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48章 游山玩水

第148章 游山玩水

        “你在发什么呆?”jk很是疑惑,这个被吓傻了不成?

        “你好狠!”白泽张张嘴半天才吐出这一句话。

        jk女冷笑一声,看来是发现了什么,不过那又如何。

        微笑着靠近,jk.女就要对着白泽饱餐一顿,可是一杯迷魂酒突然倒进了嘴里。

        猝不及防之下,喝进去一大口。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jk女很是惶恐,喉咙里辣辣的,连带着脑壳子涌现出很多的记忆。

        “没什么,记忆与故事之酒,喝下去也不会有大问题,就是让你开口讲述故事罢了。”白泽蹲在地上,抬起头准备听故事。

        “呵……故事?”jk女刚说出这句话,就发现自己与女儿的状态都不对。

        “你……你……你……”一连三个你,jk女始终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归于平静,jk女娓娓道来。

        这女人名为林志宁,本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要说如何从美满变成不美满,那还要从林志宁的丈夫黑吉良说起。

        这黑吉良身材高大,少说一米八,八块腹肌也就罢了,还长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金城武对于黑吉良来说,那都是弟弟。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黑吉良就是如此。

        在一次实习途中,邂逅了身为实习护士的林志宁。

        二人郎情妾意,互有好感,这互相之间有好感,爱情他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结婚生女,生下黑凌琪。

        夫妻两个在刚开始和大多数两口子一样,那叫一个甜蜜。

        都说女人一过三十岁就显老,这其实也不无道理。

        黑吉良三十岁的时候,还像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天天面对着怨妇脸,上班一起,下班一起,总会有厌烦的时候。

        黑吉良看上了更加年轻的实习护士。

        这一来二去,就在办公室搞在了一起。

        林志宁做好午饭要送到黑吉良的办公室,走到门外,看着门虚掩着,又听到里面靡靡之音,饭盒险些脱手。

        将门关上,就当此时没发生过。

        可接二连三的撞见,这让林志宁很是内心不舒服。

        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不,林志宁选择的是留下。

        都说别惹作为护士的女孩子,黑吉良知道,但是呢,依旧做了。

        黑吉良突然心脏病发,倒在了办公室。

        林志宁哭的很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

        外人只当小两口恩爱,殊不知这是将黑吉良永远留下而流出激动的泪水。

        林志宁从自身家族带来一本晦涩难懂的古籍,书这本藏书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大逆不道的东西。

        作者是阴宗一个叫影道人的人写的。

        灵玉眉毛一挑,影道人?

        这影道人很久之前在手上逃脱,若是没记错,叫林踏踏,没想到这家伙还在溜溜球开支散叶。

        依据上面记载的东西,将黑吉良的尸体泡起来。

        可是没想到贪玩的黑凌琪,一不小心掉进了装满水的大缸里。

        大缸比人都高,这里又没司马缸砸光,所以不出意外,黑凌琪溺水而亡。

        林志宁发现宝贝女儿已经死去,哭的很伤心,这哭泣不是假的。

        想起古籍上记载的旁门左道,立刻准备复活仪式。

        将黑凌琪翻过身来背朝天,穿上一身大白衣服,连续七天用秘水泼洒。

        坚持七天,便可复活。

        (秘水乃不传之秘,若是被你们学了去,做羞羞事,那可就是笔者的不是。)

        七天已到,黑凌琪复活,可是林志宁发现,若想让女儿如此长久,还需下一步。

        林志宁开始寻找,看着内容,不知该何去何从。

        一狠心一咬牙,找来棺材液浸泡自身,这才变成如今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黑凌琪进行补充,她说她不恨妈妈,关于那个男人依稀记得,趁妈妈不在,带着其他阿姨回家玩打架的游戏。

        打着打着,还互相动起了嘴,打到凶猛处,衣服都打没了。

        两个人的惨叫以及记忆犹新。

        临死的时候,很希望妈妈能出现,可是这个点,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泽抬头望天,这个事情,让心里一团乱麻。

        黑白无常显露真身,随后二人对视一眼。

        白无常给黑无常使个眼色,黑无常将黑凌琪吞进口中。

        这个举动,惹恼可林志宁。

        林志宁咆哮着气势越来越高,白泽见如此,带着乞丐女,打开房门逃了出去。

        “谢必安,范无救,放了我女儿,要不然你们今天离不开这里。”林俊杰宁咆哮出声。

        黑白无常冷哼一声,摆开架势。

        ……

        王语嫣四人组,陆家兄妹在走廊焦急等待。

        白泽出来的时候,看见这破旧医院走廊莫名其妙出现一座八抬大轿。

        抬轿子的是一个个朴实无华的轿夫,这场景此时此刻略显诡异。

        看娇子的方向,似乎语嫣他们其中一个。

        白泽站在王语嫣身边,阎罗令发热,轿夫靠近,惨叫着现出原型。

        这一个个都是惨死在这里的阴魂。

        灵玉听着外面的动静,略感诧异,这小妮子咋还不动手?

