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38章 前世今生

第138章 前世今生

        窦靖雯感受着身体每一寸肌肤的流逝,疼,很疼!

        有了意识,就来到这其貌不扬的小酒馆。

        白无常闪身回来,背后还跟着一个低眉顺眼的黑色猪头男,想必这就是朱公子了。

        窦靖雯眼中带着泪光,走上前拍打朱公子:“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

        “你女儿与女婿没事。”白无常淡淡开口。

        话音刚落,秦慕雪与叶凡出现。

        窦靖雯这才转哭为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秦暮雪留着眼泪,想要拥抱一下窦靖雯却发现,母亲是虚幻的。

        “为什么会这样?”秦慕雪眼泪滴落,就算母亲再怎么不靠谱,那也是她母亲。

        “她已经死去,而你是人。”白泽道出事实。

        “女儿,别哭,哭出来就不美丽了。

        叶凡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个一定要幸福。”果然死过一次,大彻大悟,知道金钱不会带来幸福,一颗真心才会。

        窦靖雯对秦慕雪说完,转头对叶凡说道:“臭小子,你要是敢欺负暮雪,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到了下面有你苦头吃。”

        “阿……妈,放心吧,此生此世,生生世世,我叶凡对秦慕雪,矢志不移,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叶凡眼神很真诚。

        窦靖雯的灵魂消散,白泽叹息一声。

        进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这窦靖雯的灵魂残缺,想必是被眼前这黑猪头脸吃掉了一部分。

        灵魂残缺也就去不了地府,只能消散于人世间。

        秦慕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时候家庭条件并不好,这偌大的家业,都是父亲白手起家创造的。

        父亲因为挣钱,拖垮了身体,一去不复返,是母亲省吃俭用,维持这个家。

        正因为穷怕了,所以对手金钱格外敏感,父亲留下的资金,一分钱都没敢懂,毕竟钱可以花完,与其花掉,不如给留着,创造更好的未来。

        “小哭包,还有我在。”叶凡含情脉脉的看着秦慕雪。

        “小哭包?你是凡凡?”秦慕雪止住眼泪。

        叶凡点点头,把肩膀让给秦慕雪,往后余生,这肩膀将会是她靠航的港湾。

        白无常手一挥,这一对苦命鸳鸯,回到属于自己的城市。

        二人走去,白泽看着黑猪头脸朱公子:“这里没你喜欢吃的猪饲料,哦,准确一点应该说333,别样面一碗,爱吃不吃。”

        黑猪头脸朱公子不回话,自顾自坐在凳子上,到了死亡,依旧改变不了被人类支配的命运。

        白泽见黑猪这个态度,并没有在意。

        来到厨房,清水里加入满满一把小米,随后把豆角土豆玉米放进去,再加入面条,这碗饭名为菜饭,别名和子饭。

        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小酒馆总要推陈出新。

        将之端上饭桌,朱公子拿起筷子快速扒拉着,虽然没333好吃,但别有一番味道。

        看朱公子吃完,二两迷魂酒加2000克固体葡萄糖,一盆甜的慌的特制迷魂酒就这样端上了桌。

        被葡萄糖的味道吸引,好怀念啊,这就是与兄弟姐妹们在一起时候的味道。

        喝完带有葡萄糖的酒,目光深远,看向窗外。

        “说说吧,你的故事我的酒,道尽生前事,人生路不白走。”白泽坐在椅子上看着这黑猪。

        朱公子,缓缓开口。

        他是一头来自赣区的黑猪,从出生就在猪场里面。

        小的时候,也还挺招人待见的。

        这猪场规模极大,养殖配种销售为一体。

        有一些小公猪在出生后没几天,会进行阉割处理。

        幸运的是朱公子逃过一劫,保留完整猪之身。

        随着慢慢长大,朱公子才渐渐明白,更加残酷的命运在等待。

        完整猪身的公猪兄弟,到了合适的年纪,会被采集生命之源。

        一个假母台搞定,从头到尾见不到一只异性小母猪。

        到了一定的年纪,会被下放生产线。

        朱公子听闻这个消息,出工不出力,果然,下放的就有他,编号666906。

        坐上去往生产线的车,内心是激动的,上千头母猪,高矮胖瘦,那都是属于自己的。

        内心无比激动,想一想,哈喇子从猪嘴里掉了出来。

        到了地方,被单独关押,这帮人类太狗了,为了防止越狱,特意把围栏设置在一米,看着如今身高体壮的自己,完全蹦不过去啊!

