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法网难逃

第136章 法网难逃

        “崔亮,你干啥子,放下刀。”闰土保持戒备状态。

        崔亮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刚才头脑一热,卧室门竟然大开着。

        闰土抓住机会,将崔亮的刀接过,反手一个擒拿,控制住他。

        附近的村子,时不时会有野兽流窜,所以夜里会安排巡夜人,一旦发生事情,也好做出提前警醒。

        闰土可是民兵出身,对付一个崔亮自然手到擒来。

        叫来其他村民,将崔亮制服。

        村里妇女安慰开导刘思瑶。

        崔亮被扭送巡捕局,因qj,杀人未遂被判九年。

        监狱里表现良好,获得减刑。

        出来以后,恍如隔世,外面的新鲜事物应接不暇。

        可崔亮始终忘不了一件事情,在监狱里面心心念念的事情。

        出了监狱,天高任鸟飞。

        悄无声息的回到家里,夜出清晨归。

        怒火一直在积压着,终于等到了机会,崔亮找上门去。

        使用篾刀将多年前见义勇为的闰土刺杀。

        刺杀以后,逃亡路线早就准备好。

        白天的时候,闰土老人家的尸体终于被发现,可是已经太迟,鲜血一点一滴的流光,眼睁睁感觉到生命流逝。

        临死前闰土扪心自问:“难道真的做错了吗?”

        白泽听完,脑袋里蒙蒙的,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真的是长见识了。

        叹息一声,白泽看向老爷子,开口述说:“老爷子,这事情您做的并没有错,错的是崔亮死不悔改。”

        白泽出言安慰,不能因为怕报复,而让正义蒙羞。

        正义可以迟到,但不能缺席。

        黑白无常回来,闰土开口说道:“崔亮那个混小子,现在依旧逍遥法外,若是可以,请将他绳之以法。”闰土开口说道,眼神里带着一丝丝感伤。

        “老爷子,如果再遇到这样子的事情,您还会出手吗?”白泽思考一番,问出了这件事。

        闰土抬起头来,长出一口气,眼神坚定,目光如炬:“人活在这个世界,总要做一些事情。

        只要不违背本心,我想我会继续保持下去。

        哪怕付出生命,也绝不让坏人逍遥法外。”

        白泽点点头,思考着一些问题。

        黑无常见如此,开口对着闰土说道:“老人家,我们走吧。”

        闰土点点头,站起身来。

        黑无常身影闪烁,与闰土一同消失在小酒馆。

        白泽看着闰土跟着黑无常离开,心里思绪万千,凶手还在逍遥法外,看来需要做些什么。

        白泽轻声说道:“我们走吧!”

        白无常一言不发,默默跟随着。

        到了闰土所在的村子,白泽看着天空,原来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九年之久,崔亮潜逃已经三年之久。

        虽然巡捕大力追捕,红色通缉令依旧在网络上挂着,可这崔亮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闰土被全村村民啊联合上书,其内容大致是,见义勇为之类的。

        崔明依旧与刘思瑶在一起,并未离婚,当年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天真可爱。

        孩子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二叔,从小对之恨之入骨,默默在心里种下当巡捕的种子,誓必要让正义得到伸张,让罪犯无处可逃。

        都说罪犯很喜欢回到案发现场,可这崔亮自始至终都没回来过,看来不在这个地方。

        白泽胸口发热,看来是阎罗令知道白泽的想法,给出了提示。

        隐约感觉,这崔亮会在杭城。

        辗转来到杭城,手机发来一条推送消息。

        白泽打开一看,原来是音抖主播开播提醒。

        看着女主播的id,回忆一下,似乎从来没关注过这个主播。

        突然奇想,或者说心血来潮,想要探究一下,进入直播间。

        女主播一身cos服,似乎cos的还是南小鸟,最引人瞩目的是大长腿。

        白泽翻个白眼,这似乎是白无常的菜啊!

        目光不经意看向白无常,果然这个家伙目不斜视,盯着白花花的大腿看,表情略微怪异。

        “老白,看出什么了?”白泽看白无常这个样子,又盯着看了一眼,除了觉得腿长且白,似乎看不出来什么。

        这女主播不露脸,声音柔柔弱弱,还能看出个花不成?