        果然,乞丐女突然发难,掐住白泽的脖子,吐出半米长的舌头。

        “白泽?”王语嫣惊呼一声。

        白泽眉毛一挑,感情这蓬头垢面也是一只飘。

        黑白无常不提醒,肯定是灵玉这女人从中作梗。

        这女人还真是爱玩啊。

        “我没事!”白泽摆摆手,示意不要过来。

        乞丐女感觉手臂灼热,松开手。

        “啊……啊……”乞丐女不敢再靠近,这男人有毒。

        白泽递过去迷魂酒,开口说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乞丐女知道这个东西是好东西,一饮而尽。

        想要杀人的欲望被扼制住。

        白泽听完,暗道果然如此。

        这女孩是刚被抓过来没多久,血气千不存一,打开房门的时候还活着,可三分钟后已经死去。

        死亡以后,受林志宁的影响,一心想要铲除白泽。

        黑白无常出来,灵玉收拾残局,毕竟有关于阴宗,那古籍上不知除了记载邪门歪道,还有其他的没,比如说位置信息。

        黑白无常各自游走,将杏花医院的亡魂有一个算一个,尽数吸入口中。

        白泽见此间事了,带王语嫣他们离开。

        而陆婷婷很不情愿,说什么都要请吃饭。

        陆丰拉着自己妹妹就走,走出一段距离。

        陆婷婷撒开手,十分不满的说道:“哥,你这是棒打鸳鸯了啦!”

        “妹妹,这都是为你好,你和大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大师和那个叫语嫣的姑娘,根据老哥的直觉,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陆丰看着白泽他们,由衷的说道。

        “哼,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你妹威风。

        两条腿的蛤蟆好找,这有趣的男人可遇不可求。”陆婷婷有自己的想法。

        “哎,你再仔细看看,大师与语嫣姑娘,有没有感觉到点什么?”陆丰用手指引妹妹看过去。

        陆婷婷看过去,没有啊,都是人,能感觉到什么?

        “哎,当局者迷,大师与语嫣姑娘都脸皮薄,虽然不是男女朋友,但也就差捅破窗户纸。”陆丰还是挺懂的。

        “哦,哥,你还说你没谈过恋爱,上国中那会儿,都说你是个情圣,你还不承认?”陆婷婷再看了一眼,似乎真有道理,看来是没戏了。

        “呵呵……妈,做好了饭……做好了饭。”陆丰打着哈哈落荒而逃。

        陆婷婷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并非本愿,算了吧,就这样。

        ……

        “白哥哥,被这件事打扰了好心情,旅游的事都耽误了,要不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吧?”艾可可忽闪着大眼睛。

        艾可可今天穿的是一身王者农药貂蝉装,就是显得腿有点短。

        “这个……”白泽略微思考,似乎没时间啊,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办。

        “没什么可是的,一起去嘛!”罗薇死死拉住白泽的胳膊。

        木若清拉着另外一只胳膊:“一起去嘛,我们刚来,你已经来了些许时日,可以当个导游嘛!”

        艾可可在傻笑,真的傻,真的笑。

        王语嫣笑而不语,她们的心意何尝不知道,可是……

        就这样白泽被强拉硬拽着,游历新台的名胜古迹。

        日月潭,台呗博物院,阿里山。

        日月潭四周青山环抱,潭面以拉鲁岛为界,东侧形似日轮,西侧状似月钩,水映山色,晨昏晴雨。

        台呗博物院是华夏著名的历史与文化艺术史博物馆。

        建筑设计吸收了华夏传统的宫殿建筑形式,淡蓝色的琉璃瓦屋顶覆盖着米黄色墙壁,洁白的白石栏杆环绕在青石基台之上,风格清丽典雅。

        对华夏传统文化爱好者而言,台呗故宫无疑是一个圣地,这里收藏了华夏历代文化艺术珍品,呈现了五千年文化的精髓。

        高山长青、涧水长蓝,日出、云海、晚霞、森林与高山铁路组成了这颗“新台之肺”。

        姐妹潭,阿里山下的一块静谧之水;三代木,阿里山的三代木同一根株,能枯而后荣,重复长出祖孙三代的树木;阿里山神木,大树高凌云霄,需十几人才能合抱,巍巍挺立,虹劲苍郁;此外还有神木群、丰山等景点。

