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52章 海螺姑娘

第152章 海螺姑娘

        四个人同为新台动漫联盟的成员,并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次出发本来预定的是飞机票,可是飞机突然停止运行,这让四个人犯起了难。

        经过一番商议,选择海上路线,而最近的地点时间,只有一艘,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

        四个人分别名为白白子,笑笑声,声声慢,鲤鱼。

        真实姓名没有透露,只透露出自己的cn。

        白泽了然,示意他们仔细看。

        白白子扭头看过去,看着那些幽魂,眉头一挑,这身打扮很有岁月感啊!

        “咦,他们的打扮,似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大陆母亲那边的风格哦!”

        “咦,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耶。”暗黑萝莉声声慢开口。

        “莫非这艘船是上世纪偷渡专用船只?而船老大是一个蛇头了啦?”鲤鱼说话偏御姐范,只不过口音问题,显得有些别扭。

        “这还用问,肯定是啦!”笑笑声翻个白眼。

        白泽听他们这么一讲,想起上世纪那些年代日子不好过,偷渡是常事。

        偷渡香门台的数不胜数,毕竟那边机会多,可以让生活更好一点。

        四个人将目光看向白泽。

        “嗯,你们说的没错,这艘船的年纪比你们都大。

        这船老大同样也是一道幽魂,只不过比这些麻木幽魂强那么一些。”白泽向四人解释。

        蛇头其实从电影电视剧里就能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呢,这里再解释一下。

        蛇头就是非法组队移民的牵头人,有路子有手段,只不过需要收取点手续费。

        “啪啪啪!”

        掌声突然响起,从驾驶室那边走过来一个身材高大,面容黝黑的中年男人。

        “不错不错,我正是这批移民的组织者,可是你们知道也没用,今晚你们五个必定会成为口中蜜饯。”船长的表情凶狠。

        “是吗?你就这么肯定?

        那属实是不把我们当回事儿啊!”白无常现出    身形。

        船长看见白无常    ,身体在抖,虽然有点实力,但那也要看见遇到什么人。

        “七爷,您老人家怎么来了?”一见到白无常,船长脸色与态度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变。

        “哼,你还挺识相,小兄弟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要整幺蛾子。”白无常退至白泽身后。

        白白子四人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船长前后态度逆转的这么大?

        对于白无常他们是看不见也听不到的,对于船长也是有选择的只能听到只言片语。

        “既然如此,喝下这杯酒交代一下事情经过吧!”白泽倒满迷魂酒,递给船长。

        船长看着白无常的小眼神,颇为无奈的一饮而尽。

        喝下迷魂酒后,过往的记忆涌上心头。

        船长名为郑合,新台人,原本也只是出海打渔为生。

        一年大头下来,虽然算不上小富即安,最起码不用为一日三餐发愁。

        可是孩子越来越多,依靠打渔已经不足以支撑家庭情况。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外出打渔的时候,遇到了落水的男子。

        落水男子是一个偷渡客,据说是在大陆犯了一些小错误。

        对于现在来说不算什么,可那时候耍流氓也是罪啊!

        男子不想接受法律的制裁,于是对身为祖国母亲孩子的新台产生了想法。

        郑合三杯酒下肚,听着落水男子的话,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大陆生活不好过,那肯定有偷渡想法的不在少数,如此一来这就是最大的商机。

        通过攀谈知道了落水男子名为杨贵强。

        杨贵强与郑合一拍即合,他身边有的是生活拮据,活不下去的兄弟姐妹。

        杨贵强负责联系,郑合负责把人搞过来安排地方。

        一年期间,两个人不说大富大贵,倒也算的上小富即安。

        渔村光棍一大把,这偷渡过来的女孩子,安排个婆家,这又是一笔收入。

        就在八十年代初,拉着一船偷渡客出发的时候,遇到了事情。

        出发之前求过妈祖,得到的是顺风顺水,不会有大问题。

        有了这一环,这才安心上路。

        去的时候还好,风平浪静,连个风都没有。

        可是返回的时候,乌云盖顶,暴风雨来的很猛烈。

        这艘船摇摇晃晃的行驶在海面上,偷渡者很慌,一直在陆地,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郑合牢牢掌握着方向,尽管能见度很低,又升起了海雾,这船依旧稳健。

