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39章 他害我

第139章 他害我

        “你还有何话可说?”白无常看过去。

        朱公子闭目不言,白无常见如此,带着朱公子离开。

        白泽看向窗外,本以为只是妖孽作恶,没想到还会有如此前尘往事,倒是有点意思。

        “小哥哥,窗外有大美女吗?”灵玉扭着腰下来,看到白泽这情况,就知道,估计又听到不可思议的故事。

        “窗外没有大美女,有的只是路边的树,草坪的花。”白泽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看你这么无聊,陪我打几把王者。”灵玉看向白泽,嘴角带笑。

        白泽眉毛一挑,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看这女人的表情,若是不同意,少不了苦果子吃。

        如此状态,只能被迫同意。

        进入游戏,瑶妹儿与陈美嘉有事,暂时退出王者,怪不得这女人又一次寻求白泽的求带。

        打了五局游戏,白泽发现,这女人似乎技术不错啊!

        看了一眼灵玉的手机,默默翻个白眼,好家伙,居然使用第三方透视。

        估计马爸爸团队做梦也想不到,严厉打击外挂,会有一个女鬼在使用。

        使用也就罢了,关键这女人的id.追踪不到。

        第五局游戏结束,白泽看着大门口走进来一个,额,骨瘦嶙峋,瘦成一道闪电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双目无神,脚步虚浮,肤色苍白。

        白泽想起来,有一类人会保持这个状态。

        男人坐定,抬起头来,瘦巴巴可见骨头的脸,毛囊粗大。

        “吃点什么?”白泽看见男子坐下,放下手机,走过去询问。

        “啊,吃什么?”男子抬起头来,目光与白泽对视,有气无力的开口说道。

        “清汤面一碗?”白泽见如此,推荐招牌面。

        “哦!”男子回答一句,继续低下头。

        白泽看着男子,这似乎并不像一个正常灵魂该有的反应。

        这男子年纪不大,老态龙钟,虽然看不见肉体,从灵魂便可窥之一二。

        此男子生前极度不健康,能有如此状态,恐怕只有……

        想到这里,白泽走进了厨房,这里面添加了提升精气神的东西,称之为药膳清汤面也不为过。

        做好以后端上桌,男子为之动容。

        光是闻一闻,男子面目表情不在茫然。

        吃完清汤面,男子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白泽见如此,二两迷魂酒推过去。

        “喝下这杯酒,道往事,述忧愁,人生路不白走。”

        说完开场白,白泽竖起耳朵,目光注视男子。

        男子看了一眼白泽,声泪俱下。

        都说很少见鬼哭,可是鬼的眼泪代表痛苦与悲伤,这前面已经说过。

        哭泣中,男子带着满腔怒火,怒吼出声:“怪只怪我经受不住诱惑,怪只怪他陈龙害我!”

        男子说完这句话,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经历。

        男子名为段奇,今年也不过二十三岁。

        之所以如今这般面貌,那还得从头说起。

        段奇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农村子女多,那是常态。

        段奇上面有两个姐姐,从小就是家中的宝,那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晒着。

        段奇的大姐早年夭折,这里不过多叙述。

        要说就说说段奇的二姐段慧琳,此女子人才不错,模样自然不差。

        段慧琳虽没读过多少书,但以自身的吃苦耐劳,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也算是小有成就。

        年纪轻轻就已经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一家连锁火锅店的店面经理。

        在名为五指山的火锅店里,邂逅了一位年少有为的年轻老板。

        此人正是五指山的幕后老板,平常很少露面。

        这老板就是陈龙,年少有为,且高且帅。

        这陈龙比段慧琳大个六岁,爱情无关年龄距离。

        在一次店面巡查中,陈龙看着这家店面治理的井井有条,内心里自然而然心生好奇。

        其他几个店面要么平庸,要么得过且过,这家店面风生水起。

        当看到段慧琳的时候,陈龙心中一动,只一眼就感觉,这姑娘,今生非娶她不可。

        说是一见钟情也好,一见倾心也罢,反正爱情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陈龙隔三差五,都会来段慧琳所在的店面溜达,美其名曰视察,让好的店面更加好。

