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129 毒奶粉

129 毒奶粉

        “对呀,可以是网络上的任何软件,这家伙死前与恋女聊天的工具是什么?”白无常对于新兴事物还是挺有兴趣的。

        “毒奶粉,一款格斗游戏。”白泽淡淡的说道。

        “依靠这款游戏,进行追踪,便可以发现恋女的踪迹。”白无常对于电脑还是个小白,所以并没有亲自上手。

        白泽看这意思,打开毒奶粉,登录游戏。

        炮火萝莉角色名是沉睡的阿妹,头像已经是灰色,这代表当前不在线。

        白无常将视线转向灵玉,这意思很明显,还需您老出手。

        灵玉来到电脑前,用沉睡的阿妹遗留的恋女痕迹,很快在另外一个服务器找到她的踪迹。

        这恋女已经锁定下一个目标,这要是再过段时间,又是一起无头公案。

        灵玉顺着痕迹,将恋女抓捕过来。

        “你放开我。”恋女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乖乖的吧,不听话的阿飘可是很让人讨厌的呢!”灵玉束缚住恋女,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她。

        “故事与酒,越喝越有,你的故事足够长,酒管够。

        说出你的故事道出你的愁。”白泽倒满一杯迷魂酒。

        “小哥哥,你放开人家吧,只要你放开人家,人家啥都可以做哦!”恋女娇滴滴的,甚至做出暗示。

        白泽不自觉打个哆嗦,光是这幅皮囊胜过万千网红,就是这美丽的皮囊下,干巴巴的和枯树皮一样。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乖啦,喝下迷魂酒。”白泽不为所动,毕竟没有许仙那种特殊爱好。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恋女誓死不从。

        白泽看向白无常与灵玉。

        灵玉将头扭向一边,白无常低头看地板。

        白泽叹息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掰开恋女的嘴,将迷魂酒灌进去。

        “咕噜噜……你……咕噜……可恶……咕噜咕噜……啊!”恋女被灌下迷魂酒,眼神通红,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

        迷魂酒入喉,白泽看着恋女红彤彤的眼睛,不自觉后退三步。

        迷魂酒被吸收以后,恋女眼神逐渐恢复平常。

        嘴巴微张,将事情娓娓道来。

        冰冰年纪不大,二十出头,凭借自身条件,成为一名非知名模特,主要职责就是在逃宝女装板块拍一些图片。

        家境贫寒,这让她更加珍惜工作机会。

        老板看她上进,经常介绍一些外快给她。

        大部分都是给自家服装店拍摄广告的。

        虽然有一些少儿不宜的服装,但给的钱多啊!

        这一次老板找到冰冰,说有一个外地土大款,一出手就是十个达不溜。

        “老板,拍什么片子啊?”冰冰小心敬慎。

        “这老板旗下有一家名牌服装店,都是青春靓丽的女装。

        放心吧,没事的。”老板再三保证。

        冰冰见老板如此,也就放下了戒备心。

        一单十个达不溜,这是想都不散想的。

        添加土大款的小信,看了一下朋友圈,豪车名表大别墅,看来还真是一个不差钱的主。

        土大款说话温文尔雅,很有风范。

        冰冰约定好时间,本来打算自己买飞机票的,可是土大款早就已经提前买好,还是头等舱。

        顿时被土大款的豪爽打动,幻想着要是有一段恋爱就好了。

        从文字聊天中,这土大款温文尔雅,知书达理,这怎么能不让人心向往之?

        到了地方,一辆加长悍马带司机,出现在机场。

        冰冰上了车,越发感觉这一趟来的真值。

        旅途劳顿,飞机上没睡,这到了豪车上,舒适的环境,困意立马上来了。

        迷迷糊糊睡着,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被五花大绑。

        嘴巴用胶带封了厚厚一圈,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里是地下室,阴暗潮湿不见阳光。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冰冰很慌,这些年虽然小有家财,绑架她到底干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猥琐的大肚腩走了进来。

        大肚腩走进来的时候,带着猥琐与激动的表情,搓着双手走进来。

        “小美人,我就是你的土大款哥哥,没想到吧?

