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37章 温文尔雅朱公子

第137章 温文尔雅朱公子

        一路走回小酒馆,早有一中年美妇在等待。

        白泽看向妇女,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妇女不好相处。

        “阿姨,吃点什么?”白泽刚一进门,就开始询问,生怕怠慢了阴间客。

        “叫谁阿姨呢,长没长眼睛?

        什么鬼地方,进的来出不去。

        地方有问题,人也有问题。”妇女横挑鼻子竖挑眼。

        “对不起,姐姐,请问吃点什么?”白泽暗道一声果然,这妇女果然不好相处,就看这个态度,便可见一斑。

        “吃什么?就你这么个小破地方,还有的选择吗?看着上就是了,怎么当老板的,现在的年轻人啊!”妇女翻个白眼,这说话呢态度。

        白泽深呼吸一口气,安慰自己不能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好嘞,姐姐您稍等。”白泽转身去准备。

        “动作麻溜点,等你这么长时间,肚子都饿扁了,要都像你一样,有钱都没地方送。”妇女继续保持狂拽酷炫带闪电的态度。

        白泽回头看了一眼,妇女浓妆艳抹,衣着华丽,像极了赘婿文中的丈母娘,尖酸刻薄,牙尖嘴利。

        来到厨房刻不容缓,动作麻溜的将清汤面与各种小菜端上桌。

        妇女看了一眼,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

        “嗯,虽然店铺和人不咋滴,但是这口感还可以。

        就是这十块钱花的不值,连块像样的肉都没有。”妇女典型的没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

        白泽默不作声,心里在想,别看现在闹得慌,保准一会儿吹灯拔蜡。

        妇女吃完,端起酒杯喝下一口,焦急的开口。

        “救我女儿啊,救我女儿啊!”妇女心情焦急,刚回忆起点什么,立马开口。

        “别着急,喝下了这杯酒,人生路不白走,述说你的哀愁,道出你的要求。”白泽在桌子前坐定,双手抱胸。

        “你一定不是普通人吧?救我女儿啊,救我可怜的女儿啊!”妇女一个劲儿的重复救我女儿。

        “先别急,把事情说清楚才好解决,你不说清楚,这事情怕是没个眉目。”白泽示意妇女保持冷静。

        妇女听到如此,冷静下来,说出故事。

        而白无常摇身一变,消失在小酒馆。

        妇女说的故事在如今普遍存在。

        妇女名为窦靖雯,有一个十分美丽且聪明能干的女儿。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家公司的执行董事。

        可就这么完美的女儿,偏偏看上了一个废物女婿。

        天天在家打游戏不说,还只知道伸手要钱。

        好吃懒做,邋里邋遢。

        窦靖雯的女儿名为秦暮雪,人如其名,如同夕阳下的雪山一样,是一个冰山美人。

        肤白貌美大长腿,更是一市无数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上门女婿名为叶凡,据说是个大学毕业生,虽然会做饭,会整理家务,还有点拳脚功夫。

        但窦靖雯百般看不上,老秦家就算再不济,家里也小有资产,这叶凡一无是处,凭什么配得上自家女儿。

        窦靖雯横挑鼻子竖挑眼,对叶凡处处刁难,可是叶凡如同没脾气一样,无动于衷,专心致志打游戏。

        在上流酒会中,窦靖雯认识了一个富家公子,高大威猛,英俊帅气,比叶凡那个臭小子强多了。

        而这富家公子,让窦靖雯产生了心思。

        这富家公子,简直与自家闺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窦靖雯走上前去,与富家公子攀关系。

        “哦,你姑娘,听说不是结婚了吗?”富家公子看过来。

        “朱公子有所不知,暮雪虽然已经结婚,可是与那废物赘婿压根没同房,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窦靖雯那个眼神看着朱公子,眼神就像在看一座小金库。

        这聚会是朱公子举办的,来的人非富即贵。

        这庄园坐落在云顶山,占地面积很大,从门口到主卧室,开车都得十分钟。

        若是没有大能量,一般人可不敢这么搞。

        朱公子来了兴趣:“这事情要是能成,这老朱家一半的资产可都属于暮雪的。”

        窦靖雯眼睛放光,心里惦记上了这回事。

        回到家,看到叶凡,更是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

        对子丈母娘的百般刁难,叶凡依旧无动于衷。

        窦靖雯总是在秦慕雪耳朵边说叶凡坏话,甚至还拿出实质性的证据。

        无外乎,窦靖雯安排美女路人演员,假装问路,顺势亲一下叶凡。

        叶凡心里还乐呵,嘴里面哼着风吹桃林满树花,喜鹊枝头叫喳喳,谁家的帅哥走了桃花运,个个都想嫁给他。

        可是回到房间内,叶凡听到秦慕雪的质问,百口莫辩。

        说出了真相,没人听,那又能如何?