        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老板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来二去,陈龙与段慧琳相谈甚欢,隐隐有成为朋友之举。

        当陈龙对段慧琳表白的时候,员工食客自然少不了拱火。

        段慧琳早有意思,可耐于门不当户不对,一直没有说出口。

        陈龙顺势而为,这桩美事也就促成。

        食客感慨,一男一女,还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段父段母看到女儿带着男朋友上门,起初看陈龙越看越顺眼,可一听这身份,有些犹豫。

        自古讲究个门当户对,其实也不是没道理的,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两者不同,不能混为一谈。

        爱情不能当饭吃,婚姻可是长久以来的相伴,面对的是粗茶淡饭,柴米油盐。

        门不当户不对的,共同语言能有多少?

        “爸,妈,我陈龙在此发誓,若是今生有负琳儿,必不得……”陈龙郑重其事。

        段父段母面面相觑,这……

        “哎,孩子,言重了,言重了……”段父制止住陈龙将要说出来的话。

        “妈,陈龙对我很好。”段慧琳低着头。

        段父段母见如此,也只能同意。

        婚礼之前,陈龙带着段奇与段慧琳买买买,准备婚前的东西。

        段奇此时还在上初中,不过刚刚初一罢了。

        一套衣服下来,花了一千多,虽然段慧琳说,弟弟还小,不适合穿这么贵的衣服。

        但听到陈龙说,结婚一辈子就这么一次,钱多少无所谓,总要开心才最珍贵。

        段慧琳觉得也是,也就没有多说话。

        婚礼那天,陈龙将段慧琳抱上婚车。

        陈龙昂首阔步来到段父段母面前,双膝跪地诚恳的说道:“爸妈,很高兴您能把这么好的女儿嫁给我,此生定不负她。”

        段父段母对视一眼,喜极而泣,闺女找了一个好女婿啊!

        陈龙与段慧琳结婚前几年,那叫一个人人羡慕。

        段慧琳原本想要出去工作,可陈龙百般阻止。

        段慧琳见陈龙如此坚决,一想到年纪不小,未该要个孩子,有了孩子,再出去外面抛头露面已经不太合适,也就不再坚决。

        毕竟陈龙说的也对,万一磕磕碰碰的,受点小伤,受点委屈,难受的不止段慧琳一个人。

        段慧琳当时听的很感动。

        在段奇满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陈龙与段慧琳已经结婚六年。

        而陈龙带着段奇游山玩水,足浴宾馆一条龙。

        段奇不谙世事,哪里懂得此中的道道。

        陈龙将告知技师,这位客人一定要照顾好,随后来到楼道独自抽烟。

        烟雾缭绕中,陈龙吐出一口烟,眯起眼睛,轻声开口:“到底哪里做错了?是爱的不够深沉吗?”

        这个时候的陈龙,依旧保持着当初的誓言,可总感觉妻子不负当初的激情。

        一根接一根,直到楼道里云山雾罩,这才掐灭烟头,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段慧琳早已经睡过去,要是换做刚结婚,这个时候已经在沙发上默默守候。

        可如今,感觉不再,都不带管的。

        蹑手蹑脚进了房间,躺在床上,殊不知枕边人其实也没睡,心思沉重的想着一些事情。

        陈龙与段慧琳同床异梦。

        陈龙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段慧琳心知肚明,回想起结婚六年的遭遇,有些害怕。

        倒是没有家暴冷暴力啥的,让人胆寒的是陈龙似乎……

        段慧琳想着想着,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噜声,扭过头看了一眼,一言不发,闭上眼睛。

        陈龙带段奇吃喝玩乐,尽情享乐的日子已经有四年。

        而四年间,足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陈慧琳越发感觉到陈龙十分可怕,有了离婚的念头。

        陈龙张张嘴,带着微笑:“琳琳,我做错啥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你……你……太可怕了,最近这几年和你在一起一直提心吊胆。”段慧琳颤抖着说道。