        狠心下来不吃料,怎么也得减肥,蹦高过去,尝试一下真母猪,要不这猪生索然无趣。

        可是该死的饲养员,只要不吃料,就会进行打针保健。

        拼命反抗,可是针头还是扎了进去。

        肚子本来就饿,打针之后,药效发挥作用,看着料槽里面的美味,实在受不了。

        凭感觉,这料绝对比平时吃的要少很多。

        放心大胆的吃,往后一个月,顿顿都吃不饱,身材果然苗条了许多。

        看着隔壁栏白花花的小母猪,哪里能安耐得住。

        翻栏上去,幸福生活近在咫尺。

        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为了万物复苏,动物又到了(    )的本能,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依靠动物本能,一个晚上都没停。

        饲养员进来的时候,看见一公一母两头猪,累瘫在地上,生无可恋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事了。

        提溜着铁棍来到栏内,对着朱公子就是一顿打,边骂边打。

        朱公子想爬起来,可是太累了,身体动不了。

        扑腾两下,放弃了。

        “你在能耐,我让你能耐,我让你没事找事。”

        朱公子知道这个姓申的家伙,喜怒不形于色。

        而这家伙最大的三个爱好就是打公猪,打母猪,打完公猪再打母猪。

        听着猪嗷嗷叫的声音,似乎格外的开心。

        身材苗条下来,就可以到猪舍进行诱情。

        看着主过道用铁丝绑起来的粪道栏门,朱公子欲哭无泪。

        姓申的家伙,拿着铁棍,赶着猪公子溜圈。

        而这家伙似乎是记性不好,又或者是看公猪不爽,隔三差五的忘记喂料。

        一个月,能有二十天吃个三分饱,不瘦才怪。

        只能低着头寻找散落在地面上的饲料,虽然吃不饱,但聊胜于无啊。

        到了查情,确定母猪配不配的时候,朱公子被铁栏门挡着,一步一步前进,只要敢顶一下栏门,迎接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毒打。

        配种开始,看着母猪同胞被一根塑料带海绵头的管管忽悠,心里平衡了许多。

        朱公子心里在感慨,不论公母,人类总是能想出办法来。

        要是一直这样也还好,可关到配完种的单元,看着饲养员狠狠落下的针头,同胞直接惊叫一声。

        只要饲养员被踩一蹄子,挤一下,母猪迎接而来的并非和颜悦色,反而是皮开肉绽的一顿毒打,甚至还拿针头扎屁股。

        这个姓申的家伙下手真狠,一下一下,不要钱似的,扎出血了,依旧在扎,听着母猪同胞的惨叫,越扎越带劲儿。

        回忆起死亡画面,朱公子面带不愤。

        那一次查情的时候,地上有饲料,顶了一下栏门。

        栏门夹住了饲养员的手。

        这个姓申的家伙反而没生气,反而平静的挂着冷笑。

        朱公子当时以为姓申的怕了,可后来才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关进栏里,姓申的拿着两支注射器进来。

        朱公子还以为是给别的猪打,也没多想。

        没想到这姓申的目标明确,走向了他,左脖子被打两针,随后悄然离去。

        朱公子不以为意,感觉这姓申的莫名其妙。

        十分钟后,朱公子感觉身体不对劲,浑身无力,摇摇晃晃站起来,却很快跌倒在地。

        浑身上下很难受,双眼迷离,听人说死亡前会经历走马灯画面,或许就是现在的情况吧!

        朱公子再也没站起来,死亡后,灵魂怨气格外的强烈,毕竟是被人谋杀的,这是后来才知道的事情真相。

        当时那姓申的家伙,将两种明确规定不能一起使用的治疗针剂,打进脖子内,造成了药物的冲突,导致死亡。

        游魂飘荡,想要找姓申的家伙报仇雪恨,可是这个人怎么都找不到,只能把仇恨转移给人类。

        后来才知道,世间猪场那么多,没有明确目标,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曾经路过一个猪场,看里面可怜的同胞,造就一只公猪冤魂,为祸那个地方。

        白泽回忆起前一段时间在猪尸焚化炉,处理的那起事件。

        “为什么人可以吃猪,猪不可以吃人,就因为你们人类主宰世界,就要让我们承受不该承受的孤单寂寞,承受不该承受的痛苦吗?

