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19章 记忆错觉

第119章 记忆错觉

        从巡捕口中得知,赃款追不回了。

        而李佳琳是一个职业婚骗,早已经登记结婚,甚至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孩子的爸专骗富婆,夫妻俩倒是如出一辙。

        结婚证,作为村里人,只有想起来的时候才会去办一下,哪会等到婚礼之前。

        陈佳伟失魂落魄,本以为真心真意,这辈子功德圆满,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正因为如此,这才在失意之时,遇到这种情况,灵魂只身来到小酒馆。

        白泽捂着父母,欺骗他人钱财,欺骗他人感情,这事情,属实可恶。

        付出一片真心,换来狼心狗肺,任谁都开心不了。

        骗婚,自古有之,《骗经》有云:“此妇是大棍之妻,查得房八只此老母,故遣妇假与为妻。

        激其与富店殴争,然后加功打死。则房母必告,必可得银,然后拐银而逃,是断送人一命,而彼得厚利也。

        棍之奸险至此,人可痴心,而犯其机阱乎?”

        白泽曾经听说过月南新娘,大致与这起事件相同。

        “醒来吧,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你终将遇到你的天命之女。”白泽闭上眼睛,让灵玉送陈佳伟回去。

        陈佳伟从沉睡中醒来,虽然依旧迷茫,但是已经有好很多。

        “依旧是美好的一天,只不过感情……哎,还是算了吧!”陈佳伟走下病床。

        刚走出病房,陈佳伟迎面撞到一个小护士。

        护士托盘上的东西散落一地,这哪能乐意:“你这人咋回事啊?不好好在床上待着,瞎跑个啥劲?”

        陈佳伟诚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随后弯腰帮小护士捡东西。

        捡着捡着,二人对视了一眼。

        “大叔,是你啊?”小护士开口。

        “你是?”陈佳伟看着小护士面熟,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小护士捡起东西,摘掉眼镜。

        陈佳伟越看越熟悉,尘封的记忆随之而来。

        那是在去桂省的路上,那时候还是个懵懂少年,因为在网络上认识一个女孩,聊的热火朝天,对于一味地向往,没有更清醒的认知,因为约定好面个基,于是如约而至。

        在火车上,遇见了两个小女孩。

        大女孩十六七岁的模样,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模样。

        路上得知,两个女孩是从老家去见在桂省做建设的妈妈。

        坐在座位上,起初也不认识,可是小女孩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陈佳伟就想起来自己包包里有着诺氟沙星。

        翻找包包,找出来递给小女孩。

        “诺,吃下这个,你的肚子会好一点。”陈佳伟将药递过去。

        姐姐一看,拿起水杯递给妹妹。

        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也不怕坏心眼。

        妹妹喝完,缓和了一会儿,瞬间感觉好受多了。

        “大叔,没想到你还是个药罐子。”妹妹开口说道。

        “大叔?拜托,我比你姐大不了几岁,叫大叔不合适吧?”陈佳伟当时也才十八岁,属于毛都没长齐的毛孩子。

        “一样啦,男大四,小哥哥,男大气,叫大叔。”妹妹带着机灵鬼精的调皮。

        “额,大叔就大叔吧!”陈佳伟也是无奈,这女孩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

        “自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刘雅安,还没谈过男朋友哦!”女孩带着鬼精鬼精的笑容。

        “雅静,你说啥呢?”刘雅安一脑袋黑线。

        “姐,不觉得你跟大叔有夫妻相吗?”刘雅静还真是啥都敢说。

        陈佳伟在一边听着,刘雅安,说实话并不难看,只是还未长开,再说了自己有对象,虽然是网恋对象,但网恋对象也是对象。

        “咳咳,你这小丫头还真是敢说啊,看来你是肚子好了!”陈佳伟低声说道。

        “嘿嘿嘿……”刘静雅一个劲的傻笑。

        傻笑一会儿,刘静雅睁着带有纯真的眼神说道:“大叔,话说你咋还带着药?”