        秦慕雪开口说道:“叶凡,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们离婚吧!”

        叶凡张张嘴,心口有话口难开,愣了一会儿,心里在想,就算离婚,也会在暗处做一个影子,护你周全,小雪!

        秦慕雪与叶凡离婚以后,温文尔雅的朱公子进入了视野。

        这一切的功劳,都要归功于窦靖雯。

        窦靖雯脸上乐开了花,大事可成,大事可成,有了这么一个女婿,低位直线上升指日可待。

        对于两个人在一起,窦靖雯不反对,自然是早在一天,心里多踏实一天。

        毕竟朱公子年少多金,事业有成。

        要是被某个小狐狸精将朱公子魂勾走,那可就错过了这个香饽饽。

        都说乘虚而入,可以很快走进女生的生活。

        朱公子温文尔雅,每天都抱着鲜花守候在秦暮雪上班的路上。

        秦慕雪虽然表面上冷若冰霜,但内心不啊!

        虽然作为男女朋友没那个心思,但做个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嘛!

        朱公子对此事,反而不着急,得不到的内心在骚动。

        轻而易举的得到,人生可就没意思了。

        经常会看到网文里,得不到就下药的桥段,朱公子不屑于此。

        窦靖雯隔三差五就会来一场撮合。

        这一次,窦靖雯带着秦慕雪来到朱公子家做客。

        秦暮雪看到这偌大的庄园,那个震惊啊!

        这朱公子不显山不漏水,没想到拥有这么偌大一个庄园。

        “也没啥本事,就会赚钱,这些都是靠自己努力赚来的,住处就是一个落脚的地方罢了。”朱公子眼神忧郁,看着这诺大的庄园。

        秦慕雪看了一眼,也没其他的感觉,心里在想,叶凡要是有这么努力上进就好了。

        是不是这三年来分开睡,憋出了问题?

        哪方面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需求,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如何解决需求的。

        辛辛苦苦憋了三年,愣是没有碰一下,这已经超过大多数男人太多,就是……

        “你在想什么?”朱公子见秦慕雪愣神,出言询问一句。

        “没啥,刚才在想工作上的一些事。”思考被打断,秦慕雪也就将内心想法暂时搁下。

        在庄园内部吃饭,朱公子总会拿出来一颗一颗的颗粒物吃上一把,一脸享受的样子。

        秦慕雪与窦靖雯没见过这种新奇的食物。

        “朱公子,你刚才吃的是啥?”窦靖雯好奇问出来。

        “哦,333,一种高档食品,味道不错呦。”朱公子充满了回忆,这小零食,以前可是主食来着。

        窦靖雯看着黄金外壳的颗粒物,眼珠子都放光,果然有钱任性,小零食都是镀金的。

        “你要尝一下?”朱公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窦靖雯。

        窦靖雯点点头,这高端零食还真的没吃过。

        朱公子转身拿了一大包,递给窦靖雯。

        窦靖雯眼睛冒光,装零食的包包都是lv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拿起一颗放进嘴里,这小零食入口微咸,还带着一股奶香味,看着里面的巧克力,由衷感慨一句,有钱人的品味果然独特。

        “喜欢吃,尽管吃,吃完了我这里还有其他配方的,玉米味,小麦味。”朱公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白泽听到333的专业术语,嘴角一抽,这333可是……

        窦靖雯背着lv回家,不顾秦暮雪的反对。

        朱公子送二人出门,看着二人越来越远,转身回头,看着空荡荡的庄园,内心空虚,好怀念兄弟姐妹们啊!

