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头悬三尺剑

第122章 头悬三尺剑

        白泽看向门外,这个时候进来两个小孩子。

        灵玉看过去,内心一揪。

        这个年纪本该无忧无虑的活着才对啊!

        明月与申辉看过去,这两个小娃娃不过才三岁吧?

        “哥哥姐姐们好。”

        “哥哥姐姐们好!”

        白泽听着这奶生奶气的话语,身体都融化了,太可爱了这两个小朋友。

        一男一女,看样子是龙凤胎姐弟两个。

        “小朋友,怎么会来这里的?”白泽蹲在地上,左右手各自摸一下两个小孩子的头。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待见。

        “哥哥,不要摸人家的头,会长不高的。”小男孩闪躲了一下。

        白泽颇有些尴尬。

        “弟弟,大哥哥的手很温暖,你试一下嘛!”小女孩对小男孩苦言相劝。

        “不不不,就不!”小男孩很倔强,头可断血可流,脑袋不能被人当成球。

        “好啦好啦,还没回答哥哥的问题呢。”白泽见这两个小机灵鬼,有无休止打闹下去的意思,立马制止。

        “哥哥,我们两个其实已经死亡两年,之所以在人世间徘徊,那是因为,凶手已经伏法。”小姑娘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并不会因为死去,而对这个世界充满恶意。

        白泽内心一揪,这么一说那就是人为因素导致死亡,并非天灾人祸。

        转身取来两瓶ad钙,两个小娃娃摇摇头说牌子太老了。

        白泽翻个白眼,只好拿来爽歪歪。

        两个小孩子将爽歪歪握在手里,眼睛都放光。

        “小朋友,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啊?”白泽见两个小朋友,已经喝完了爽歪歪,开口问道。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各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女孩叫陈佳琪,男孩叫陈佳瑞。

        姐弟两个出生于山城迷宫岭。

        爸爸妈妈郎才女貌,很恩爱。

        最起码在姐弟两个的认知中是这样的。

        爸爸,不,那个禽兽是某航班空少,母亲则是空姐。

        一日房门响起,看琪瑞两个姐弟正在卧房熟睡,蹑手蹑脚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青春靓丽的阿姨,这个阿姨是妈妈的朋友,姐弟两个见过好几次。

        “亲爱的,小君出去,你着急叫我来,不太好吧?”叶兰妮表气表气的开口。

        陈尘见小情人过来,心里那个急不可耐,当时就把叶兰妮拉进了卧室。

        叶兰妮精心打扮,特意穿了一件旗袍,甚至还穿着字母带丝袜。

        进入卧室,是长达一个小时的打架画面。

        “亲爱的,你啥时候娶我啊?”叶兰妮靠在陈尘肩膀位置,单手在许尘胸口画圈圈。

        “快了,不要急,等把结婚路上的绊脚石扫清楚,你就是我最美的新娘。”陈尘怀里抱着小美人,那个心情无法言表。

        “咦~爸爸,你和阿姨在干啥呀?”陈佳琪睁着大眼睛问道。

        陈尘瞬间惊醒,这捣蛋鬼什么时候进来的?

        不会听到了他们两个密谋的事情了吧?

        叶兰妮惊坐起来,与陈尘对视一眼,这可真是天赐良机。

        二人对视后,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

        叶兰妮起来带着微笑,穿着睡衣走到门口位置,摸着陈佳琪的头说道:“阿姨最近有些肚子疼,爸爸这是在打针治疗。”

        陈佳琪恍然大悟状,原来是这个样子。

        “好啦,你快去睡吧!”叶兰妮想尽快打发走陈佳琪。

        陈佳琪打个哈欠,想回去继续补个觉。

        叶兰妮突然发难,用手堵着陈佳琪的嘴。

        随后来到大厅,将陈佳琪从七楼丢了出去。

        陈尘不甘示弱,走进卧房,将正在熟睡的陈佳瑞同样丢了出去。

        扒拉扒拉头发,尽量显得凌乱。

        随后做电梯快速下楼,看着姐弟两的尸体,带着眼泪,拼命用手捶打脑袋瓜。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陈尘表演的更加卖力。

        头狠狠地磕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路人开口:“哭,顶个求用,快打急救电话,能活一个是一个。”

