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20章 屋顶月色独好

第120章 屋顶月色独好

        杨铭目光茫然,自己是老板,还非常有钱?

        看了一眼刘真真,这个女孩不错。

        “既然公司的人找你,那你就回去吧,这样有助于你记忆恢复。”刘真真开口,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

        杨铭暗自点点头,内心有话却说不出口。

        西装男带杨铭回去,刘真真带着笑容挥手告别。

        “女儿啊,忘了他吧,门不当户不对,难成正果啊!”刘母叹息着,原本以为这杨铭吃苦耐劳,也是穷苦人家孩子,没想到是个千万富翁。

        “妈,我知道!”刘真真落寞的身影,在海岸线,越拉越远。

        刘母叹息一声,还是找个红娘给说一下吧,再单身下去就成老大难问题了。

        刘母转身回海鲜馆,不久以后却听到一声呼唤。

        “刘姨,我来吧!”

        刘母本来在擦桌子,转过身去,惊喜的看着来人。

        “小杨,你咋回来了?”刘母惊讶的看着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杨铭。

        “阿姨,已经和公司的人说过了,办公地址就选择海边小渔村,所以不用回去了。

        这是给刘叔买的捕鱼船。

        至于这瓶瓶罐罐的,是给阿姨卖的护肤品。”杨铭将东西放下。

        “你这是嫌阿姨老啊!”刘母佯装不乐意。

        “怎么会呢,阿姨正是青春年华,好比那江南的风景。”杨铭这马屁拍的。

        “哎呦,真会说话,心意就收下了,东西就不用了。”刘母越看越觉得,小伙子不错。

        “阿姨,礼物得收下,要不是真真,早就拍死在海滩上了。

        再说了,这是一部分彩礼!”杨铭这心意表达的很明显。

        “哦,好好好,有心了。”刘母心里头暖暖的。

        刘真真回来,看着屋子内那个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咦,你咋回来了?”

        “回来娶你,你可愿意嫁给我?”杨铭深情的目光看向刘真真。

        “切,谁要嫁给你。”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内心里充满甜蜜,刘真真有点口是心非了。

        杨铭留在这里,直到结婚之后,癌症死去,所以财产留给了真真。

        白泽快速看完,大结局的时候还留有伏笔,看来还会有第二部。

        这杨明现实里,的确遭遇过海难,不过是被一个胖姑娘救起来的。

        胖姑娘死活要嫁给杨明,杨明死活不同意,以已经结婚委婉拒绝。

        至于身价,全身上下加起来能有一万块钱,已经算不错了。

        上班的时候,996的社畜,更别提当老板。

        遇到海难的时候,杨明就在想,如果胖姑娘苗条一些,倒也不失为绝代佳人,可惜……

        脑海里脑补胖姑娘瘦下来,谈恋爱的桥段,不自觉将自己幻想成老板的事情也加入进去。

        甚至中间还夹杂了豪门恩怨,因为家族内部争斗,杨铭的父母毅然决然在三岁的时候离开百亿资产的家族。

        离开家族,白手起家,拥有过亿资产。

        白泽直呼好家伙,这幻想记忆还真有意思。

        甚至杨铭与刘真真结婚的时候,还加入这样一个桥段。

        “杨铭先生,不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你都愿意娶身边的女人为妻,一辈子爱她,疼她,呵护她,你愿意吗?”神父目光看向杨铭。

        “我……”杨铭正想说话,却被打断。

        “我不同意,铭哥哥,你不能娶她!”教堂大门走进来一个婀娜多姿,青春靓丽的女孩。

        白泽嘴巴张大,还真是敢想,抢亲的桥段都安排上了。

        白泽端来一杯忘忧茶,递给杨明。

        杨明喝下,吐出一句话:“原来,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失败者。”

        黑无常说出一句话将杨明带走:“哎,时候到了,跟我走吧!”

        杨明叹息,再美好的记忆都是幻想出来的一场梦。

        白泽坐在凳子上,却发现白无常目光炯炯的看向窗外。

        跟着看过去,进来的是一位带着眼镜,身材高大,头发卷卷的理工男,低着头玩着手机。

        后面还跟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女人一身古装,似乎是汉服爱好者,根据版型可以判断出,这是明朝款式。

        理工男似乎不知道自己背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白泽眉毛一挑,鬼背后跟着鬼?

