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巧合

第140章 巧合

        段奇沉迷于温柔乡,而小药丸又需要庞大的财力,沉迷于美色,又不得不借助小药丸。

        这样下去,形成完美循环,这正是陈龙所希望看到的。

        此时的段奇已经感觉不对劲,可是每当难受的时候,也想过不能再这样下去。

        可是忍不住,也熬不住。

        如此一来,身体日渐消瘦,容貌也越来越变了样。

        而陈龙以这样子为条件,希望掌控段慧琳,让其不要离婚。

        可是段慧琳并非白痴,得知条件,坚决拒绝。

        而陈龙的魔鬼行径并未结束,虽然同意结婚。

        但报着得不到就毁掉的心,对于段奇那更是越发可怕。

        小药丸吃多了会出毛病,随着抗药性越来越强烈,一颗不行来两颗。

        当一次性服用下五颗的时候,段奇呼吸困难,一口气卡在喉咙,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充血状态。

        这样子状态没持续多久,段奇一命呜呼。

        死亡以后才知道,这哪是小药丸,分明是夹杂着毒品的违禁品。

        死亡才后悔莫及,可是已经迟了。

        白泽听到这里,目光深沉,爱的极致就是变态。

        曾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一个安家和,成为无数人的梦魇,殊不知魔鬼其实就在身边。

        叹息一声,白泽开口:“今生已经这样,希望下一辈子,你可以擦亮眼睛。”

        一杯忘忧茶端到段奇面前。

        段奇不明所以,开口问道:“差爷,这是何意?”

        “这杯茶,让你忘记今生的不痛快,下辈子重新开始吧!”白泽看着段奇开口说到。

        段奇看了一眼窗外,这人世间终将不平静:“喝下这杯茶,忘掉所有,前尘往事,莫再提起。

        虽然说,我算是解脱了。

        可,那个混蛋,他呢?

        我的姐姐呢!”

        白泽思虑再三,叹息一声:“那个魔鬼终将难以逃脱。”

        段奇喝下忘忧茶,眼神清明。

        刚喝下忘忧茶,门口又走进来一个阴间客。

        此人剑眉星目,身高一米八,穿着得体,像是成功人士。

        进来以后,目光茫然的看了一眼段奇,随后坐在椅子上。

        段奇已经忘记前尘往事,现在虽然保持作为人的本能,倒是……

        “吃点啥?”白泽见有人进来,顺口一问。

        这男人指了指招牌,一言不发。

        白泽顺着目光看过去,好家伙老醋花生米,这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到底会有多少心酸?

        白泽去厨房盛好早就做好的老醋花生米,端出来放到桌子上,外带一盘麻辣小龙虾。

        “咦,老板,这麻辣小龙虾,似乎并没有点吧?”男人用狐疑的目光盯着。

        “哎,算是赠送的吧!”白泽叹息一声。

        男人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看着小龙虾:“说是赠送,但爷们不差这点钱。”

        白泽张张嘴,并未开口,对于此,还能说啥,只能说明这家伙不差钱。

        男人吃着小龙虾,吃着吃着,感觉到不一般的味道:“老板,这小龙虾,掐头去尾,肉质饱满,手艺真是不错。”

        “过奖过奖,能得到客人的赞美,那是我作为老板莫大的荣幸。”白泽并非鞠躬至傲,吊炸天之辈,所以才有有如此一言。

        男人吃着小龙虾,尽然吃出了世间麻辣滋味,再加上老醋花生米。

        吃着吃着,男人停下手来,开口询问:“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如此美味,如何能缺少美酒?”

        白泽欣然接受,拿来迷魂酒摆在桌子上。

        男人一口小龙虾,一口酒,吃着哭,哭着笑。

        白泽看着男人,丝毫啊介意,这才是记忆回归时候的状态。

        “老板,不得不说,你这里的东西真的很独特,从来没想过,这人世间还会有一座专门供去往阴间之人而来的小酒馆。

        哎……哎……哎……”男人说完话,连续叹息三声。

        “喝下这杯酒,述说你的往事,这人生路不白走。”白泽看着男子。

        男子面带愁容,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男子名为陈龙,今年不到四十岁。

        白泽看了一眼还未被黑白无常带走的段奇。

        世间同名同姓的几率虽然很大,但也不会这么巧合吧?