        陈尘听到这话,穿着睡衣到处找手机。

        路人见状,用手机拨通号码,急救车火速赶来。

        陈佳琪当场死亡,陈佳瑞经抢救无效死亡。

        陈尘在医院嚎啕大哭,护士可以理解失去儿女的感情,所以并未阻止。

        陈家姐弟的母亲苏晓萱,刚下飞机就听到如此噩耗,两眼一黑差点摔倒在地。

        赶到医院,苏晓萱哭天摸地用拳头捶着陈尘。

        陈尘没有躲避,带着眼泪述说自己的忏悔。

        年轻的巡捕只当是,大人熟睡,姐弟两个贪玩,导致双双坠楼。

        苏晓萱悲痛欲绝之下,决定与这个男人离婚。

        陈尘表现的很为难,甚至带着依依不舍,其实啊,离婚正中下怀。

        本来就不喜欢苏晓萱,要不是当初喝多了酒,做了不该做的事,还正好正中靶心,也不会与之结婚。

        当时想要结婚的对象可是叶兰妮。

        年轻的巡捕在半年后,被带他的师傅叫到了办公桌前。

        “李飞,你怎么想的?这么重要的案子,你报告上说,看管不利导致坠楼,你可知道,你错的很离谱?”年纪大一点的巡捕吹胡子瞪眼的。

        “师父,要不然呢,故意杀人,那可是他亲生子女,虎毒还不食子呢?

        更何况是人?”李飞不满意师父训他和训孙子一样。

        “你啊你,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能用主观思维看待案件,你就是不听。

        我且问你,假如真的看管不利,姐弟两个会一前一后跟约好了一样掉下去?”老巡捕提问一句。

        “这?”李飞面带苦涩,一个出意外可以理解,两个几乎同时出意外,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你啊你,这起案件重新调查。”老巡捕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飞紧紧跟上,生怕走慢了师父生气。

        师徒两个对案件重新调查,发现事情的真相果然与当初不一样。

        从技术科恢复出来的手机信息来看,这陈尘与叶兰妮早就在一起。

        最起码在陈尘与苏晓萱结婚之前,就已经保持不正当关系。

        从聊天中可以得知,陈尘早就想离婚娶叶兰妮,毕竟活好,直达灵魂的交流,让他欲罢不能。

        只可惜因为有了儿女,计划迟迟得不到实现。

        叶兰妮吹耳边风,若是没有孩子就好了。

        陈尘眉毛一挑,这提醒了他。

        于是就有了将姐弟两个推下楼的惨案。

        判决庭上,陈尘与叶兰妮狗咬狗,都说是对方提出来的。

        甚至叶兰妮嗯父母为了让女儿不那么快执行,更是用一百万收买苏晓萱。

        “钱你们拿回去,收了这个钱,我还能算人嘛?

        做错事,就要有做错事的态度,就要接受惩罚。”苏晓萱只想杀人凶手得到严惩,企图用金钱获得原谅,以此来获得活着的机会,简直是痴心妄想。

        陈尘在监狱里破口大骂,但也无可奈何,总共写过三封忏悔书,加起来不到一千字,态度极其敷衍。

        白泽听完咬牙切齿,他们怎么敢的啊?

        心在滴血,内心无法平静。

        禽兽与禽兽阿姨被处决以后,苏晓萱带着判决书祭奠姐弟俩,姐弟两得知消息,蹦蹦跳跳来了小酒馆。

        “哎,你们有什么愿望吗?”白泽重拾心情,将不好的一面隐藏起来,带着真诚微笑,对着姐弟两个开口。

        “妈妈在我们两个死后好伤心,我与弟弟不希望妈妈活在噩梦里。”陈美琪带着恳求的目光。

        白泽点点头,看向黑白无常。

        黑无常带着笑容,将姐弟两个接走。

        “这事情也是阴宗在背后搞鬼的?”白泽看向灵玉。

        “那倒不是,杀害两姐弟,是两个禽兽的真实想法。

        不过阴宗遇到两个这么恶劣的灵魂,一定会欲罢不能。”灵玉开口,事情的经过听完,已经有了主意。

        白泽沉默不语,如果受阴宗蛊惑,还可以理解,若是本意如此,那就可怕了。

        这种行为为突破了人伦底线、道德底线、法律底线,严重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这两人作案动机特别卑劣,主观恶性极深,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

        这要是不毙了他们,众怒难消啊!

        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

        白泽带着灵玉黑无常一行人走出小酒馆。

        走到的地方是行刑的地方,一男一女两道灵魂浑身散发着红光。

        漫无目的的在周围徘徊着。

        “哈哈哈,没想到这两道凶魂如此纯正,我阴十三得到,那简直是如虎添翼啊!”

        黑衣人嚣张的笑着,笑声阴阳怪气,犹如夜枭子半夜啼哭。

        “又是一个阴宗的,说起来你今晚可能留在这里了。”灵玉扣押过阴宗一个灵魂,可是这灵魂百折不挠,就算是魂飞魄散,也不肯透漏阴宗的地址。

        “谁?”