        “这是一个男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白无常看了一眼,说出自己的猜测。

        “啊?男人?”白泽反应过来,盯着男人的喉咙看,看起来喉结若隐若现。

        “这主播,虽然尽力模仿女人的姿态,但是太妩媚了,比女人还要女人。”白无常继续看着。

        白泽看了一眼,恍惚间总感觉女主播在哪里看见过。

        脑海中画面如走马灯一般闪过,画面定格在一张通缉令上。

        白泽翻看无意间看到的通缉令,通缉令照片与女主播进行对比。

        眉眼间有七分相似,越看越觉得有相似之处。

        “各位宝宝们,现在又是茶话会时间,靓靓给大家讲一个关于男女之间的故事。”女主播媚眼如丝。

        白泽要不是看出来一点什么,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靓靓讲述的故事,让白泽眉头一皱。

        因为她讲述的正是qj刘思瑶的事情,只不过名字不同,里面夹杂了爱恨情仇。

        女主播的讲述中,卧龙山下小村庄,有这么一对兄弟两个。

        兄弟两个都是老大不小还没个媳妇儿。

        不仅他们自己发愁,就连媒人都跑断了腿。

        弟兄两个,一个叫刘明,一个叫刘亮。

        这一次媒人带过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

        主要这一次是为刘亮安排的。

        刘亮看见大美人,瞬间感情,此情可成以。

        刘明看到大美人刘诗桐眼前同样一亮,这要是成了事,岂不美哉?

        刘明比刘亮回来事儿,默默记下这件事。

        刘亮与刘诗桐,互相有一点感觉,但不深。

        聊了一上午,刘诗桐离开老刘家。

        而刘明上了心,隔三差五,提溜着点可口小零食去刘诗桐家。

        一来二去,刘诗桐与刘明成就一番美事。

        刘亮怀恨在心,默默将此事记下了。

        若干年后,与qj刘思瑶的事情衔接在一起。

        “哈哈哈,小姐姐,你这女儿身男儿心,这说的不会就是你本人吧?

        男强迫女叫qj,女强迫女这叫?”

        “哎呦,楼上你真有意思,女女那叫拉丝。”

        “哈哈,拉丝,楼上想笑死我继承我的信用卡是吧?”

        这一批的网友还真是有才,啥话都往外蹦。

        白泽看着弹幕区的话题,越跑越偏,那真叫一个望尘莫及。

        “哎呦,其实靓靓如果泰国,去过韩国,动了一下小手术。”女主播开口说道。

        “哇咔咔,靓靓又在胡言乱语。”

        “对对对,又在胡言乱语,不能每一个漂亮女生都去过泰国。”

        “新来的注意,别被吓跑了,靓靓是一个大忽悠。

        他的话真假难辨,最经常用的就是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

        “靓靓你去写小说吧,你写出来,我们保证去投推荐票。”

        直播间如火如荼,而白泽早早就给秦同发过去了信息,算下来,应该已经到了。

        “咚咚咚!”

        “宝宝们,等一下哈,我这边来人了。”

        女主播起身询问:“谁啊?”

        白泽通过秦同那边的摄像头,传到手机上的画面,    听到,这是一道不男不女的声音。

        “物业的,电表年久失修,有住户反应电表跑的比博尔特还快,我们过来检修一下。”查水表嘛,巡捕惯用的套路。

        女主播将信将疑,通过猫眼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人,此人正是物业经理。

        长出一口气,打开门。

        门刚一打开,巡捕就将女主播扑倒在地。

        网友那叫一个群情激奋。

        “放开靓靓,你们凭什么抓她?

        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就是,平常连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

        对于这些,武装巡捕没看到,就算看到,也会置之不理,他们只听从上级的命令。

        将女主播拉起来的时候,假发脱落,毛寸短发带着发套。

        网友们鸦雀无声。

        巡捕同志过去关掉美颜滤镜长腿瘦脸大眼。

        网友们看着心仪的女主播现出原形,一个个口诛笔伐。

        “骗子,耗我青春,毁我精力,费我钱财。”

        “把女神靓靓还给我,为什么要打破他在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形象?”