        似乎不对,人背后跟着鬼。

        理工男抬起头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咦,不是要去吃黄焖鸡米饭吗?怎么来了这里?”

        “你低头玩手机,没注意路,可能走错了。”白泽好心提醒。

        “哦,既然来了,老板,你这里有啥好吃的尽管来吧,看你这里冷冷清清的,添加一点人气。”理工男放出豪言,随后继续低头玩手机。

        玩手机,刷音抖,遇到不感兴趣,快速划走。

        这小哥看到美女变装跳舞,直接划走,反而对那些有意思的ai解说感兴趣。

        “哎,要是能穿越,我一定穿越到明朝,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理工男眼神里充满对爱情的渴望。

        “或许可以吧,提前告诉你,我这里不是没人,而是就算有人你也看不到。”白泽转身去厨房。

        “老板,我胆小,你别吓我!”理工男抬起头来。

        “哈哈,逗你玩呢。”白泽回头一笑,目光注视着旁边犯花痴的女人。

        理工男顺着视线看过去,空空如也,啥也没有,低声嘀咕两句:“神神叨叨的。”

        白泽来到厨房,好久没给人做了,没有别的,就是一碗清汤面,只不过加入了荷包蛋与烤肠。

        端到桌子上,理工男瞪大眼睛:“老板,这么大一碗,你不怕亏本?”

        “有啥好亏本的,这碗面吃的就是一个回忆。吃吧,吃下去。”白泽坐在女人对面注视着,这女人有独特的韵味。

        虽然与灵玉都是古代美女,但这女人温柔乖巧,一看就是乖乖女。

        理工男拿起筷子,一口荷包蛋,一口面条,荷包蛋还是个溏心蛋。

        这老板,咋知道喜欢吃溏心蛋?

        “老板,不得不说,你手艺绝对没毛病,这是我吃过少有的人间美味。”理工男对面条赞不绝口,倒不是假意恭维,看眼神说的是真心话。

        吃完面条抹抹嘴,看了一下时间,夜晚十一点半。

        距离睡觉时间还早,家就在附近,倒也不着急。

        “老板,你这酒馆就在我家附近,可为啥从来没听说过?”理工男抬起头来,注视着白泽。

        “因为你最近厄运缠身。”白泽双手抱胸,目光同样看过去。

        “咦,老板,你还会看相?

        说来奇怪,进这里之前,浑身不得劲,就感觉和挨了打一样,吃下面条,好了很多。”理工男活动一下身体,挨打的感觉减轻。

        “看相并不会,你要想知道,喝下这杯酒,述说你的故事,余生路还很长,还需慢慢走。”白泽将迷魂酒推过去。

        理工男看着酒,这小酒馆还真是独特,明明靠这杯中二两酒,怎么说也能成为网红打开地,可为啥冷冷清清?

        喝下杯中酒,舒服感蔓延全身。

        关于工作劳累之后疲惫一扫而空,又是满血复活的一天。

        嘴中似乎有些话不吐不快,理工男慢慢开口。

        此人名为申辉,毕业于华南理工大,毕业后选择了属于专业范畴的工作。

        在一家实验室搞科研,主要就是研究虫物理学那些事儿。

        申辉从事研究已经有八个年头,每天下班很晚。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做电视连续梦。

        梦里是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客,最好干的就是打抱不平。

        白泽认真听着,看向女人,原来忠实的听众不止一个啊!

        横刀立马行天下,胸怀坦荡走天涯。

        前面无非就是收拾一些小毛贼,倒也没啥可说的。

        直到去了林城,这里是楚王的封地。

        刚进城就遇见楚王唯一闺女明月郡主出行。

        其他人跪地行礼,因为知道这郡主千金之躯,从小被娇生惯养。

        虽然脾气好,但也要有那个胆子去冲撞。

        申辉愣在原地,完全忘记了行礼,通过风挑起的门帘,赫然看到一位绝代佳人。

        “大胆,见到郡主不行礼,莫非你就是那刺客?”侍卫长见状,拔刀相向,毕竟这人可是背着剑。

        若是郡主出了事,他们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其余侍卫火速将申辉包围,一个个剑拔弩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火速前往轿子,眼看着明月郡主就要被刺杀。

        侍卫长听到动静,回过头去,大惊失色,内心暗道一声糟糕,火速前往。

        申辉一个飞跃,跃过侍卫,溜向明月郡主那边。

        明月郡主慌得很,莫非二八年华,就要死在这里吗?