        阴十三扭过头来,看着出现的一群人,目光闪烁。

        “呦呵,这么多阴魂,还有两道来自几百年的阴魂,赚大发了啊!

        咦,你这阴魂身上有十二身上的气味。

        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十二也不会说什么。”阴十三很是兴奋,这要是把阴魂收服,再让这两个男人死翘翘,实力提升的可不止一点半点。

        实力提升,在阴宗的地位那可是直线上升。

        “十三,你越界了,这申辉与明月的灵魂,你可不能动,那是我的。”阴十二出现。

        本来想看着坐山观虎斗,这要是再不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阴十三翻个白眼,来就来呗,小心眼样,不就一个百年阴魂嘛?

        “咦,十三,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大长腿阴魂,有些熟悉?”阴十二看着灵玉。

        “咦~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映像,别着急让想想。”阴十三低头沉思。

        思来想去,阴十二与阴十三同时开口。

        “我知道了,是灵玉!”

        “是灵玉!”

        十二与十三对视一眼,原本表情还带着开心与兴奋,一想起来是灵玉,那个气氛紧张的。

        “呵呵,你们怎么了,不是挺嚣张的嘛?”灵玉向前逼近。

        “姑奶奶,灵魂我们不要了,当我们是个屁,放了我们吧!”阴十三一想起门内长老失踪,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位,心里就怕的要命。

        认怂不可怕,可怕的是要是透露本部消息,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灵玉与明月有共同的敌人,自然不会听他们求饶。

        一人一个,快速出手,至于谁收拾谁,一个眼神搞定,并不需要过多废话。

        阴十二与阴十三想跑,却发现,黑无常提溜着锁骨链虎视眈眈。

        他们两个本就没有长老厉害,打斗三五回合,败下阵来。

        灵魂脱离肉体,想要逃之夭夭,却没想到被控制住。

        “姑奶奶,我错了,放了我们吧!”

        阴十三苦苦求饶。

        “哼,好好待着吧!”

        白泽将迷魂酒取出来。

        “你可知,为什么不能对阴宗的人使用迷魂酒?”灵玉看着白泽说道。

        “嗯?为什么?”白泽不明白,当初第一个长老的时候,就想用一下,灵玉不说他也就没动。

        “迷魂酒还不到火候,对付其他人魂还可以,对付阴宗就不够看了。”灵玉开口。

        白泽经过灵玉的解释,慢慢明白,原来阴宗的哪怕喝下迷魂酒,也会保留内心里最恐惧的事情,而选择自动略过。

        白泽为阴十二服用下迷魂酒。

        关于如何将明月杀死,并一步步培养成阴魂的事情全盘托出。

        正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明月从明末到现在,已经有几百年的火候。

        阴十二这一脉的当家为后人,留下了收服明月的办法。

        那就是控制住申辉就能控制住明月。

        不论这个申辉是死是活,阴十二认为控制一个死鬼,比控制活人来的痛快。

        于是让申辉陷入运势低迷期,只要运势最低迷的时候,控制住申辉,再威逼利诱一下,这明月肯定乖乖就范。

        更何况,申辉本身也适合厉鬼这条路。

        鸳鸯厉鬼,这要是培养起来,绝对与镇宗那句阴尸不相上下。

        至于阴十三交代了陈尘与叶兰妮的事。

        云游途中,被两个肮脏的灵魂所吸引,本来还想干扰一下,让他们做出违背伦理的事情。

        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就算不多加干涉,也能做出不是人的事。

        阴十三自然乐的自在,干涉与非干涉出来的厉鬼那是不一样的。

        干涉出来的厉鬼,最起码保存一丝良知。

        而非干涉出来的厉鬼,坏到骨头里,收服以后何止是一加一大于二那么简单。

        黑无常将狗男女吞入口中,不要以为死以后就会一了百了,等待他们的还有阴间无休止的惩罚。

        阴十三与阴十二表情痛苦,整个灵魂都在肿胀。

        明月与灵玉察觉出来不对劲,一丝阴柔的力量,各自包裹一个灵魂。

        “阴宗的人属实可恶,居然还想使阴招。”明月黑着脸。

        “呵呵,先让他得意几天,伤了你我,休想全身而退。”灵玉看着两道灵魂,将之收起来,暂时切断与阴宗那边的联系。

        “妹妹,今后有什么打算?”灵玉看向明月。

        “我愿行走在人世间,打听关于阴宗的事情,有这么一个邪恶的组织在,终究感觉头悬三尺剑。”明月看着这黑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