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56章 渊源

第156章 渊源

        本来老人家没注意到,可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升起爱才之心。

        只因为刘万刚一走出大门口,整个公墓的气场变了。

        刘万在的时候,公墓安静祥和,一走出大门口气氛竟然诡异的感觉到有些暗流汹涌。

        “我这个人嘴笨,能吃,不懂人情世故,你确定,不会是人贩子吧?”刘万直言直语,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

        “这都是小问题,我这岗位主要就是夜里巡夜,保证这里不会发生火灾之类的。”老人家诚恳的回答。

        “哦,这个样子啊,那这公墓是你家的?”由此可以听出,刘万其实有些意动。

        “不能这样说,这公墓归我管理,大小事情我说了算。”老人家颇为自得其乐。

        “哦,就是这胃口大,怕你养活不起。”刘万实话实说。

        “年轻人能有多大胃口,一顿五碗米不成?”老人家丝毫不在意。

        “那恐怕……”刘万正准备,说话,却发现老人家摆摆手。

        “身为男人,要干脆利落。”老人家目光直视刘万。

        刘万硬生生把话咽下去,既然如此,这地方似乎也不错,最起码管吃管住,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食言吧?

        这第一顿饱饭算是吃上了。

        老人家数盘子,好家伙,一个人吃十万饭,还是个半饱,这家伙怕不是饭桶?

        哎,自己拉来的人,含着泪也要将其留下。

        一顿饭一斗米罢了,这个钱还是出得起的。

        最起码这小子在,墓园子也能消停一段时间。

        白天老爷子负责,夜晚刘万负责。

        白天瞌迷睡眼,一到夜晚就来了精神。

        自从刘万巡夜开始,老人家德叔就开始睡觉。

        只因为这个点睡觉,会格外的舒坦。

        以前的时候睡觉,不是做梦,就是睡得不踏实,现在有了巡夜人,完全不必担心这件事情。

        刘万巡夜的时候,自然少不了遇见脏东西,男女老少都有。

        死状千奇百怪,车祸,癌症,被杀种种。

        脏东西看到刘万,格外的心惊胆颤。

        巡逻一圈下来,看着他们这么老实,刘万就会选择行的吃贡品,并与之聊聊天。

        聊天途中,竟然将鬼魂超度。

        看似漫不经心的聊天,竟让灵魂有所感悟。

        超度以后,灵魂的家人会来特意祭拜一下。

        这让刘万找到了乐趣,每家的贡品还都不一样,好多以前没吃过的东西,都在这一刻吃到。

        每天按部就班,这日子过得属实也不错。

        可是有一天,大半夜的,公墓里来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黑袍,似乎见不得人的样子。

        手中拿着铁锹,对着公墓挖呀挖呀挖。

        “什么人?”刘万大喝一声。

        这不是断人财路吗?

        好不容易达成协议,送他们超度,贡品随便吃,这样子搞,算怎么一回事儿?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呵呵,什么时候这出现了如此有意思的小鬼?

        倒欠功德,怕不是修炼什么旁门左道?

        若是如此,不如跟着老夫,老夫必定让你飞黄腾达。”这黑袍人自称老夫,声音沙哑犹如百年老烟枪,看起来岁数不小。

        刘万注意到,这人双手光滑细腻,一点都不像他自称的老夫。

        “啊呸,老师傅说过,见不得人的东西,不配与之为伍。

        劝你赶紧离开,这地方现在我罩着。”刘万双手挥舞,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意思。

        “桀桀桀,有点意思。”黑袍人毫不客气的出手。

        经过一番试探,意外的发现,这年轻人好大的力气,若是拿来用用倒也不用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取点骨灰用用。

        这骨灰还有要求所言,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其一,壮年死去,其二拥有赫赫战功,其三,百年之内死去。

        符合这条件的只有战士们,近百年参与过战斗的战士们。

        这样搞只能偷偷摸摸的,若是被官方发现,那可就有点意思了。

        “嘿嘿嘿,你让咱走,咱就走呗。”黑袍人没带合适的东西,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暂时退走。

        “莫名其妙,什么人呀这是。”刘万心情很不好,只因为看见被挖开的公墓是老人家德叔最在意的人。

        德叔无儿无女无家人,唯独对老哥几个格外上心。

        说曹操曹操到,德叔衣服都没穿好,急匆匆而来。

        本来都已经睡下,可睡到一半心神不宁,这才急匆匆而来。

        到来以后,看着老朋友安息之地的情况,顿时大为恼火。

        这是什么人打扰他们休息?

