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27 可称之为人否

第127 可称之为人否

        白泽心中对这安妮儿恨之入骨,如此行径,可称之为人否?

        瑶妹儿端上来一碗忘忧茶。

        可这心理阴影,属实可怕,连喝三碗忘忧茶,何晨才算是平静下来。

        黑无常将何晨吞进口中,等待着下一步。

        “本以为世间已太平,一切都是美好的,没想到还会存在这样的事情。

        那本座再去地府已经不合适,披着羊皮的狼,有点意思,本座来兴趣了。”张角目光深邃,察觉出这太平盛世之下,有太多肮脏不平的事情。

        “我也来兴趣了。”白无常同样目光深邃。

        “老白都有兴趣,那老黑兴趣比老白大。”黑无常目光深邃。

        “奴家有点迫不及待了。”灵玉目光深邃,看向窗外,欺骗人感情,这事情管定了。

        白泽想着,既然几位大神都有兴趣,那该如何呢?

        黑白无常以及灵玉目光齐刷刷盯着白泽。

        白泽看着三个人的目光,莫名其妙感觉到内心毛毛的。

        看着三人的眼神,白泽似乎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

        白泽用手指了一下自己,那意思问的是,确定是我?

        三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是你是你就是你。

        白泽看着三人一致的表情就知道,这是要自己做鱼饵啊!

        拿出来手机下载好软件,注册完毕,果然信息完善后,一大波妹子发来搭讪信息。

        白泽看到其中一个为安妮儿的,内心充满了冷笑。

        灵玉看着这搭讪的十多个女孩子,不由得出声:“好家伙,十个里面有四个都带有一丝丝抠脚大汉的臭味,这套路防不胜防啊!”

        白泽首要目标就是安妮儿,表现出一副按耐不住寂寞,急不可耐的态度。

        安妮儿会心一笑,最喜欢这种急不可耐的,完全不用养猪,现在就可以现宰。

        “哥哥,人家一见你,心就彭彭跳啊,莫非这就是一见钟情?”

        白泽翻个白眼,强忍着不适,说出一段恶心的话:“小姐姐,满眼都是你,心心念念的还是你。”

        虽然这话并非出自本意,但一想想对方的身份,那个感觉立马感觉很奇怪。

        这些话都是白无常经常浏览音抖提示让白泽说出来的。

        聊了一会儿,白泽操控账号说出:“小姐姐,我想见见你。”

        安妮儿故作矜持,对于这种人不能表现的很急切,要不然大鱼都被吓跑了。

        白泽赫然猛轰,表达出今晚不达目的不罢休。

        安妮儿欲拒还迎,欣然接受。

        打开视频通话,安妮儿摆放出假的木马工具。

        白泽怡然不惧,区区木马病毒,完全不在考量范围以内。

        安妮儿见可以操控,开始投放视频。

        白泽出现在镜头内,剩下的事情水到渠成。

        安妮儿心满意足的看着截图画面,越看越觉得诡异,这男的脱了衣服,怎么会变成一副骷髅架子?

        揉一揉眼睛再看了过去,依旧还是骷髅架子,吓得差点把手机从手里丢出去。

        惊魂未定,再次看向手机,这才发现老眼昏花,看着白泽手机通讯录,安妮儿感慨,从来没见过会把备注改成黑白无常的。

        发了一段话,将截图发过去,坐等大鱼上钩。

        白泽果然上当,询问价码。

        安妮儿示意,一个达不溜。

        看到转账信息,眼睛一下子就离不开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

        好家伙,真有钱啊?

        安妮儿为了确保没看错,又盯着看了一眼。

        果然没错,实打实的十万。

        安妮儿野心勃勃,带崽的肥羊,那自然不会留手。

        白泽转一次,安妮儿威胁一次。

        一共十次,安妮儿那个开心啊,真是听话,人傻钱多啊,一百万轻松到手,开心极了啊!