        “好残忍,好可恶。”

        白泽看着弹幕,从八千一直在往上递增。

        “是该叫你吕步,还是叫你崔亮?”秦同看着这个在逃三年的通缉犯,开口问道。

        “今天被你们活捉,我认栽。”崔亮低下头。

        与通缉令上的形象想必,这崔亮明显瘦了很多,虽不至于皮包骨,但一眼就能看出来小九九。

        “认栽?呵呵,带走。”秦同呵呵一声,安排人将崔亮蒙上黑头套。

        网友轰动了,根据崔亮这个名字,搜索出一大堆与之相关的事情。

        白泽关掉直播间,不再去看黑屏以后的各种评论。

        “叮咚!”

        白泽看到小信,是秦同发过来的协助审理案件要求。

        今天也没啥事,去一下又不耽误时间。

        来到巡捕总局审讯室,听着半真半假的案件陈述,白泽脑瓜子嗡嗡的。

        秦同看了一眼白泽,意思是,白先生,此事就靠你了。

        白泽去到门外,取出来迷魂酒,用纸杯接住,随后将之放在被审讯椅子上。

        “说了不少话,喝口水吧。”白泽放下水,继续走向审讯椅。

        崔亮不在乎有没有下毒,就算有毒,他也心甘情愿喝下去,毕竟了此残生,也好过在人世间活受罪。

        喝下以后,崔亮看着天花板,目光无神的讲述。

        小的时候,大人宠,哥哥宠,亲戚宠,活脱脱家中的小霸王。

        奈何父母英年早逝,这种被宠爱的感觉一去不复返。

        家里条件不好,父母死后,更是让苦日子雪上加霜。

        好在还有个哥哥。

        都说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崔亮就是这么个状态。

        与刘思瑶相亲那一次,他认为十拿九稳。

        没想到被崔明捷足先登,至于用的什么办法不知道。

        直播间的那都是臆想出来的,他就是认为,崔明不当人,撬他墙角。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那都是让人忍不住热血涌上头顶。

        崔亮认为,做为弟弟,崔明就应该什么都让着他。

        没钱的时候伸手要钱,也从来没想过要还的打算。

        一切顺心还能当个人,若是事情不顺,只能化身魔鬼。

        崔亮自认为崔明夺取了本来属于他的姻缘。

        而借钱那件事更是成为导火线,将过往的种种都怪罪到崔明身上。

        内心的魔鬼放出来也就,造就了这事件。

        相亲的时候心不在焉,虽然有感觉,但崔亮还不觉得那时候的刘思瑶夺人心魄。

        发现夺人心魄,是在结婚那天,看着不一样韵味的刘思瑶,内心里那个激荡。

        至于为何会如此,得不到的内心在骚动。

        根据白泽的发现,这崔亮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脸色凶狠的讲述完杀掉闰土的是事情,崔亮大声吼叫:“那个老王八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个女人本来就是我的,这算qj嘛?

        不,这不算,这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崔明继续喋喋不休,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坐着黑车离开土疙瘩村。

        虽然一路上有盘查,但是崔亮有办法,一遇到盘查,盖住嘴巴以下位置,露出略微妩媚的眼。

        巡捕扫视一圈,见没什么异常,选择放行。

        辗转多地,最后停留在杭城,这里人流量复杂,不过是沧海一粟,只要隐藏的够深,安享晚年不是梦。

        生活拮据,总不能喝西北风,打工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工的,抢劫银行,那更是自投罗网。

        偶然间看到女主播招募,本来打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们拦不住我的,作为故事里的主角,我相信,总有护道者出现,将你们杀个片甲不留。”崔亮神情癫狂。看起来就和疯了一般。

        白泽捂着额头,这家伙没救了,估计逃亡这段时间,没少看过网络小说。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撤了。”白泽见事情结束,敲响了退堂鼓。

        “这家伙最轻的都是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土疙瘩村崔明两口子放出风,说被害人死都不原谅他…。”

        白泽点点头,这种情况早就能预料到。

        秦同送白泽走出总局,看着白泽越走越远,这才起身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