        段奇说出故事,故事中有一个名为陈龙的姐夫,这下一位,陈龙就来到。

        白泽心想,华夏重名率不在少数。

        九万八千多人名为陈龙,或许与故事中的只是同名同姓罢了。

        陈龙继续开口,述说自己的小时候。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同班有一个爱好跳舞的女生,女生长得很漂亮。

        那时候的陈龙还不知道,这个女生比较早熟。

        毕业的时候,问陈龙要照片。

        陈龙不明白什么意思。

        到了初中,青春期的时候,同样有一个女孩。

        在下雪天的时候,会很开心的卷起雪球丢他一下。

        那时候的陈龙只以为是小时候的玩闹,没有理会其中的深意。

        两个女孩的名字现在依旧记得,陈龙不愿意透漏全名,只说一个见花蕊,一个叫亚琪。

        可能是小时候的桃花运使得陈龙直到高中毕业,都还没有领悟到爱情的真谛。

        高中毕业,陈龙高考失利,只能在社会上打拼。

        第一份工作是火锅店传菜员,工作不分高低贵贱。

        陈龙很努力,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完成自己分内之事。

        这份用心,很快被经理注意上。

        原先领班因为家庭原因,早有离开的打算,所以有意扶持陈龙接班。

        陈龙不负众望,带领传菜队伍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经理越发欣赏,单干的时候依旧忘不了这个有才能的小伙子。

        陈龙跟着经理不到三年,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家店面。

        老天眷顾陈龙,在原先店面的时候,有一位顾客与之发生了感情。

        这位顾客年纪比陈龙大四岁,事业有成,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白富美。

        谈恋爱的时候,女人总会出其不意,陈龙那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总能拿捏住他的心。

        让陈龙朝思暮想,让陈龙流连忘返。

        正是在女人的帮助下,陈龙才拥有第一家店面。

        女人对陈龙拿捏的十分到位,用一句不雅的话说,那就是陈龙撅起屁股,就知道是不是拉稀。

        可后来一段时间,女人离奇消失,陈龙苦苦寻找,却发现寻觅不到。

        生意越做越大,陈龙内心依旧空虚。

        直到在巡查店面的时候,遇到了段慧琳。

        白泽听到这里,微微看了一眼段奇,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还真是这个段奇的姐夫。

        遇到段慧琳第一眼,陈龙就感觉这女子与那个人真的很像,但又不是一个人。

        那女人成熟稳重,端庄大气,而段慧琳明显年轻的多。

        尘龙对段慧琳产生想法,也就有了追求的目标。

        成功拿下,并结婚,陈龙依旧不满足,他始终相信一句话,生是人,死是魂。

        所以,对于段慧琳,他也如同那个女人对他一样,希望可以尽在掌握。

        看着段慧琳抛头露面,甚至于和陌生男人说一句话,露出一个微笑,陈龙都百爪挠心,心里酸溜溜的,头皮麻麻的。

        基于内心作祟,不让段慧琳外出抛头露面,只希望做一个尽心尽责的家庭主妇。

        哪怕不做饭,不洗衣服不拖地,就这样安安静静待在家里,陈龙都感觉很舒心。

        一旦出门,陈龙都感觉心里悬着一把剑,遇到超出掌控外的,内心一揪,醋坛子打翻。

        段慧琳年纪越大,陈龙爱的越发深沉。

        只因为,随着岁月流逝,段慧琳越发像那个女人。

        爱的深沉,逐渐走向变态。

        陈龙于是想方设法想要留住段慧琳。

        内心欲望作祟,隐约感觉婚姻关系走到尽头,所以盯上了段奇。

        段奇成为了爱到深处是畸形之爱的牺牲品。

        陈龙也不想,可是他太过于爱段慧琳。

        哪怕走上一条不归路依旧无怨无悔,说他大男子主义也好,是个变态也罢,总而言之,陈龙就这样一步错,步步错。

        “哎,段奇这家伙也真是的,没有啥心眼,更别提坏心眼,很多事都是后知后觉。

        白色小药丸,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一颗提炼出来,里面可是加了不少老k。

        虽然比不上正牌的毒品,但是这玩意儿,毕竟不是个好东西。

        哎,说起来对不起他。

        但是我不后悔,后悔的是,即使这样,也未能留住琳琳。”

        陈龙停顿一会儿,继续端起酒杯。

        “琳琳铁了心要离婚,尤其段奇死之前,那种想法达到最巅峰。

        本来想拉着琳琳共赴黄泉,可是该死的巡捕,为什么要破坏计划?