        安妮儿靠坐在椅子上,享受着金钱带来的刺激。

        一个同事见状,跑过来询问:“阿文,再不努力,小心让老大拿棍子伺候。”

        “哥们儿我一天收入一百万,就算一个月游手好闲,老大也不会说什么。”安妮儿背后的阿文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啥玩意儿,真的假的?”同事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账户,我了个乖乖,原本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真的。

        看着看着,同事发现了不对劲:“阿文,这账户余额,为何会躁动不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安妮儿看向哎皮皮,果然上面的余额阴晴不定,从几万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这种情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用脑袋想想,生平从未听说过如此蹊跷的事情。

        “这……这……这我也不知道啊!”安妮儿吞咽一下口水,太诡异了。

        这还不算完,账户余额猛然间停止跳动。

        安妮儿与同事,清晰的看见,账户里的余额竟然跑出来了。

        红彤彤一片,都是百元大钞。

        百元大钞从手机喷洒出来,落在地上,将两个人覆盖。

        安妮儿看着地上的百元大钞,眼神震惊且害怕。

        这一张张上面赫然写着,天地银行。

        这是冥币啊,安妮儿与同事被吓得魂不守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同样不算完,手机亮起来,一阵视屏通话的提示音响起。

        安妮儿低头看手机,这是刚才那头小肥猪。

        刚才由于害怕,手机掉在了地上,现在只想把视频通话挂断,可诡异的事情发生。

        视频通话接通,里面是整整齐齐的骨头架子。

        手机屏幕钻出来一只骨手,上面还挂着点点肉沫。

        安妮儿吓得退到墙边,身体颤抖。

        同事疯狂开门,可是门打不开,这里特殊构造,根本没窗户。

        见开门无望,转过身来靠在门上。

        两个人都在颤抖着,看着骨手慢慢伸出来,扒拉地面,随后出现在房间里。

        两人对视一眼,遇到这事情同样没办法,这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事情。

        骷髅缓慢靠近,安妮儿射射发抖。

        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骷髅一边走一边张动嘴巴,发出咯吱咯吱嘎嘎嘎的声音。

        同事缓慢移动,离安妮儿远点。

        骷髅架子朝安妮儿慢慢逼近。

        “啊,救命啊!”

        同事缓和一会儿,大声呼叫,希望可以叫人来救他们。

        骷髅头丝毫没有理会,继续朝安妮儿逼近。

        靠近安妮儿半米的时候,骷髅停下,裂开带着肉沫的大嘴,看样子似乎在笑。

        一击必杀虽然让人死的痛快,但没什么是一步步逼近,击破心理承受能力,让人更感觉恐怖的。

        安妮儿现在就是这样,内心慌得很。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疯狂踹门。

        门被踹开,看着里面的动静,一帮年轻人慌得一批。

        坏事做多了,莫非这就是现世报?

        就在这帮年轻人聚集起的时候,灯光忽明忽暗。

        最后熄灭,年轻人们想跑,可是近在咫尺的门口,竟然过不去,越来越远。

        一帮人面面相觑,有胆小者跪下来祈求原谅。

        一时间,整个屋子内鬼哭狼嚎。

        年轻人人看着出现的鬼影,再也支撑不住。

        “你们好狠啊!”

        “你们好狠啊,害得我家破人亡,一屁股饥荒。”

        年轻人包括安妮儿没有一个说话的。

        他们都在恐惧中,这必定是一个难以忘记的夜晚。

        恐怖的事情一步步打破他们的心理防线,正如他们一步步打破受骗者的心理防线。

        警笛声打破宁静,秦同跟随经侦巡捕支队来到这里。

        巡捕的到来,让这帮年轻人如梦初醒。

        秦同看着这帮年轻人,眉头皱起,最大的也没超过三十吧?

        “全部带走!”经侦支队支队长董浩挥挥手。

        包括安妮儿在内的七个嫌疑人抓捕归案。

        “老秦啊,感谢你啊,这帮毒瘤我们已经注意很久,一直没抓到他们的狐狸尾巴。”董浩也是痛心疾首。

        “都是为人民服务,应该应该的。”秦同并未邀功,能抓住这帮人,也算是为民除害。

        果然白先生出马,任何狡猾的罪犯都逃不过被抓的命运。

        “老秦,要不要一起去旁听一下?”董浩向秦同发出邀请。

        秦同欣然同意,他也想知道,到底这帮年轻人怎么回事?