        “老头子,消消气,你我只是普通人,来犯者不是你我可以对付的。”刘万看老头子暴走,这要是一腔怒火上了头,一发不可收拾的找人报仇,那可就不美妙了。

        “这一片都是我的战友,他们的名字不被人熟知,但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志愿军。”德叔看着战友们的墓碑,心里很痛心。

        “老爷子,你要消消气,一把年纪,要注意把控自己的情绪。”刘万继续出言。

        “我知道,可是你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德叔看着墓碑,讲述起一段往事。

        新华夏建立起来的时候,百废待兴,可是就是有那撑的没事干的人,唯恐天下不乱,故意搞事情。

        内战结束,德叔与战友休息回家省亲。

        没乐呵几天,一声令下,又集结前线。

        夜老虎侦查连聚集起来的时候,有183个人,其中包括炊事员,连排长。

        他们明白,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可是别无选择,人民好不容易拥有当家做主的机会,岂可让宵小之辈猖狂。

        艾美瑞肯人发下豪言壮语,快点结束,回去过圣诞节。

        没想到的是,华夏男儿铮铮铁骨,硬是没让艾美帝主义前进半分。

        天气寒冷,若是动弹一下,就会被发现,就会让原本的计划停止不前。

        侦查连的战士,这次的任务就是侦查必经之地艾美据点。

        零下四十多度的天气,让此次任务格外艰难,增加了不少难度。

        天上飞机呼啸而过,连长一咬牙,让战士们别动。

        战士们咬牙坚持,脸都冻僵,愣是一声没吭。

        等可以动弹的时候,已经有好多战士失去生命体征。

        连长痛心疾首,可是没办法,为了美好生活,总要做出牺牲,只是牺牲的代价难以承受。

        发起进攻的时候,连长格外勇猛。

        战斗结束的时候,德叔从死人堆里被扒拉出来,被扒出来的时候,灰头土脸,浑身是血,身上多处伤口。

        部队大会师,按照连级单位点名的时候,有些方队稀稀拉拉就站着几个人。

        有些方队空无一人,而夜老虎的方队,就剩下德叔一个。

        “夜老虎侦察连!”师长铿锵有力的一声。

        “夜老虎侦察连到,应到183人,实到一人。”德叔腰板笔挺。

        师长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后低下头,他已经不知道难过了多少次。

        德叔的回忆到此为止,看着老战友的墓穴,举起手敬礼:“老伙计们,是当弟弟的没有保护好你们。”

        “老头子,你……你能想通就好。”刘万开口,目光看向英雄的墓碑。

        “不由得我想不通,他们都是我的家人,照你说的,那家伙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就算空有怒火,又能如何?

        只能干着急罢了。”德叔颓然,一时气氛,只是有人动了他的逆鳞罢了。

        德叔失落的走回居住的屋子,拿起二两小酒,独自饮着。

        刘万虽然光明正大的吃贡品,干生儿子没腚眼的事情,可是他也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德叔对他恩重如山,不仅给吃给喝,还安排住的地方。

        这份恩情无以为报,唯有抓住来翘墓穴的家伙。

        刘万将此事记在心里,随后返回居住屋,与德叔一起喝着小酒。

        二人虽然年龄差距大,但刘万就喜欢听前辈们的光辉往事。

        二人倒也相得益彰,所谈甚欢。

        “德叔,你咋不娶媳妇啊,按理说你当年光荣退伍,又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后生,媒婆还不把门板踏坏?”刘万小酒下肚,说出去的话都没经过思考。

        “哎……这话……”德叔一时哽咽,看着刘万,叹息一声。

        “德叔,你怎么了?