        猪杀人只能依靠原始本能,人杀猪方法层出不穷。

        我没错,之所以认为我错,那是因为站在人类的制高点。”朱公子看着白泽很认真的在说。

        白泽看着朱公子淡淡开口:“干一件工作,若不是因为热爱,总会有厌烦的那一天。

        你拱人出于你的本能,人拱你,同样出于可能,人类的本能。

        并非所有人都像申同志那般,有些情况,那是因为你把人类惹火了。”白泽坐在椅子上,看着很不服的朱公子。

        “命运不公,为何他是人,我是猪!”朱公子眼含不甘,双拳紧握。

        “呵呵,你不服,到了地府自有公道论处。”白泽继续看着朱公子开口。

        “你不服,有什么好不服的,上辈子的债,这辈子来还。”白无常看着朱公子,缓缓说出一段很久以前的密辛。

        朱公子上辈子乃是一臭名昭著的绿林好汉,打家劫舍,那更是基本操作。

        流动作案,官府大力悬赏,可是依旧拿他没办法,如此一来反倒助长了好汉的嚣张气焰。

        朱公子上辈子名为朱不为,这个名字,本意是让他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看着如此作为,真是白瞎了好名字,白瞎了长辈寄语的期望。

        这一日朱不为来到东林城,城中有一个乐善好施的贾员外。

        这贾员外就是申同志的前世,名为贾旭明。

        贾旭明大街上看到衣衫褴褛,脚踩破草鞋的朱不为,内心升起一丝同情。

        想着家大业大,也不差这双筷子,就让朱不为打扫打扫院子。

        朱不为表面平静,内心在冷笑。

        贾旭明根本不知道,一时起意的善心竟然引来杀身之祸。

        朱不为起初表现的任劳任怨,吃苦耐劳。

        贾旭明满意点点头,为朱不为安排饮食起居,府里管家年迈,此人或许会是很好人选。

        贾旭明有一个漂亮的媳妇儿,更有一个貌美的女儿。

        母女两个,这些日子外出省亲,所以一直未曾露面。

        朱不为看到母女两个,表面平静,内心荡漾。

        如此两个极品,若是不拿下,对不起通缉令啊!

        夜黑风高杀人夜,三更半夜做事时。

        朱不为先在贾小姐房间内,捅破窗户纸,吹进去迷烟,随后又在贾员外房间内吹进去迷烟。

        悄悄摸摸进去,看着熟睡的贾夫人,那个心情尤为激动。

        贾员外听到动静,睁开眼睛,扭过头看去,被吓一跳,看清楚房间内的人,长出一口气,吸一下鼻子:“不为,发生什么事了吗?”

        朱不为看着贾员外,目露邪笑,原本以为百试百灵的海迷药过了有效期,原来是这家伙鼻子不通。

        “老爷,刚刚看见有一黑衣人悄悄溜进这间卧室,一眨眼人不见了。”朱不为作案多起,自然不会图一时痛快,慢慢折磨,才可以更有乐趣。

        “啊,那歹人现在在何处?”贾旭明本来已经长出一口气,听到朱不为这样说,那个眼神立马警觉起来。

        朱不为面容凝重,看看左右,俯首到贾旭明耳边轻声细语。

        贾旭明听完,眼睛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朱不为为。

        “呵呵,我说我就是那个黑衣人,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朱不为终于展露出獠牙。

        贾旭明说不出来话,为何震惊过后,身体失去了控制。

        这都是因为,震惊之中,打开了鼻窍,迷魂烟趁虚而入。

        贾旭明昏昏沉沉,自始至终都不明白,一场善心之举,为何会换来如此。

        朱不为自然不会去解释,其实也犯不着去解释。

        都昏迷以后,扛着两人来到柴房,这里人迹罕至,大半夜鲜有人来。

        将贾旭明用大麻绳捆起来,嘴巴堵上。

        接下来就是见色起意,而贾旭明睚眦欲裂,这个畜生啊!

        眼睛瞪大,脸色涨红,一口老血喷出,堵住嘴巴布条有了松动。

        “畜生啊,畜生啊。”贾旭明眼含热泪。

        朱不为回过头来,凶狠的看着:“真是聒噪。”

        事情办完,这贾府上上下下都见过他,难免会暴露身份。

        接下来就是猎杀时刻,贾旭明一家三口自然不会幸免。

        惨无人道,贾府上下鸡犬不留。

        鲜血染红了地面,乌云遮住了月光。

        朱不为本来想要离开,却发现,朝廷鹰犬居然在此时出现。

        最后的结局,朱不为敌不过人多势众。

        白无常讲完,朱公子嘴巴微张,这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

        上辈子做下的冤孽,这辈子做牛做马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