        可是刚松一口气,看到远方飘来的幽灵船的时候,知道命运到此为止。

        只因为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幽灵船以碾压之势将船撞翻。

        尽管拼命呼救,可是依旧无济于事。

        加上郑合共计36名乘客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死亡以后,这艘船一直在大海上漂泊,时不时遇到一些有缘人。

        凡上来者,只有来的份儿,没有下去的份儿。

        这么多年,如果加上白泽他们的五个的话,一共56个。

        也就是说之前有15个遇难者,这些人通通是在郑合的授意下害死的。

        郑合本以为,可以说谎推卸责任,可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将事情原原本本交代个清清楚楚的。

        白无常坏笑着,迷魂酒的威力下,还想撒谎,那可真的是太傻太天真。

        这一船灵魂,被白无常吸入口中,等待他们的自然有最好的归宿,这不需要白泽操心。

        灵魂摆渡而去,只留下空荡荡的船以及留下来的四人。

        白白子打个哆嗦:“原先灵魂满满当当,还不觉得这里有多么可怕。

        这一下空空荡荡,感觉还挺渗人的。”

        声声慢同样的表情,不自觉抓紧自己男人的手。

        别看是个暗黑萝莉,说到底还是个女人。

        反观鲤鱼从头到尾都很淡定,反倒是笑笑声脸色苍白。

        白泽眉头一挑,这家伙的状态不太对劲啊!

        “呦呵,本以为所有的灵魂都已经送走了,没想到还留下你这么个小机灵鬼。”

        “啊?啥情况?”白白子见白泽盯着笑笑声,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呵,有一只飘附身在了他的身上,现在他受不了这种被上身的感觉,脸色苍白,四肢无力。”白泽饶有兴趣的看着。

        白无常开口说道:“呦呵,居然还能遇到,对非自身灵魂排斥反应这么大的人类。

        这就有意思了。”

        笑笑声脸色苍白持续了一分钟,从其体内跳出来一个虚弱的灵魂。

        这虚弱的灵魂哆哆嗦嗦,战战兢兢,还有点怕人,从肉身出来以后,一直低着头,都不敢看人。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死亡障碍应激症。说说吧,怎么死的。”白泽看着灵魂开口说道。

        灵魂颤颤巍巍:“怎么死的……怎么死的?”

        灵魂记忆残缺不全,邹起眉头苦思冥想,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

        白泽见状,取出迷魂酒,示意灵魂喝下。

        灵魂将酒杯喝下,一饮而尽。

        “一杯酒一段人生,喝下这杯酒,说出你的故事,道出你的哀愁,人生路不白走。”白泽说出开场白,侧耳亲听。

        四个人站在白泽身后,同样竖起耳朵。

        灵魂缓缓开口,他名为李则凯,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

        家境殷实,父亲是赫赫有名的东南亚渔王。

        做出来的大小鱼杆,远销艾美国。

        有此耳融目染,李则凯自然对大海有非一般的热爱。

        家里有条件,整一艘游艇满足需求,那自然是小菜一碟。

        比起话花天酒地,声色犬马的其他富家子弟来说,李则凯沉迷出海海钓,这已经不算什么。

        这一日又如同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开着游艇来到深海区域。

        一人一酒,看着茫茫大海,看着振翅高飞的海鸥,心情格外的平静。

        有时候会在大海上过夜,游艇食物储备充足。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李则凯吃过晚饭,正准备夜钓一会儿,可突如其来的歌声让他不得不停止当前计划。

        这大半夜的,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毕竟这里并非航线,虽然白天偶尔有迷航的船只,但大多数是渔船。

        听声音好听,从这声音就能窥知一二,这一定是个大美人。

        李则凯看着夜色下,游来游去的美人,眉头一挑。

        踩水用的似乎是尾巴,一只淡蓝色的鱼尾。

        上半身的鳞片很好的掩盖住重要部位,这种生物在西方称之为美人鱼,而东方古称鲛人。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鲛人看着突然冒出头的李则凯,倍感惊讶。