        “那,说起来就话长了,路途遥远,说给你们听听。”陈佳伟回想起一年总会有那么几天。

        或许是由于肠胃脆弱,总会在那么几天拉肚子,一天拉七八回。

        俗话说好汉架不住三泡稀,这一直拉也不是一回事。

        于是包包里从此多了诺氟沙星。

        “哦,这个样子啊!”刘雅静点点小脑袋。

        “想起来了吧?”刘静雅开口提问。

        “想起来了,没想到一别十多年,你还记得我!”陈佳伟感慨人记忆力的强大。

        “大叔,关于你一年都会拉稀的病症,很可能是流行性腹泻。

        这几年,肚子好点了吗?”刘静雅真诚的询问。

        “好多了,最近三年都没在出现过。话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记得前几天还不在呢!”陈佳伟开口提问。

        “大叔,你好傻,这还用问吗?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在这里工作啊,前几天休假你自然看不见。”刘雅静开口说道。

        “那个,我病好了,能提前出院吗?”陈佳伟询问。

        “我看一下哈。”刘雅静看着病历本,突然之间植物人,又突然之间醒过来,短短三天时间,莫非这是医学奇迹?

        “大叔,你是我见过,成为植物人,短短三天就能活蹦乱跳的。”刘雅静震惊了。

        “或许是奇迹吧!”陈佳伟感慨。

        白泽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默默点点头,命中注定的缘分,躲都躲不过,看到二人相互加了小信,带着微笑离开。

        其实人生很短,最难的就是不留遗憾。

        回到小酒馆,灵玉悠闲的打游戏。

        白泽绕到身后,还是一如既往的菜。

        看了一下阵容,白泽问出声:“咋不让美嘉瑶妹儿带你大杀四方?”

        “她们两个有重要事情,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要不你来带带奴家,小哥哥?”灵玉对白泽投过来一个小眼神。

        “额,没空…”白泽转身就走,带不动啊!

        “你说啥?”灵玉堵住白泽的去路,让重复一边。

        “我说,带你打游戏,那是义不容辞。”白泽无奈,这女人明摆着威胁。

        只要整不死,就往死里整的态度。

        从黑夜打到白天,白泽深切体会到,自己居然打游戏打困了。

        拒绝灵玉的邀请,白泽打个哈欠来到杂物房。

        美美睡上一个白天,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走到大堂,一个男人孤零零坐在那里。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男人很迷茫。

        白泽一下子被问懵逼,还是很少见到客人不点餐,上来灵魂提问。

        “你是谁,我不知道,这里是小酒馆。”白泽定睛一看,确认男人已经死了个求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对啊,我应该在哪里?”男人说话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

        白泽挠挠头,这情形还是第一次见,属实有点措手不及。

        好就好在,黑白无常同时归来。

        黑无常坐在椅子上,打开酒葫芦,自饮自酌。

        白无常绕着男人走了一圈,嘴里啧啧称奇。

        “老白,他这啥情况?”白泽属实是被吸引起了好奇心。

        “你让他讲故事吧!”白无常绕一圈后,坐在黑无常旁边,拿出手机刷音抖。

        最近迷上了虚拟偶像,不真实但感觉完美无瑕。

        白泽自顾自去做面条,面条做好端上桌。

        男人看了一眼面条,夹起一筷子放入口中。

        “嗯,味道不错,这第一口就感觉到,面条筋道,手擀面无疑。”

        吃下一口后,大概也就三五秒的功夫,男人的行为举止让白泽摸不着头脑。

        “咦,奇怪,拿起筷子怎么没夹面条?”男人很是疑惑。

        夹起一筷子面条,放入口中,继续重复第一次的动作以及话语。

        中途也会加入,这面条一碗为啥这么少的自问。

        直到吃完面条,看着碗里的汤?

        “面条呢?只有一碗汤,是怎么一回事儿?

        吃了吗?吃完了吗?哎,不记得了。汤闻着味道不错,来试试看。”

        碗里只剩一个底,汤已经干干净净的。

        “咦,怎么会只有一个空碗?”