        搞得现在我与琳琳天人永隔,下一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在一起。

        该死的巡捕,该死的巡捕。”

        白泽听着陈龙,都已经把工具准备好,离婚之后死性不改,准备木炭,打算一同到黄泉报到,可是不知什么人,居然举报有一起蓄意伤害谋杀与自杀案件。

        先前拉拢段奇的事情做了无用功,不代表就此罢休。

        陈龙说这帮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段慧琳打晕,木炭点燃,眼看着就要成功。

        可是因为举报者,陈龙先一步离开。

        而段慧琳生死未卜,估计还在抢救中。

        陈龙继续述说:“其实原本还达不到这样的地步,都怪这快速发展的网路。”

        白泽继续倾听,原来着段慧琳背着陈龙搞网络直播。

        对于此,还是深有体会的。

        作为家庭主妇,足不出户,哪怕就是看小说,也总会有看腻,看书荒的时候。

        阅读爱好是有倾向性的,老是追求一种类型,看完最新章以后,总免不了去看看其他同类型的。

        看了新书,再来看原先跟读的那本,总感觉与最初有所差距。

        网络小说动辄五百万上千万,看着看着,总有没耐心的时候。

        中间跳着看几张,直到最后再看一章,这本也算是追完了。

        久而久之,生活索然无味。

        而这个时候,人就会自己找乐子。

        而段慧琳找到的就是开直播。

        算准时间,偷偷摸摸,画好美美的妆,烈焰红唇,精致的黑框眼镜。

        以保证不会有陈龙认识的人认出。

        衣服半个小时一换,反正柜子里的衣服塞都塞不下。

        不让现实中看,总要想个法子,让陌生人看一眼。

        第一次直播,人数很少,但进来的路人都会留言几句,驻足观看。

        “主播好漂亮,可以看一下背影吗?”

        “主播看起来好有气质哦,十八岁的小姑娘都比不过。”

        “主播,看一下你的鞋,我想给女朋友买一双。”

        “主播改嫁吗?”

        段慧琳队于网友的要求,只要不违反道德底线,都会尽量满足。

        久而久之,直播间网友莫名而来。人数随之增加。

        陈龙发现以后,起初不以为意,都是一群见不得光的家伙,这有什么好寻思的。

        可是后来无意间点开,看着自己媳妇儿在陌生男人面前,又是背影,又是一字马,陈龙那个内心酸溜溜的。

        在无线网络上设置好了固定网速。

        陈龙回家的时候,网速六的飞起。

        陈龙不在家的时候,网速犹如乌龟爬。

        就连流量都控制在一个月只能直播一场的范围。

        陈龙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所以加快掌控的步伐。

        知道点燃木炭,掌控的力量,依旧未能达到预期。

        “陈龙,你且回头看过去”。白泽示意陈龙回头望。

        陈龙回过头,看着段奇,面露骇然。

        段奇目露疑惑,这男人看他作甚?

        “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陈龙支支吾吾的,实在有些超出预期之外。

        “他已死去,为何不能来?”白泽淡淡开口。

        陈龙张张嘴,看着段奇,回过头来询问:“为何看起来,他的眼神那么呆滞?”

        “呵呵,因为痛苦记忆,喝下忘忧茶,忘掉了前尘往事。”白泽如实回答。

        陈龙久久不做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龙,你做这一切,有什么需要说一说的吗?”白泽看了一眼段奇,又看了一眼陈龙。

        “说,说什么?

        该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不该说的也已经说出来。

        爱一个人能有什么错?

        就算方法错了,出发点都是爱。

        若是牺牲一些东西,可以换来两个人情是长久,那更是再好不过。

        一切的所作所为,那都是值得的。”

        白泽说不出来话,这家伙嗯爱情观简直扭曲到了极点,连带着人生观,价值观都扭曲。

        黑白无常回来,看着大堂内部的氛围,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灵玉摇头叹息一声:“哎,现在的人呐……啧啧啧……”说完话,移动脚步,迈步向楼上走去。

        陈龙看见黑白无常,并没有慌张,反而像是见到救命稻草。

        “你们就是黑白无常?

        让我回去吧,我很有钱,若是回到现实,一定给你们来几壶好酒,烧几个大波妹。

        至于地府冥币,想要多少有多少。”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这小子怕不是鬼迷了心窍了吧?

        白泽将事情和盘托出,静静等待下文。

        与黑白无常只是朋友关系,没权利命令他们做什么,他们做什么都是他们的意愿,无权干涉。

        “哦,美酒?”

        “哦,美女?”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哈哈哈大笑三声。

        “哈哈哈,咱老黑虽然对酒钟情,但是有作为鬼,尤其是鬼差的觉悟。

        不像你,还不如一个鬼。”

        “哈哈哈,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虽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咱老白知道是与非,知道善恶曲直。

        不像你,一大把年纪,还不如三岁小孩明事理。

        爱没有错,错的是没有察觉自己对爱的误入歧途。

        呵呵,走吧你!”白无常说完话,将陈龙吸入口中。

        陈龙拼命闹腾,依旧无济于事。

        至于段奇,同样被吸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