        “琳琳不管我做什么事,那都是为你好,这都是爱你的表现。”陈龙目光中带着真诚。

        段慧琳知道,这是爱的表现,可爱的太过于深,甚至安排的面面俱到。

        不出门就能享受美食,不出门就能有新衣服送上门来,从来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发愁。

        可这样的生活起初还觉得美好,可时间长了,这哪里是享受,分明是折磨。

        最近两年,出门总感觉有目光注视着,可一回头,消失无影无踪,只要有男人靠近,都会莫名其妙的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一回两回是偶然,三回四回,那就不得不相信,这是暗中有人作梗。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段慧琳,枕边人有问题。

        加上之前感觉到的,陈龙有很强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甚至超过爱惜他自己。

        这种感觉让段慧琳害怕,所以才会有离婚的打算,不喜欢这种被随意支配的感觉。

        “不,你没做错,是我错了……”段慧琳眼神坚定的开口。

        “琳琳,我爱你这是你知道的,你真的决定了吗?”陈龙咽下一口唾沫,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

        段慧琳点点头,不想被支配,不想做一个提线木偶。

        “好吧,既然你决定,那我想,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们都需要彼此冷静一下,若是一年后依旧如此,离婚……离婚就离婚吧。”陈龙用坚定的目光看向段慧琳,眼眸深处有一丝落寞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那……那好吧!”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365挑,段慧琳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个决定,后悔终生。

        “今晚我睡沙发,琳琳早点睡吧!”陈龙去到卧室搬了床被子,躺在沙发上。

        段慧琳回到卧室,深思熟虑,总感觉不对劲。

        思考一会儿,依靠陈龙占有欲与控制欲强的性格,应该暴跳如雷才是,为何会如此平静?

        思来想去,想不明白,段慧琳叹息一声。

        陈龙经常早出晚归,段慧琳对于此并没有过多询问,怕继续深陷其中。

        段奇说道这里欲言又止,低下头闭上眼睛,继续开口。

        陈龙带着他每天吃喝玩乐,吃最贵的酒店,抱最美的妞,闲来无事吸两口,生活乐无忧。

        “阿奇,今天姐夫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不要和你姐说。”陈龙面带神秘,给出一个你懂的表情。

        “啊?最近腰酸背痛,姐夫,我就不去了吧?”段奇面露难色,最近几年清晨陈大爷好久没来过了,都怀疑是不是纵欲过度。

        “年轻人要知道,把握青春年华,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力不从心不要紧,姐夫这里有特制六味地黄丸,提取七十八种植物精粹,找会曾经的自我。”陈龙循循善诱。

        “啊?还是不去了吧,这药还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段奇其实想去,奈何实力不允许。

        “亲身试药,毫无副作用。”陈龙继续引诱。

        段奇一听,虽然还在犹豫,但需要一个台阶下。

        陈龙拉着段奇就走,来到足之道。

        先开一个1998至尊套享受一下,一番下来,段奇感觉还真的有效果。

        陈龙按摩完,走出了包间,给了段奇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段奇喝下药,这白色小药丸,和个薄荷糖一样,真的会有效果?

        刚一服用,所有疑惑消失,果然生龙活虎。

        有了此神药,何止夜夜笙歌,日夜笙歌都不是梦。

        连续一个礼拜,段奇兴致缺失,无精打采,提不起一点力气,原本以为是没睡好,可睡眠时间足够,依旧浑身无力,腰膝酸软。

        一天两天也就罢了,超过三天,涕泪纵横,还伴随着哈欠声,甚至情绪都有些控制不住。

        段奇打着哈欠拿出手机,给陈龙拨打去了电话。

        陈龙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冷笑:“哦,这个事儿啊,那神仙要,一旦服用就不能停下,这也是才知道的事情,我现在立马给你送过去一瓶。”陈龙在电话那头长话短说。

        段奇点点头,这样子实在太难受,和八百年不抽烟一样。

        接过小药丸,薄荷味扑鼻而来,在唇齿间绽放,活过来的感觉真好。

        这感觉回来,总感觉需要做点什么,不用陈龙提问,段奇本身就有要去足之道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