        窦靖雯最近一段时间到庄园的频率,明显勤快了很多。

        美其名曰拿点小零食,其实就是看中了lv包包。

        心里自我安慰,未来女婿孝敬的东西,不拿白不拿,这偌大的资产,也不差这十万八万的。

        都说贪小便宜上瘾,其实也是有道理的。

        获得小便宜的那种满足感,懂得都懂。

        都说贪小便宜吃大亏,这句话不无道理。

        窦靖雯带着秦慕雪来到庄园,前者听说女儿要来,死乞白赖要跟来来。

        秦暮雪拿自家老妈没办法,只好同意。

        而秦暮雪主要就是来感谢朱公子这一段时间工作上的照拂,不得不佩服,这人眼光独到,尤其是对商业上的见解,简直独一份儿。

        “感谢这段时间,你给出的风险提示,要是真投资了这些项目,公司可就亏惨了。”秦暮雪由衷的表达肺腑之言。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照顾,那是应该的。”朱公子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目光一转,看向窦靖雯手里提溜着的礼盒。

        “阿姨,来就来嘛,带啥礼物。”朱公子说句客套话。

        “上门不带礼物,并非做客之道,眼看着就到端午节,就买了点粽子,你尝一尝,这可是阿姨精挑细选的。”窦靖雯虽然有点肉疼,但舍不着孩子套不住狼,这小小一盒,居然要一千块,商家真是黑啊!

        “哦,是嘛,那可得尝一尝。”朱公子想起来,在与兄弟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吃过那个一个,软软糯糯,白花花带大枣,是喜欢的口味。

        拆开粽子皮,看着里面发红的糯米,朱公子回忆一下,似乎与原先的不同啊!

        难道是红枣汁,再加点红糖?

        放进嘴里,咸咸的,还带有一丝……一丝……

        朱公子吃下粽子,秦慕雪与窦靖雯吓了一跳。

        好端端的人,怎么说变就变?

        “啊,妖怪啊!”窦靖雯惊呼出声。

        只因为朱公子吃下粽子,居然变成了猪头,大耳朵,大鼻子,大嘴,还带有长长的獠牙。

        “你这该死的女人,为什么这粽子是猪肉的?”朱公子面容凶狠,原本还想再多玩一玩,那才格外有趣,没想到被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破坏了计划。

        秦慕雪抓住窦靖雯就往外跑,可是朱公子闪身到了二人出路。

        “自己送上门的,还能让你跑了?”朱公子面露邪异微笑,看起来就吓人。

        而这时候,叶凡从窗户闪进来,拦在朱公子面前。

        “想伤害小雪,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叶凡目不斜视的盯着朱公子。

        “怎么会是你这个废物。”窦靖雯依旧口不择言。

        “妈,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叫叶凡废物。”秦慕雪很感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小雪,带阿姨先走,我来拦住他。”叶凡看着猪头公子,内心里也在嘀咕,这恐怕是生平遇到最难缠的对手。

        “你呢?”秦慕雪关心叶凡,毕竟她的心不是石头长得。

        “不用管我!”叶凡眼神坚定,富有杀气,哪怕是死,也要让心爱的人逃出生天。

        “女儿,我们走吧,叶凡都这样说了。”窦靖雯丝毫不在乎叶凡的死活。

        “妈……”秦慕雪泪水在滴落,用脑子想想都知道,叶凡会遇到什么情况。

        “啪啪啪”

        朱公子抬起手来鼓掌,并开口说道:“呀呀呀,还真是郎情妾意,有趣,有趣。

        不过呢,既然都送上门来,那就不用走了。

        都给我定!”

        叶凡惊骇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窦靖雯与秦暮雪也是一样的状态。

        唯一的区别就是,叶凡还能开口说话:“你这妖怪,把人定住,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开我,真刀真枪干一架。”

        “呵呵呵,真是聒噪,闭嘴吧你!”朱公子打个响指。

        叶凡发现咬合肌动不了,声带同样失灵。

        “哎呀呀,好久没吃人,吃谁好呢?

        就你把吧,哦,还是你吧,要不你。”朱公子将手指挨个指向三人。

        窦靖雯很是害怕,也很后悔,要不是贪心,也不会自投罗网,甚至还搭上了女儿。

        朱公子靠近窦靖雯,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有了觉悟,吃吧,先吃自己,也能让女儿多活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