        到了审讯室,灯光一开,安妮儿拒不承认。

        其他人也是一样,拒绝承认犯罪事实,毕竟搞不好会挨枪子的。

        “哼,嘴还挺硬。”秦同哭丧着脸。

        这帮人,网巡已经调查过,采用的虚拟定位躲如牛毛,而且犯罪证据丝毫没留下,倒是挺细致的。

        秦同悄悄给白泽打过去一个电话。

        白泽说了一声知道了,挂断电话。

        秦同愣了,看了眼手机,没错啊,是白先生的电话,此时此刻不是应该说,马上到,交给我之类的吗?

        敲门声响起,小同志打开房门。

        白泽出现在门外。

        秦同喜出望外,原来白先生已经到了啊,怪不得电话里一点都不着急。

        “他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把他们交给我吧!”白泽开口说道。

        “老秦,这位……额……年轻人,靠谱吗?”董浩有些疑虑,这小子太年轻了。

        “放心吧,我爷爷都对白先生恭敬有加。”秦同翻个白眼,又不好将以往的事迹说出来,只好搬出来自家爷爷。

        “哦,那试一试吧!”董浩一听是老首长都恭恭敬敬,那个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白泽走进审讯室,面对的是安妮儿。

        安妮儿胡子拉碴,略微有些胖,甚至还能看见一根根鼻毛冒出头。

        董浩将里面的同志叫出来,就看这位白先生如何处理。

        “老实交代吧,要不然让你感受一下被害者同样的痛苦。”白泽坐在椅子上,左手叉右手。

        “交代什么,咱也只不过是有点特殊爱好,喜欢在网络上扮成女孩子,感受一下恋爱的过程。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可以这样子搞得?”安妮儿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反对你曲折与否,可用来诈骗那就是不对的,既然你这种态度,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白泽闭上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

        小瓷瓶是灵玉给的,说是梦奇的一丝丝能力,用来对付冥顽不灵的家伙最合适。

        安妮儿感受到这审讯室,突如其来一种香味,这香味不同于花香,更不同于香水香。

        从未闻到过,闻上去竟然有些昏昏欲睡。

        上下眼皮打架,想要支撑不能睡过去,可是起不了效果。

        大脑宕机,眼皮关闭,不一会儿发出阵阵呼噜声。

        安妮儿经历了一场梦,正是果……恋全过程,就连心路历程都在其中。

        董浩不明白,嫌疑人怎么睡着了?

        秦同若有所思,示意董浩稍安勿躁。

        这还不算完,安妮儿梦见经历十八层地狱,每一层惩罚都让他难以接受。

        努力逃脱,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努力一蹬腿,从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

        看见椅子上摆放的一杯水,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哼,现在可以说一说了吧?”白泽看到安妮儿醒来,继续追问。

        一来梦境是一种惩罚,为那些被诈骗的人,惩治一下这个家伙,二来,用此加深一下记忆,让其通过梦境,回忆一下受害者。

        至于那杯水,自然是迷魂酒。

        人在噩梦醒来的时候,喝杯水平缓一下心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安妮儿不想说,可是这张嘴不听使唤,将犯罪历程吐露干净。

        安妮儿本名魏享,年纪不过二十三,是这个组织的客服兼话术。

        客服主要的职责就是在网络上寻找合适的小肥猪。

        此外还有抢手,与他一起经历骷髅事件的就是抢手。

        抢手主要职责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播放模特的视频,截图并获得通讯录。

        就算没有果露身体,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移花接木。

        随后把文件发给魏享,魏享通过话术并变着法的,一步一步将受害人拉入深渊。

        据交代,一共有五十名被害人,金额从三万到十万不等。

        犯罪所得两百万余万,据交代,犯罪路程是这样的。

        花钱大手大脚,习惯紫醉金迷的生活。

        会所夜店左拥右抱,可是依靠现有钱财根本架不住这样挥霍。

        这人嘛,一旦想大钱,很容易误入歧途。

        金钱跟不上欲望,就会被欲望所左右。

        有了钱,出入各大酒店,宾馆,ktv,足疗店,娱乐场所,吃喝玩乐,尽情挥霍。

        魏享身为男人,自然知道男人喜欢刺激,就算有老婆也一样。

        所以抓住这心里,而恰逢其时,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几个人一拍即合,虽然起初的时候胆子小,也就三百五百的诈,但架不住野心膨胀,三万五万都嫌少,觉得最好人财两空才好。

        白泽听着,听着听着眼睛眯起来。

        魏享表情惊恐,事无巨细都说了出来,还签字画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