        对不起,搓你痛处了。”看德叔的表情,刘万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哎,这也没啥可说的,就是南征北战那几年,一颗流弹擦弟弟而过,从此失去了一些功能。

        看过医生,医生说这辈子没指望。”德叔低着头,一脸的落寞,正常男人,都喜欢美女,若不是生不由己,还真想儿女成群,子孙满堂。

        刘万赶紧扯开话题,这边喝边聊,刘万开始和德叔称兄道弟。

        半斤酒下肚,刘万五迷三道的,话都说不利索,很显然是喝大了。

        第二天醒来,刘万只感觉头疼欲裂,十分怀疑是假酒喝多了。

        到了巡夜的时候,头疼的感觉才有所好转。

        连续好几天安好无恙,刘万并不认为这是好事。

        第七天的夜晚,刘万继续巡夜,路过墓穴中间过道的时候,一道人影夸夸砸着墓碑。

        “老爷子,在这里砸墓碑,你这是为何?”刘万心生好奇。

        “孩子,你去睡吧,我家人把墓碑刻错了,我来改改。”老人家回过头来,惨白的脸显得格外的阴森诡异。

        “呵,老人家你名字叫啥呀?”刘万靠近,乐于助鬼这件事他最乐意做了,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样会心安理得。

        老人家内心里冷笑一声,这公墓老少爷们儿们,要不是打听一下,还不知道你这家伙无利不起早,要不是为了新鲜的贡品,主动一个    试一试,怕是不会吧?

        “小伙子,老头子叫陆羽,你过来看看,是不是刻错了。”陆羽照顾刘万过来看看。

        刘万不疑有他,走近一看,陆喻,看着这名字也没错啊:“老人家,我看墓碑上是这个名字没错啊?”

        “羽毛的羽,并非比喻的喻。”老人家陆羽开口纠正错误。

        刘万回过头去,原来是这么错了啊,那就好办多了。

        从陆羽手中接过锤子和凿子,刘万开始大展拳脚。

        对着墓碑凿啊凿,虽然满头大汗,可是一想到贡品,那就浑身是劲。

        陆羽看着刘万,双手抱胸,光明正大喜欢吃贡品的还真不多见,怪不得见这家伙总感觉诡异的很,原来是功德倒欠者。

        这就更有意思了,倒欠功德,不亚于僧侣正常修行。

        一个是积累功德,修成正果。

        一个倒欠功德,自然修的是恶果。

        积累功德可成佛,倒欠功德是为魔。

        看着专心致志砸墓碑的刘万,陆羽坏笑一下用力一推。

        刘万一个趔趄就在即将砸上墓碑的时候,居然自动下沉,空留下一个空洞。

        措手不及之下,刘万掉下空洞。

        陆羽不慌不忙的向空洞走去,进入以后左右看看,合上墓碑,恍如啥事都没有发生。

        这墓穴下面,空间极大,顺着台阶滚落,刘万还没反应过来,手臂粗细的铁链已经将其捆的严严实实。

        越挣扎越紧,刘万大声呼救:“来人啊,救命啊!”

        从台阶处的黑暗,陆羽踏着脚步缓缓而来。

        走出黑暗的时候,脱掉外套,从新罩上黑袍。

        “是你……背后伤人算怎么一回事?

        把我放开,正面硬钢,不见得输给你。”刘万扯着嗓子。

        “呵呵,上次交手,就已经可以预见,凭力气我是奈何不了你。

        既然已经知道,还放开你,正面对决,我又不是二傻子。”陆羽嘴角带笑,七七四十九之后,就会得到一个强力助手,那是仅次于镇宗金刚尸的存在。

        看着刘万,陆羽并不会亲自动手解决,而是自有好办法。

        在刘万肚子饿的时候,陆羽会摆放上好多好多的糕点。

        刘万很多都不认识,本来想大快朵颐,可是按耐住了。

        “哼哼,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陆羽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摇晃着红酒杯。

        刘万饥肠辘辘,血眼猩红,不管不顾,对着食物疯狂吞食。

        连续三天食用,皮肤都变成了黑色。

        皮肤变黑以后,失去了生命体征。

        只因为这些糕点都是贡品,贡品与功德挂钩。

        刘万本身就欠着一大笔功德,如今再加上新增的,这就造成死亡的局面。

        这就好比一个肺癌病人,病重晚期,一天三包烟,不死翘翘才怪。

        “哈哈哈……”陆羽大声的笑着,只因为这鸭子眼看着就要煮熟,如何能不开心愉快。

        第一步就是处理尸体,清洗干净刘万,涂抹特制香料。

        接下来就是去除内脏骨髓,脑瓜。

        随后进行脱水处理,脱水处理完毕后,经历长达四十九天的包裹静置,便可大功告成。

        刘万伤心的说出自己的遭遇,一脸的颓废。

        “这人现在在何处?”灵玉怒目圆睁,看这样子,似乎这个与这个陆羽有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