        垦丁    的“天涯海角”,纯净的海景、洁白的沙滩、热带的风情,还有刺激的游乐项目,绝对让你不舍离开。

        景点包括:龙銮潭,垦丁国家公园,南湾,船帆石,垦丁海水浴场,垦丁牧场,青蛙石,万里桐,南仁湖等。

        观音山    位于台湾新北市五股区、八里区交界,海拔标高616米,由淡水河北岸向南遥望。

        全区有十八连峰,区内有多座古刹,更增添观音山的灵性,其中有数间供奉观世音菩萨的观音寺。亦有不少纳骨塔及墓园错落其间。

        光是文字表达就让人心驰神往,这一路上游山玩水,五个人都很开心。

        这旅游完,王语嫣他们要离开。

        白泽去送,看着他们进了门。

        白泽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回过身来:“语嫣?”

        王语嫣回过头来,翘首以盼。

        罗薇三人耳朵竖起,难道终于要捅破窗户纸了嘛?

        会不会太快了?哎,不会,早点捅破窗户纸,也好早点做干妈,都已经预订好了的。

        “怎么了?”王语嫣屏气凝神。

        “额……路上注意安全。”白泽暗道一声嘴巴真笨,明明心里想的不是这个,话到嘴边变了味。

        罗薇一脸的鄙夷,小勺子都准备好了,就吃到个这?

        艾可可叹息一声,干啥子嘛,浪费表情。

        木若清索然无味,这……

        王语嫣有些许失落。

        白泽转身离开,而没走几步,被叫住。

        “白泽?”王语嫣开口。

        罗薇三人重新准备小板凳,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快啊,大胆点,勇敢点,表白以后,木马~一下。

        白泽回过身来,竖起耳朵。

        “没啥事儿,你也注意安全。”王语嫣心想,为什么做好了准备,话到嘴边变成了关心的问候?

        罗薇三人眉毛一挑,一对狗男女。

        艾可可与木若清拉着王语嫣就走。

        罗薇递给白泽一个鄙视的表情,转身后竖起中指,扬长而去。

        白泽尴尬一笑,得,被鄙视了,哎,注孤生啊!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笑笑不说话。

        灵玉嘴角一撇,这对男女有点意思。

        走在大马路上,看着热闹的人群,他们或上班,或逛街。

        下班的步履匆匆,生怕下班时间减少。

        逛街的成双成对,或跟随自己闺蜜手拉手,或拉着男朋友的胳膊。

        “根据本台消息,阿水今日身体不适,原定于明天的艾美瑞肯拉稀里访问将推迟,具体时间待定,下面是……”

        白泽看了一眼大屏幕,这个阿水还是认识。

        至于这个拉稀里,只能说不是个好鸟。

        “呵呵,有点意思……”灵玉冷笑一声。

        白泽不明所以,好端端冷笑个什么劲儿?

        “小哥哥,要不要去一趟水府?”灵玉表情很有意思。

        “莫非阿谁府邸闹幺蛾子?”白泽眉毛一挑,这可就有意思了。

        灵玉不说话,留着让白泽自己猜。

        天色已经黑下来,白泽靠近水府。

        医生护士步履匆匆,一个个表情严肃,天塌下来似得。

        “站住,你看起来是个陌生面孔?”

        “我是来看病的,阿水的病是不是浑浑噩噩,像是睡着,可是怎么都叫不醒?

        甚至该说着梦话,身体也不老实?”白泽根据白无常给出的提示说出病症。

        守卫对视一眼,除了水府没人知道这件事情,而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的,莫非是间谍?”

        “呵……我不是……”白泽摇头否认。

        “很抱歉,就算你不是,也不能让你进去。”

        “若是不进去,恐怕阿水活不过今晚。”白泽并非危言耸听。

        “你……大胆……居然敢……”

        “什么事?”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的青年走出来。

        “公子,这家伙危言耸听,说水先生活不过今晚。

        我怀疑他是间谍,正要抓起来。”

        青年人瞳孔一缩,这年轻人有两把刷子。

        “你们放行吧,他是我找来的。”这水公子认为,既然能看出来,那么也就是说有解决的方法。

        “可是……上面下令,没特殊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

        “没什么可是的,出了事我负责,里面可是我亲爹,连我也要怀疑嘛?”水公子看着两个守卫。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吐出一个“这”,随后退后一步。

        水公子拉着白泽,来到水先生卧室门外。

        “既然你能看出来,一定要救救我父亲。”水公子很焦急。

        “额……尽力而为,尽力而为。”白泽跟着进入卧室。

        医生被赶走,尽管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这要是砸手里,招牌可就毁了。

        白泽看着满屋子的飘,眉头一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