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我有一座小酒馆在线阅读 - 第192章海市罗刹

第192章海市罗刹

        放下手机,白泽一步踏出,却发现周围的世界变了模样。

        看看身边,灵玉居然不在了,心里很慌,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要担心,具现化的故事罢了,你不是最喜欢故事了吗?”灵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白泽长出一口气,既然都这样说,那就表示可以放下心来。

        看着这街道风格,似乎是大明风华。

        出现在的是一户商人家,商人家有一子,名为马骥。

        马骥他爹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所以他虽然不是生活在钟鸣鼎食之家,但也可以说是衣食无忧。

        在古代商人地位很低,甚至连农民都比不上。

        士农工商,商排最末尾,可想而知地位。

        李白就是商人之子,这个身份影响了诗仙的仕途。

        而马骥可没有李白的才华,倒是生的明媚皓齿,唇红齿白,仪表堂堂,说起来倒是有点贾宝玉的感觉。

        马骥他爹就这么一根独苗,那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

        总而言之,老马对小马那是宠溺的不行。

        马骥这小子长得标致,打扮起来比自家丫鬟还漂亮,家里富裕,偏偏喜欢戏曲。

        整日里与梨园子弟混在一起,有时候心血来潮,还会扮成旦角高歌一曲。

        老马虽然看不惯,但也只能任由马骥胡闹。

        虽然任由胡闹,可老马担心自家小子不务正业。

        虽然马骥巨爱戏曲,但学习也是有能力的,要不然也不会14岁就考中秀才,你说气人不。

        都说了商人之子的身份影响仕途,马骥也只能自得其乐,流连忘返于梨园。

        过了几年,老马年岁增高,腿脚不利索,要是再走南闯北,怕是不合适。

        依靠现在的家底,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混小子又无心功名,要是他两腿一蹬,这小子怕不是要混吃等死?

        这样子万万是不能的,也是不允许发生的。

        老马思前想后,叫来了马骥:“儿啊,为父年岁已高,你也老大不小,按理说应该成家娶妻生子,可为父一直没有逼过你这件事。

        你无心功名,为父不强求你。

        农民有地,而我们商人之家,不去想功名的事儿,要想生存啊,还是应该把家业继承下来。

        熟悉这里面的沟沟坎坎,你要是孝顺你爹我,把这行当接过去如何?”老马用期望的目光看向马骥。

        你还别说,马骥虽然游手好闲,但也不是那种不争气的玩意儿。

        见老父亲年事已高心疼自己老爹,再加上家中闲了很久,也想出去走南闯北见见世面。

        于是接下了老父亲的生意,你还别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这马骥还真有这方面的天赋,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生意有声有色。

        同时也明白了老父亲这么多年的不容易。

        生意越做越大,而大明航海发达,领先世界。

        经历郑和的开辟,发掘探索出更多的航海路线。

        马骥走出国门把生意发展到了海外,这每次出海,都收货颇丰。

        一次偶然机会,马骥得到一张航海图,据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物产丰富,奇珍异宝无数。

        马骥经过几番准备,踏上了寻找这个地方的船只。

        前三天风平浪静,到了第四天,风大浪急,同行的船只不知所踪。

        马骥这一艘,随波逐流,在大海上漂泊了几天。

        几天之后,才终于看到一片陆地,马骥心里感慨着感谢这漫天神佛。

        船只靠岸,马骥看到眼前的陆地,眼睛都瞪直了。

        那眼珠子又大又圆,都快凸出来了。

        这城市里,有很多人,但个个奇丑无比,尖耳朵,尖鼻子,不分男女,人均披头散发,就像妖魔鬼怪一般。

        这里的人见到马骥,避而远之,更有甚者见到他就跑。

        他发现这里的人都怕他,原先的忐忑不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胆子大了起来。

        进入村镇,马骥随意吃喝,这帮异国人也不敢阻止,有人试着沟通,别看是异国他乡,大抵还是能沟通的。

        这里的人发现他不是妖怪,来自东土大明,也便放下心来。

        异国人很热情,而马骥慢慢发现,长得和他想象的,大多都穿的破破烂烂,看样子似乎很穷的样子。

        而那些相貌丑陋的家伙们,一个个光鲜亮丽,看样子就很有钱。

        经过打听,这才知道,原来这里叫大罗刹国。

        像马骥这样相貌的人,在这里被称之为丑八怪,在此国得不到重视,更得不到重用。

        皇帝老儿很是厌恶像马骥这般长相丑陋之人,所以如马骥这班人,才会受穷。

        马骥心想:还真是怪哉,想我在大明被人称作小郎君,女孩子见了,那都走不动道,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告知,长得丑。

        这大罗刹国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是皇帝老儿的心腹,出使国很多国家唯独没去过大明。

        听说有个大明来的怪人,好奇过来一看,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见到马骥虽然惊讶,但表现得还是很平静的。

        老头子好酒好菜招待,还让人歌舞助兴。

        马骥三如体会,如坐针毡,如鲠在喉,如芒刺背。

        吃下去的大螃蟹,差点喷出来。

        跳舞的是相貌丑陋的罗刹女子,唱歌的比公鸡打鸣好听不到哪里去。

        老头子兴起开口提问:“贵国可有歌舞?”