        和你说实话,车是租的,飞机票是活动一元购的。

        没错,大款哥哥很穷。”大肚腩说着话的功夫,还不忘从脚开始上下其手。

        后面的画面极其变态。

        冰冰就这样忍受长达两天两夜的折磨。

        第三天,冰冰无法动弹,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以上能动。

        求助于大肚腩恶魔,恶魔非但不施加援手,反而逼问她银行卡密码。

        冰冰无法忍受,告知密码。

        大肚腩满心欢喜离去,丝毫不顾现在的冰冰状态不对。

        冰冰呼吸困难,有气进,没气出。

        大肚腩回来同样感觉呼吸困难,看到睁着眼睛的冰冰,这才意识到天塌地陷。

        这地下室通风管道,居然被堵住了,无法造成空气内外循环。

        这就造成这地下室的氧气含量越来我少。

        大肚腩处理冰冰的尸体,毕竟这个地方人多眼杂,要是被人闻到尸臭味,那可就不妙了。

        自认为做的很好,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虽然大肚腩在几天后抓获,可是冰冰在折磨中离开人世。

        白泽本以为,这事情已经完了,却没想到这仅仅是开始。

        娜娜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通过网恋,认识了一个公司的人事主管。

        人事主管再三邀请娜娜加入他们公司。

        娜娜知道这家公司,待遇好,工资高,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那简直不要太理想哦。

        依靠人事主管与娜娜的关系,娜娜成功入职。

        入职以后,娜娜才发现,这家伙经常出差。

        由于公司内部禁止谈恋爱,所以与人事主管的关系一直偷偷摸摸的。

        人事主管出差的时候,部门老总总是找各种理由让娜娜到办公室。

        到办公室无非就是公司内部潜规则。

        起初还只是荤段子,后来动手动脚,越来越过分。

        甚至有一次,部门老总拍娜娜的屁股,并说:“年轻人要把握机会,这个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娜娜是个极有原则的女孩,她最痛恨这些职场潜规则,于是严肃拒绝了部门老总。

        部门老总见娜娜如此,往后几天倒是没啥事。

        娜娜也认为,这衣冠禽兽想必是死了这条心。

        一次出差,部门老总点名让娜娜跟随。

        娜娜出于工作,只好前去。

        见部门老总眼神不再带着侵略性,娜娜卸下了防备。

        再一次酒局上,客户与老总拼命灌娜娜酒。

        娜娜不胜酒力,身体已经发麻。

        老总送娜娜回宾馆。

        到了房间,老总锁上房门,獠牙必漏。

        丝毫不顾娜娜的喊叫与拒绝。

        老总完事后,提起裤子,坏笑着说道:“你要是报巡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娜娜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气,与人事主管的关系越发疏远,离开了这家公司。

        辞职不久后,娜娜感觉到不舒服。

        不检查还好,这一检查身体出了毛病,居然是梅了个毒。

        起初以为是小毛病,却没想到厄运降临。

        平时洁身自好,肯定是那衣冠禽兽带来的。

        还没来得及让那禽兽付出代价,便已经离开人世。

        白泽叹息一声,事情还没完。

        小爱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同城优质男性。

        这个他幽默风趣,每一句话都能逗笑小爱。

        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小爱与风趣男熟络。

        二人对于彼此的感觉与印象都十分不错。

        不局限于网络虚拟聊天,约定奔现。

        奔现那一天,小爱美美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到了地方,果然那个他西装笔挺,高大帅气,温文尔雅。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句话不无道理。

        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两个人顺理成章到了宾馆。

        挑灯夜读四十分钟,小爱口吐白沫,大小便失禁。

        那个他索然无趣,没当回事的转头就去睡,好好的性质全被搅和了,反应至于这么大吗,多长时间没碰过男人了?

        那个他心里这样想着,慢慢的睡过去。

        还没睡多长时间,身旁传来:“荷荷荷”的喘气声。

        那个他不耐烦询问了一句:“还让不让人睡了,有事没事?”

