福:赞同加1

        沈新:可现在有更好的用途,这脚盆语绝对可以大展宏图。

        周安:说来听听。

        沈新说出自己的想法。

        周安三人听的一愣一愣的,既可以搞钱,又可以报仇雪恨,何乐而不为。

        四个人在网络上,用脚盆语伪装成在校脚盆大学生,利用变声器伪装声音,忽悠脚盆男孩子出来玩。

        这脚盆男子,听着酥酥柔柔的声音,顿时欲罢不能,钱又不多,还能解决个人需求。

        四个人生意火爆,每天都有大笔资金入账。

        脚盆对于援助文化十分盛行,所以很容易上钩。

        可是这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不对的,所以很快引起巡捕的注意。

        布点排查,锁定四个人。

        四个人逐一击破,被审问的时候,巡捕问,为什么专挑脚盆人下手?

        沈新回答:“因为,华夏人不骗华夏人。”

        白泽听完后,眼睛一愣,这四个人还真是人才。

        赤魂继续讲述,好家伙,这里罪犯还真是有意思。

        另外一部分,那就是隐藏在国内,危害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的卑鄙小人。

        这些人进来,少不了被张子龙他们教训一顿。

        这一讲述,一直到了天黑。

        赤魂讲完陷入安静,继续做一个安安静静的乖小孩。

        白泽看着牢房里的情景,不自觉打个哆嗦。

        张纲三个人还没啥事,细皮嫩肉的赵猛可就惨了。

        回过头,总结一下,叹息一声离开。

        黑无常就是个劳碌命,将白无常口中的灵魂接走,继续前往地府。

        白泽走出看守所大门,手机发来了信息。

        来信之人是王语嫣,发来一个位置,说:出来玩,地址发给你了。

        白泽看着地址,感叹一句,心咋这么大呢?

        大黑夜的跑荒郊野外去玩。

        叹息一声,继续出发,到了老鱼行隧道口,继续上山,来到了白天的小村庄。

        这一回聚集的人还不少,快来快来数一数,四十九个人。

        男女都有,还有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关晓涵。

        原来是班级群搞活动,难怪选择这样一个地方。

        “呦,某人居然还拖家带口啊!”听这说话语气,就知道这是罗薇说出的话。

        “就是啊,某人啊……哎!这可是班级聚会”木若清摇着头。

        “不带你们这样的,提前都说好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王语嫣撅起小嘴。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罗薇带着笑容。

        白泽尴尬的坐下,围着篝火。

        篝火烤烧烤,挺有创意的,就是这手艺不敢恭维。

        鸡翅都烤黑了,一股子糊味儿。

        “将就着吃吧!”艾可可自告奋勇当大厨,没想到烧烤也需要功夫。

        “可可,这不是吃不吃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吃的问题,整个鸡翅累呼呼的,哪里能看出来这里是鸡翅?”木若清看着鸡翅,单手扶着脑袋。

        “好啦好啦,人家不会烤嘛!

        白哥哥,你会吗?”艾可可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看着白泽。

        “会一点,只能保证不糊,至于味道吗……”白泽却是只会一点点。

        “小白同学,烧烤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关晓涵微笑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白泽点点头,在鸡翅上刷好酱,烤一小会儿,再刷上一层油,待到差不多的时候,淋一点点啤酒。

        这个火堆围着十个人,其中有一个带着敌意看着白泽。

        “武哥,语嫣似乎对这个家伙有点意思啊,你有情敌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武志峰咬牙切齿,追求王语嫣好久,想不明白,自己堂堂体育健将,八块腹肌,男友力十足,到底输在哪里?

        第一把鸡翅烤好,第一个给了王语嫣。

        王语嫣小口咬肉,第一口惊叹于,这是会一点?

        明明很谦虚好嘛,外焦里嫩,味道十足。

        奥尔良酱与孜然的完美结合,味道虽然淡,但恰合口味。

        “怎么样,语嫣,好吃吗?”罗薇看着流口水。

        “咦,什么嘛,一点都不好吃。”王语嫣带着狡黠的笑容,从白泽手里把鸡翅夺过来。

        “什么嘛,要不是你的动作,还真信了你的鬼话。”罗薇趁王语嫣不注意,一把夺过来一根鸡翅。

        王语嫣看着飞走的鸡翅,依依不舍,本来就没几根,自己都不够吃啊!

        白泽摇头苦笑,王姑娘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拿起一大把鸡翅,平铺开来,继续上一步的操作。

        “白哥哥,好了吗?”艾可可闻着香味,一会问一句。

        “白大师,啥时候好啊,肚子咕噜咕噜叫了。”木若清想让自己保持淑女形象,可是这鸡翅,太好闻了,肉香四溢啊!

        “好啦,都有份。”白泽操作完最后一步,用双手把鸡翅握住。

        一人好几根,出锅不到十秒,分发完毕。

        “什么嘛,你们动作太快了。”王语嫣有些小委屈,刚才嗦罗棍子,没想到刚放下,鸡翅已经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