        马骥本身就是戏曲爱好者,回答说当然有。

        老头子挥手示意,将歌舞队请下舞台。

        马骥上台,开嗓高歌一曲。

        老头子听的如痴如醉:“不错不错,可以给陛下表演,就是你相貌丑陋,要是能美丽一点那就再好不过。”

        马骥一开始不同意,可是后来想着要想离开这里,怕是少不了麻烦这里的达官贵人。

        如此一想,也就只能同意。

        化妆成黑张飞莽李逵的模样,罗刹国人反倒觉得马骥顺眼了很多。

        皇帝老儿听了马骥的演唱,那叫一个如痴如醉,留他在皇宫做解闷郎。

        就这样几个月过后,马骥厌烦了这样,人人都说他是假面孔,需要化妆才能变美。

        马骥请辞,皇帝送给了他一大批金银细软。

        想到第一次接纳他的村子,那里的穷人不少,适当的改变他们的生活,也算是功德无量。

        马骥将金银分发。

        穷人说道:“恩公可以去海市换东西。”

        马骥就问,海市是何处?

        穷人就回答,说这海市是四海蛟人换宝贝的地方。

        里面奇珍异宝无数,只要符合条件就能进行换取。

        罗刹国也派人去过,去的都是他们这些穷人。

        马骥心想,这不就是此次目的地。

        “有人能带我去嘛?”马骥很想去。

        “恩公,那里充满凶险,去不得啊!”

        马骥去意已决,踏上去往海市的路。

        经历当啷哐啷,终于来到了海市,恰好此时开市。

        这里商品琳琅满目,让马骥应接不暇,多是奇珍异宝,光彩夺目。

        就在这时,集市上有人说:“三世子来了。”

        马骥让到一边,而三世子骑马路过,看到他,勒令停马开口说道:“这人并非偏远小国所来之人。”

        随从去询问:“敢问郎君来自何处?”

        “我来自东土大明。”马骥开口。

        “哦,原来是大明人士,来人备马,这位公子与我同行。”三世子命人牵来一匹马。

        马骥翻身上马,一路上与三世子有说有笑。

        后来才知道,这三世子居然是龙王三太子。

        三太子将太子引荐给龙王,龙王把龙女许配给马骥。

        马骥就这样做了上门女婿,日子好不快活。

        再快活的日子也抵不过对家乡的思念。

        龙女看出了马骥的心思,开口说道:“夫君,你若回家,我不拦你,可奴家已怀身孕,起个名字吧,我会等你三年。”

        “若是女孩,就叫龙宫,若是男孩就叫福海。”马骥扶着龙女欣然开口。

        马骥回到了家乡,父母还健在,就是原配妻子已经改嫁,只以为他死在了外面。

        父母见到马骥,那是老泪纵横,哭喊着要续弦。

        马骥思念龙女,死活不同意。

        龙女把一双儿女送来,马骥开心不已,可惜的是不能与龙女长相厮守。

        倒是儿女经常能回去大海看看母亲。

        马骥父母离开以后,龙女接走了他和一双儿女。

        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这罗刹国与海市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成为了传说。

        装出一副假面孔来迎合世俗,如此世态与鬼域无异。颠倒美丑、曲意逢迎的怪癖,天下都有。白泽看来这个东西到今天还有一些道理。

        故事欣赏完毕,可是还没有出去。

        “灵玉,这到底怎么回事?”白泽心里很慌,不会一辈子困在这里出不去吧?

        “你还真是个呆瓜,具现化出来的海市蜃楼,说到底还是故事。

        既然是故事,那你说,怎么样才能让故事结束?”灵玉翻个白眼。

        白泽眉头一挑,小说有全书完,电视剧有全剧终,电影有the    e

        d。

        这故事自然有故事的方式,已完结就是最好的表现形式。

        当在罗刹海市具现化说出来这三个字以后,白泽发现居然回到了现实。

        回到现实以后,白泽似乎想明白,大概率是因为,雕廊的新歌,让的广大网友从新记起这个故事。

        故事结合现实,也就有了新歌的解读。

        这个故事本来就耳熟能详,只差一个临界点。

        “呦呵,小白同学,你想的似乎与真相接近。

        不要发呆了,走吧!”灵玉提醒白泽。

        白泽点点头,继续向着小酒馆走去。