        小爱继续保持呵呵荷的喘,不是不想回应,而是不能。

        那个他见没回应,又继续睡过去。

        又睡了一会儿,又被惊醒,转过头去,看着枕边人的状态,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拨打急救电话,救护车赶来。

        还没到医院,小爱身体冰凉、没有呼吸,眼睛瞪的大大的。

        事后法医鉴定,腹部遭受钝性外力撞击,致使胸腹腔内压力梯度骤增造成左侧,膈肌薄弱处破裂,胸腔积血,终因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白泽闭上眼睛,嘴巴几次张合。

        依依在圈圈狼人杀之中,认识了一个阳光大男孩。

        玩狼人杀的时候,都会开摄像头。

        依依被阳光开朗大男孩吸引,有事没事就邀请一起杀一局。

        大男孩声音富有磁性且低沉,依依很喜欢也很中意。

        依旧是从杀友转变为加小信。

        大男孩每天早上都会送来准时准点的问候,风雨无阻。

        就连夜晚的时候,都会送来文字吻别。

        依依带着甜蜜的微笑,这或许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大男孩提出见一面,依依欲拒还迎,几番拉扯之后,欣然同意。

        “宝贝,我好想你啊,出来见面呗。”阳光大男孩富有磁性的嗓音,听着就治愈人心。

        “不方便呢,明天约了小姐妹。”依依保持矜持,心在想,坚持住啊,你再坚持一下,人家就同意。

        “出来嘛,想你想的茶饭不思,日夜颠倒,辗转反侧。”大男孩继续坚持出来见一面。

        “好的嘛,出来见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依依内心里带着甜蜜。

        约定好见面地点,二人各自睡去。

        到了见面地点,二人各自点头,真人比网络上美丽(帅气)。

        依依拉着大男孩的胳膊,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

        第一站是祭祀五脏庙,第二站是游乐园,第三站是电影院。

        最后一站,依依本来觉得天色这么晚,应该回去了。

        “不要着急走嘛,我家就在这边,留下来住宿一晚也不是不可以的。”大男孩内心激动,表面依旧云淡风轻。

        依依想了一下,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哦,这大晚上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回家,多么的不安全。

        找好了借口,接下来,就住在了大男孩家里。

        大男孩家里就一张床,这顺理成章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毕竟都是成年人,做一些成年人该做的事情很正常。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一点就爆炸。

        完事儿以后,依依抱着大男孩睡去。

        大男孩有些累,沉沉的睡去。

        睡到凌晨三点,大男孩感觉到枕边人在动。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这丫的怎么还会羊癫疯?

        这要是出了事,那可就太麻烦了,反正已经得到了,也没啥好可惜的。

        大男孩穿上衣服,丝毫不顾癫痫发作的依依。

        将依依丢到楼下花园,自顾自上楼睡过去。

        依依在冷风中双腿抖动,肢体抽搐。

        眼球上翻,口吐白沫。

        这个时候的依依是没有意识的,若是有意思,见梦寐以求的大男孩这般表现,会是多么的难过。

        早上的时候,邻居发现了依依已经凉透的尸体。

        见死不救虽然不犯法,但有一定前提条件。

        前提是行为人没有救助义务。但如果行为人对死者有救助义务,在能救助的情况下不救助的,属于犯法。

        此外,如果故意见死不救的人负有特定义务,违背了该义务,那么这种情况下故意见死不救就涉嫌犯罪或违法、违纪。

        因此,见死不救是否犯法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如果有救助义务或特定义务而不救助,则可能构成犯罪或违法行为。

        虽然恋女没有说出,大男孩的下场,但白泽知道,就算千刀万剐也换不回依依年轻的生命。

        恋女继续讲述,而白泽坐在椅子上,默默点燃一根软阳光。

        抽了一口,吐出烟圈,放下手臂,随后任由这支烟燃尽。

        ……

        恋女喋喋不休,从黑夜讲到凌晨,这故事依旧没完。

        秦同眉头皱起,这什么情况,一宿都还没搞定吗?

        白泽让恋女暂时停下,随后来到屋外对秦同长话短说。

        秦同感慨,既然这凶手他们管不着,那这案子也只能用老办法了。

        白泽告别秦同,随后带队回到小酒馆。

        张角依旧在,此时此刻正在打游戏。

        没兴趣去看,根据语音提示,应该是三国杀游戏。

        回到小酒馆,连女继续故事。

        张角停下玩游戏,眉头紧锁。

        黑白无常与灵玉对视一眼,各自各自点点头。

        他们都认为,这最近的事情不平常,怕是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