        千钧一发之际,申辉一脸命中刺客的后背。

        刺客举起来的软剑,距离明月仅仅一个拳头的距离,后心口被刺,回过头来,不明白,为什么这人速度这么快?

        刺客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侍卫长开口:“你这刺客,但是狠心,见势不妙,连同伙都敢下手。”

        “阿吴,不得胡言乱语,是非黑白,本郡主分的明白。”明月郡主惊魂未定,看着申辉,随后目光看向江吴。

        江吴张张嘴,内心嘀咕,行动还是退到一边。

        最容易发生感情的机会,莫过于英雄救美。

        “敢问这位大侠,哪里高就?

        小女子身边正缺一位你这样武功高强的侍卫。”明月郡主,那个小眼神放光。

        “本是闲云野鹤,乃是江湖一无名辈,既然郡主诚意相邀,侍卫又何妨。”申辉说的正气凌然,实则别有用心。

        明月郡主很开心,最起码内心里很开心,有这位少侠在,自己与父王的安全将会得到保障。

        申辉跟着来到楚王府,果然是皇亲国戚,住的地方属实不一般。

        申辉进来王府,最不乐意的可能就是江吴,毕竟地位受到了威胁,这只是其一,其二嘛,嘿嘿……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申辉住在郡主院落旁边的小房子里,连江吴都没有这样的的待遇。

        楚王朱有厚听闻此事,龙行虎步而来。

        “明月,听闻你在街上遇到一个武林高手,还带回了王府?

        这事儿得说说你,这人来历不明,若是居心叵测之辈,那将万劫不复啊!”朱有厚心思重重。

        “父王,若不是这位侠士,女儿早就死在刺客的剑下。”明月郡主知道,父王这是被人吹耳边风了。

        “哦,还有这事儿?说来听听。”朱有厚听明月这么一说,明白了其中关键。

        明月郡主将事情如实托出,丝毫没有夸大成分。

        就算没有夸大,朱有厚同样听的惊心动魄,天下人谁不知道,明月郡主乃是他的心头肉,这要是出了意外,哭都没地方哭去。

        “女儿,现在辽左那帮人虎视眈眈,你要知道人心险恶,你能保证这位侠士不是他们的探子?”朱有厚看向明月。

        “这……”明月郡主愣住了,那帮人的确难缠,如今局势动荡,尚且乌云密布中。

        “哎,女儿,你还是太年轻。

        至于这人是不是探子,还需调查一番,为父手下正值用人之际,若是并非辽左那帮人的探子,倒也能担大任。”朱有厚目光闪烁。

        明月郡主这几天的心思很复杂,若不是还好,若是的话,心里空落落的。

        朱有厚对申辉进行调查,探子将信息递到面前。

        拿起文件,朱有厚看着申辉的调查结果,也算是大明功臣之厚,必定不能与辽左那帮人为伍。

        申辉进来后,见没动静,隔三差五就会找明月郡主聊聊天。

        明月郡主被逗得开怀大笑,最近几天,是她笑的最多的时候。

        暂时将一切抛之脑后,尽情享受现在的时光。

        “今晚可否来找我一下,就在无涯楼的屋顶,今晚有事告诉你。”明月郡主看着申辉。

        “好……!”申辉心思一动,树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莫非这就是佳人有约?

        申辉心心念念的,到了时间,来到房顶,今晚的月色不错,月亮格外的圆,笑容格外的甜。

        “什么人?”

        一声呼唤,将申辉拉回现实。

        江吴看着申辉,伸出手说道:“好啊,原来这几日城里臭名昭著的采花贼就是你?”

        “你在说啥子?”申辉一脸懵逼。

        而这个时候,江吴带领手下飞上屋顶,将申辉包围。

        “弟兄们,拿下这个淫贼,为民除害。”江吴一声令下。

        侍卫剑拔弩张,顿时开始动手。

        虽然寡不敌众,但申辉隐隐占据上风,就算江吴加入,依旧奈何不了。

        打着打着,申辉在想,还要在王府内逗留,这样撕破脸,实在是不好。

        “你们停手吧,不是我的对手。”申辉示意侍卫停手。

        可是话刚说完,后脑勺挨了一棍子,这帮家伙居然玩阴的。

        江吴命令手底下侍卫将申辉绑起来,送往朱有厚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