        “我倒是想问你,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李则凯饶有兴趣的看着。

        古语有云,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传说中,鲛人善于纺织,可以制出入水不湿的龙绡,且滴泪成珠。

        而在传说中,与鲛人谈恋爱的男子,似乎都挺有意思的。

        “这里是我的家啊,倒是你来我这这边不会是图谋不轨吧?”鲛人瞪着眼睛看着。

        “啥玩意儿哦,我来这里就是钓鱼来着,只不过钓的鱼都放生了。”李则凯实话实说,他非常享受鱼儿上钩那一刻的满足与喜悦感。

        “哦,原来你就是小花提起过的那个捣蛋鬼,故意挂上好吃的,抓住以后又放生。”鲛人气呼呼的。

        李则凯眉毛一动,若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每次一来第一条鱼都是花鱼,还以为是巧合,经这么一说,原来是个贪吃鬼。

        “额,若你要这样说,那也……。”李则凯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无言以对。

        鲛人内心一动,这家伙似乎还挺有趣的:“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你果然不是个好家伙,哼哼╯^╰”双手叉腰,嘴巴鼓鼓的,这表情还挺傲娇的。

        李则凯有一瞬间的心动,这小鱼人还挺可爱的。

        “哈,那是因为小鱼你太美,实在想不出词汇来表达。”这话说的有点水平。

        “哈,你这个样子,咦~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还有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鱼人瞪着眼睛,傲娇归傲娇,还带着一股子单纯劲,蠢萌蠢萌的眼神,像极了还没出社会的大学生。

        “哦,原来你的名字叫小鱼啊?”李则凯记下这个名字。

        “哼……坏家伙,我要走了。”小鱼通过脑电波接收到父亲的呼唤,有了要走的意思。

        李则凯正想开口让小鱼多逗留一会儿,可是已经失去了鱼影。

        叹息一声,反正钓鱼是没得兴趣了,只因为提不起来劲。

        金庸小说中有一见杨过误终身,这李则凯也有这么个意思。

        看着月色与大海长天一色,李则凯在游艇上陷入梦乡。

        做梦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唐朝,与一只人鱼谈起了恋爱。

        鲛人泣珠,这泪珠子在那时候,值老鼻子钱了。

        有需求自然有市场,捕鲛队出发捕捉,那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更何况鲛人油在冥穴之中,还可以用作长明往生烛。

        这市场那就更加大,在梦里,李则凯成为捕鲛队一员。

        第一次加入看着队伍残忍的行径,李则凯于心不忍。

        当发现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鲛人的时候,叹息一声,放过了这个可怜的她。

        毕竟梦凯(梦中的李则凯)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做不到为了一己之私,把痛苦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其他人分收获,李则凯空手而归,内心里一阵压抑,想着眼不见心不烦,就没再回去队伍。

        父母年迈,早已经驾鹤西去,渔村里梦凯回到家,看着做好的一桌子菜,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闻着饭菜的香味,梦凯肚子早就提出了抗议,饥肠辘辘啊!

        也顾不得多想,烂七八糟的想法,哪有填饱肚子来的实在。

        一口米饭一口海鲜,感叹好手艺,村子里红白喜事的大师傅都没这般好手艺。

        梦凯赞不绝口,肚子吃的圆鼓鼓。

        吃饱喝足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

        一顿饱饭,解决不了以后的生计,看来还是得找个活干,总不能坐吃等死。

        想起老父亲之前编制渔网的手艺,梦凯决定子承父业。

        手艺不精没关系,还年轻,往后有的是余生,慢慢学。

        十里八乡最有名的老渔网匠当属陈阿公,李则凯装作哑巴虚心求教。

        陈阿公见梦凯老实巴交,踏实肯干,又是个哑巴,用来出出苦力,至于手艺吗,有心情教一下,没心情,那就不好意思了。

        梦凯很机灵,陈阿公每次编制的时候,都会多看多听多学。

        回到家以后,再进行复习,正准备复习,却发现,饭菜又一次做好了,而且菜还是不重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