        男人看着空碗,仔细回想,自己啥时候后把面条吃完的。

        白泽看这情况,立马端上迷魂酒。

        男人喝下迷魂酒,起初还好奇,这空杯子是干啥的。

        喝下去以后,久违的回忆涌上心头。

        “一杯迷魂酒,二两人间愁,说出你的故事,道出你的愁,人生路不白走。”白泽见如此,知道这男人的记忆已经开始复苏。

        男人张张嘴:“原来我已经死求了啊!”

        接下来,男子看向窗外,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男子名为杨明,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

        在二十三岁那年,杨明在上班途中被车撞了一下。

        生命安全倒是没啥事,就是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

        主要表现为,真实记忆与虚幻记忆分不清楚。

        做过的事情,感觉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感觉做过。

        真实与虚幻,傻傻分不清楚。

        这种状态,自然不适合留在公司。

        杨明回到出租房,一日三餐,衣食住行,都需要碎银二两,依靠存款,那迟早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内心里有了灵感,在电脑上将自己的故事整理成册,此书名为《虚幻的真实》小说。

        打印出来投稿,没想到居然被编辑看中,顺利出版。

        书的内容是这样的,主人公依靠零零散散的记忆为支点,寻找记忆为主线,慢慢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主人公记忆里面包含虚幻的真实记忆,真实的虚幻记忆。

        将真实的虚幻记忆排除,剩下的记忆,杨明猛然间发现,这些都是自己真实的记忆。

        杨明代入主人公,年纪轻轻,癌症晚期,又不是书中的他,拥有千万身家,这还能如何?

        版权费以及稿费又不多,莫非要依靠水滴筹?

        小说里的主人公,在最好的医院,积蓄花干,依旧没能逃脱过病痛的折磨。

        小说中的主人公死去,杨明辗转反侧,拥有癌症,该如何活下去?

        白泽已经明白,这杨明其实没有癌症,就是将主人公一部分经历当成了自己虚幻的记忆。

        说起来很复杂,仔细想想也能明白。

        杨明整天活在担惊受怕中,最后几天,记性越来越差,如果不是生理特征,感觉到肚子饿,压根想不起来吃饭。

        刚做过的事情,又会重新再做一遍。

        白泽百度搜索了一下,还真有这本书。

        看了一下内容,主角叫杨铭,由于海难失去了记忆,寄住在海边渔民家。

        渔民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名为刘真真。

        正是刘真真发现海岸线边的杨铭,于是将其救起来。

        真真的父母见杨铭可怜,收留了他。

        刘父除了平时出海打渔,还经营着一家海鲜馆。

        家里也不差这一双筷子,毕竟谁都有个难处,总不至于让小伙子睡大街。

        再说这小伙长得也不差,用一表人才来说都不为过。

        杨铭高大帅气,寄住在真真家里也不会游手好闲,每天都会去海鲜馆帮忙。

        至于工资,刘父刘母本来想多少给点,可是杨铭拒绝了,他总感觉自己不缺钱。

        刘母越看杨铭越对眼,天上掉下来的女婿,不要白不要。

        隔三差五点拨一下真真,可是真真是个榆木脑袋,对于男女感情的那些事儿还处于似懂非懂的阶段。

        刘母也不着急,毕竟日久生情,时不时创造可以发生爱情的机会,就不信干柴烈火还不会发生点什么。

        杨铭虽然失忆,但是男女感情方面还保留着本能。

        真真难受的那几天,杨铭都会无微不至的照顾。

        就这样,真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暖心。

        杨铭终有离开的那一天,海鲜馆这天来了一对男女。

        “杨总,总算找到你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业务等着你处理。”西装男焦急开口。

        “是啊,杨总,您不在这段时间,公司内部人心惶惶。”套裙女也是同样的表情。

        “啥?你们认错人了吧?”杨铭不明所以。

        西装男与套裙女看这个情况,扼腕叹息,怎么出个海,还给出失忆了?

        “杨总,这是您的手机钱包,钱包里面有身份证,您可以看一下。”套裙女将一个鳄鱼皮钱包递过去。

        杨铭接过,里面证件上的照片与自己有八分相似,看起来也挺年轻。

        手机对准面部,自动解锁。

        打开聊天工具,这才知道,自己毫无疑问是钱包和手机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